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虞美人(下)

月中狼王 最后编辑于 2019-08-23 18:25:40
5423 2 4

 

(图源堆糖)

 

马车渐渐驶入色彩与喧闹交织的迷乱中,红色的绫罗绸缎毫无理由地悬挂在精心雕刻的画梁,就像妓女艳舞时迷乱的袖袂。

 

平康坊。

 

这是稍有教养的大家闺秀都不会踏足的地方。是因为厌恶吗?我看是嫉妒罢。她们能纵情声色,而“教养”却不行;她们能够逆着谩骂,而“教养”却不行;她们能够敢爱敢恨,而“教养”却不行。

 

“到了。”平阳公主一跃而下,在地上伸手扶我。

 

今天的平康坊好像是不太一样。不少与这奢靡格格不入的布衣出现在视野中,少了恼人的粗劣酒香和酒徒的粗鄙骂声,倒是多了一分——不同寻常的热闹?

 

“说了带你来看戏。”平阳公主遣走宫奴,带我望向锣鼓声的源头——一处临时搭建的简陋戏台。

 

台上,是一个身材魁梧了些的大汉,身着廉价的花布胄甲,手持半人长的宽剑,迈着夸张的步子,在木制的戏台上踏出盖过锣鼓声的低沉声。

 

无非是民间的粗陋野夫献丑罢了。然而还未表现出不屑,只见那大块头将身子一侧,一抹鲜亮的红洒在眼眸中——罗袖轻动,绯红的薄纱遂藕臂曼舞;柳腰轻摇,杂糅着不与世俗丝竹同韵的旋律;薄唇轻启,薄唇印上仿汉的淡胭脂,也不似烟花酒巷的风尘女子。

 

只听她不急不慢地细细道出:“用兵之道,在于知己知彼;若以一时之气愤,草率出兵……”语中流露着真切,灵秀的嗓音哀婉起伏,明眸传情。

 

“这戏词……似曾相识……”我不禁凝眉思索,目光却随着那戏子游弋。

 

“《霸王别姬》,纵是深宫之中,也定是有所耳闻。”平阳公主和我一样沉静地注目这奇丽女子,“军中,常是见到这出戏……唯有亲眼所见那时的悲凉,才会品出泪的味道……”她的语调没在喧嚣的锣鼓中。

 

戏场出奇的宁静,除了明如水镜的戏腔与断断续续的鸣奏,再没有别的嘈杂。每一个过路的奴婢、商人,都禁不住地驻足聆听。懂的搬来一张胡床,随手摇着折扇,一坐就是半晌;不懂的也不敢吱声,放下担子,就靠着戏台随地而坐,只当是看美人,饱眼福;周围坊中的黄口小儿也不见了闹腾劲,坐在稍高一些的石阶上远远地观望着。

 

突然,伴奏不知何时停了,两个穿着笨重盔甲的士卒硬是闯上了台,打破了这迷人的绮丽画卷,逼着那灰头土脸的“西楚霸王”下了台,又一把拽住戏子纤弱的胳膊!

 

“狗兵!你们干啥!”“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啊!”“怎么刚换了皇帝还是不太平!”……霎时,沉默的观众席沸腾起来,咒骂与愤怒无视了士卒手中的枪戟。刚刚经历连年战乱的百姓不怕死,就恨狗皇帝不把他们当人。

 

冲突一触即发。

 

“这厮!眼里还有没有王法!”我还在愤恨着那些惊扰这黄粱美梦的氓隶,身边的人却已经纵身向戏台前走去,我忙也向前赶。

 

刚至台前,两个兵卒已经把戏子拽到了台下。平阳公主背后的青丝微微散乱在风中,本来破损的战甲经这一风似乎又焕发了光彩,她早已摆好架势,矫健的双腿站的笔直,右手紧握在腰间,离蓄势待发的剑鞘只有三寸的距离。

 

“留步。”我看不到她眼中凌人的光彩,但她的语间明显地流露出冷漠与谨慎,或许还有些许隐藏起来的愠怒,“请问阁下,这戏子所犯何事?”

