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陈 平:缘尽何方(中篇小说)【13-14】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19-09-11 09:29:31
654 0 3

首页都市言情陈 平:缘尽何方(中篇小说)

陈 平:缘尽何方(中篇小说)

发表时间:2019-09-10  热度:32394℃

 

【13】

朱承璋,你告诉我,为何叶塞尼娅笫一次看见奥斯瓦尔多,她就用石头把他打昏了?在看完《叶塞尼娅》电影回来的路上,凤英问朱承璋。噢,因为奥斯瓦尔多这家伙太坏了,就如刘喜贵一样,平常弄点什么豆腐脑啊葱油饼什么的,就想占便宜骗女人了,人家叶塞尼娅可是个大美女,就像凤英你一样。凤英一听心里就喜滋滋。想想也是的,世上的事还就是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相比之下,刘喜贵的确小儿科了,老杜说他找老婆悬,恐怕也就是这个原因了。朱承璋明白,女人单纯就是弱点,在糖衣炮弹的攻势下,风英的心理防线已被击溃,所以一回到家,他就赖在凤英的房里涎着两只对眼说,凤英,我的叶塞尼娅,今晚不走了,天冷,让我焐焐你好吗,我身上可热着呢,就是个小火炉呢,不信你来摸摸,说完拉起她的手往自己胸口贴。

姑娘立刻羞红着脸说,瞧你这副急吼吼的模样……我……说完用手捂着面孔不吱声。朱承璋一看,一边凤心英宝,我的叶塞尼娅地乱叫,一边手忙脚乱地把姑娘按到在床上,凤英一边挣扎,不行不行,我妈知道会骂的,一边却褪去衣服钻进厚厚的棉被里。

听到儿子在隔壁房间旌旗幡动战鼓擂擂,姑娘娇喘嘿咻老爸笑了,刘喜贵啊刘喜贵,你小子诡计再多这下想插手也难罗,去你鸟的球基因吧,啍哼,就等着看我抱孙子吧,哦,我心中的太阳……还是帕瓦罗蒂改版。

不过就在这对干柴烈火缠绵若渴的笫二天上午,凤英突然接到一封加急电报,打开一看面孔刷地白了,心也啪啪啪地狂跳不止。

“你母突生怪病,速回 父字”,慌了手脚的姑娘,不,应该是准少妇的她立刻叫朱承璋去买票,说下午就走。弄清情况的承璋妈就对她说,姑娘,你千万不要慌张,此时必须保持冷静头脑,不还有我们吗。明天上午叫承璋与你一起去,路上好有个照应。说完掏出一大迭钞票对姑娘说,只顾用,不够让承璋回来取,凤英一听泪眼婆娑,差点开口叫她一声亲妈,但脑子一转还是忍住了,因为她心里清楚,未办婚礼就改口,不合老家规矩,会让人指指戳戳,至于已经给朱承璋暗渡陈仓破瓜的情况,自己不说出去,有谁会知道呢。

第二天上午他俩登上一辆去苏北小县城的长途汽车,此时离朱承璋的假期还剩4天时间。从小县城到凤英家只有七八里路,所以他俩很快就到了这个不大的村孑里,当急匆匆回到自己家中的凤英推开房门一看,眼前的状况却让她傻了眼。

原来自己的老妈正与几位妇女围在一张方桌打着纸麻将,根本看不出有什么病,这反差把姑娘搞糊涂了,她一边放下手里的东西,一边尴尬地看看朱承璋,再看看那些叽叽呱呱的女人不知说啥好。作为牌桌老手朱承璋清楚,玩这种纸牌输赢很小,即使天天打,一个月下来也大不个几块钱,所以蛮适合农村妇女们玩玩。

但眼前状况与设想的情况反差实在太大,因为“怪病”这两字想象空间太广太复杂,按照从最坏处设想的经验,自己爸妈思想上已做好化更大代价……可情况却是这么……哇噻,真是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啊,得病这事也能……当然沒病更好了,但为何要……朱承璋的脑子在飞速思考,突然,一个不祥的感觉在心中涌出,用生怪病来叫女儿回来,再笨的人都知道非特殊原因,不会犯如此低级错误,看来情况还蛮复杂的呢。

