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谁言“折耳根”,节节是离愁

一介过客QY 最后编辑于 2019-10-17 14:12:17
2249 8 11

                                                                                                                  

                                                        1e7d84e82c35a145f1f2dcc1c0cbf75.jpg

 

    谁言“折耳根”,节节是离愁
文/一介过客

    听说城南湖塘的吾悦广场里开了爿来自贵州的菜馆“丝娃娃” 。仅凭此颇具神祕色彩的店名,相信定会吸引喜欢“常州疯”的常州人进去一探究竟。 不过,对我这个在贵州生活工作二十多年,号称半个贵州人的常州人来说就另当别论了!
    说起 “丝娃娃” 这道既平常又独特的贵州小吃,就不得不先说说在其中唱主角的“折耳根”来。因为它俩的关系太不一般了,可以这样说:是凡“丝娃娃”,“折耳根”必不可少;而没了“折耳根”的“丝娃娃”,简直不能称之为“丝娃娃”!
    “折耳根”,是我在贵州初识並学会吃的一种野菜。它之所以与众不同,倒不全是因为它那白生生一节节似细竹状的貌相,而是那股与生俱来的淡淡的鱼腥味!起先对这股怪怪的鱼腥味,我也不甚感冒,甚至有些抗拒。家里人吃,我却执意不去碰它。但久而久之,也忍不住偶而为之,夹一根鱼腥草,小心翼翼放到嘴里,轻轻地嚼出“嘎吱,嘎吱”的响声,只觉得有种清清凉凉的感觉从嘴里透进全身,好像有一股甘泉涌进了我的心田。既然吃了也无妨,便一筷接一筷送进嘴里,谁知越吃越有味!不由得想起贵州人所说的“吃鱼腥草,吃的就是那味,那鱼腥味!”
    那时我在黔南大山里的113厂生活工作。 经常有附近的老乡提着个篮子,或挑着两个竹编的筐,里面放的就是一扎扎缠绕在一起的白生生,鲜鲜嫩的“折耳根”来厂生活区兜售。一扎不到半斤,几角钱。
    贵州此地民风淳朴。就说与他们做生意吧,也挺有意思。
    比如他们挑来一担自家树上摘的李子,来到113的生活区卖。马上会围上几个厂里的职工或家属,说是先尝尝酸甜,抓起一个往上衣上蹭蹭,就往嘴里一扔,眉一皱,装做很酸的样子,自然手不闲,再来一个 ,一连几个,是毫不留情。别的买主也基本效仿。那老乡,虽有些心疼,但还是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嘴里唸叨,“反正自己家树上的,尝吧 ”。到后来,那些已尝得半饱的买主自个也知道有些过分,称个半斤一斤的了事。但你要称多少算多少,他可不干。因为他们文化水平有限,心算不过来。所以他们这帮贵州老乡似乎心照不宣地约定要么买半斤,要么买一斤,反正要买整数的,好算账。有的甚至不带枰,而是论堆、论扎或论个卖:一堆地萝卜多少钱,一把白菜几多钱,或一只鸡多少钱。多了你赚了,少了自认倒霉,两厢情愿,童叟无欺。
    最有意思的是卖鸡蛋。不用秤称,而是用稻草衬底,将鸡蛋整整齐齐地从上到下排好,再用稻草扎起来,一般10个一挂,一元钱 。往扁担头上一挂,随你挂多少,因为有稻草保护,所以既携带方便,又好算账。“鸡蛋串着卖”自然成了贵州“八大怪”之一。
    这也是贵州老乡对付“刁钻”的外地人不得不采取的没有办法的办法。当然现在小的计算器普及了,我可爱的贵州老乡也不用绷紧神经,担心受骗上当了。

 

                            

                                     941de6a6e749449d796e9d1aa060915.jpg   

 

     话再回到“折耳根”上来。
    “折耳根”的吃法,一般是将雪雪白,嫩生生的“折耳根”摘成寸把长,洗净后直接凉拌,至于佐料,悉听尊便,一般盐、酱油、醋、糟辣,葱、蒜自然是不能少的。待入味后,带着特有的鱼腥香味入嘴,一嚼,脆崩崩,甜津津,虽然不至于让人神魂颠倒,但确也会使人一筷接一筷,有种欲罢不能感觉,而且百吃不厌。据说食之,还可以消炎润肺防病。
    “折耳根”在贵州几乎可以与很多菜搭配了吃,比如折耳根炒酸菜、炒腊肉等,但与一些小吃搭着吃更是妙不可言。有了可爱的“折耳根”,这些看似平常的小吃立马身价百倍!
    比如贵州的名小吃“烤豆腐”。那方方正正的豆腐,四面烤得是油汪汪,金灿灿的。但你食之无味,非得将其划开一个小口,然后用小勺连汤带“折耳根”碎粒一起塞进烤好的豆腐的豁口里,一口吞一块,外热里凉,外软里脆,酸里带辣,辣中带甜,那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口中!

