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归途

钟爱西北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2211 0 0

六年前的这个时候,你终于回家了。而这一次,是被你的儿子们和邻居们抬进去的,没有了呼吸,你就那么静静地横在堂屋的最中央,脸上蒙上了一层绸,身上穿了七层衣服,那是你自己一针一线在亮堂的大炕上和刘家老阿奶边说笑话边做出来的。

 

“人活的很假啊,我俩一辈子没穿过裙,死了穿些鲜鲜亮亮的裙去入黄土。”你这么脆脆说着的同时,手里抖动着一些大红大蓝色的绸缎,它们已经被你裁剪成宽大的长裙的零部件。你和刘家老阿奶一个人用缝纫机踏,一个人用手工撬,两个人变工做老衣的场景是我某一年夏天回娘家时的记忆。

 

我目睹着你在医院里无可抢救,在我面前一点点消褪了你身体最后的温度,那些冷漠的护士拔走了吊针,我看着针眼里冒出你最后的那滴鲜红的血,我知道你已经不知道痛了,再后来小姨娘把胡乱哭着的我拖出了病房......从此,你我竟真的一别永远,我从来没想过的离别就那么快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是啊,没过年,我41岁的腊月十七。

 

我忘了我是怎么深一脚浅一脚回到灯火通明的家里,眼前的一切让我犹在梦中,你就那么安静地在堂屋里用僵硬的模样迎接我,你的好听的声音呢?你的好看的笑容呢?怎么就忍心以这种冰冷.面对你的女儿?

 

我哭,是因为满心的委屈,我还没来得及确认你已经死去。三四个小时前我俩还在对话,我还在给你擦额头的汗,那明明是被暖气热出来的,怎么就成了心脏供血不足的低血糖?我反复回忆着自己所做的那几件事,让你上个厕所,再让你喝口水,然后我和你倒头而睡,我没忘把你脚头的被子掖紧啊,哪个环节成了你不辞而别的主要因素呢......

 

你走了六年,我想了六年。

 

我的一个文友说,你真的有福气呢,远嫁的女儿还能在母亲最后的时刻在身边,真的很好啊。我苦笑笑,是吗?我对母亲的离去无能为力又怎么就好了。她说你母亲这是积了多少德啊能在睡梦中离去,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但是我怎么努力都还是会哭,因为我还是忍不住心疼。

 

心疼你这一世受的苦,心疼我自己没了娘。原来被你们宠坏的女儿终于要一个人面见天地,应对众生。

 

就在那一瞬,感觉自己只剩归途。

 

六年的光阴,在无声中悄悄划过,每年的腊月,感觉从里到外彻骨的冷。昨天得知一个朋友的父亲也在腊月去世,我从他眼中看到属于男人的伤心,我胡乱宽慰了几句后就特别想哭,这几年,我总是在别人的故事里寻找着自己的悲伤,然后再找点好好活着的理由,等到我们再次重逢,我好跟你说,原来,你真的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今年我这里已经下了两场大雪了。就像我小时候在你身边,那时的雪很厚,我穿着你亲手做的棉鞋咯吱咯吱去雪地里踩脚印,直踩到鞋湿了,袜子湿了,然后疯跑回家,跳上热炕在你骂骂咧咧的嗔怪里把冻僵的脚丫子捂进褥子,那种感觉好极了,生活本来就应该停留在那种温暖里。没有长大,没有分离,多好!

 

而那些温暖,也只剩归途。

 

前天,这里的人们在寒冷的夜争相去看百年不遇的红月亮。是啊,这并不长的人世间,难得有一些好奇和喜欢,我只从窗子缝里瞥了几眼,我要看的话又会想到你,我真想问问你,那个清冷的天上是不是也和人间一样,有锦衣玉食,有寒冷残酷,也有温情悲悯?

 

我知道自己只剩归途的同时,我却不知道你去了哪里?梦里有几次已经模糊不堪,一排平房,我一间房子一间房子找你,只找到了你亲手做的一双黑布鞋......醒来的时候脑子空落落的,感觉你已经轮回到这并不十分完美的人世间了。

 

如若轮回是真,那也好,我们一起把这一世的人生,心存感恩地热爱,并让各自的归途变得十分的温馨而优雅,直至无憾。

 

真好!

                                         

 

————腊月十七夜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142
    积分
  • 485
    博文
  • 59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