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长篇小说 遁甲地书【1】陈平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19-05-15 10:46:51
548 0 3

长篇小说    遁甲地书

【又名《草虻》】

陈平

曹操问左慈,你会什么法术?左慈回答,我常年在峨眉山修行,忽然有雷震碎石壁,露出天书三卷为遁甲天书分《天遁》、《地遁》、《人遁三卷——出自《三国演义》第六十八回。

内容简介

救了他小命的这位乡下老郎中临走前,给他起了个“草虻”小名,这老头还专门解释说,这种小虫子在自然界广大,飞翔力强, 生命力強,好养。他还强调说,在环境复杂多样的自然界中,草虻除了身体强壮、飞行快外,还有良好的信息接收系统,而且具有大而亮的大眼睛,所以视力很好。虽然体形渺小,但它们可以用以配药,替人类医治许多疾病……这样叫的孩子易养,因为他天生脆弱,我看,他就叫草虻吧……不过主人公生肖属虎,出生的时间又与新中国成立不远,按照大姐致真的说法,此人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没理由不健健康康,虎虎生威地成长,所以又给他起个“小老虎”的小名。而经历过出生入死年月的知识分子父母,对这个排行已是老六的孩子却有另番期望,大名叫程致远小名草虻兼小老虎,这样既富含诗情且显谦虚谨慎又怀大志,何谓既要胸怀大志又须虎虎生威还不能忘谦卑,惟有这部《遁甲地书》可解矣——“遁甲”乃如六十载住事如遁,“地书”指接地平民之微言。

孰知这位与新中国几乎同龄主人公面对错综复杂的社会,波澜起伏的时代,啥时应显宁静致远,何时应该呈现虎虎生威的气概,在啥状况下又须挚出强螯刺锋……

【1】

趴在井台上想看自已倒影的我一个不小心又滑倒了,因为井台周围的青泥苔实在太多太多了。这情况给正在水井旁边洗衣服的保姆羊妈看见了,她一边骂骂咧咧地走过来把我拖过来换裤子,一边在我屁股上狠狠拍几下。嗯哟,你看看你哟,早上才换的干净裤子,一眨眼功夫……正在捡青菜的外婆立刻帮腔道,该揍,揍的好,你这个费人的东西,我哇地一下哭起来。你啊天生就是个鹅肘子噢。

听外婆这么说我立刻噎住,鹅肘子是啥东西啊还呜咽地问她。可她俩此时忙得根本没功夫来睬我,我只能蹒跚地从井台回来,然后坐在自家高高的客堂门槛上抹眼泪。一抬头,看见房东王先生陪了两个人经过长廊走了过去,我就跟着他们走进小天井。

看到有个人拿起吊桶吊了点井水,然后灌进一只大口玻璃瓶里。瘦精精的王先生陪着笑脸问政府同志,化验结果何时出来?旁边那位女青年立刻回答,快,明天上午就会知道了。接着关照,一定要等有了化验结果这井水才能饮用啊。王先生听了点头哈腰地说是是,一定一定。看见他们已经拿着玻璃瓶走了,可王先生仍在点头哈腰,是的,一定。我也是的是的,一定一定地鹦鹉学舌。王先生抬头一看是我,伸手在我光头上轻轻一拍,你这调皮的家伙,我一溜烟跑了,嘴里还嘎嘎嘎地直笑。

 晚上全家人坐在一起吃饭时,父亲皱着眉头说,接到紧急通知,最近国民党潜伏特务活动很猖狂,为了制造混乱,他们居然在居民的水井里投毒,有些地方已出现传染病,军管会正在排查此事。

啊,还有这种事情啊,这些该死的蒋匪帮……外婆一边给我添稀粥一边咬牙咒骂咋不死呢,这帮害人精,我一听又对她瞪大了眼。

上面指示,要坚决镇压潜伏的特务反革命分子。母亲听了立刻对外婆关照,奶奶,羊妈,你们要提高警惕啊,千万不要让陌生人进来,院里的井水也不要用了。奶奶嗯了一声,然后对坐在下面小桌子上吃饭的羊妈重复了一遍,羊妈立刻抬头回答嗯那,我知道了。

 从此我家不再用井水完全靠自来水。但院子里没水龙头,而院后门弄堂宝根的家门口倒有一个,这一分钱一担的自来水就由他天天送来。过了两天,王先生挨家挨户通知说,大家放心啊,井水化验过了,除了有一些细菌外无毒,洗衣服绝对没问题。谨慎的外婆还是不放心,天天关照羊妈:尽量用水缸里的自来水,井水只能洗衣服。

几天后父亲回来说,投毒案破了,潜伏特务全部被抓归案,大家全松了口气。饮水卫生引起人民政府的高度重视,这是件很严肃的政治问题,各级领导必须重点关心,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听父亲一说,是的,报纸上是这么说的,大姐致真立刻回应。哎呀,自来水公司也没能力将水管送到每户居民家中,只能安装点公用水龙头派专人管理二姐致静立刻补充,她俩的嘀咕让外婆不可否置。

