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梦中的院子(二)

钟爱西北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2233 0 0

端午节前的几天,我站在了梦中的院子里。不过这次不是做梦,是真实的。听我们要最后定夺,院子的主人老早就等在路边给我们开车门,满眼的希望,那个希望就是想让我们把他的院子买下来,然后他就可以住进新式的楼房里,再也不和那个荒凉的院子打交道。

 

我非常理解这个忠厚的老实人。他们有什么诉求都会从眼神里投射出来,我从小看多了,也因此希望和我同去的人都能看上那个院子,把人家的希望变成现实。也把我的希望也变成现实,这真是两全其美的事。

 

院子在纳隆口村的中间,这个村是小县城比较大的村,每户独立,每户都翻新的就像不是一个村,老早我觉得村就应该破破烂烂的,房子是破的,但是每户人家每天一大早都会有炊烟升起。牛羊在吃草,猪狗到处跑,人们总是叫喊着骂骂咧咧和它们用各自的语言互相交流着,那种人蓄共存的场景才是一个村庄最和谐的一部分。而眼前的村庄,看不见炊烟,看不见猪狗,甚至连远处的山坡上都看不见牛羊。这让我心里隐隐失落,就像丢了一个宝贝。我总认为这个世界应该就像我小时候看见的。很多动物跟你和平相处的时候,你才觉得这世界是安全的。

 

好在同去的人们一口咬定这个院子风水很好,前面绕水,后面靠山,院子附近又有一片林子,早夏的绿色也似乎为这个院子添了几分生机,这就很好。后来我问院子的主人,前面那条河水是湟水河不?他说不知道,反正是从波航乡淌下来的,村上人就叫那河“波航河”。院子靠着一座山,那山不高,坡度很缓和,圆圆的,像个馒头的形状,我心里已经默默在计算爬上那山的时间,嗯,夏天,可以爬上去吹吹风,俯视小县城全貌的感觉一定很不错。

 

用卷尺量了一下院子和房子,跟预想的尺寸差不多。改造的话难度并不大,但是北房六间全部得推倒重来,那是三四十年的土坯木头房,梁柱子估计已经被蛀虫吃空了,看上去毫无力量可言。主人家也懒得改造,只用几段柳木支撑着堆放杂物或多年不用的家什。他们家的儿子是农村80后,娶了媳妇养了娃,在一家汽修厂打工,攒钱就想买一套楼房,然后想把卖这个破院子的钱用来装修楼房。卖院子的理由就这么简单。

 

主人的儿媳妇麻利地为我们一行烧了奶茶端来馍,一会儿又在隔壁的厨房很快炒了两个菜,主人跟我们边谈边让饭,像所有的湟水谷地的人们那样拿着馍挨个让人吃。边上的南方人问我,如果不买他们的房子,他们也会这么热情么?

 

我说,会啊,这儿的人只要客人上门,不管你是不是他亲戚,也不管你有求于他还是他有求于你,即使没到吃饭时间,上茶上馍炒菜摆筷子是必需的。

 

待客的风俗还健在。这让我那天总算长了一口气。然后所有买院子的手续,在非常客气友好的气氛里办完了。

 

把我们送出来时,院子的主人和他的儿子都欢天喜地,估计是因为他们卖院子的希望实现了。只有主人的婆娘眼圈一红:尕妹子,我是舍不得卖这个院子,你看,我种的樱桃树,苹果树,李子树,还有很多花,干柴牡丹,夏天一来,这院子很让人心宽,舍不得走哪……

 

我能想象得出主人婆娘的无奈和不舍,轻声劝慰,等我翻修好了,你经常过来看看你的院子,你的树啊花啊我会尽心照顾好。

那一刻,突然就觉得院子又不是我的。因为我还没有对它付出过什么。

这世上的东西本不属于谁,不过谁喜爱的多一点,付出过,就成了谁的。

这个院子,我会以喜爱的心,付出,占有。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142
    积分
  • 485
    博文
  • 59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