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见字如面

钟爱西北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2191 0 0

   凯风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劳。凯风自南,吹彼棘薪。母氏圣善,我无令人。

                                                                                ——《诗经

    每年的母亲节,我脑子里先是跳上来一行字:没有母亲的母亲节......马上又会自我修正:有!就在我头顶。这一天,所有的母亲都欢天喜地,你向下看,我为你伏案敲字,也该是满心欢喜的。光阴最美的样子便是我们不管在哪里,都有人想着,念着,心里一遍一遍叫着你,日子即使狂风暴雨,也是暖人心扉。

 

你在那里可好啊?我的母亲。我记得自从流行母亲节,6年前我只有一次给你寄了500块钱,打了电话告诉你:你作为一个合格的母亲我奖励给你的,钱不多,你却笑的很清脆,在电话那头享受女儿宠你的那一份幸福。是啊,被你宠了那么多年,而我只用一句吝啬的说辞或一个电话就能让你如此满足,天下母亲啊!那唯一的母亲节,你收获了作为母亲的欣慰,却成了我心头挥之不去的殇。

 

现在我懒的很,除非这种日子会不由自主想起你,然后开始后悔自己曾经的远离和忽视,有些后悔也只能作为余生的悲哀来存在,驱赶不走,无法删除,就像一篇无法结尾的文章。我知道,在这个很难让人静下心来的年月,说什么都似乎晚了,那些我未曾当面告诉你的感恩的话,还有永远欠你的陪伴,就像刚刚过去的春天,永远不会撤销。我只能写几行字,假装你能看到。你是欣喜于看到我的书信,虽然陈旧的如同岁月,但因为你的喜欢,我觉得这是最妥帖的表达方式。

 

今天早上,在我收到一些有关母亲节祝福的时候,我就想好了要熬一锅奶茶,然后坐在饭桌旁边喝边静静地想想你做母亲的那些时光,再想想我做母亲的那些时光......时间由远及近,从你的苦难到我表象上的幸福,内容何其多!

 

透过夜的窗户,黑暗逼在眼前,空气里似乎有股南方特有的闷热沉重和我近在咫尺,今天是没有月亮的,我无法想象你在头顶看我的样子。只感觉你很安静,像远处的灯,许了我一个光明。

 

我从来不认为今天祝福母亲的就是孝子。如今比不得过去,日子富足的已经无法衡量孝与不孝,只是每时每刻能想着母亲,按照母亲从小教育的去做好自己,我认为就已经是好儿女了。这一点你应该是认同的。只是我觉得自己没有守住母亲,就已经大不孝了,呜呼!

 

你活着的时候,我多打一个电话你或给你寄点药之类的必需品就能得到你最美妙的赞美,我真的很羞愧,比起苦日子里你每到节日送菜给30公里的外公外婆,不可同日而语。有时真想把你劳碌的一生用自己拙劣的的文字记录下来,供自己老来无所事事的时候看看,让你的如花流年得以再现,也让我不再为你遗憾。


    我们母女之缘,始于我生,止于我走。在我于世一天,我会以你的名义去热爱生活,把这流年的最糟糕过成美好,完成那未知的使命。

 

拖拖拉拉的写完这点,已是午夜零点。翻过零点,母亲节结束。而对我来说,每一个思念你的日子都是母亲节,思念也不全是悲伤,有时想着想着也能笑出声来......此时没有了瞌睡,索性来点水果茶点,在时钟轻触每一个将来的均匀指针里,完成一次爱的心领神会。我只想告诉你,今夜对你的思念如花蕊静静绽放,风悄悄掠过林梢,你知道么。

 

2018—5—14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142
    积分
  • 485
    博文
  • 59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