 

一个士卒见这风姿绰约的女人满身戎装,自以为麻烦上身,没多想就提枪要刺。突然,另一个士卒猛地按下他的枪,放下拽着戏子的手,对他怒喝道:“你不要命啦!看不出来这是王公贵族吗?!”

 

“……”世界有那么几秒没有任何声音的出现,身后的人群不知何时也消停了,我的耳畔只能隐隐约约听见李秀宁厚重的吐息声。

 

那士卒眯眼打量着面前异于常人的女人,顿时,脑袋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拍了一下,慌忙下跪:“小、小的拜见将军!”另一个士卒被他吓了一跳,也跟着跪在地上:“小的有眼无珠!拜见将军。”

 

“你,认识我?”平阳公主平息了怒气,饶有兴致地问。

 

“小的,当年是,唉……何潘任,何将军手下的。”说着,把身子压得更深,“将军威名远扬,我们同袍几千,都仰仗娘子军的威仪呀!”

 

“那这一出又是何故?”

 

“小的……小的公事公办……因为……”那兵哆哆嗦嗦,语不成调。

 

这时,那袭红褶徐徐飘入了视野,被粗鲁地扯皱的长袖已经经过细心整理,令我失望的是,那副在台上美若天仙的眉目,如今仔细看来,虽有些闺秀的柔嫩,也不过是相貌平平。戏子躬身敛目,离了戏文的声音也生涩不少:“奴家参见将军,他们并无过错,可请将军听民女解释?”

 

李秀宁回以轻纱般温润的微笑:“小娘子,但讲无妨。”

 

“谢将军。”戏子重新站直了身子,娓娓地道出身世:“家父乃京外县令,奴家自小不务正业,只跟着老伶人学会了些鸡毛蒜皮。去年嫁与长安朝请郎,怎料夫婿以下犯上,得罪朝中大人,家中男丁尽是获罪被诛……可夫婿却独自连夜匿逃。”

 

说到这里,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所有人都默不作声,数条沉重的视线压在这娇弱的身躯,怜惜、施舍……每一样都让人透不过气来。

 

“民女获罪被贬入军中,罚为军妓。如今还能在诸位面前献艺,是民女苦苦哀求,大人们才法外开恩。今夜戌时,便要随军远去……”她暗暗咬紧了下唇,娇艳的胭脂如心中绞出的鲜血般看得人心颤,“星汉方才消逝,我便挥舞绫罗;火云初燃晴空,我仍羽衣蹁跹。曲不曾收,步不曾怠……泪,不曾断。只为与这长安作别,只盼送走我那庸懦的夫婿。”她抬起一直低敛的目光,在人头攒动的观众中寻觅,斜射的赤红霞光稍稍晃了她的眼,晃得她眼眶红了起来。

 

秀美的锦缎在用坠入泥沼前的须矣,将自己的全部托付给晚霞。

 

我忍不住了:这样的缄默岂能给她带来分毫安慰!不过是用廉价的垂怜撕去这无辜灵魂最后的尊严罢了。我缓缓地伸手,用轻得几乎感觉不到的力度拉住平阳公主的手腕,她的头微微侧了过来,注视着我几近央求的目光:帮帮她……

 

平阳公主的眸子没有一丝的波光,或是说,那曾经饱览山河的明眸被这短暂的红霞笼罩,倒映出的尽是艳得凄凉的红。

 

忽而,那戏子转过身,就要跪在平阳公主的面前——她瞬间回过神来,急忙接住戏子的身子,没有让一寸光洁绚丽的绸缎粘上地面的灰尘。

 

“你这是做什么?”

 

“奴家哀求将军,只求舞完这一曲《霸王别姬》,奴家死而无憾……”

 

“……”平阳公主抿唇不语,她将戏子的身子扶正,忽而发现这是一具多么羸弱的躯体啊,即使是芳年华月,那精致的眉弯也早早地被哀叹染上了难以褪色的怅然。她的嗓音不知不觉间放得很低,很小,以至于沙哑如男音,又不能轻易被耳朵捕捉到:“值得吗?”

