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不误春分

钟爱西北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2223 0 0

题记:春分江南寒,梅已谢尽,迎春遍地黄。春分日,走走停停,只把你们忆。

 

每年的春分,要么突然升温,要么冷空气回流。人们或是忙着收起厚棉袄,或是又把收起的厚棉袄再套上。生活本来就是一种适者生存。逝去的不再忙,忙着的还要活。

 

春分这天,是娘家的‘田社’日。上坟添新土,蒸馒头,放风筝,家族团聚话祖宗。于这时,梅花将谢,到处迎春花灿烂亮丽,我贯穿于南方的某一公园,心里上演着浩浩荡荡北方的上坟一幕,眼里却接收着冒着寒气却依旧袅袅婷婷的花枝招展。一样的天空两样情啊,这个春分。

 

早前是种了几棵绿植的,被南方的湿冷打击的气息奄奄,一蹶不振的样子,前两天看枝叶舒展一副起死回生之状,心下就想着,春天真来了,万物真是复苏了呢。于是心下欣喜,感觉已得整个春天一般。

 

两个小鼠也春情萌动,上蹿下跳犹如有了无尽的活力。我并不是那种会种花植草或对那些小动物悉心呵护的人。只不过鼠儿由着性子买了来,上了大学后代为喂饱而已,还有几条小金鱼,也不过是为这单调的空间有点灵动而喂养。虽说手法并不熟练细微,但它们还是很顽强地活着,把投食当作唯一的快乐,争相用毛绒绒的嘴巴来亲近我。

 

烦心的时候看看,倒也是一种趣味。生命真好,活着真好,没有语言无所谓,我们彼此懂得这些,用吃喝拉撒在表示,这尘世给了我们生的权利,如此美好,可以日复一日地苟延残喘,真好。

 

春分前日,给侄发个红包,意在替我买点烧纸帮我到生我养我的父母的坟上去烧化。年年如此,只为自己一点小心思,让他们知道在2千多公里之外还有人惦记。恰逢前日,还问枕边人,你想怎么个埋葬法?他说树葬,我心下暗想,我是万万不能树葬的,我会担心树上有鸟屎掉下来,还会有很多绿色的毛毛虫钻进土里......我还是想在某个山坡上去晒太阳,像我的父母,边上是泉水,头顶是蓝天,不亦乐乎!

 

说归说,脚步还在忙乱,活着总是值得庆幸。对着镜子把自己收拾好,去和有缘相遇,亦是幸事。世界可以冰冷,而我们的心只要跳动着就有温暖。为一回眸的心动,为预谋中的喜悦,还有很多的不期而遇,都未必有意义。但是,我真的可以确定,那些,都是最好的。

 

春分自淮北,寒食渡江南。春日或许会迟到,但它从不会缺席。只要我们够热爱。

在此,遥祝吉祥。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142
    积分
  • 485
    博文
  • 59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