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陈 平|教堂往事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19-10-14 08:11:08
873 0 4

da2c08df71d8c28994427c605390da20_副本.jpg

 

【江苏】陈 平|教堂往事

 2019年第 195 期(总第 1307 期)

 

 

 教堂往事 

 

若不去专访本市基督教主席主任牧师梁化平先生,我还真不知基督教与天主教的教规区别,譬如基督教徒是可以结婚的,但天主教的神甫与修女是不能结婚等等,还弄清新中国成立不久,因为洋牧师与神甫们的纷纷离去,让中国教徒陷入困境,为此周总理提议基督教开展三自爰国运动,后来有了三自爱国组织,对全世界昭示新中国政府对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就此培养了一批批中国的神教人员。

祖辈当牧师的徐州人梁化平先生早年从南京神学院毕业,上世纪80年代初来常州主持基督教会,而这座规模高大宏伟的尖顶教堂,也在原址上重新建立起来,我发现,除了那棵根深叶茂,起码有百年历史的银杏树仍耸立在高大的楼院中间外,其他面貌已完全改观——现在的教堂建筑面积比原来的扩大了五倍也不止,且设施全现代化。

为了解基督教义,弄清“圣经”的基本概念,在采访前梁牧师前,我诀定与众信徒一起去体验一次做礼拜的盛况。“我信上帝全能的父,创造天地的主,我信我主耶稣基督,上帝的独生子。因圣灵感孕由童贞女马利亚所生,在本丢彼拉多手下受难,被钉在十字架上,受死,埋葬,降在阴间,第三天从死里中复活,升天,坐在全能父上帝的右边,将来必从那里降临,审判活人死人。我信圣灵,我信圣而大公之教会,我信圣徒相通,我信罪得赦免,我信身体复活,我信永生。阿门!“此刻的我,悄然抬头朝上下看看,礼堂上下几层男女教徒济济一堂,个个鸦雀无声虔诚接受心灵洗礼,当梁牧师说完每次都重复的那段话,用“阿门”结束后,教堂里传出的“阿门“颂声在空间久久迥荡——阿门(Amen),又译阿们,意思是"诚心所愿","但愿如此,实实在在的",这是犹太教、基督宗教的宗教用语,在礼拜和祷告时表示同意或肯定的意思。据宗教研究专家论证,信仰的形成须经千年以上的历史沉淀,譬如基督教,就是在公元1世纪为犹太的拿撒勒人耶稣在今日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和约旦地区所创立的,信仰的表述是以《圣经》为核心蓝本,以历代使徒、教会、公会等形成的信仰文件为载体,内容非常丰富。据说全世界信徒达20亿人之多。

梁牧师阐述的《圣经》又称《新旧约全书》,该书用通俗的语言讲述三千多位普通人的经历,让人感受到耶稣无所不在的博大与慈爱,能量令人景仰,而肃穆站立享受“圣饼”的我,此时却想起常州老恺乐堂的一些往事。基督教自清光绪廿八年(1902)传入常州后,最初租赁民房权作教堂。民国四年(1915)由美国监理会传教士霍约翰向其连襟募捐5万美元建造。1916年竣工,为纪念其妻妹功德,以其名字恺乐格,命名为恺乐堂。1958年,恺乐堂更名为常州基督教堂。出生于1891年的苏州吴县人毛吟槎牧师,是民国名将冯玉祥先生的挚友。1915年,冯玉祥在北京亚斯里教堂,由著名的中国牧师刘芳为他行洗礼,成为中国现代史上独特的“基督将军”。抗战初期,冯玉祥在汉口被选为基督教联合会长,就此认识了联合会救济部主任的毛吟槎牧师,当时的重庆刚遭到日军飞机轰炸,墙壁里头还冒着残余的白烟,在这种情况下,毛吟槎牧师收拾几间房子做了传道工作,让冯玉祥将军深受感动,彼此建立了深厚的友情。1934年毛吟槎先生任常州教区长兼恺乐堂牧师三年,1954年他又回到常州在北大街教堂主持,1959年并到县学街上的恺乐堂。他的二女儿毛应粹,二女婿段荫昌,外孙女段华娜,我小时候就认识,尤其是对一代名医段荫昌先生的印象极深。1961年冬天,我因贪吃稻草饼差点撑死,幸亏他及时救了我。作为中国消化医学,儿科医学上的奠基人之一,1954年他在担任常州市笫一人民医院副院长期间,就在该院创立了儿科,西医内科,消化内科。1956年他在出席全国首次科普工作积极分子大会上,受到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的接见,1962年参加国庆天安门城楼观礼活动。1965年夏他不幸因公殉职英年早逝,让常州人无一不痛惜。