对眼小伙表面不动声色,脑中却拼命搜刮背后的某种暗示,寻找促动此事的动机,遇事先从最坏处着想就不会被动,这叫未雨绸缪……想起老爸常说的话,他克制情绪,保持清醒头脑,面孔笑嘻嘻但啥话也不说。那些妇女抬头一看他们回来了,立刻笑着说,哎呀,凤英你回来啦,刚才你爸还在叨念你呢,你们聊,你们聊,说完纷纷离去。

表情尴尬的凤英也不动声色,但心里窦疑重重,咋回事,究竟咋回事,平常老实巴交的爸妈却在这时玩起离间道,我与朱承璋首次,还是在众人知道的情况下急匆匆回老家,可情况却如此大相径庭,要是让朱承璋他爸妈知道了,该咋看我,设圈套骗人,天生人品不好,一贯坑蒙拐骗。情绪一下子纷乱起来。但心里蛮清楚利害关系的她,依然镇定地站在朱承璋前笑着对妈妈说,哎呀,妈,你的病好啦,好好好,这下子我放心了。说完把朱承璋拉到她面前说,妈,这就是我的男朋友朱……

不料话还没说完,她妈就面孔一沉,然后一声不响地站起来往里间走去,还砰地关上了房门声音明显不滿,连气度不凡的朱承璋连瞧也沒瞧一眼,弄得他俩面面相觑莫名其妙。姑娘终于忍不住了,她满脸委屈地说, 妈,我们大老远赶回来看你,不知你发生了啥情况,这路上我一直在掉泪,一直在担心,一直在內疚,平常我太忙,没时间经常回来看你,我……要不是元璋陪我,安慰我……我真不知该咋办才好了呢。说到这里,泪水也如断线的佛珠噼里啪啦往下掉,呜咽一会她干脆一吐而快。没想到一进门,你不仅连口热水也不给我们喝,还……这些我也不计较,谁叫我是你的小女儿呢,让我欣喜的是你没有病,我终于放心了。但你为何要拍这份骇人巴拉电报呢,总该对我说清原因才是啊,说完又泪如雨下,呜呜抽泣道要不,我们马上就走。说完抹了抺眼睛,拉了朱承璋就准备出门,弄得朱承璋进退两难,神情非常尴尬。

呀,凤英,你已回来啦,刚才我还赶到村头看你们呢,心想,汽车也该……正此时听见院门吱地一响,一个苍老而热情的男人声音也传了进来,他俩回头一看,原来是凤英的老爸回来了。而且进来就热情地拉起他俩的手这么说。哎呀,这就是朱承璋吧,真对不起啊,我居然没接到你,来来来,你快坐快坐。

14】、

满面陌生的朱承璋抬头看看凤英又看看她爸,再看看那扇紧闭的里间门,神情有点举棋不定。哎呀,上门就是客,来来来,先抽根粗烟,她爸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包玫瑰牌香烟,颤颤巍巍打开。这话提醒了朱承璋,他立刻从呢西装口袋掏出包精制大前门,拆开抽出一枝递给凤英他爸。凤英却说,爸,我们是接到你们的电报才从省城风尘仆仆地赶回来,可是一看咱妈根本没有病,而且……我们还是走吧。她爸一听就急了,不行不行,你们……一句话把凤英又说的又是眼泪汵汵:既然妈不给我半点面子,我们还赖在这里干吗,不如……

说完拉起朱承璋又准备走出去。弄得朱承璋面孔一阵红一阵白,两只对眼却在骨碌碌转动:妈的,也真是奇怪啊,前一阵他们还在信里说,闺女啊,真能嫁给这种家底雄厚的男人,那是你修来的福份啊,我们……对我很满意,希望能尽快看到我,也好在村里人面前炫耀,女儿找到个城里人,家在省城,钞票……可就这么几天,情况就出现如此逆转,难道我撞上了吊死鬼,还是碰到了天刹星,或者遇到……各种猜测在脑中如穿堂风样刮过来,又是一刮过去。凤英他爸神情相当复杂地拦住他俩说,哎呀,凤英啊,不是你妈不给你们面子,完全是事出有因。

