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芮 梦 周 传 奇 (四)

荒漠鹰 最后编辑于 2019-09-10 21:23:05
314 2 2

       

        芮 梦 周 传 奇 (四)

 

                        四

 

驼子1949年就很积极参与了土改,在周家埠更第一次入党。1958年农业合作社变成人民公社,金宝则在周家埠,开始担任生产队队长,公社后来更变“乡”,他仍当队长,并且一直当到2010年。他和驼子一直种着田,在夏天,都喜欢坐小石桥的桥背上,乘风凉。他们讲起梦周先生替伪镇长征稻米、挑往南渡送鬼子据点,竟有板有眼——

 

吴炳生任汤家桥的伪镇长那年,芮梦周曾笑着劝过他:沾亲带故的,都是汤桥人,你还肯帮日本人来窝里斗,不是在发憨?他还真的发起憨。花费功夫还真请伪军赶来,活捉新四军、暗害芮梦周。芮梦周的心底也就看不起他了。

任伪镇长其实想发财。只不过,发不到白财。1943年,日本人又要求征收秋粮了。汤家桥的水多深、多少浅,吴炳生卵子拖塘灰,知道的都差不多,当然知道触犯了众怒,鬼子拍拍屁股回东洋,他祖坟去不成,想睡乱坟山都难安稳——那一天,他送走催粮鬼,坐门槛上脑瓜涨得竟有笆斗粗!老婆骂他苁相X能智,当啥伪镇长!你去看看芮梦周,他喊声征粮,哪个小狗子,不都赶着送上门去的?!

芮梦周是新四军优抗委员,帮新四军送粮,吴炳生当然知道。老婆一顿骂,他醍醐灌顶拍拍屁股就往茶馆跑。茶馆的墙角还空着,吴炳生就跑后街,往乾丰槽坊赶过去。

梦周看到他,先打起招呼,再喊伙计打二两酒,弄两只好菜。

吴炳生先向伙计摆摆手,再对梦周先生说:我有要紧事,请你帮忙。梦周捧起小茶壶,于是把他进到槽坊的后院,客气地说:有啥事,带个信就是,还要劳你的大驾。

大先生,你可折杀我!吴炳生说,我要有一点办法,再也不敢打扰你。梦周不接茬。他就继续说:日本人,开始征收汤家桥的稻米了。我要麻烦你,抽几天辰光,弄点稻米好去堵住日本人的嘴。

梦周一直不想招惹日本人。现在要他去帮日本人征粮,等于逼他上刀山。他请吴炳生回酒店,说,泡壶茶,我们慢慢讲。

吴炳生装着哭丧脸,甩起杀手锏:日本人讲了,粮食征不上,要派和平军搜查。我只怕,几个人,为了几粒稻,汤桥人死伤了几位……

他一根绳,简简单单栓住牛鼻子。梦周捧着茶壶转轱辘,心底焦急的,还得收稻送给新四军!芮春木还对他讲,舍出性命打日本,不帮忙,没一点良心!吴炳生此时,凑近臭嘴还说好话:日本人在汤家桥征60担稻米。你顺便征起20担糯稻,槽坊做酒不更省得买。

梦周又耷拉眼皮,不搭腔。吴炳生也发起狠:那点糯稻不抵你工钱?我看说得过。你还要些啥?征粮我没有本事,你有本事不帮忙,日本发狠打死了你我,汤家桥,也就不再征粮了?

梦周又沉默了一会,开口了,问他想分多少多糯稻。

我想分你的糯稻,日头上落山!

芮梦周将紫砂壶一顿:口说无凭,立字为据!过年前,我抬两瓮酒,还是要送你大厅!

