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秋白又说多余话

小凌宪松 最后编辑于 2019-06-18 08:39:24
1697 4 6


秋白又说多余话?

    

秋白:

八十四年前的今天,白匪干掉了我这个红匪。说“白”道“红”皆难听,于我却是无所谓的了。那年头没有移动信息,是根据另一方的宣传判断我成了叛徒;假宣传都有、都懂,我没了躯壳之身,但对叛徒的名头颇感不快!

还得感谢宋希濂——好酒伺候,更有笔墨供我完成《多余的话》。据说后来给我正名清白,还是靠了宋希濂的有义有据(其实不存在“清白”的问题,问题是反映 了谁的厚道不厚道)。我那《多余的话》最后匆匆用“白之无色”套上了“豆腐好吃”的概念,让人解;其实应该讲一讲我和宋希濂之间谁的阴差、谁的阳错······尽管他是为蒋先生来感化我,但他最明白我的话并不多余。

 

 

政协代表、劳模代表、企业家代表一起象演员一样朗读早些年口号不能够啊,要向前看啊!拍我谈恋爱的电影?形式主义难免,滑稽剧就不妥。用舞蹈表现我这个尴尬人物,也有点怪怪的,你用舞蹈表现孙中山之类的人物试试看?

 

宋希濂;

蒋介石到了台湾还经常骂我“叛徒”,其实我早就是反对派的地下党了

 

旁白:

当时宋希濂怎么没有营救瞿秋白呀?

宋希濂

我的“地下党”身份不是荣耀历史书上写我“脚踏两头船,见风使舵,识时务者均阴险,想拿两份离休工资······”再说了,我又没接到“上级指示”!后来才知道当时也不会有那样的指示,后来的后来才反应过来,秋白的死,是“成全”了他自己。最后才明白秋白这样的人之精英,开始在国民党方面位居宣传方面最大长官,后来做了反对派的党首,“风光”两字绝对用不上。我是第一个看到《多余的话》,有人说是有人背着我藏起来的,呵呵,不是的

不要以为说了些“多余的话”就是心存二意!视死如归可能因为他从小就知晓明了“死就是生”的轮回之道······所以有了很哲学的大白话,也不排除文人重气节要面子······他是生不如死,是求死!

宋希濂最早明白一个”:国共两党对秋白曾经的“重用”是对秋白先生的耽误没听鲁迅“只做学问”的话也不是秋白的错。时势造化,秋白是做了一回自己!鲁迅在秋白去世后为其出版五百多万字的遗著,那真的是人间大真!大善!大美!“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这是鲁迅与瞿秋白的双向对白,可敬!可惜!

 

瞿秋白:

年轻人看误导历史的电影太多了吧?我方人士都在奔命,所以有人说“自己人都不想救你”······不提也罢。

有点鬼使神差。

曾经东先生的考察报告写了个序,那可是给他的转机垫了底。他应该看得懂我的多余话,咋能以此说俺是叛徒呢?后来怎么又让俺进八宝山了呢?怎么后来又挖掉了呢?

 

旁白:

 

   “此地甚好!”瞿秋白在走向刑场途中,自己选定饮弹之地,就在“此地”让自己的躯壳消失吧。他有生36年,他从牢房走到“此地”用了36分钟······一介文弱书生,走路去迎接死亡,竟然信步。他长亭饮酒,谈笑风生,端坐草地迎对枪口······

 

瞿秋白因家道中落离开青果巷天香楼,住进觅渡桥边的瞿家祠堂;住祠堂是很落魄的,祠堂成为他的纪念馆,倒也到位。瞿母因贫自尽,所以秋白要给穷人“辟一条光明路”!

在瞿秋白青果巷出生地周围,有许多条备弄,隔火弄,阴阳八卦弄。阴弄,名字不好听,不妨改称为捉迷藏概念的“迷藏弄”,或者就叫“八卦弄”,做旅游项目蛮好,叫“寻找光明”。

 

话说瞿秋白纪念馆有一幅画瞿秋白的油画,画家名叫俞云阶,《俞云阶三画瞿秋白》(另详)······

常州出了两个大画家,刘海粟和俞云阶。两个人是同时代的人,受苦受难的经历也同步同样:同样十几岁就去上海打拼;同年打成右派;文革时候同样挨斗;同年得到解放······海老是中国美术教育的奠基人,俞老则是教出了陈逸飞、陈丹青、夏葆元许多的大画家。值得一提的是,绘画圈有个说法,就绘画本身而言,俞云阶和徐悲鸿不相上下,但徐悲鸿是俞云阶的老师,但徐悲鸿在中国的绘画圈权力

我后来去那个馆,已经看不到俞云阶的那幅画了;我有一次去探访时被赶出来了。

我在2011年的今天,在运河五号用批判现实主义的影展纪念瞿秋白······那天狂风暴雨。

1984年,我为瞿秋白纪念馆布展制作瞿秋白的历史照片,“显影”任水漂,“定影”却穿越······

 时任纺工部部长吴文英和常州文化局副局长潘涵英,通过于春开(解放初期常州最高长官后调任北京朝阳区任区长),找到邓颖超请其为瞿秋白纪念馆题名,邓大姐有顾忌而婉约推辞。邓小平在苏区做过秋白的文书,风云穿越到要其题词,开始推辞,后来在饭桌上出手传奇手笔。项目审批法定名称是“瞿秋白纪念馆”,但邓小平特别加进了“同志”两字。将错就错还是故意为之?不落款可能是故意······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官方小可爱
  • 泉水涓涓
  • 何伯良
  • 也有人说
  • jfzhuang
  • 彭岸良
发送

4条评论

  • 记得邓公曾说:秋白伟大,面对英烈,我无资格落款云云!(大意如此)。
    我曾读过《多余的话》,总体而言这是一个革命家兼知识分子的自我解剖,而且是不留半点余地给他自己。他说:从政是阴差阳错等等,最后说家乡的豆腐好吃!

    还有一段话是这样子的:巜多余的话我看不进去,以后不要宣传瞿秋白了,要多宣传闻一多⋯⋯

    这些都是历史,让历史告诉未来吧……
    2019-08-15 22:36:52 0回复
    0
  • 历史已矣
    2019-06-18 09:46:23 0回复
    0
  • 要么不题,既然题了又不落款,何意?
    2019-06-18 08:53:06 0回复
    0
  • 多余的话一点也不多余,
    我看有点象话剧甲本。
    2019-06-18 08:52:21 0回复
    0
  • 599
    积分
  • 311
    博文
  • 110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