话音未落,凤英,你进屋,妈有亊问你。一直在里间不吭声的她妈突然开口对女儿说。去吧,凤英,让你妈把情况对你说了,你就会明白了。见宝贝女儿满腹狐疑走进里屋,凤英爸转身很客气地拉住朱承璋,来来来,坐坐坐,咱俩……男人对男人,情况就不一样,所以两人坐在那张古铜色八仙桌前,她爸又是沏茶又是点烟。

终于平静下来的朱承璋这才仔细打量屋子,发现除了挂在墻上的老毛肖像旁边多了张老邓像其他就是观音菩萨,财神爷之类佛龛,与自己在农村插队时看到的农民家里一样没特别之处,心里不禁纳闷,平常他们靠啥生活,靠两个儿子?凤英他爸却一边喝茶抽烟,一边骨碌骨碌地讲个不停,但朱承璋却毫无兴趣……不投机的主要原因是凤英他爸的那口太浓土话让自己百分之80听不懂,譬如抽大前门香烟,被他说成太气人香烟。正在答非所问时,抬头见凤英与她妈一起从里屋里出来,但表情却与半个小时前判若天地。女儿是妈妈的小棉祆,凤英挽着她妈胳膊嗔声道:妈,你来看,承璋的模样是与那人讲的情况一样吗,说完从兜里掏出一大迭钞票,真要是那个人讲的,他妈能如此慷慨大方吗,一席话把朱承璋听的莫名其妙。

凤英妈听了却对凤英说,女儿啊,不是妈想故意为难你,现在社会太乱,不好的人太多,你想想,我与爸就你这么个女儿,而且一个人在外地当裁缝,万一受到坏人的欺侮,我们也无法帮你,加上此人说的有鼻子有眼,我们就格外担心了嘛,因为你是个女孩子,真吃了亏,就是哑巴吃黄连,无人理解的啊……话音未落,妈爸,这朱承璋本人就坐在你们面前,你们仔细看看,再往深处仔细盘问盘问,认为不行的话我俩马上就走。听女儿这么一将军,凤英爸抬眼对她妈对视了几秒钟,然后当看朱承璋的面,将发生在两天前的件事告诉了她。 <br/><br/>  前天上午,村治保主任禇三官带了一位穿军大衣的年轻人找到咱家。喏,他就是褚凤英的父亲褚产法,有事你就对他说吧说完转身走了。褚大叔您好,我从市里来的……话没说完我便懵了,哦,你是朱承璋吧,你俩不是在省城吗,怎么你一个人过来了,凤英呢?

哎呀,大叔您搞错,我不是朱承璋,他是个骗子兼残废人,你女儿凤英被他拐跑了,现在恐怕……我就是为了这事来外调的。听来人神秘兮兮一说我慌了,一边拉起来人走进客堂,一边大惊失色道,拐跑了,究竟是咋回事?不会吧,前几天凤英还来信说,他家人对她很好,家里也很钞票,就是他眼睛有点……

一边这么说,一边抬头,见来人坐到榉木椅上给自己点上了一枝大运河香烟,然后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对我讲,大叔啊,其实这情况全是假的,这是朱承璋逼凤英写的,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朱承璋他爸是个投机倒把分子,曾经被国家处理过,开除公职啊,够严重的呃……这到不说了,关键是他们的基因有严重问题啊。 基因,基因是啥东西,多少钱一斤?我被他这话搞糊涂了就问他。此人一听就说,这问题属生命科学,讲了你们也不懂,因为道理蛮复杂,还是用咱农村的老话来形容吧,譬如说,春天用粒瘪瓜子当了种,秋天结出来的瓜不是焉蒂便是空瓢,而且还要丑三代呢。我一听便点头说,是的是的,咱农村还就有这种说法,可是凤英在信上……哎呀,告诉你褚大叔,这朱元璋长的又瘦又矮,还是个对眼,说他是男人中的张废纸,就是个扔进垃圾箱里的鹅肘子一点不错,凤英姑娘纯真老实,是给他拐走了,我一听就问他,你有何根据说凤英给他……此人一听便站起来拍拍自己的军大衣说,如果不是保卫干部,我能穿这军大衣,倘若不掌握一点情况,我能跑来外调,不因负责,我有必要来到这下了长途汽车还要跑好几里田埂,连只乌鸦也不见,让人晕头转向想找早口水喝也沒的鬼地方,之所以愿意这么干,完全是为你的女儿啊。看看此人身材高大面如磨盘,气派还真有点像咱镇派出所的大麻子刘所长,我将信将疑啊!一席话让凤英听懵了,这人是谁啊,还穿件军大衣……抬头见朱承璋面孔涨的通红,两只对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她老爸往下继续,其实心里巳冒出了……

