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做公益这么难,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来抢

春风化雨AB 最后编辑于 2019-09-10 15:09:28
726 1 1

 

      今天晚上我准备邀请两位朋友一起,到阅江楼上谈谈。

      谈点什么呢?主题大概是“做公益这么难,还有这么多人来抢”。

      

腾讯99公益日的三天鏖战,迅速击溃了很多草根公益人的信念,也让他们升起了疑心。

      击溃的信念是,看来在这大平台大资本大政府大企业大垄断的时代,草根公益人的独立、个体化、群落化的趋势,可能是很不利的,是缺乏公益竞争力的,是很难拿出像样的公益绩效的。

     疑心是,做公益在中国是非常艰难的,平时捐个款修个桥什么的慈善还好说,一旦上升到公益的层面,一旦上升的社会难题的层面,一旦上升到社会创新和公民权益、环境权益的层面,一旦上升到挑战旧有秩序和体制的层面,其实是极为艰难,甚至很多人尤其是权贵人士要故意回避的。怎么2019年的腾讯99公益日,突然出现了那么多不该出现的面孔,难道这些人不怕因为做公益被隔离审查,被抄家,被控制,被革职,被驱逐,被污名化,买不了菜上不了网出不了门坐不了车,被当成境内黑恶势力,被当成境外敌对势力吗?

     边考虑这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边继续制作的烧鸡和盐水鸭。再制作上三十年,我有希望在彻底掌握这套工艺的前提下,与几千名同厂兄弟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这个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了。

       很快,中午要吃饭的时候,我边揩干油腻肥肉的双手,边脱下防水防热气防毒保洁的工装服,有一点好像要想明白的样子了。

       原因,在于“替代”。

       第一种替代方式,是用慈善替代公益。公益比慈善难做,因为慈善往往经公益感人,一个孩子上不起学,大家一起捐款帮助他上学,这就是慈善。有人有事,有血有肉,就有眼泪有情感。但要是一万个孩子因某种原因上不起学,这就是公益了。这时候涉及的就不是救助,而是抗争了。而国家公益部队和企业公益军团全面复苏,占领公益慈善主战场之后,很容易做的事,就是一个慈善接一个慈善,让大家看不到这个社会还有公益问题,让大家看到的是社会因为献爱心而产生的温暖情谊。

      这是替代的第一种方式。没有钱给点钱,公众一时凑不够,政府拨款来救济。政府一时没有上班,企业马上就出手。这样的慈善故事,一集接一集的演,你会觉得自己生活在天上,而不是生活在人间。

      第二种替代方式,是用主流代替边缘。任何社会都有一群“不该承担却被迫承担”的牺牲品。不管怎么遮掩和化解,不管怎么的故意忽视和视而不见,社会的问题总是有人承受,总是有人发现,总是有人会提出来,总是有人会试图单枪匹马或者组成小队去解决。面对这样的发现者和行动人,替代的方式非常有效,就是用主流代替边缘,用伪造的狂欢融化痛苦的尖叫。你在那用自媒体说某个危机,我这边用官方媒体来大量宣传危机正在变成好事。你在那用个人的威信试图影响走过身边的人,我这边用体制的威权帮你将此人孤立和隔断。所以公益国家队出手在此是意义非凡的,它可以在本来就属于社会少数派里,再分出多数派和少数派,让那些痴迷于关注社会真难题的人,基本上没立足之地,无发声之场所,无行动之自由,无干预之可能。

         第三种替代方式,就是把真正关注社会难题的草根公益人,瘟疫化,危险化,类型化。一只鸡能不能吃,和这只鸡的身体健康不健康其实没什么关系,而在与当时的社会上是不是流行鸡瘟。一个人能不能接触,能不能顺利地与公众的能量交接,与这个人是不是努力地解决社会难题没有太多的关系,而和这个人是不是被各种明能量暗能量定义为危险分子,进而想出各种各样的办法将其瘟疫化直接相关。我们生活在传统的中国,传统中国人身上有一个非常矛盾的地方,就是一方面极度不相信政府,另一方面又极度依赖政府;一方面极度想逃离政府的控制,另一方面又拼命追逐政府的庇护。有人正是充分掌握了这样的心理,让所有试着真正揭示社会难题之所在,并试着去解决的人,成为政府眼中的全民公敌,进而成为了公众眼中的邪恶和危险人物,在污名化的帮助下将其危险化,在危险化的情况下将其自动与社会相隔离。

有了以上三点分析,我今天晚上到阅江楼要谈的精神概要,就差不多有了。做公益的危险,不仅在于揭露了社会真相,而且在于参与解决社会难题的过程中,暴露了解决团队的号召力、影响力和社会发动力;暴露了这些草根公益人在条件最艰苦的情况下仍旧能够持续破解社会难题的潜在实力,暴露了这些草根公益人的工作想像力、行动迅捷力和社会创新力。因此,必然会被当成社会重点消防对象而被定点监控直到定点清除。

       预计今天晚上六点,我会带两只烧鸡和三只盐水鸭出门。放心,这是我个人自掏腰包买的。这虽然不是我个人纯手工制作的,至少是我和我的小伙伴们,一起共同创作的富有文学价值的肉食。到时候,我们一起边讨论草根公益人的处境和困难,讨论要不要抵制腾讯99公益日,讨论如何与公益国家队保持距离,讨论从合适的地方募集属于我们自己的粮草。同时,我们一起把这两只鸡三只鸭,当成人间至上的美味,一起拆解,一起分享,一起感谢它们的出席。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发送

1条评论

  • 说实话,原来我对公益的慈善还分不清,读完了明白些,但仍有不解的地方。
    2019-09-10 15:19:38 0回复
    0
  • 1566
    积分
  • 613
    博文
  • 421
    被赞

个人介绍

常州公益助学联合会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