1962年前,常州恺乐堂是由安徽黟县人叶芳珪牧师主持;叶芳珪,上世纪30年代留美,回国后在常州恺乐堂、上海摩尔堂以及苏州、南寻做牧师,最后回常州,1962年去世。

他的女儿叶爱溶老师是我初一班主任,丈夫姓巢,在报社当编辑。那时叶老师生了两个儿子,可惜的是,她那位聪明伶俐的大儿子在上四年级时患了脑瘤,去上海手术没有成功,后来叶老师生下了一个女儿。

从1958年到1978改革开放初,我的家一直住在县学街上的教工新村,离开这座哥德式建筑不远,记得老恺乐堂的院内除了主教堂,另有一座欧式建筑的木结构小别墅,叶芳珪牧师一家人就住在里面,而段荫昌一家人住在东大街上的一幢带红漆地板别墅里,这座气派的别墅外墙上总是攀满了爬山虎,别墅旁边就是老消防大楼。

老恺乐堂往南就是市一初中的外操场。记得操场的围墙,是用干打壘方式砌成的;用几块木板先作好模型,然后在模档里填上泥土什么的,譬如混点石灰碎砖洒点水,木板在外面用麻绳扎牢。几位壮汉站上面,轮流举起大木锤对其猛夯直到夯实为止,如此始而复之一段段向上联接,直到把围墻全部筑成。外操场内有一座老宅院,是明末状元杨廷鉴的故居,当时住了我的一位同班同学顾庚良与他的家人,但感觉他的学习成绩未有提高过,看来状元故居对他作用不大。1968年他去了金坛县茅蔍茶场,1978年分配在市蔬菜公司工作,去年因病去世了。

上小学时,我每天要经过这座恺乐堂几次,常听到有人在此唱诗做礼拜,尤其是风琴弹的很好听,有时实在忍不住就偷偷跑进去看看。肃穆的礼堂内光线昏暗,黄窗格是落地式,十多排欧式椅子上坐了许多年长的男女。牧师穿着黑色教袍,手拿圣经站在台上讲述耶稣,蜡烛光忽闪忽闪,环境庄重神秘……挂在教堂最高尖顶内的只大钟,到时会敲出浑厚钟声,“当当当,当当当”几里地外都能听到。

三年自然灾害初期,恺乐堂里办合群幼儿园,我的小妹就在此受启蒙教育,因为她的体质很差,所以母亲常叫比她大八岁的我弃学来陪她;大唱革命样板戏时期,里面还驻跸过市京剧团。演李铁梅的是年轻漂亮的姑娘杨小琴,每当有她演出,看客总是爆滿,男人意图心照不宣,自从她调到省京剧团后,情况立刻逆转。其实人们对只要化2分钱看到的“革命样板戏”,心中早就不耐烦了。梁牧师听我回忆起常州恺乐堂这些事后叹息道,前辈们真不易啊。