谁也不知使用啥天法,以后的几天,他照样坐茶馆,乡下挑的新稻米,开始一担一担堆进乾丰的后院。征齐了,便请吴炳生来看粳米,摸一摸糯稻,然后请他坐进小酒店,亲自泡壶好茶端到他面前,阿谀奉承就像换了一个人。吴炳生喊梦周的腔调,也带起命令:赶紧去喊乡下人,明天一早就把稻米送南渡。

梦周哈哈腰,说,延后两天吧。挑这批稻米,至少要请40个壮劳力。设法凑齐到后日,才能送去皇军的据点。

到后天,鸡叫才二遍,伙计卸开乾丰的排门,高挂三盏大汽灯,已将半条后街照得雪光亮。两桶白米饭,鸡叫三遍拎到酒馆墙根边;炒青菜、猪肉烧豆腐,一盆一盆的猪蹄萝卜汤,也都端上八仙桌。挑着空箩的乡下人,三三两两赶来了。伙计不断打招呼:哪一桌坐满,哪一桌先吃。吃饱喝足的,带着空箩进后院去装稻米。挑着稻箩全都坐在后街的街边,先生有话讲。

梦周托着小茶壶,看到小辈摸摸头,望着平辈拍拍肩,一桌转一桌,打着招呼不断讲:自家人,没有菜,饭可要吃饱。吴炳生也进了乾丰,也套着近乎,只是许多亲眷当贼似的防着他。

周家埠的金宝队长讲起梦周送米的线路,还头头是道——

汤家桥挑稻米送南渡的日本据点,吴炳生讲:走圩塘。梦周不做声。吴炳生没有自信了,忙催梦周讲。梦周这才说,挑箩走圩塘、到河口,河湾港汊奔南渡,35里路,土匪不断不正经,到时喊冤枉都找不到地方。换走上沛埠,到上兴约15里路,沿路好两只炮楼,和平军不断,你说多稳妥!再挑3里路进小河口,连接南渡镇,都是日本管辖的宁杭国道,我们送稻米,不是等于交差了?!

扁担挑起40对稻箩,离开汤家桥后街,三尺宽的小路一一跟上趟,就像大蟒蛇,弯弯曲曲地游往上沛。蟒蛇过江变成龙。吴炳生拍拍梦周的肩膀,喊一起老兄:我们快回家,正好睡一个回笼觉。话说完,自己先吓了一跳。再想想,喊他“老兄”不放肆。他撑一根文明棍,人模狗样的,掀开屁眼只值20担糯稻,屎拉拉的也没啥两样!

回家吴炳生死睡。睡醒了,眼睛不弹只喊老婆弄点菜,想喝酒好轻松轻松。老婆这时候,冲进房间如地动天摇着:你去喝尿吧!门口去听听,皇军征收是稻米,挑过上沛就被新四军截走了!

吴炳生的眼睛发了黑,差一点,瘫倒踏脚板上爬不起。事后研究琢磨大先生,不得不佩服:挑粮选上沛,知道沿路有炮楼,还有和平军保护。稻米仍被新四军截走。日军没办法,我当然,更没办法了!

当时日本人狂骂,但没责难他,只是要他查清通风报信者。他花吃奶的力气没捞到一根吊毛,当然难咽一口气。筛来筛去筛着通风报信的,似乎筛清了,狠狠的,于是扇了自己三个大巴掌!越想他越懊悔:怕鬼有鬼的,一条泥鳅还真掀翻了送粮船!报告日本人去抓梦周、去抓芮春木?想来想去他还真的没胆量。

老党员驼子、老队长金宝讲给我听:芮梦周替伪政府征稻米时,已跟芮春木讲清:通风报信假如夺回60担稻米,今年他就不再多征稻米了;夺不走,他也不想再征粮,只想挑自己稻米。

新四军成功“夺”回60担粳米,并且搬到竹箦镇的小村上。腊月里,芮梦周“征收”的20担糯稻,仍让芮春木送给竹箦。

金宝说,梦周这一出戏,吴炳生至死还蒙在鼓里。

 

                                            欢迎批评 严禁剽窃

 

SAM_1189.JPG 驼子的大儿子,如今仍是我的好朋友。

 

 

154319638376828184.jpg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荷边垂柳
发送

2条评论

  • 483
    积分
  • 136
    博文
  • 95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