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此情可待成追忆

钟爱西北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2221 0 0

琼楼玉宇。分明不受人间暑。寻常岂是无三五。惟有今宵,皓彩皆同普。---宋朝郭应祥

 

直到19岁,我才过了第一个生日。那时的娃儿贱,生的多,家里困难,没有什么过生日的说法。全家能吃饱肚子就已经万幸了,大人们把一家人所需的日常能挣来,已经是富户了。所以从小印象里压根就没听见过谁过生日。

 

我过生日,得益于我19岁的早恋。印象中的那个男孩子,肤白眉浓,个头不高走路却很稳,一直对我鞍前马后,一副怜香惜玉的样子。他有一个通俗的名字,写得一手好硬笔,得空总是找我的一些空白本子处写格言,好让我对他有一个欣赏的眼神。我的字跟人一样软弱,笔画倒也流畅不丑,经常和班长去校门口出板报 ,在我见过了从陕西转学过来的他的硬笔之后,便羞于再露手,拉着他一起去写写画画。青春时期的荷尔蒙既是如此,只要有一个能喜欢的优点,便在心底悄然有了一种恻隐,在他处处示好的时候,却也含糊地没有反对过他的表达。印象中是喜欢的,便漠然成规,初恋的感觉如朦胧的一幅画,看不清,却美的恰到好处。

 

于是就有了19岁春天的故事。他约了我最好的朋友(那时没有闺蜜的叫法)云儿,找到一家可以点菜的小饭店,先给每个人喊上来一份“刮碗子”,点了四道菜。让我端坐其中,一会从宽大的棉袄袖子里抽出一支绢绸的玫瑰,一会又让店家捧来一只奶油的蛋糕......传说中的生日宴会就那样在生命里第一次出现。从小到大没有过,只有在当时的黑白电视里看到过,富豪家的千金才有可能与玫瑰和蛋糕为伍。

 

我在当时是喜悦的,从心底里高兴这个外省籍的男娃还有这一手。说不上他有多好,但是他这种用心在当时的小县城已然非常的时髦与前卫。

 

喝了他点的三炮台,吃了他点的几个小炒,那一顿生日午餐掀开了我人生情感的第一页。那一场恋爱,到最后的记忆只剩我们去爬山的时候他拉了我一下手的一幕,那在我心底里,更像是我自己和自己的一场恋爱。而留给他什么,却不得而知。

 

不过因为他的爱,我得以拥有了第一次高原上的生日。有玫瑰,有蛋糕,还有长寿面。虽说回家后隐瞒了那一切,暗暗的甜蜜却沉淀成青春的记忆。

 

离开小县城,所有的记忆成了行囊,我说不清对那男孩子的感情,但是我感谢他赠予我的那份骄傲和高贵。曾经想过再回去一旦和他相遇,我一定会对他说出我的第一个生日是他的杰作。我一生为此而感恩。尽管我和他之间没有缠绵悱恻的深入,但那个生日刚刚好,好在撩拨了我心底有关爱情的第一缕美好。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今晚和梅夫人共同生日过后,无聊时间偶尔胡思乱想,遂记之。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142
    积分
  • 485
    博文
  • 59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