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水深火热中的市民心声

敬天爱人01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619 0 0

水深火热中的市民心声

昨晚的大雨一夜敲到天亮,清晨五点起来暴雨来得更猛。老太太说:家里开始盘水了!岀大门面前只见一片汪洋,轿车经过胜似汽艇在飞驰激起阵阵浪花。近三年来,家中年年被水淹,说起来也已是老生常谈。如;在2015年7月24日在龙愽上发了篇《内涝之痒谁之过?》。全文转载如下:

内涝之庠谁之过?

   今年6月17-27日间,常州遭遇暴雨洪涝之灾,发人深思和警示。由此及彼想起在60年代初,笔者在闽北山城—南平市工作,首次经历的特大洪涝之灾,往事圪今难以忘却。

   约在1963年初夏的一天,闽江上游的闽北地区十个县(市),突遭连日特大暴雨来袭而引发山洪暴发,江面水位猛涨。远远超过轮船码头(南平→福州的闽江航线)延福门66m警戒水位。闽江上游的富屯溪和建溪两大支流在南平市汇成闽江流经福州后入东海。

   由于单位地处市内地势较低的地段,并紧贴通江的小河旁边。那天晨起后惊见我们平房集体宿舍被水淹,一夜水位已涨到贴床近铺下近20cm,鞋子像小船在水面上漂荡,相邻的局机关办公楼、食堂…等,也都被泡在水中。五、六十年代时的南平城乡民房商店建筑,大者是易患火灾的全木或砖木结构房。特别在60年代市区,曾多次亲见惨不忍睹的火灾。乡郊山林易遭雷电或人为烧荒引出火灾,发此曾多次上山参加救灾护林工作。城市街道遭遇洪水所淹仅此一例!

   那时海峡两岸关系非常紧张,对岸的老蒋要“光复”,在台叫嚣反攻大陆,两岸炮击不断。“备战备荒”形势严峻,社会各界相应做好战备工作。如:我林业部门搶修直通“备战用材”林区的森林铁、公路,保障随时随地采伐调运架桥、枕木、电杆、营建等军需用材。动员职工家属、非产人员疏散回老家,组织普通、基干民兵参加“反空降”等军训,迎战准备必要时组织全体民兵上山打游击。

   历来闽江上游产区的原木,在溪河水面上由人工捆扎好排筏后,再由专业工人放流到国家木材计划调拨贮备场站点。当年正在为节约木材运输与人工成本,学习推广原苏联所谓“赶羊式”木材先进水运方式。也就是在各生产单位站点为“先进水运”方式的起点,只要把生产的原木推下江,就作为完成交货任务指标数。任其自然在闽江中漂流的木材,最后由设在闽江口的省属大洲贮木场,集中负责栏收上岸,作为整个木材水运流程的终结点。

   就在此时,由于闽江上游流域山洪暴发,在南平市上游江中漂流着大批原木,堆积如山聚集在水南公路大桥下,甚至影响到在南平下游的南福铁路大桥的安全。为了保障公路和铁路两座跨江大桥的安全,部队战士在水南大桥上,用炸药包炸散聚堵桥洞的木堆来排除险情。可是横跨闽江唯一铁路大桥,防不胜防仍被猛兽般的漂流原木撞坏了一个桥墩,急需的战备物资铁路军运被迫中断,这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后来据悉从闽江口漂流失岀马尾海口的木材还真不少,反给对岸马祖岛上的“国军”和岛民,不用花钱送上门的木材捞去修筑工事、修建民房农舍。

   1958年,由于鹰厦铁路的通车和南福铁路建成一半。国家在实施〖二·五〗计划之初,国家调整大型工程项目建设,华东地区各省市建工、建材企业缩减或下马,上万企业职工调配支援闽西北林区的森林工业建设。开发的闽西北林区森林资源所生产的原木,由国家统一按计划调配给华东地区各省市的基本建设所需要。每年数十万立方米原木采伐量(上百万立方米的森林资源蓄积量),由于森林覆盖率的降低,水土保持确受到很大影响。

