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陈 平:东坡前记 [8]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19-10-10 08:08:21
804 0 2

da2c08df71d8c28994427c605390da20_副本.jpg

 首页 > 生活随笔 > 百家悦读 > 陈 平:东坡前记

 

陈 平:东坡前记

 

 2019-08-28 06:54 阅读: 54419   

(8)

早在大宋熙宁五年(1072年)11月,奉命到地方上察访民情的沈括,一回去便上奏宋神宗说,两浙路所属的常州和润州(今镇江)等地岁旱民饥,情况非常严重。所以大宋熙宁六年10月(1073年)宋神宗下旨,赐两浙和淮南东路粜平米各五万石以赈饥民。没想到具体赈饥事务就落实在苏轼的身上。两浙路转运司发文令他率人到润州、常州、苏州、秀州等地组织运粮以赈济灾民。

当年11月底,38岁的苏轼便离开杭州北上,同行的有周邠。诗友柳瑾因往监灵仙观,不久前特来看苏轼,所以顺搭船舟返归。

柳瑾的儿子柳仲远娶了苏轼的堂妹,其家正安在润州。此时天上常飘雪,船泊临平时,他与柳瑾一起踏雪去访同朝诗人陈烈。这位陈烈原籍长乐,后来迁居福州,生卒年不详。

船过秀州(今浙江嘉兴)永乐镇(在今嘉兴西北)时,苏轼当夜就去报本禅院探望文及长老,他俩的友谊源于去年腊月。

当时苏轼因水利公事出差去湖州,回杭州时路经秀州,无意中到了报本禅院。在拜访长老时彼此一聊才弄清,这位文及长老竟是自己的四川同乡。在乡情浓浓中,苏轼不觉吟出万里家山一梦中,吴音渐已变儿童;每逢蜀叟谈终日,便觉峨眉翠扫空的绝句。

而这次,文及长老已重病在床,苏轼便劝慰他道:往事过年如昨日,此生未死得重论。

第二天监秀州税钱安道特地登船送茶。钱安道是常州无锡人,也是去年苏轼经秀州时相识的。当时苏轼曾赠诗并寄往他在无锡惠山隐居的弟弟钱道人。钱邀他到府上作客,见歌者都是身穿道服,歌声抑扬顿挫,悠古幽扬,让苏轼沉浸在道教那种特有的文化欣赏中。舟船路过苏州,知州王诲专门设宴为他洗尘。

席中王诲出示了宋仁宗赵祯赐给其父王举正的墨宝“飞白”,并邀苏轼做记,盛情难却下,苏轼当即挥笔写下《仁宗皇帝御飞白记》:

问世之治乱,必观其人。 问人之贤不肖,必以世考之。《孟子》曰:诵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

合抱之木,不生于步仞之丘;千金之子,不出于二家之市。臣尝逮事仁宗皇帝,其愚不足以测知圣德之所至,独私窃览观四十余年之间,左右前后之人,其大者固已光明俊伟,深厚雄杰,不可窥较。而其小者,犹能敦朴恺悌,靖恭持重,号称长者。

当是之时,天人和同,上下欢心。才智不用而道德有余,功业难名而福禄无穷。升遐以来,十有二年,若臣若子,罔有内外,下至深山穷谷老妇稚子,外薄四海裔夷君长,见当时之人,闻当时之事,未有不流涕稽首者也。此岂独上之泽欤?凡在廷者,与有力焉。

太子少傅安简王公,讳举正,臣不及见其人矣,而识其为人。其流风遗俗可得而称者,以世考之也。熙宁六年冬,以事至姑苏,其子诲出庆历中所赐公端敏字二飞白笔一以示臣,且谓臣记之,将刻石而传诸世。臣官在太常,职在太史,于法得书。且以为抱乌号之弓,不若藏此笔,宝曲阜之履,不若传此书;考追蠡以论音声,不若推点画以究观其所用之意;存昌蜀以追嗜好,不若因褒贬以想见其所与之人。或藏于名山,或流于四方,凡见此者,皆当耸然而作,如望旄头之尘,而听属车之音,相与勉为忠厚而耻为浮薄,或由此也夫。

数百字条文一气呵成,文采飞扬,让王海赞叹不已;当今之文魁,传世之佳作。其实他清楚苏轼之用心:飞白这种字体,是宋代皇帝的御用字体,其中以风流小皇帝赵佶的飞白字写得醉好看,至于仁宗的飞白字写得如何,现在就没人知道只有苏轼清楚,而且能从一篇无足轻重的书法作品上看出很大的名堂来。

在《仁宗皇帝御飞白记》中,苏轼说问世之治乱,必观其人,然后就引用孟子的经典作品。比喻拟人的啰嗦了一大圈,说,我曾经在仁宗皇帝手下工作过,以我的水平不足以测知圣德之所至,请看仁宗皇帝再40余年间,他左右前后之人,其大者固已光明俊伟,深厚雄杰,不可窥较。而其小者,犹能敦朴恺悌,靖恭持重,号称长者。当是之时,天人和同,上下欢心。才智不用而道德有余,功业难名而福禄无穷。只这几句把仁宗留下来的老臣们拍了一遍,没有谁看了不开心的。

尽管仁宗又老又穷,被西夏北辽欺负的翻不过身来,但在苏轼看来,简直是天堂,因为那时没有王安石的变法。

苏轼说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了仁宗皇帝的书法,“且以为抱乌号之弓,不若藏此笔,宝曲阜之履,不若传此书;”接着用了一串排比,用以证明这幅书法作品是在是好,应该吧这幅字藏于名山,或流于四方,帆看到这幅作品的人,必然会变得品行高尚,“相与勉为忠厚而耻为浮薄”。 绝妙之处虽然常人难以领会,用心当然是瞒不过那些官场老手的,这是后话。

大宋熙宁六年(1073年)12月下旬,苏轼进入了常州境内的无锡县。“无锡”这一地名有种流行的说法,认为周、秦间锡山产锡,至汉朝锡尽,故名“无锡”。新莽时锡复出,改县名为“有锡”,东汉初为无锡。这一说法见于唐朝陆羽《惠山寺记》,谓;山东峰(按:指惠山东峰,即锡山),当周秦间大产铅锡,至汉方殚,故创无锡县,属会稽。自光武至孝顺之世,锡果竭,顺帝更为无锡县,属吴郡。这一说法,历代无锡地方志都相沿记载。

无锡县城西面的惠山上多有清泉,历史上曾经有过“九龙十三泉”这说。位于惠山寺附近的惠山泉原名漪澜泉,唐代大历十四年(779年),由无锡县令警澄派人开凿。该泉共有两池,上池圆,水色澄碧,饮料都在这里汲取;下池方,虽一脉相通但水质不及上池清澈。唐代“茶圣”陆羽曾品评过天下宜茶之水不下二十种,他认为庐山康王谷的洞帘水为第一,无锡惠山新泉为第二,蕲州兰溪石下水为第三。

另一位评泉大家刘伯刍却认为:“宜于煮茶的泉水共有七眼,惠山泉是第二”。此后“天下第二泉”便为历代文人名流公认。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蒋锷初
发送

0条评论

  • 2575
    积分
  • 2519
    博文
  • 957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