反正隔三差四,我看见还会有人从水井里吊些水样去做化验。他们一来,我就用好奇眼光看着他们。时间长了,有人看就笑着问,小朋友,你几岁啦,叫啥名字啊?我瞪大眼看看他,因为他满脸的小红疙瘩怪吓人,所以我大佬佬地不睬他,不过他也不在意。

但一看到送水的宝根我就开心,他咋问我我都乐意回答。原因为何我说不清。这就叫缘分,见我俩常在一起嘀嘀咕咕,很有话说,外婆笑着叹口气解释,缘分这东西啊,还就是天生俱来。羊妈看看我,神情若有所思。听大人说,宝根他妈去年生病死了,现在就靠父亲一个人拉板车维持生计。所以宝根没去读书,只能在家帮助拉扯下面几个幼小弟妹,有时也去帮父亲干点活。是我叫居委会把水龙头安装在他家门口的,我就有帮帮他家的意思,这样可让他帮邻里送水挣点钱。

住在院子后面的刘伯来串门时,经常对外婆讲到宝根。

这孩子勤快邻里人缘也好,要不是家里太穷,读书肯定会有出息的呢。听这位街道主任惋惜地说。是的,刘主任啊,幸亏你们都在关心他,否则他家的生活更难啊,外婆的话让刘主任笑笑没作声。羊妈却对外婆说,哎,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宝根现在除了给邻居按时送水外,每天清早还先要到巷头的豆腐店干点活。  外婆啧啧嘴说,人生三件苦,撑船打铁磨豆腐,既要出力,还要起早贪夜,这孩子真的不容易。羊妈又说宝根倒不在乎出力,十几岁的人,身材比同龄人高了许多,可是豆腐店老板把他当大人使唤,扛豆包,提豆浆,凡是活重就让他干,实在不应该。我问过宝根他却笑笑说,力气嘛,每天会来的,只要不差我一分工钱,我就应承下来吧。外婆叹口气说,他也是没办法呢。

每天事情干完了,他还不忘去逗逗那头拉磨的公驴。羊妈的补充让外婆笑起来,哎呀,到底还是个孩子,童心难泯呢,那他咋逗这驴子的呢?

羊妈说,他啊,总是用一根小竹梢去撩它的屁眼,可怜的小公驴因为眼睛被罩住,又栓在辕上,有时被他撩的实在忍不住了,就鞠起后腿,勺起蹄子猛蹬,看见驴腚也在乱晃,他才满足地揣着工钱大笑而去……话没说完,外婆已笑得眼泪鼻涕一大把,我也说肚子痛肚子痛。

毎看到我宝根就搁下肩膀水担,然后蹲下身子伸出大手把我拉到他的面前,神情像看件衣服又像看只玩具上下打量我。这还不算,哟!好像又长高点了嘛,你这小家伙,命还真硬呢嘴里还这么说。虽然对他有好感,但我也在拼命挣脱,可是他的大手就像一把钳子,随我咋挣扎总掣不出劲。

嘿,你的小命还是我救的呢。一听他老气横秋地说我就知道没事了,因为他说完不仅松了手,还会站起来摸摸我脑袋说,好了,你去玩吧,当心点,不要跌跟头啊,我就一溜烟跑掉了。

说来也怪,有时上午刚见到过我,下午再遇到他仍是这样说。时间久了,我就很纳闷。

他该不会有病吧,有时想躲他但又想他重复一遍。这次他挑水经过弄堂口碰到我又这么说,我就一溜烟跑回家就问正在纺毛线的外婆,外婆外婆,宝根老说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有这事嘛?

60岁出头的外婆空闲就喜欢纱纺,这是她从小就养成的习惯。其实她家的条件很好,听羊妈说,外婆小时家里有几个护弁。

穿麒麟补子的大清二品武官,相当现在的大军区司令啊,听二哥致立一吹嘘,我惊得哇地一声:司令啊,天天都有罗卜丝饼吃的啊。在我心目中,天天有个罗卜丝饼吃的人就是司令。

听我想打破沙锅问到底,正在帮外婆摞棉纱的羊妈就说,是的啊,这宝根还真是你的救命恩人啊,如果没有他,你现在还不知晾在哪呢。

外婆听了也抬起脑袋,两只眼珠子被老花眼镜片映得老大老大,她直瞪瞪地看我半晌才问,你真想知道?我用手扯扯裤子,抹了抹鼻涕点点头,外婆见之,朝羊妈轻轻地叹了口气。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兰陵村野
  • a£秋の叶£
发送

0条评论

  • 1153
    积分
  • 2389
    博文
  • 568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