   1958年下半年,为配合国家的〖一·五〗计划原苏联援建的“南平建溪水电站”工程项目的建设。在10月份笔者受命,参与市森林工业局安丰釆伐场筹建和投产,目的是为把闽江上游两大支流之一的建溪,在规划设计电站水库线内,从南平→建阳两岸,所有林木全部皆伐(剃光头)清理。

   后来由于中苏关系破裂,1959年苏联专家撤走,帶走全部工程图纸,该水电站建设被迫下马仃建。电站原已建成的拦江堤垻已成为废物,1962年为防灾抗洪,同时为疏通建溪水上运输之需无奈全部给炸掉。

  国家“一五”经济发展计划,国家轻工业部有两个限额投资建设项目。①在南平市北面的建溪边,于1958年5月建成投产,全国四大新闻纸厂之一的南平造纸厂(主要设备由瑞士、东德、罗马尼亚引进),专业生产新闻纸(日产100吨)专供华东地区各省市(含常州的报刊用纸)。②在南平市西面的富屯溪支流沙溪畔,同年还建成投产一座青州造纸厂,专业生产包装用的纸袋纸、箱板纸、高强瓦楞纸。这两大造纸厂号称福建两大吃木头老虎,每年所需的生产原料,要消耗闽北林区十余万立方米马尾松原木。

   人为过度的采伐量远大于林木自然生长量,而使该地区森林资源蓄积量锐减,林地复盖面积也因毁林开垦而在不断缩小。林区的水土保持和森林小气侯的大自然调节功能被人为破坏,生态环境失去应变平衡能力,相对被提升了自然灾害对人类生物的风险!

   自改革开放后,由于木材市场的开放,在“若要富先修路”、“若要富就砍树”的误导下,造成林区木材生产计划的失控,森林资源受到極度的破坏。例如在90年代初,满长江的木材排筏中,而令人发指心痛的是:多岀自我国“三江源头”的原始森林中,生长达数百年的各种云、冷杉(白松)。天然屏障自然水库被无情破坏,大自然必然会有报复。所以说:天灾之果,人祸之因。

   近见网友余白老师2015.7.1的【原创】时评《常州水灾,是天灾更是人祸》的愽文引发同感。自从1991年7月4日,在北环新村家中首次遭受水淹后圪今已24年,今年从7月17—27日十天中却3次再次被淹!在该地段受灾的计有19-1、20、21、22、23、24、27、28、29、29-1共十幢,楼上能观海,楼下底层66户遭灾受罪。查看北环整个社区的楼幢,偏只有这一块“风水宝地”是水满金山。“天灾+人祸”因素!从城市总体规划设计到配套项目建设的综合审批。往往只注重横座标(平面规划红线审批),而缺失纵座标(立面的地标高程规划红线)。忘却地形地势汇水流向历史资料的充分利用,以及地貌变异状况科考调研未雨绸缪。

   历经亿万年衍生至今的大自然生态,一旦被脑残人为改变,其后果难以置信。北环就因这块地势地貌之变,人为形成“四川盆地似的“锅底凼”,埋下屡屡内涝被淹的祸根。

   记得在91年的水灾后,笔者曾在市城建挡案馆,顺便查询北环我居所之楼幢(受淹地域)相关文档资料。知悉在北环的19与20幢(两个单元)之间,未建房之前是条老河道,后来被人在此中间塞建北环19-1幢房(三个单元)。人为破坏了天降雨地吸渗水的自然循环立地条件。

   29幢后,原保畄有一东西向约长70-80m的河流(后被填河加塞新建了五个单元的29-1幢房)。该河道原与27、28、29幢西边一条南北向的河道相通呈L形(后被填埋改建成约80m长的绿化帶)。河对面是原武进县机关所建的宿舍楼群,地势地位比东边楼幢高岀30-50CM、比西边的竹林西路面且低了50-80cm。同样在北环新村东面的原外环路(现飞龙东路),路面比新村地坪高岀50-110cm。

   老小区排水管道不畅,在暴雨袭扰三次被淹的那几天,未见有人前来拉一把关助排涝救灾,为此令众十分寒心!事后曾有位大学退休教师代表所有受灾户群体,写了张“大字报”张贴反映,要求相关疏通排水道。大字报上墙既无人过问,3小时不到就被撕掉!为啥?只有去问元芳了!看来在常州市2010年老小区提升工程中,对于北环新村的排水工程项目,并没有实施得到提升改善!

