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长篇小说 遁甲地书【19】 陈平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19-06-11 22:04:08
323 0 4

       长篇小说    遁甲地书

【又名《草虻》】

陈平

19

这小营前啊,也叫小营里,是明清时期的驻军中营,太平天国的李秀成曾在此驻跸过。宝根一边拉着板车,一边对我说,哦,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但很快发现了另一个问题。从西大街到东大街,马路全由石子铺成的弹子路,可是为何到此却被中间一座大宅院横着,任何车子到此都要拐个S弯?这个嘛,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故意这样设计的吧,城里的道路不能全笔直,如果全笔直就意味路路空,城市就发达不起来,所以就故意弄成弯弯曲曲,表示能发财吧。用毛巾擦了擦头上汗的宝根,抬头看看这幢蛮气派大的院墙对我说。我听了半信半疑;原来如此啊。约走一站地路程我俩来到一个广场前。宝根说,这里原是文庙,文庙就是清代的两县学宫,随着时代变迁,解放后尚存泮池、大成门三间,大成殿五间房子。

最近政府投资将它扩建成工人文化宫,听说里面有电影院,篮球场等等。面积2万多平米,高大全新,中西合壁的建筑,虽然还没竣工,但看上去已经相当宏伟。主体建筑外面明黄墙体,上面琉璃瓦跳檐,全是钢筋水泥结构的三层楼面。尤其是几根高大的水泥柱子和台阶,后面的旱冰场加上范围不小的绿化带,宽阔的水泥路很气派也很实用,是本市今年要完成的最气派建筑。

   从此逢年过节,我们就可以来看电影,溜旱冰,打乒乓了。 宝根气喘吁吁地说。可能会有各种演出,譬如工人管乐队的演奏,另外康乐球,举重甚至台球等一应俱全。听他如数家珍,我东张西望。

   见广场左边有条比原先宅院门外稍宽,也是一条石子路的小巷,宝根拉了板车还就往里面拉。这叫县学街,你的新家就在这里面他笑着对我说。 明明是 一条小巷子,两边也无商店,为何也称街?这问题对刚升二年级的我来说就是个谜,可我没问宝根。因为我的注意力已经被进巷不远,紧靠马路西那座高大洋派建筑物吸引。

建筑物主体用围墙隔开,顶上有个十字架,这是恺乐堂也叫基督教堂,宝根对我证实时,板车已经过恺乐堂继续往前,恺乐堂也叫基督教堂,看着高大建筑物顶上的十字架我自言自语,当—当-当……突然一阵浑厚的钟声从建筑物顶上传出来,让我感到里面更神秘。

不过进去不久宝根就说,快要到你的新家了,我一听急忙转身,眼睛随着板车进了一座大院。但是看见路旁还有许多灰桶,建筑垃圾。

板车拖到最南的一幢二层楼前,宝根说,到了,下来吧,我嗖地一下从车上跳下来,然后瞪大双眼仔细观察这完全的陌生环境。

 原来里面有四幢尖顶红瓦,墙面是淡黄色的气派高楼,路边还有许多棵高大的胡桐树。后来发现,楼内的每套房子里,还大都带有卫生间和厨房。尤其是宝根说的那种抽水马桶,趁人不注意,我就去拉瓷马桶上的那根绳子,听见轰隆哗拉拉,呼呼呼一阵声向,一股自来水从水箱里冲了下来,听见马桶里嘎地一声,水没有了。

反复几次都是这样,宝根看见赶紧过来对我说,小老虎,不能一直拉,要弄坏的,我才看着那只慢慢浮上来的铜球,恋恋不舍地离去。

听父亲说,这座专为本市文教领导干部建造的教工新村,只是局处级干部,譬如市文化局长,教育局长,市委宣传部长,本市各中学校长才有资格住进来

 新家住在院内首幢西边单元楼下的两居室,另有厨房和卫生间配套,虽然连外婆和羊妈在内我家已有十口人,孩子们大了,尤其还有两个姐姐,母亲又怀了孕,但不知是弟弟还是妹妹。所以比原来的庙西巷大宅院里三间平房要小一点,但是成套的房间内宽敞明亮,楼上全是红漆地板还带阳台,气势却完全两样。

