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钱 中 杰 没 有 “ 拉 黄 鱼”(下)

荒漠鹰 最后编辑于 2019-08-24 13:41:28
793 1 3

中 杰 没 有 “ 拉 黄 鱼”    (下)

 

我们客运总公司的500多辆大客车,改革开放到1992年,利润超过200万元;到了1993年,陡然降到30万元;到了1994年,一下子亏损到了150万! “拉黄鱼”等等的“改革开放风”有多厉害,也可想而知。

公司的领导们,高举“深化改革”的大旗,决定对所有的客运汽车实行“单车车价抵偿承包”——汽车按新旧程度打折,职工掏出钱去买,买下后,再去承包经营客运的线路。

那天晚上,公司召开全体职工大会——领导干部如何奔小康,挺难讲清爽、更难讲得完,我只好,暂时先讲讲公司职工——除了上缴承包款,跟个体户已差不多,也没有,“黄鱼”不“黄鱼”的好拉了。

会场上的人头黑压压一片。这样的场面,工人们,三四年也看不到了。

决定由总经理宣布。犹如总统颁布总统令,职工除了执行还是要执行,有非议,你站到一边去发,也没人管。可那天晚上,总经理的决定刚宣布,坐我前三排的钱中杰,站起身高喊起来:我没有钱!我十年工资加奖金,也拿不出10万元钱来买汽车啊!

公然犯上的钱中杰,你不拉“黄鱼”算硬气,现在你还硬得起来吗?

只不过,他这一领头,附和声嗡嗡响成了一片。那些附和者中间,我熟悉,起码有一半是“拉黄鱼”高手。这几年,他们拉多少“黄鱼”,我讲不清;若讲清,他们告我诬陷罪,我拿不出凭据,还得败诉赔偿名誉损失费。但是拿我作基准──现在讲出来已不要紧,顶头张帮我换客车一年不到,还总觉得钱中杰的鹰眼盯,不敢太放肆,除去吃饭抽香烟,也还拉到了五六万。高手他们说没钱,鬼相信!

私人发狂财,企业亏大损,总经理们多少会失去往日威严。只不过,总公司的毕竟久经沙场、压得住阵脚。他面对嘈杂拍了拍话筒,很坚定地说:细则马上公布。三天后,公开招标承包。前二十名中标者,车价再优惠百分之五。不参加招标承包者,一律进待业办,工资打七五折!散会!

三天后,我走进招标会场,看到钱中杰站在会场的一角,陪着笑脸正向一位拉“黄鱼”的高手敬烟。见高手抽身而去,他苦涩一笑,打起精神走向另一位。已有点伛偻,他看到我,靠近去,也敬支香烟,不是红塔山,是五块多一包的红梅,摸出打火机还帮我点上。说,你来投标啊。

我点点头。我有点六神不安:拉“黄鱼”时拉不到,仍有工资和奖金;现在“买”下客车当上小老板,真刀实枪地大干,能保老婆不会赔进去?我有着自知之明。但是钱中杰明显讨好的声调,仍在撕拉我神经,有种莫名的残酷感。

钱中杰犹豫了一阵,突然问我“你钱够不够”。

我明白了。读着枣核脸上被钱刻满的“窘迫”,我兴奋了起来,但不敢流露,于是说“马马虎虎”。

借给我三万元,好吗?他讪讪地说:年息一分,我保证按照银行付。

三万小意思。我说“外面的利息,一般要三分!”

钱中杰求我付出一分半利息。见我不做声,他咬咬牙二分。我仍不做声。这场景,与江河城的小饭馆何等相象!不是我俩的位置已完全颠倒了——尽管那时他正义在胸,但如今,我照样金钱在手。

钱中杰叹了口气。明显迟钝的鹰眼,在逐渐增多的人群中茫然搜索。我觉得时机成熟,学着他的当年的派头,拍拍他肩膀,说:我俩合伙?抵押款各出一半,利润对半分,怎么样?

枣核脸光芒四射,连声说“好!好!

招标开始。随着中标者,常州国有的客车一辆一辆变成了私有财产。我乱想,有人像发掘“分田到户”那样发掘一下“所有制转换”的起源,公司的领导干部们,肯定能和凤阳小岗村的17位农民一样齐名载史册。

开始招标江河那条线。以为他让我定投标数,我忙说:你办事,我放心!谁知他急说:工资应打进成本。我当驾驶员,每月工资最少要比你高150元。

我强忍不快,敷衍道:好商量,好商量。你快投标。

主席台上报出了“江河线”,车号“07152”——钱中杰他一直开的那辆车。望着主席台,他自言自语:话得讲清楚。要不然,我想自己包。缺三万元钱,暂缓一年缴,不相信,经理会不肯。

依你。依你!你快投标吧。我不敢迟疑——我宁愿输给钱中杰。他是节油标兵是安全标兵,我还得靠他。

我当起了江河线上当随车售票员。

三年后,常州客运总公司的第一轮承包结束,“07152”之类的破大客,被强制报废。不知公司还是交通运管处规定,凡是承包江河线,必须购置豪华中客“依维科”。依维科要20多万元一辆,钱中杰算算,这笔钱,已经凑得够;再想想,他打个报告,提前退休了!以前我已积到一笔“黄鱼”款;第一轮承包,算是挣下一辆依维科。第二轮承包结束后,我又买下一辆。两辆客车我雇两位驾驶员,每个人,每月工资1200元,每天一顿午饭一包烟。只是不敢雇请售票员,怕像我一样,拉“黄鱼”。老婆骂我“做贼婆婆会看家”,三天后,她却自己炒自己鱿鱼,自己上车当起售票员。

我发了,日进千金、梦想已成真。却是听到怪兮兮的真消息:那位贪污吃官司的总经理,又与监狱头头一起吃官司;接管总经理的第二位总经理,小贪污,被交通局调去另单位,又被警察逮了住:他很漂亮的小姘头,原来吃着海洛因!

改革开放的客运总公司,现在的总经理是第三位。我也不满足的现状,第三轮承包开始了,我要再买一辆依维科。我觉得,驾驶员好找,售票员难寻,七大姑八大姨一个个排去,总归疙疙瘩瘩的。突然想起钱中杰,我拔腿就往他家赶。

我想去雇钱中杰,当我的售票员。

                                                          欢迎批判 严禁剽窃

 

 

 

9b325f97ef3d40590d3857e893c1425.jpg                7aa164cb19e3f2c34f29690067e9ca1_WPS图片.jpg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西江月
  • 泉水涓涓
  • 荷边垂柳
发送

1条评论

  • 企业经济效益是关键。我是金狮集团的。
    2019-08-24 15:39:13 1回复
    0
  • 483
    积分
  • 136
    博文
  • 95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