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可堪回首98年

钟爱西北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2238 0 0

无意中点开一个朋友的链接,看见曾经唱《相约1998》的两位歌坛大姐大又唱2018年的歌了,尽管化妆品更新换代保质保量、化妆术越来越高明,但是从他们眉目之间,还是能感受的到岁月的风尘。一想到他们都这样,我又曾经是什么模样?这岁月没有真正放过谁,一时竟百感交集。

 

一想到98到今年已翻过整整20年。有些恍惚20年是一个怎样的时间长度?一个女婴可以长成大姑娘的过程,那变化又是何等可喜。

 

又突然变成一种庆幸,至少我曾经拥有。98年,小儿两岁,走到哪都粘在身后,“妈妈”一声稚嫩,足以让严冬的百花柔软绽放,鸟儿应声翩翩起舞。就像昨天的事,一想竟止不住心生微笑,为初为人母的喜悦。

 

那时家里有一套英国产的功放,总是喜欢把音量调到恨不得最大,好让楼上楼下的也一起欣赏。《昨日重现》够好听吧,那是几乎每天从我们家飘出去的一曲经典,还有《泰坦尼克》的《我心依旧》,裘海正的《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乌鲁瓦啦被我循环播放过无数次。听的不过瘾就自己唱,唱到高处不胜寒,夹着嗓子硬唱,把嗓子唱哑都在所不辞。20年前的激情,纯粹与音乐共舞。那时人人都觉得我这辈子应该靠嗓子吃饭。

 

当年不看歌词就能随意高歌的少妇,沦落至今,却竟然唱不了一首完整的歌。不禁想问,我那时的那些歌唱热情消失在什么时候的?它们应该跟生命同步才对啊。而更可悲的是,我并不惋惜那种失去,就像佛家对待生老病死那样坦然,该去的就随他去了。

 

那一年,家里应该有一台厚重的电脑,屁股很长,启动起来“呜呜”响好久,但是家里来客人那却是令人很傲娇的一件家什,我家有懂电脑的技术人员,可以组装一台电脑是非常牛逼的一件事情知道吗?

 

但是我非常不喜欢它,只因我当时背的五笔字根组合不起来那些文字。我坚持手写日记,拒绝把那些小灵感归到那个笨重的破电脑。28岁的我从不妥协于新生事物,但又是从哪时候开始用电脑记事的呢?记忆又像一条不归路,我竟找不到那个口子。

 

那一年,我住在湖塘一个叫东庄的小区5楼,84个平米,很亮堂,很简易的装修,但是被我收拾的却很温馨。地板砖是青灰色的,小儿总是跑急了跌跤,可怜我的娃头上左一个包右一个包,伤疤此起彼伏,为何就没铺成木地板呢?哦对,没钱。28岁的年轻父母总觉得钱不够用,买彩票炒股类似发财梦做了一茬又一茬,却最终没有实现过。

 

因此不是所有的梦都属于年轻人,生活还得用汗水和力量来维系,当人们知道这个道理时,时间已经把你的棱角打磨光了,你不得不接受这样的速度与故事结尾。

 

98年,满城尽是偷车族。刚买的自行车放楼下5分钟,再下楼的时候已经不翼而飞了,那时满心的诅咒和一旦觉得抓住贼要往死里打的念头很强烈。邻居的包也被飞车抢夺差点出了人命,谈贼和防贼是当时两大闲谈主题。毕竟,那时外来人口正是急剧增加的时候,蟊贼也在那时泛滥,自行车被偷后转几道手还能找回来也是当时的坊间奇闻之一。

 

没有佛系概念的98年,对偷车贼人神共愤的主要原因,是大家都困难,你偷我的,我也偷你的,胆大的一定有过这个念头。别不承认。

 

那一年,除了那英和王菲的《相约98》 ,98年在世界杯开幕式上瑞奇马丁的《生命之杯》还记得吗?抑扬顿挫的旋律,热血沸腾的场面,被那个帅混血儿演绎的激情奔放,用语言描述都欠力道。总之音乐一起,感觉满血复活。一时间那首歌真的成了盛满力量和青春的生命之杯。

 

1998年到2018年,时间经不起回忆,一回眸却已两个世界。过去的是芳华,没来的是希望,从年轻少妇到油腻中年,其实人还是那个人,只不过在一个地方生活时间久了,故乡成了他乡,而他乡,却悄然置换成你离不开的家,你放不下的爱。

 

从此,一世纠缠。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142
    积分
  • 485
    博文
  • 59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