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读书札记(124)——弑君未必不仁义 崔杼是非谁评说

思无邪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1998 0 0

 


 

崔杼,是春秋时齐国的大夫,因为弑君和三杀太史官而在历史上留下了恶名。我知道崔杼名字是读《论语》,在《论语》第五篇中,记述了孔子与弟子子张的对话。子张问:“齐国大夫崔杼杀了齐庄公之后,陈文子家虽然有四十匹马,但他舍弃掉逃离齐国。到了另一个国家,他说:这里的执政者很像崔杼。于是离开了。到了另一个国家,他又说:这里的执政者很像崔杼。于是又离开了。这个人怎么样?”孔子说:“清白。”子张说:“算是仁吗?”孔子说:“不知道,这怎么能算是仁呢?”这段对话虽然是评价陈文子的,但通过这段对话知道崔杼弑君恶名的人一定不在少数。后来,小学四年级课本选择了《秉笔直书》,记述了崔杼为掩盖其弑君史实,连杀三个史官,更使崔杼的恶名家喻户晓。

我一直认为,历史不能靠断垣残壁,不能凭片言只语,更不能断章取义,为吾所用。笔者近读《史记》,又读《东周列国志》,再结合《左传》中的记述,改变了我对崔杼十恶不赦的看法。

首先看崔杼弑君一事。《史记 齐太公世家》的记述是这样的:六年,初,棠公妻好,棠公死,崔杼取之。庄公通之,数如崔氏,以崔杼之冠赐人。侍者曰:“不可。”崔杼怒,因其伐晋,欲与晋合谋袭齐而不得间。庄公尝笞宦者贾举,贾举复侍,为崔杼间公以报怨。五月,莒子朝齐,齐以甲戌飨之。崔杼称病不视事。乙亥,公问崔杼病,遂从崔杼妻。崔杼妻入室,与崔杼自闭户不出,公拥柱而歌。宦者贾举遮公从官而入,闭门,崔杼之徒持兵从中起。公登台而请解,不许;请盟,不许;请自杀于庙,不许。皆曰:“君之臣杼疾病,不能听命。近于公宫。陪臣争趣有淫者,不知二命。”公逾墙,射中公股,公反坠,遂弑之。从这段文字中可以看出,崔杼杀庄公实在是不得而已。作为一国之君,不仅给部下戴了绿帽子,而且将部下的帽子随意赐给别人。到了人家家里欲与人家的妻子私通,不得手竟然拥着柱子唱情歌,大凡是个男人都无法忍受,更何况是大夫崔杼呢?这样的人既失去了一国之君的起码道德,也失去了做人的基本准则,恐怕人人皆曰可杀。

再看三杀史官一事。《史记》记述是:齐太史书曰:“崔杼弑庄公”,崔杼杀之。其弟复书,崔杼复杀之。少弟复书,崔杼乃舍之。《东周列国志》第六十五回写道:命太史伯以疟疾书庄公之死,太史伯不从,书于简曰:“夏五月乙亥,崔杼弑其君光。”杼见之大怒,杀太史。太史有弟三人,曰仲、叔、季。仲复书如前,杼又杀之。叔亦如之,杼复杀之。季又书,杼执其简谓季曰:“汝三兄皆死,汝独不爱性命乎,若更其语,当免汝。”“季捧简而出,将至史馆,遇南史氏方来,季问其故,南史氏曰:“闻汝兄弟俱死,恐遂没夏五月乙亥之事,吾是以执简而来也!”季以所书简示之,南史氏乃辞去。 《左传》记载:大史书曰:崔杼弒其君。崔子杀之。其弟嗣书而死者二人。其弟又书,乃舍之。南史氏闻大史尽死,执简以往。闻既书矣,乃还。这三处记述,大体相同,可以认为是史实。然而我们分析这三处文字,发现一个共同的问题是,太史官真的是秉笔直书了吗?他们并没有将崔杼为什么弑君记述上去,只是简单记述“崔杼弑其君”,这显然是不公正的。倒是后世司马贞在《史记索隐》中有一个客观评价:“庄公失德,崔杼作仇。”试想一下,如果当时史官写下:“庄公失德,崔杼弑之。”不知崔杼能否接受?

