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长篇小说 遁甲地书【37】 陈平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19-07-11 13:47:28
689 0 2

长篇小说  遁甲地书

陈平

37

终于来到下半年的新学期了,一开学我满腹心思地走进这间新教室,没想到新班主任沈老师一看见我就不卑不亢地说,欢迎你啊,程致远同学,欢迎进入我们的新集体,希望我们在新的学年里共同进步!

 一听这充满激情的开场白,我顿时愉快起来。欢迎你,程致远同学,我是你的副班主任屠……一位中年女老师也笑容可掬地对我点点头。 沈老师好,屠老师好!我一边很有礼貌地对他俩回应,一边朝教室里偷偷一瞄,发现班里的男女同学个个面容清秀,态度真诚,与原先那班的男女生气质明显不同。

譬如男生们穿的衣服都比原来的男同学干净,女生的模样也比原来的女生端庄周正许多,而且现在是甲班原来是丙班,我不禁想起上小学时的甲班与丙班,还就是存在许多差距,原因何在,我没去仔细研究,反正各方面都让我感到,新学年新班级,一切都充满希望。

 胸怀祖国,放眼世界——挂在黑扳上方毛主席像侧的两条大红字标语表明,我们这一代中学生胸中已有明确远大的抱负。

 果然开学不久,学校就开始开展先向雷锋同志学习,向王杰学习,向钢铁战士麦贤得学习,随后向焦裕禄同志学习,向越南人民的好儿子阮文追学习,向刘英俊学习的等等活动,反正校内校外的一切舆论工具,都在时刻对我们灌输必须学习的英雄们的事迹。

强大的政治宣传,让我们这些正在发育的,对一切充满好奇,但是还不成熟的脑袋里,整天沉浸在英雄们的豪言壮语中,反正学习学习再学习,我们向没完没了的,活着的或者死去的英雄学习,就此乐不知疲。

美丽的哈瓦那,那里是我的家,明媚的阳光照新屋,门前开红花!

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竞谁怕谁?

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奋发斗志昂扬……

越南――中国,山连山,水连水,同志加兄弟!北京――地拉那,中国――阿尔巴尼亚,英雄的国家和人民……

没隔几天,我们便会用极其庄严、神圣的理由引吭高歌;事实上我们伟大的祖国,此时正在向这些国家输出革命理论,当然还有大量的物质,即使我们心里不愿意,但是根本不可能。

居民副食品仍然严格按计划供应,但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在发生变化。譬如食油供应计划,已从每人毎月2两増到3两,在城乡结合部发现的自由市场,虽然政府不大张旗鼓宣传,可正在补充城市副食品供应上的不足。种种迹象表明,国家经济正进入逐渐好转的状况。

班主任沈老师除了教语文,还上政治课,他总是用满怀激情的语调地对我们说,比起父辈们,在红旗下生长下的我们应该感到非常幸福,没理由不好好学习,更没理由不去支援亚非拉的人民。

在政治形势讨论时大家一致认为,反修防修,事关意识形态的大事,是一场严肃的,你死我活的斗争,是关系江山永不变色关键问题

远比忍饥挨饿重要的多。对此大家都能找出充足的理由。

旧社会,大地主刘文采残忍地压迫农民致死,资本家专门剝削工人,国民反动派总是残酷杀害革命者,一比较,我们就不能不滿足,不能不感到在红旗下生长下的我们这代人的幸福美满

总之,我们没任何理由抱怨吃不饱,穿不暖。杨朔的《雪浪花》,陶铸的《松树的风格》,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等课文,每篇都充满强烈的政治激情,优美文字折射出丰富思想情感,如雨露如阳光滋润着我们稚嫩而充满遐想者的成长,不牢记实现共产主义就是人生唯一追求的目标,此人必然遭到全社会的唾弃。

相比之下,为了买几块豆腐或者几斤豆芽,每天必须起早去排队,贫困家庭仍过着忍饥挨饿的生活等,这些与世界革命的目标相比完全微不足道。这是个注重精神说话,不在意物质贫乏的伟大时代,所以学校经常组织我们去剧院看文艺节目,安排我们去看内容丰富的新闻简报之类的电影。党的舆论宣传工具认为,中学虽然不搞四清运动,但是对学生的社会主义教育时刻不能放松,这对形成统一的世界观人生观蛮有效果,事实上我们也很喜欢去看这些东西,因为这样一来家庭作业就必然大大减少。

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全国学解放军,学校的具体形式,就是没过几天就让我们悠闲自得地坐进影剧场里,看着一期期免费的《新闻简报》电影,看着那些年轻漂亮的女演员们,穿着五颜六色纱裙在灯火辉煌的舞台上轻歌曼舞,确实蛮舒服的。况且影剧场本身灯光昏暗,趁看节目时男生能够相互逗闹嘻嘻哈哈。女生们能窃窃私语。

别看她们身上穿的绸披披,说不定家里还就没晚饭米了,有个家伙可能看旧艺人的回忆文章多了,此时居然指着舞台上的女演员开起玩笑,大家听后全呵呵呵大笑起来,不过很快就烟消云散。

