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给院子多一点快乐

钟爱西北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2207 0 0

今年八月份,二哥来电说院子里翻造的房子在7月底就已经完工了。然后发来一组照片,我看那房子已经完全脱离了本来的面目,房子被垫高了不少,水泥现浇的房,玻璃阳光房通透,看着就温暖。如今的小县城的平房都是这么造的,木头房很少有人会造了,二哥这么说的时候我心里失落了好一阵,我总觉得这样的小院需得配上双梁双扣的木屋才好,但是为了省事,也只好选择水泥现浇。


尽管有诸多遗憾,房子造出来也就是说我可以堂而皇之地在一排新房子里美美睡一觉,抑或可以站在明亮的窗子前发会儿呆院子的角落里最好用细一点的绳一只小狗那倒不是为了治安,而是可以在我一个人时可以和它说说话,我想象着它百无聊赖地看着百无聊赖的我,我们之间没有语言,但我们可以用眼神互相交流从而可以打发掉一些无聊的时间......


反正在那个院子,做什么都不会错,就象小时候所做的那些看似毫无意义的事情一样。长大了,老去了,一回忆,竟然都是宝贵。我原以为对那些事情不会有记忆,或早已像忘记一场雪那样忘掉了,但是时间越隔的久,竟然越清晰,清晰到我可以伸手触摸一面镜子里的我,只是,他们都已经冰冷得也像一面镜子了。


那时的我,最无聊的时候和大院子墙角里的一只蜘蛛说过话,它忙忙碌碌用一整夜的时间织成一个我只用很细的一根小木棍就可以很快破坏掉的颤抖着的网。

我说你这又是何苦呢,在这样一个我轻易能够得着的地方织网,耗掉你一晚上的心血不说,心狠一点的人连你都会踩死,他踩你不需要多少力气你懂吗?

我那么问的时候,那只灰黑色的蜘蛛傻傻地停在网中央,它听不懂我的话,还在等待着某一只更傻的苍蝇或小飞虫飞到蛛网上,然后等耗尽最后一点力气后被它拖进墙缝的小洞里,饱餐一顿。


除了蜘蛛说话,我还会去声色严厉地教训家门口那只看门的小黑巷道里有邻居走过你也拼命吠,他们天天走过我们家门你应该熟悉他们的脚步才对啊,还有亲戚们串门你也挣着吠,跟你教了多少遍了,你要学会看人……小黑狗曾经太害了以至于老是会咬伤来家里的客人。嗯,不养那种只认主人的狗,它不必太尽职,只要能做做伴就行。

总之,假如真的从这个五百万人口的城市离开隐居湟水谷地那个院子里,我会把翻出的记忆都擦拭一新,在院子里把原来的遗憾一件件补上,像母亲那样任劳任怨。


院子里的牡丹花和一些果子树,在开花的时候会开花,在长叶子的时候会长叶子,到了结果实的时候是不是还象以前一样结出果实来?我成了院子的主人后,它们会不会以更热情的姿态迎接我呢?这么一想我更觉得明年的春天我得守在院子里,倾听每一种花开的声音,也摸索那些藏在院子各个角落的小昆虫是如何谈情说爱的。

我不再对外面的热闹人间报以关心,我只管好我的院子就行了。院子里的春夏秋冬跟我有关,只有它们能激起我对另一种全新生活的欲望和快乐。


我只负责一个院子,这个院子的花鸟猪狗的所有快乐,我都要参与。当然,它们也得负责我的快乐和欲望。我心甘情愿地照顾你们,你们就得多开花,多结点樱桃和李子,多给我一点继续照顾你们的勇气。

其实那种生活,是延展和补充在那个所谓的大城市中找不到的一种悠闲和清净,我从来不认为我抛弃了南方的热闹,我只是很想把一颗从南方带去的热闹的心,全力以赴地带给你们一些热闹,以及,热闹过后的平静和安逸。

我们会互相取悦,用时间和精力作为代价。

时间有限,我们尽可能互相珍惜,把每一份精力用在最需要的时刻,你们要好好地在这个院子里生存繁衍,带着我对你们炙热的期待和温度。


我隐在你们中间,让人们辨不清到底是你们快乐了我,还是我快乐了你们,好吗。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142
    积分
  • 485
    博文
  • 59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