其实历史上崔杼还是做了几件好事的。

一是拥立太子光。据《史记》记载:二十八年,初,灵公娶鲁女,生子光,以为太子。仲姬、戎姬。戎姬嬖,仲姬生子牙,属之戎姬。戎姬请以为太子,公许之。仲姬曰:“不可。光之立,列于诸侯矣,今无故废之,君必悔之。”公曰:“在我耳。”遂东太子光,使高厚傅牙为太子。灵公疾,崔杼迎故太子光而立之,是为庄公。庄公杀戎姬。五月壬辰,灵公卒,庄公即位,执太子牙于句窦之丘,杀之。中国的传统是嫡长子继位,但齐灵公因宠爱姬妃而立其子。崔杼站在正统的角度,匡正了齐灵公的错误行为,迎立太子光即位,即齐庄公。这在传统的古代,无疑是一种正义行为。至于后来庄公恩将仇报,与崔杼之妻私通,乃至遭到杀身之祸,那是后话。

二是不杀贤臣。齐庄公被杀之后,晏婴的表现可圈可点,但也得罪了崔杼,然而崔杼能够冷静处理,也留下了一段历史佳话。《史记》是这样记述的:晏婴立崔杼门外,曰:“君为社稷死则死之,为社稷亡则亡之。若为己死己亡,非其私暱,谁敢任之!”门开而入,枕公尸而哭,三踊而出。人谓崔杼:“必杀之。”崔杼曰:“民之望也,舍之得民。”在立齐景公之后,崔杼、庆封为左右相,二相恐乱起,与国人盟约要服从他们。但晏婴不盟,可贵的是崔杼也没有对其采取过激措施。《史记》是这样记述的:晏子仰天曰:“婴所不获,唯忠于君利社稷者是从!”不肯盟。庆封欲杀晏子,崔杼曰:“忠臣也,舍之。”可见崔杼心目中对能臣、忠臣还是敬畏的,也是容忍的,不像其他小人那样,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残杀忠良。

三是立齐景公。崔杼杀了齐庄公,原因如前所述。他杀了齐庄公之后,自己没有当国君。他选择了庄公异母弟弟杵为国君,这就是齐景公。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这一选择是正确的。虽然《论语·季氏篇》中称:“齐景公有马千驷,死之日,民无德而称焉!”但客观公正地讲,在齐国历史上齐景公还是一位不错的君主。齐景公在位58年,是齐国历史上统治时间最长的国君之一。亲政之初,他能够虚心纳谏。认真听取、采纳晏婴、弦张等人的建议,并放手贤臣治理国家,从而使齐国在短短的几年间由乱入治,人民生活得到了较大的改善,综合国力得到了提高。他的文治武功使齐国得以强盛一时,这些成为后来田齐强大的基石。当然,在国情有所好转后,齐景公便不再从谏如流,而是采用忠臣、奸臣“两用之”。既需要晏婴、司马穰宜等忠臣为其治国安邦,又不能离开梁丘据、裔款等奸臣的阿谀奉承。后来的齐景公贪图享乐、不顾百姓死活,厚赋重刑。不仅生活奢侈、贪杯好色、好犬马、大造宫室,甚至将百姓收入的三分之二供自己享用,致使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内忧外患间却不体恤民情坚持与晋国争夺霸主之虚名。但功过相比,齐景公还是功大于过的君主。

在中国历史上,弑君是一种常有的现象。据好事者统计,中国历史上共有61位皇帝被杀,占皇帝总数的31%。有近臣杀、宦官杀、子杀、叔杀、父杀、母杀、妻杀、兄弟杀、祖母杀、外公杀、岳父杀、兵杀、俘杀等等,不管是什么杀,传统伦理认为都是大逆不道的事件。但细细分析这些弑君事件,也并非都是大逆不道。以崔杼弑君为例,像齐庄公这样德行的国君要他作甚?《孟子》上有一段非常有意思的对话:齐宣王问曰:“汤放桀,武王伐纣,有诸?”孟子对曰:“于传有之。”曰:“臣弑其君,可乎?”曰:“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 赵岐注曰:言残贼仁义之道者,虽位在王公,将必降为匹夫,故谓之一夫也。以此推论,崔杼杀齐庄公,非弑君也,是杀一夫也。仔细分析历史上被杀61位皇帝君主,“一夫”还不在少数。因此,弑君未必不仁义。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289
    积分
  • 313
    博文
  • 63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