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吴歈越吟未终曲

沈向阳 最后编辑于 2019-06-12 08:10:11
2724 11 12

    《思凡》一折中有“风吹荷叶煞”的曲牌,我喜欢这字眼唤醒的场景意象:蛙鼓蝉鸣,清风池塘。虽那一个“煞”字,多少有些婉转哀伤和近尾声了的急促。

    

    忽然就想起了清凉寺,河边的佛寺。记得那年早春二月,僧人恒模向我讲述这座寺庙的历史时,正值禅房花木深。去也如来:这位年轻的和尚已往生经年,而寺院深处禅楼破壁残垣的墙缝间,不动声色盘亘出泛着新绿的虬枝。


    寺院隔路相望,马家村上的老人仍记得寺院内雨后香樟的清爽气息。夏夜,村中顽童们钻进庙门,与佛同卧。值更和尚并不驱逐,只拿佛掸轻轻一扬,笑着叮嘱孩子们,不要惊动了菩萨。旷敞的庭院青石铺陈,几棵大树华盖般荫照院落,波清水澈的池塘里,荷叶片片连缀。每到农历六月十九,拜佛烧香的善男信女摩肩接踵,把石板铺筑的德安街挤得水泄不通。大河里挤满进香的客船、赶庙会的戏船、卖新鲜供果的货船,密扎扎排出去十几里水路。这闹猛的庙会,从此由河向岸辐射开去,形成了逐渐兴隆的街市。


    画船儿天边至,酒旗儿风外飐。难怪张云庄醉后惊呼:爱杀江南!


    河流古刹,庙会街市。自此沿河烟柳画桥,随处市列珠玑,满目户盈罗绮……吴歈越吟未终曲,清风明月照拂下的生活姿态,逐渐成为运河边一座座江南城市的烟火日常。


    历史现场的斑驳信息,常被意念、掌故或欲望干预。好在历史原本就是由活生生的细节创造,这些细节确保着不让昔日真的就水流花谢,付之阙如。


    当我们偶然与这样的细节相遇,一种本能史观总会由心底涌现,激发和唤醒记忆中的逝水落花。80多年前,第一次来到夫君赵元任家乡的杨步伟日记中写道:“城里有河,小船来来去去的……”现在读这文字,仿佛小心翼翼从水中捞起一些梦的残片。河面上“来来去去的小船”,让我们在想象中还原了一个缓慢而从容的时代。


    画家陈君超,从小就嬉戏在运河边,幼时在青果巷东首的新坊桥小学读书。如今,他画幅间时常出现“风吹碧波动,野草绿鸭随”的旧时江南。他说,“一半是记忆,一半凭想象。运河的每一片帆影,每一个涟漪,都有一个关于远方和未来的梦想。”


    也正是倚靠着想象,我们方能意识到历史原来是一条如此丰饶的河流。看到修缮后青果巷的熙熙攘攘,我恍生幻觉:那些已经发生过的历史,或都曾像今天一样的具体。也惟其如此,所有被遮掩的时间和空间,才能环环相扣延续到今天而没有与过往同归于尽。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正像君超兄呈现在我们眼前的一幅幅丹青江南,伴着河流的节奏,随着笔墨线条的安静芬芳,让逝去的每一天,活在眼底心田。


    1902年,梁启超在《地理与文明关系》中转引黑格尔的话:“水性使人通,山性使人塞;水势使人合,山势使人离。”我倒觉得,山高水长处处同, 捭阖歇兴皆自然。


    有人说,长城是一撇,大运河则是一捺,画好这一撇一捺,中国人就立稳当了。至少是:当时中国最具活力的城市几乎全聚在运河沿岸,这里凝聚了隋唐以来的繁华、萧条、文化和商业,更是江南后半部分历史的起源和延伸。


    而运河也把江南所有的灵性都激活了,繁花似锦的江南在少女般的秋波里活泛起来,精神起来。


    荡苏轼来访的木桨,静静恒守在他下船的运河古渡码头,相伴它的,是常州人在他11次泊舟上岸处修建的“舣舟亭”,这里也是赏读大运河常州段的最佳地点。


    是的,赏读。“年来转觉比浮生,又作三吴浪漫游。”苏东坡应该是将江南看作一首诗来赏读的。在他眼中,一个可以触摸的江南大抵由以下的语词构成:春雨、杨柳、拱桥、寺院、花窗……自然还少不了运河的水。


    当然,他也早就知道,一切都会在运河发生改变:风景、心情、命运,一切。


    时间以沉稳而并不沉闷的姿态,与古老的文化、悠远的习俗老谋深算地互动着。有时候也会被清风打破了颜色的次序,在水面上闪烁着跳跃支离的风景。


    运河里的西垂夕阳,城墙上的点点晚霞,重复着前人所见垂夕阳,城墙上的点点晚霞,重复着前人所见,中间的千百年时光仿佛被抽空了。运河岸边,常州西赢里城墙上,明代诗人浦源在一则《西城远眺》的诗句感慨道:“管柳犹遮旧女墙,角声孤起送斜阳,英雄百战成廖落,吴楚平分自渺茫,寒烟带愁离塞远,暮江流恨入云长。”


    运河边的城墙与城墙边的运河悄然牵手,试图传递清晰的历史、通俗的哲学和壮美的生命意义。

林林总总的悲欣,像暗藏在水波里的温情和河床的石子,无法被一眼看穿,却又深藏着一种激烈流转的力量。

运河的水如此奇妙:可以拂慰,可以激励。


    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它们证实,那些时光深处的传说,一直都无比真实,直至今日。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竹青
  • 珍珠传奇
  • 泉水涓涓
  • 来福
  • 毛祥妹
  • 文笔轩gxq
  • 陈平
  • 蒋锷初
  • 龙潭清泉
  • 花作尘
  • 老虎不哭
  • 朱炳国
发送

11条评论

  • 怀古叹。文采依然未终曲,水依旧,惟剩已住经生年。
    2019-06-11 13:29:15 0回复
    0
  • 一图一文具意境,八评八赞称文才。
    2019-06-11 09:39:24 0回复
    0
  • 这样细腻柔情的江南才令人向往
    2019-06-11 09:19:44 0回复
    0
  • 见“清凉”,忆“孟姜”。
    2019-06-11 09:05:47 0回复
    0
  • 爱杀江南
    2019-06-11 08:23:10 0回复
    0
  • 读罢,悄悄地多看了几眼清凉寺。
    2019-06-11 08:16:03 0回复
    0
  • 今日下午因事瞎忙未上网,来迟了,致歉!看到向阳先生别具一格的美文,立刻回想起昔日的龙博盛况,很欣慰,很感概!
    2019-06-10 20:55:20 0回复
    0
  • 向阳先生久违了!
    2019-06-10 20:42:24 0回复
    0
  • 欣喜,又拜读到了久违的沈老师。
    2019-06-10 15:47:41 0回复
    0
  • 👍
    2019-06-10 14:44:11 0回复
    0
  • 请把字体放大些,方便眼睛不好的人拜读。
    2019-06-10 14:38:37 0回复
    0
  • 88
    积分
  • 2
    博文
  • 28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