这座新院呈长方形,三面有高墙,格局蛮有气派。紧靠大院的西边有一条清水河,院墙的中部有两扇大铁门,还有两间门房。

宽阔的水泥路通到每幢大楼前,空地上刚栽了许多新树苗,环境洋气清新。虽然运动一个还是接着一个,但毕竟不再是战争时期,所以政府拨款,按系统建造不少干部住宅楼,这座教工新村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待到东西全搬进新屋,天近黄昏,宝根舒了口气,伸手抹了抹头上的汗水,手往短小褂子下摆角擦擦,我发现他的这件小褂基本湿透。看看满屋子堆满杂物,宝根自己找个小凳子坐下,然后取下背在身上的水壶打开塞子,仰头连喝几口凉开水。刚放下水壶,他就看见怀孕的我母亲腆着大肚子从里屋走了出来,然后很费力地弯下腰,从大堆杂物中间拖出只旧柳藤箱子。打开箱子,她拿出条雪白的新毛巾递给宝根并说:真得辛苦你啊,宝根,天这么热,忙了整整一天,可连口开水都沒有,你看这架式,都没法烧水给你喝。快到厨房里去吧,那儿有自来水龙头,去好好冲洗冲洗,凉快凉快吧。这天,我们全家人中午是在附近的家小饭店里打发,叫宝根去,可他怎么都不肯去,只是自带些干粮和凉开水打发的。

  宝根接过毛巾笑着说:嗨!这点小事情算得了什么?根本不是大事体哟。说完走出屋子来到走道旁边厨房里,找到水池上的水龙头,他便脱掉短小褂子,将头和身子都伸到了水龙头下面开水痛快冲洗。随着阵稀里哔啦的放水声,听见宝根他边浇边大叫:啊哟!痛快痛快,真佬痛快。从小家门口就有个水笼头,并天天帮邻人送水的宝根,有生以来,恐怕还是第一次这样大放自来水浑身冲洗的,心里的那种痛快劲好像很难以表达。

宝根啊,洗好了你就过来啊。忽然听见父亲在屋子里大声叫他,宝根听见忙关好水龙头,一边用毛巾擦着身子,一边高声回答道:噢!好了好了,就来就来。说完穿好短褂子转身回到屋子里。看看父亲已经把屋里都整理好了,此刻手里攥了两张票子笑对宝根说:真的谢谢你啊,宝根师傅,今天如没有你来帮忙,我们的确真毫无办法呢,天又这么热,这点点钱你就拿着吧。说完将钱递给他。

  宝根见了回头想跑,嘴里还说,也,不能的,我不要钱,帮帮忙我不能要钱的,说完便想走开,但被后面的母亲一把抓住衣服对他说:宝根师傅啊,你真的不要客气,俗话说得好,这远亲不如近邻,看看咱们相邻了这么多年,处的真如同家人般,且你天天挑水送水来那么辛苦,这回我们搬家,天偏偏又这么热,你肯来帮忙,我们真的非常感谢你哩。这点钱你可定要收下啊!否则我们心里会不忍的。说完从父亲手里接过10块钱,好歹塞进宝根的短褂口袋里。

   我和致新正好从外面进来,见宝根满脸通红微驼高大的身躯,18岁的小伙子双手捻着小褂子下摆角,低着头垂着眼,头上还冒汗。他不停地用手去抹着汗的样子真实感人,但我还清楚地看到这他用手去抹的不仅是流下的汗水,还有从眼里淌出的泪水。

  父母机关里分配新房子的事,不知怎地他很快知道了,几天前就来对我父亲说:你们搬家的事有我就行了,拉板车本就是我的专长哩!大家听了都笑起来。所以今天一大清早,他就拖来辆板车一直忙到现在,真是很辛苦。看看外面天色不早宝根说要走了,父母和我们都去送他。

   大家一边走,听见父母不停关照他:你要经常来玩啊,学习上有问题就及时来问,干万不要拉下。人高马大的宝根,就像个懂事的孩子,一边拖着空板车一边频频点头:噢!我知道了,我一定会来的。 走出院子大门,大家挥手目送他和扳车,在路灯光的照耀下,见他那长长影子愈走愈远。

善良纯真的宝根后来是常来我家玩。每次他总会带点市井趣事和邻人新闻,他的小品即兴使我们前仰后合,乐不可支。街道扫盲学习结束,也是三年自然灾害的开始,但他还常来。虽然经常面带菜色,但每次来前,他把自己收拾的清清爽爽,尤其是头发用自来水先洗过,然后梳成三七开让额头高高露出,精神抖擞地让人刮目相看。

 随着自来水在城市逐步遍及,他也不用挑水送水了,听说在街道的推荐下,他进厂参加了工作,所以平常就很少见到他来我家了。

 而我课余时的主要精力,正放在摸清周围的情况上,譬如弄清住在对面这片破旧矮房子里的居民,都是讲苏北话的贫民,地名叫墩子,内河对面的这片深宅大院群,名叫唐家湾,当然附近还有迎春桥,润芝桥,局前街,斜桥巷,前后北岸,等等。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西江月
  • 泉水涓涓
  • 蒋锷初
  • jfzhuang
发送

0条评论

  • 1000
    积分
  • 2374
    博文
  • 532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