是的,受基督旨意吧,“文革”中恺乐堂里冷冷清清,没信徒来做礼拜,所以教堂日趋衰败。破四旧时,红卫兵将教堂里的书籍图画等烧了一天,还想拆除钟楼,没收教堂的房屋。

毛呤槎牧师先被红卫兵关了起来批斗,几个月后回到苏州。那位白发苍苍的教堂传导戴慧贞呢,整天斜背语录袋去接受批判。后来见到任何人都举拳高呼;“为人民服务!”“要斗私批修!”“打倒……”云云,比我们还“革命”。此时的恺乐堂里杂草丛生,残垣破壁,到处凄萧,那座小木楼也人去室空,但成我们这群少年的乐园;每天下午,大家不约而同溜进来玩耍。久之,我发现别人都在教堂里东窜西跑,唯有这位同院高个男孩赵本才喜独自行动。搞啥名堂呢?我感到奇怪就特别注意他。有天发现他站在礼堂台上朝上发愣;我抬起头看看顶上除了黑洞洞,啥东西也没有。看啥那,你?我好奇地问他。你说那根电线我跳上去能够到吗?听他这说,我再抬头发现是有一根粗电线在上挂着,可离地一大截,根本够不到呢,我对高我半个脑袋的他实话实说,要它干嘛?并好奇地问。可话音未落,见他朝上蓦然-蹦手朝上一捞,就将这根旧电线扯了下来。看,蛮长一截,他还沾沾自喜地对我说。他一边收拢电线,一边悄悄对我说,铜的能卖钱,尤其是紫铜价更高。不要对其他人说啊,他的话让我突然发现教堂内所有窗户上的推手,门把手,还有抽水马桶里的浮球都不翼而飞,原来都是紫铜的!我明白了,但从没向任何人透露。就这样。他每天就在此锲而不舍地搜寻,可教堂不是存放电线的仓库,这玩意肯定越来越少。但尝到甜头的他仍兴致勃勃,来了就东张西望,仔细搜索。有天他在厕所昏暗的角落里终于发现一根旧电线,兴奋如同拾到个金元宝,于是吸口气弯下腰,双腿-弓人朝上-蹦,双手同时朝上一勒就抓牢了旧电线,然后拼命往下死拽。动作娴熟令人目瞪口呆。不过就在这一刹那,我突然感到到眼前有强光一闪,耳边听到一声啊哟不好的尖叫,我低头顿时傻了;他像被人猛击一下跌倒在地,嘴里还发出非常痛苦的哇哇叫唤,两手还瑟瑟发抖。坏了,坏了,他触电了!我立刻反应。心里很急但又不敢轻举妄动;触电可不是闹了玩的啊,弄不好……早听大人如此警告过。所以明见他在痛苦挣扎,却不敢靠近他半步:切勿靠近触电者,否则会遭跨步……上物理课时听老师说过电的知识,什么跨步电压,接触电流等理念,在我心中认为“电”不是什么好鸟,弄不好小命就会被它弄完完,目前唯一的想法,就是赶快去叫人来救他。不过回头再一看他,我便打消了此念。

一,他的叫唤憨声犟气,并无立刻要死去的迹像。二,他已慢慢地爬起了,虽然面部表情相当痛苦。后来才弄清,这路电的保险丝没断开,所以他被电老虎牢牢咬住了,幸亏靠自身的重量将其硬生拉断,否则真的在劫难逃!这家伙总算捡到一条小命,过后我仍然心有余悸,现在想起还很害怕。事实上经过此次惊吓后,任何人再约他去恺乐堂玩他脑袋就摇如拨郎鼓。这年秋天,我去农村插队了,回来过年时知道他也要去农场了,行前他对我透露说,自己带走的唯一物品,就是这只小半导体收音机;这可是靠我卖旧电线钱买来的,说完,他从身穿父亲的旧军大衣口袋里掏出这只崭新的小东西,惊讶的我记得还是沪产的“红灯牌”。

见他一副神秘兮兮模样,我想,别看这家伙平常傻里八叽,其实是个蛮会弄钱的精明人。果不然他从农场调回不久就辞了职,从此专门在家炒股。这些年别人炒的焦头烂额,他却买了别墅又买豪车,让人好羡慕。

做完礼拜我回访梁牧师,当这位睿智理性,政治理论水平很高的神职人员听我讲起这些住事,他一边说今非昔比,今非昔比啊,一边哈哈大笑起来。

采访结束,我从教堂里出来,因为今天的笫二场礼拜即将开始,所以信徒们纷纷进入殿堂,不一会楼上也坐满了虔诚的男女而且年轻人不少。回眸这座宏伟崭新的尖顶建筑,我不禁感慨,不管上帝存在与否,公民信仰自由,体现社会和谐政治开明,像文革这种事,以后恐怕永远不会再出现了吧。

 (在线责编  尚书)

 

作者简介:

陈平,江苏常州人,男,汉族。出生1950年1月。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国家文创三级,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常州散文学会副秘书长,《劲草》文学创作室总编。中国作家在线签约作家著有长篇小说《遁甲地书》《网络世界》《运河两岸》;长篇纪实文学《地平线上的背影》,《勇者无惧》,时评文集《乙未倬召精粹》,散文集《逸事风闻》,《劲草丛语》。《陈平文学作品集》,中、短篇小说《十年知青路》《办厂记》《我的梁家河》《主任札记》等等。作品散见《雨花》《苏州杂志》《翠苑》《灵州文苑》《新民晚报》《扬子晚报》《上海老年报》《文学报》等报刊杂志,在各类网络发表作品500万字以上。散文集《劲草丛语》由国家全额出资出版。曾获《新民晚报》征文一等奖,《笫十八届上海新闻奖》二等奖,《上海老年报》征文三等奖,江苏省作家协会征文优秀奖,地方征文一、二等奖,优秀奖等,作品收录在中国国家图书馆、《常州市志》年鉴等。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蒋锷初
  • 官方小可爱
  • jfzhuang
发送

0条评论

  • 2292
    积分
  • 2495
    博文
  • 883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