   7月7日“锅底水”经自然退清后,社区有来人对北环所有受灾户,进行灾后的消毒喷杀工作。7月9日,曾来一些人打开污水窨井盖板查看,并告知说下水管道通畅并无积水!该管时的勿管,放马后炮的忽悠,遇无视与冷漠诟病而使偶脑子进了水。为此陏闷不爽,你懂得的…!

   由于祸起萧墙的天灾人祸,受灾户中有把受水淹坏的全自动洗衣机,以80元卖给了收破烂的。还有的受灾户花钱另租房过渡,准备重新修缮被水浸损坏的房间设施,不禁要问内涝导致被淹户的物品受损该是谁之责?!

   由于厄尔尼诺持续发展,今年的第九号“灿鸿”超级台风将临苏南时,受灾户怀揣忡忡忧心,未雨绸缪继为防汛作准备。真是天意人情,未想到那“灿鸿”与上海亲了个嘴,打了个擦边球,向右转去了东北,真得老天的眷顾规避此一难。

   【失之东隅 收之桑榆】常州人民发挥正能量为“创森”城市而不懈努力。坚信故乡的天地山水美景,终将复原其清纯的本色。〖天灾人祸〗实与笔者的〖敬天爱人〗眤称相悖。有网友喜呼俺:〖老天〗!大凡遇有突发事时,总能听人喊“老天”!难怪常觉耳热眼皮跳?福祸相依兮 呵呵!


在2016年6月22日的龙愽撰文《水火无情人有情!》受灾民未忘救助人之德行。全文转载如下:

水火无情人有情

 昨晚电闪雷鸣,一夜暴雨的来临,着实给宝宝惊嚇不小。怕的就是不希望再次在家中能看海,在水面上荡漾日杂生活家用品。回味去年在北环家里,连遭三次水灾无助的苦涩情境,为此时的内心特别纠结!

城市遭受水灾之根源,多系土地过度开发的人为因素所造成的。如大量的河流、湖泊、湿地被填埋,自然生态环境被破坏,把能自然吸纳涵养水分土壤,改作道路和楼盘,失去吐故纳新的纯天然应用功能。

在去年的7月24日,敬天曾在龙愽中,写了篇《内涝之痒谁之过?》谈起个人观点。就是为形成城市水灾找根源,纠正观念找可以对症下猛药,根治伤民水患!

老天今日的脸正是一日三变,清晨5时许起来,天还黑蒙蒙的,一时还能听到远处传来孤零零的雷声,外面正在下着中雨。此时此刻老伴儿拿着火钳去附近路边一一查看小阴井,给树叶拉圾堵塞的加以疏通。敬天撑着仐冒雨,去看北环最低洼地的29幢,前是28幢,后是29-1幢,两条路都被水淹了。淹路之水泛黒一股臭味,回家来后赶紧洗脚。在前天就见市排水公司来5人帶着器具,清理了29幢所有的排污井(化粪),只见满满的污水已泛到井口。

想来直到中午风雨自然仃息,下午天空逐渐放晴,太阳也露岀了笑脸。在下午3点钟不到,重新查看水位时,觉得降得虽慢,基本恢复了正常。悬挂在一块石头终算落了地!想来今年这次暴雨未成灾,可能与事先这次清污排水工作密切相关,在此特向排污工人兄弟致敬!你们辛苦了!

 先前曾有过多次调查研究,并找到造成水灾的根因。至于釆取什么措施,解决被淹城市居民生活区的排水问题,这就应该是政府部门去关助实施根除水患!今日这事再次经历,笔者已无语,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城市居民区的父老乡亲,正处在水深火热灾的苦难中,政府部门的官员在【三大一实干】中,岂会冷漠无视民生,能坐得住而不动心吗!?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650
    积分
  • 263
    博文
  • 50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