知道这人叫啥名字吗?听凤英他爸将情况全部讲完,朱承璋又递支大前门香烟给他,自己也点支深吸了一口,一边两鼻孔喷出两烟柱,一边问自己准丈人。哎,就是没问啊,后来去问禇三官,这文盲三癞子说自己也搞不清,是村小店老板他妈那天把他带到我家,咋呼咋呼道来外调你家情况,我想肯定又是县公安局派来的,记得去年褚腊子在上海偷东西被抓,也是县公安局派人来外调的……话没说完便被我大骂。

你这癞子在说啥呢,当心我儿子来点你的癞油灯,这家伙才瘪缩缩地没敢说下去。但这人是干吗的,叫啥名字谁也不知道。

哎,他还问我,你女儿最近有信吗,拿出来给我看看,我就把你写来的信拿出来,他一边看一边冷笑,还拿出笔记本写了点啥并对我说,为了对你女儿负责,我马上就去省城继续外调,你们赶忙拍份电报给她,就说妈病了,你赶快回来,而且越快对凤英越安全,否则她很危险。我一听便急了,危险,什么危险?未待我说完他板着面孔说,哎,要不,这电报让我去拍吧,见他一本正经提出,我心里更急,沒细想便答应了他,那知他一听便起身走了,连我要送他,他也婉言谢绝了,哎。

正说时,凤英妈补充,是的,他一走我就后悔莫及,看他玄玄乎乎,该不会碰到村书记提醒的什么犯楞功【法轮功】吧,就对你爸说,你啊,太老实也太糊塗了,根本不该答应他的啊,凤英爸听了立刻反驳她,你不说这样好,电报钱不用我们出,也好让凤英这丫头回来弄清究竟咋回事,否则这人也不会跑来瞎搅糊,看看,竟闹出这种事,差点冤枉这么好的女婿。有点对眼咋地,前村李家的独眼大少爷,不也当上国军三战区上将总司令?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凤英妈一听脸一阵红一阵白,但脸皮老了看不出朱承璋沒注意,因为他心里一直在纳闷,这家伙究竟是谁,他为何要这么干

来来来,承璋,让妈好好看看你。凤英妈却热情地拉住他手,上下重新打量。哎呀,这么好的小伙子,咱凤英没看错你,不要见气啊承璋,我们全是没文化的农民,啥也不懂呢,哎。对对对,承璋第一次来我家,按照老规矩,今天晚上我们要……凤英爸也在旁边打圆场,一席话让朱承璋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那个神秘的“军大衣”究竟是谁,他为何要这么干,这迷直到笫三天早上与凤英一起离开这里也没解开,但他俩都不愿把这事让任何人知道,所以与凤英在路上统一了口径,实话实说,承璋很感谢自己的老妈,要不是陪凤英来趟她家,这姑娘还会不会与自己偎在一起还真没把握。

爸妈,我们回来了,一到省城家里朱承璋就将事先编好的故事对爸妈说了,幸亏他们全深信不疑,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黄花闺女成了准少妇,朱承璋的探亲假也到了期。行前他老爸在塞给他一大叠钞票时说,今年年底就给你俩办喜酒。凤英满脸羞红地点点头。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蒋锷初
  • 荷边垂柳
发送

0条评论

  • 1719
    积分
  • 2442
    博文
  • 736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