 

戏子莞尔一笑,惹得天边每一朵云霞都忍不住怜爱。

 

 

 

“姑姑,你能救她,对么?”我紧紧依偎着平阳公主的手臂,字句像是一面蔚蓝的湖面,没有一丝波澜。

 

“……侄儿……”平阳公主远远地望着戏台上鸾回凤翥的女子,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搭在了我的手上,“姑姑可以救她,姑姑却救不了这天下那么多女子。”每一个音节都浸透了深深的疲倦与无奈。

 

似是一朵薄如蝉翼的铅华坠入水面。风来拨弄它,便佯装温顺,随风曼舞;水来斥责它,便低眉顺眼,忍受惊涛。它必须要会“矜持”,只有这样,诗人才会赞美它;它必须要会“隐忍”,只有这样,才能躲开“不守妇道”的罪名;它必须要会“随波逐流”,只有这样,才不至于在留下果实前就用死亡定格自己的青春。

 

我,不甘心只是愤恨。

 

“为什么……”我恨恨地咬牙,手在平阳公主温热的掌下攥紧了,“她什么也没有做错……她不值!……不值……”再也无法抬头欣赏这催人泪下的戏,我将额头抵在平阳公主的怀中。

 

“姑姑此生的这条命换得百姓安定,却换不得她们的自由。但总有人做得到……”这位看惯了生离死别的将军此时也不住地干咽着,我的脸颊蹭在她胸前的盔甲上,留下湿润的触感,是我一个人的泪吗?

 

她在云霞中翩跹地起舞,明眸动情,婀娜多姿。她惊艳了远去的时光,她荡涤了落日的余晖。台下似乎空无一人,长安城似乎空无一人,只有她在舞。她只是舞给自己看,她平生第一次为了自己挥动长袖,竟是这般美得让人潸然泪下。不求曲调的铺垫,不求观众的渲染,纯粹的一抹殷红在晚霞中洇开,悲戚溅上残阳,为这最后的陨落灌下清醒的醉。

 

霸王在别姬,她又在别什么呢?

 

别了那无用的夫婿,别了那潦草的青春,别了那无用的清白,别了那段不由自己掌控的人生。

 

日后,世界再也不会记得一个这么戏子。

 

别了,黄昏。

 

 

现实给寝宫中的金盏银杯盖上了一层遮面的黑纱,将旧日的纸醉金迷朦胧起来,空留一盏红烛,跳跃着照亮面前的白绫。一株枝繁叶茂的虞美人——嫣红的花瓣被光线割成了明暗两面,默默地垂睑,悄无声息地旁观着昔日精心侍弄它的主人如何奔赴毁灭。

 

“你是来送我的?”我轻哼道,手依然摩挲着惨白的柔软。

 

身后的少女仍然缄默着,把死寂的气氛推向令人窒息的深渊。

 

“媚娘,你觉得,我输了吗?”我转身正对着武珝。

 

“高阳,什么让你走到了这一步?”武珝的眼里不见同情与怜悯。

 

“谁知道呢?”我故作轻浮地笑笑撇开目光,但我知道,这掩饰在面前的人眼中异常的单薄……甚至脆弱。

 

我一步步地靠近武珝,迎着那道复杂的目光。我仔细审视着她,不肯放过一寸瑕疵……

 

“本宫的野心,还没有结束。”

 

勾上了嘴角,我径直来到了白绫前,双手紧握住悬于房梁的白绫,踏上胡床。透过这如某个在武德六年就消逝了的怀抱一样温暖的白,那朵如火如荼的虞美人绽在我面前——

 

姑姑,那女孩儿的眼睛可真像您啊。

 

三十年了,侄女又可以陪您赏花了。

 

End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荷边垂柳
  • 泉水涓涓
  • 官方小可爱
  • 西江月
发送

2条评论

  • 平康坊,长安好大一条灯红酒绿处。
    2019-08-25 09:42:04 0回复
    0
  • 说的哪一出戏哟!
    2019-08-23 18:55:46 0回复
    0
  • 338
    积分
  • 26
    博文
  • 66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