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轮回——写给父亲

钟爱西北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2234 0 0

早就在心里许诺阴历六月十五一定要为你写点什么。

今天是你离开这个世界整整十二年的日子。

一个轮回。那年,也是鸡年。也是阴历的六月十五。

 

此时,午夜2点,脑子正清醒,给你点的烟燃成了一小堆灰烬,松缬地散落在我的视力范围之内。我知道,你抽完了它,一根苹果味的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烟。有时,很无聊,我也会点一根,每次点燃,边抽边想你,形成了习惯,倒也忘记悲伤的问题了。

 

小子已经睡了。你那年离世时他才8岁。伯伯给你穿老衣,跟前除了留下大哥,最亲的人们开始回避,8岁的你的小外孙和你13岁的小孙子被赶出那间透亮的屋子,他们扒着窗好奇地看你的生命是如何一点点从那间房子里消逝,直到你软软地永远睡着。

 

后来小子说过,人死的时候不痛苦,因为爷爷就像睡着了,很安详。

每次想到这个,我多少有点安慰,是因为在最后的一点记忆里,你的样子很平静安详。是的,每个人留给人世最后的样子最能让自己的至亲牵挂,你尽管在最后重病一个月,却没有过多的呻吟和痛苦,亦没有那种难以忍受的表情。

 

12年一轮回。如果有转世一说,你又在这个世界重新开始了呼吸。而我还在惦记着你上一辈子的事。你是我的父亲,我是你的小棉袄。或许你已经忘了这一茬,而我每次想起你来还是心隐隐作痛。

这种痛估计要伴随我的一生,不能幸免。

 

一星期前的连续两个晚上,都梦见了你。两场梦,同一身靛蓝中山装,笑意盈盈,不说话却很温和地笑着。前一个梦里我在一堵墙上行走,感觉一旦走不稳就会掉下去,而你就在墙下,用眼神鼓励我继续走,一旦掉下来还有你托着……嗯,我的成长,你尽管没参与多少,但你给我的安全感却是够用我一生。

 

我一边摇摇晃晃在墙上走的时候,一边在心里高兴着,我的父亲就在下面,我还有什么好怕呢?第二天的梦里,似乎和三姑家的萍表姐在说谁又殁了,你就在不远处笑着看我,我心里暗自庆幸:我的父亲反正还活着,我是幸福的。

 

我在梦里的心理活动都是以你活着而欣喜,没有一点悲伤。梦醒之后一回味,却更加悲伤,足足有半个小时,我把从心底不断涌上来的酸楚泪水努力劝退:父亲早就已经轮回转世,不要哭,应该高兴才对啊!

 

唉,谁知道呢,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又到这个世界上来了?有点自作聪明的我这时总是一副无明的样子,既想着你转世能和我再度相逢,又想着不要再受这堕入人世的轮回之苦,是的,这人世,烦恼无边离苦无量,有什么好!

 

时间永不停歇地向前奔流,十二年转瞬即逝,我依然不知你归途,而我在浑浑噩噩中徒添了好多年岁。心存有关你轮回的梦想,时刻又叹人生几何。就在这样毫无答案的胡思乱想中,终究不得指点,总是绕着众生是否生死相续的圈,把自己迷失成妄想的迷途羔羊,一念无明。

 

三盏灯,亮着,忽明忽暗。就像我的好多想法,迷失在多少这样灯火通明里…...反正夜越静,我越会想有关你,我,所有的人们,以及更多的生命们的有关轮回的问题,想到尽头,总是又一场别开生面的重逢——

那个情景被《金刚经》描述为“一念无明  即堕轮回”,而我,只为凡夫俗子的一种心情,喜悦。

但愿轮回成真。离苦这些,来生再修,若何?

父亲,安好!阿弥陀佛。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142
    积分
  • 485
    博文
  • 59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