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一只小仓鼠的今生今世

钟爱西北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2229 0 0

小子高考完了买回来一只奶熊小仓鼠。25块钱,笼10块,粮5块,不出50块就承包了一个生命生长的过程。对于生命的认知,当时18岁的小子尚属浅薄,这个灰白相间的小仓鼠的到来,会对小子的认知生命有一定的帮助,因此我那天看见那个毛茸茸的小东西就像看见了希望一般欣喜,况且它软萌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小子照顾了两个月就去上大学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老是会忘记给那个在笼子里上蹿下跳可爱的小家伙投食,好几次它忍无可忍用尖利的牙齿把笼子门打开出逃,把床单啃烂把沙发角啃到海棉外露,我把它抓在手里恶狠狠捏着它,它漆黑的眼睛露出无限的乖巧和无辜,似乎在说我这么弱你怎能忍心下狠手?

 

再后来我开始像照顾家里的一员一样定期喂它,和它玩,取名仓儿。家里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我会用一个小时甚至更多时间对仓儿进行观察,开始它觉得有人在看它,它会朝我的方向抛媚眼,或立起来做两个耍萌的动作吸引我去开笼子门,我发现它是靠嗅觉在感应周围有没有另外的动物,它一直努力的用鼻翼在确定方向,几乎每一次,它都会精准无误地面对我表演它的存在。我查过度娘,仓鼠的视力只有两米,两米之外,它只能相信自己的嗅觉和听觉。我一动不动坚持十分钟以上,仓儿就随心所欲地开始自己的日常活动了。

 

它从洞里爬出来,先直奔食盆,把食盆里凡是能放到自己的頬囊里的东西悉数塞进去,然后钻进自己的洞里找个角落“哗啦啦”全吐出来,再到笼子四周爬一遍,笼子上下钻来钻去直到看的人都觉得累了后,到铺了刨花的角落去撒泡尿或放个屁,扔掉成纺锤状的便便,接着它用嘴挠挠嘴能够的到的身体部位,心安理得地回洞去“咯咯”地去啃自己的战利品了。

 

看仓儿喝水是一件极其享受的事,后腿蹲着,身子立起来 ,抱着水瓶罐子的样子像极一个婴儿,还有把它放在手掌看它脆脆吃苹果皮的样子更会让人忍俊不禁。看着可爱的仓儿,我不禁想每一个动物来到这个世界最终的使命应该是让人心生喜欢,其次再可能是如何活下去。

 

我在最初的一年里因为喜欢仓儿,就趁家里那位出差把它的笼子拎到卧室和它独处。悉悉索索爬上爬下,把铁质的笼子杆当磨牙棒啃的“嘎嘎”作响,白天它四仰八叉睡个够,晚上在我的睡意渐浓中它越来越精神......总之,那一段时间它就是我的娃,手伸进笼,它会很快攀上来,要我宠,要跟我撒娇。

 

仓儿是一只公仓鼠。但模样很温顺,从小到大,从来没咬过人。给它铲屎擦尿,它有时会用嘴蹭我的手以示感激,它把一只弱小的动物的满心感恩全寄托在和我每一次的肌肤相亲上,幸好我也能懂这个小小物种的内心表白,其实我也在感激它带给我的那种欢喜心。当然我表达的方式比它多,用近乎呢喃的轻声呼唤,或用温热的手轻抚它的小小身体,或把自己正在咬着的苹果肉咬一小块给等待的它......

 

每次离家前,我要么多投粮,要么嘱咐在家的那位替我好生照看仓儿,最担心的莫过于听到那句恶狠狠的一句“你对它比对你的男人好么,你走了我饿死它拉倒!”这种时刻我通常是赌一把的态度,你要是饿死它,回来跟你没完!

 

仓儿在第三年呈现出老态,先是眼球上出现了一个灰斑,再是笼子的铁丝都不高兴攀爬,整日只是懒洋洋睡觉,以至我数次以为它已经死了。我喊它出来,甚至把它的窝拿掉,它都圈成一团不理我,笼子门忘了关,都不会再担心它像两年前胜利大逃亡。

 

我担心它死掉的日子似乎很漫长,从第三年的春天开始,一直到第四年的春天,一年的时间,我只是根据食盆里的粮和水果皮做判断,它是否活着已经成为我每天的日常家务。后来看了几次它,我心疼地发现它走路有点身子拖地,眼睛纯粹瞎了,只是根据自己的习惯缓缓走到食盆跟前觅食,我看它咬不动硬粮,就给它掐点面包屑或燕麦片。晚年时的仓儿知趣地都不来讨我的好,它好像只想把生命用吃的极少的方式延续到最后,以睡眠等待死亡。

 

夏至那天,我照例检查仓儿是否活着?先投食,再用食指碰碰它蜷缩的身体,突然,我感觉不到来自它身体的那一丝来自生命的温度!不由心里一紧,赶快把它的小窝从它身上移开,用一块干净的纸巾覆盖着拿起它,它已经僵成了一个小模型,凉凉的小身体盘成一个毛茸茸的圆,安详地闭上了那双我曾经怎么也看不够的漆黑明亮的眼睛。我像它小时候那样轻轻抚摸了它松软的绒毛,然后对着它轻声道了别,把它装在一个好看的纸袋里后,最后一次彻底清洗了笼子。

 

四年以来,我一直用沐浴露给仓儿洗笼子,每次洗完把它放进去,香香的它开心的恨不得打滚转圈圈,兴奋的忘乎所以。

而这次,归于寂然。只有我在一边发呆......

那天是夏至,仓儿走了。

在酷夏来临之前,它解脱,归于圆满。

 

这世上,越来越多的人都悟出除了生死其他都是小事。就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如我这般的人要悟很多年。而对一只小仓鼠而言,它简单的一生可以没有爱情,也可以没有奋斗,它只有生下来活下去,它根本就没有时间悟什么,匆匆以一只仓鼠的名义向死而生。

 

仓儿的一辈子只有短短的三四年,它确实都来不及考虑生命的意义。

夏至,我留仓儿最后一晚在家,我把装有它尸体的纸袋重新好好用洁白的餐巾纸裹了,放在书房,照例,我对着电脑打字忙我所忙,它在我的眼睛余光里安静的就像不存在。

 

次日晨,大暴雨,我打着伞,绕过院子,径直走进红梅公园,挑了一棵不知名的花树,把仓儿埋在树根下。

从此 ,我只等春天。只等那棵树开花。

                                                                              写于小暑7.7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142
    积分
  • 485
    博文
  • 59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