嘿嘿,身上穿了绸披披,家里没有晚饭米,我却感到这话蛮好笑,所以无意识地又重复了一遍,大家听了又是一阵哄笑,我也嘻嘻哈哈没在意。

没想到第二天上学一进校门,就听见值班的校团总支书记丁老师叫我程致远同学,请你过来一下!我听到后立刻停住满脸疑惑地看着他。听说昨天下午,你在剧场里……听他把这话重复一遍,我一脸不解盯着他胡子拉茬的面孔未加否置。你知道吗,这话是在恶毒影射攻击我们的党,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没想到他却很严肃地对我这么说。头脑要清楚啊,这就是阶级斗争的具体体现,我一听脑门一炸。

清楚他的这话,对刚解下红领巾,蛮想加入共青团的我有多大的份量,不就是对我迎头浇了盆凉水,无情的抨击能摧毁我的精神世界。

在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大环境,他这话怎不令人毛骨悚然,所以我一时也不知如何回答他好,正在僵持不下时,沈老师从校门外走了过来。啊,程致远,找我们新的团书记汇报思想啊。

不知情况的他看看我,然后对丁老师眨眨眼睛。啊,是沈老师你啊,我正想找你呢,我感到他的思想……丁老师仍板着面孔对他说。

啊,有啥事,你先告诉我,让我来……年轻的沈老师习惯地用手拉了拉头上的黄军帽,然后和颜悦色对他说。

待沈老师耐心听完丁老师讲的过程,站在边上的我也作好充分思想,准备挨他俩一顿训,但沈老师却轻描淡写地对丁老师说:哟,是这事啊,昨天我在剧院里是听到有人这么说的,当时我就批评他,这玩笑不能随便乱说,那情况发生在旧社会,现在人民翻身作了主,不可能……而且我清楚地听到这话还就不是程致远先说的,我可作证明。

说完这话,他抬头看看丁老师听他这么说,丁老师哦了声,神情悻悻地对我笑笑:哎,阶级斗争无所不在,确实任重而道远,他用明显自我解嘲口气走开了。看着丁老师背影,沈老师含蓄地笑笑,我却茫然无措地看着他。

为了缓和紧张的气氛,沈老师立刻笑着问我,程致远,最近你在看那些书?是鲁迅的《呐喊》茅盾的《子夜》,,还是高尔基的《童年》,奥斯特洛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并与我一起走进了校园。

我没回答,尽管他为我对丁老师作了证明,但此事对我的伤害确实蛮大,有一个疑问开始在我脑子里盘旋;是谁到丁老师那里告我的状?此人为何要这么做?作为一名初中生,我的思维能力肯定比小学生强,本身个性就很強的我,心里清楚,刚才丁老师一直在对我强调的阶级斗争,这是何性质我必须认真思考,我必须用刚刚掌握的三维几何方式解析一下。聪明的沈老师见我神情恍惚,他也不再多问地自己离去。

一连几天没见任何动静,可是在今天下午上自习课时我发现,不教我们任何课程的丁老师突然来到我们班里,说是了解入团积极分子的思想情况,看到他确实先找了几位班干部个别谈了话,然后才找我主动地说:程致远同学,那件事我已调查清楚,话确实不是你先说的,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今后遇到类似情况,先用政治观念分析判断后,再……毕竟你……他的意思我当然明白,虽然不安的心情随之放松。但我还是板着面孔一本正经点点头说:当然要特别注意,否则一不小心成了阶级敌人,回去对我父母咋交代呢?

在表示明白他意思的同时,我也向他传递个信息:什么政治观念不政治观念的,当时只是觉得这话好玩,我才……你总喜欢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从此想入团的热情大大消退。

后来才知道,沈老师对他的方法也很反感:毛主席提出时刻不忘阶级斗争,这些人的胡乱瞎说,显然不切时宜。但在没了解事情真像前,就给人家乱戴帽子,而且对一位14岁的初中生无限上纲,你这样说,政治水平很不高啊。想此事如果让他的家长知道了,你该如何到他们解释?小孩子懂啥阶级斗争?难道你要针对他的家长?你了解他们的革命经历吗?在校党支部召开的入党积极分子的座谈会上,他对丁老师当面提出这问题。弄清这事全过程后,学校党支部徐书记也觉得丁老师的处理非常不妥,希望找个机会给这位学生解释清楚,也是给自己找个台阶嘛,工农出身的徐书记话说话非常直白。

面对大家的批评,这位新来的团总支书记感到自己很被动,所以来对我说了这番话,不过阶级斗争还是蛮复杂的呢,完了,他仍如鹦鹉学舌般又咕了一句。看着他踌躇满志的背影,我没好气又可笑。

嘿,竟然来跟我来讲啥阶级斗争,也不去了解了解我家是干啥的,我的父母与反动派面对面搞阶级斗争时,你在哪呢,上辈人的壮举就是我学习的榜样。你还真要重了解何谓真正的阶级斗争呢。

是的,你是学校的团委书记,但你哪清楚,作为当代青少年的我,早就感到肩上的责任重大了:越南人民需要我们的支援,非洲人民需要我们的支持,古巴,巴拿马,包括美国人民,都需要我们的支援,因为他们现在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难道我不知道目前世界上还有四分之三的人民未获解放,我们面临的反帝反修的任务还相当艰巨,相比之下,现在受你这点委屈算啥呢,我会用鲁迅的精神化解的,我认为我就是一位共产主义事业最可靠的接班人。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蒋锷初
发送

0条评论

  • 2028
    积分
  • 2472
    博文
  • 814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