 

                                          ec250001f4dbc5f9d0b147eae1d8c81.jpg


    还有一种小吃,叫“丝娃娃”,——就是新近在常州开的贵州饭馆店名。乍听起来名字确有些吓人,但实际不是那回事。
    摆摊卖“丝娃娃”特简单,一块支着腿的木板,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碗或盆碟,大概有十几二十个吧。里面是各色佐料,调料应有尽有,比如酱辣麻醋等。更多的是一碟碟装满诸如胡萝卜丝,包菜丝,黄瓜丝,芹菜丝,紫甘蓝菜丝,莴笋丝,熟绿豆芽,葱姜丝,蒜泥,及炸过並剁碎的黄豆,花生等,品种之多,红黄紫白绿等颜色之全,着实让你目不暇接,眼花缭乱。但最吸引你眼球的是一大盆泡在特殊制作的酸溜溜辣乎乎汤水里白嫩白嫩的 “折耳根”碎段。
    吃客以小女生小男生居多。在摊前拉过一张小板凳,摊主将一叠类似江南春卷皮子或曰“薄面饼”递给你,此面饼好像比春卷皮子小一些,很薄,但筋道很好。你就坐在那里吃个够吧,到最后以面饼数算钱。
    “丝娃娃”的吃法是将面饼摊在手心,将你喜欢的各种蔬菜丝,葱丝等悉数放在中间,然后象用小被包娃娃那样把它们包起来。先包三面,留一面不包,用小勺将“折耳根”碎段连同酸辣汤水从此口浇灌进去,如此包法外形酷似包起的“娃娃”,故名“丝娃娃”。你还真别小瞧了贵州人,他们起的名字多风趣幽默,多生动形象!当然之后的工序,是折上第四边,然后往嘴里那么一扔。
    那些小女生小男生吃客就会这样坐着不挪窝地在此吃个够,尽管到后来吃得肚皮溜圆,辣得嘻拉着嘴,还意犹未尽。无奈肚子不争气,实在是吃不下去了,一点正好吃了三搭皮子,三十张,三元钱,遂埋单、结账、走人。花钱不算多,吃得挺痛快!远比山珍海味的大餐要好吃上百倍,这就是平民百姓或叫“小市民”的小——时——代——生——活!

                                             e90c7838347e5a905004a43a0420358.jpg

 

    1991年,我告别第二故乡贵州,调回常州工作。从此也与钟爱的“折耳根”拜拜了!忽一日,去家附近的超市买菜,意外发现竟有朝思暮想的“折耳根”卖,便毫不犹豫地挑捡了两塑料袋。
    也许是少见多怪的缘故,不少常州人象看“西洋镜”一样好奇地围而观之。並一个劲在问正在挑拣的我:这是嗲东西?郎格吃法?我指指挂在上方的牌子:“折耳根(鱼腥草)每斤6.58元”。他们方才得知这堆陌生的看起来既篷松又狂野地缠绕在一起东问的名字。有好事者,忍不住伸手去摸一下,然后就象触电一样赶快缩回:“真腥!”鼻子还要使劲嗅动一下。初闻,似乎鱼腥味很重,其实我们闻多了,也就“如入芝兰之室,久而自芳也,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
    但令我哭笑不得的是,在出门付钱时,那收银小姐,把头故意躲得远远的,斜着眼,伸手迅速刷塑料袋上条形码,并赶快离开时的情景,似乎那不是两袋“鱼腥草”,而是两袋什么臭不可闻的危险物品,也太夸张了吧。
    随着交通的便捷,物流的畅通,相隔千里的贵州与常州间的距离变得触手可及。用飞机空运折耳根到常州也不再是遥不可及的奢望。生活质量的改善,也让人们不再钟情于大鱼大肉而转向原先上不得台盘的野菜小吃。貓在路边小摊的“丝娃娃”,也开始登上饭店的大雅之堂!这不,在常州新开的来自贵州的“丝娃娃”菜馆里的“丝娃娃”也堂而皇之地成了“招牌菜”。所不同的是原先各色小盘小碟变成了有十多格的大菜盘加一大碗折耳根碎段的酸辣汤水而已!
    虽然离开三线,离开贵州多年,但我对“折耳根”依旧情有独钟。只要有卖,管它多少钱一斤,我都要去买,因为她是到过贵州,或在贵州生活过的人的最爱!
    嘴里嚼的是“折耳根”,咽下去的是乡愁!是对第二故乡贵州的那种不舍和眷恋!当然值得怀念的还有那个砥砺奋进的年代,那些充满激情的岁月!

                                                                                        修改于2019.10.14.

 

 

                       1160bf9e20cc0b55e2d9f6fa9131557.jpg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西江月
  • 竹青
  • 泉水涓涓
  • 林捷欢欢
  • 落英笑
  • 徐永林
  • 蒋锷初
  • 官方小可爱
  • jfzhuang
  • 彭岸良
  • 高熙康
发送

8条评论

  • 终于登录成功.用了实名
    2019-10-17 10:17:55 0回复
    0
  • 每次回到故乡湖塘,只想吃百页和芹菜!
    2019-10-15 16:39:06 0回复
    0
  • 什么时候也去尝尝鲜。
    2019-10-15 09:43:46 0回复
    0
  • 去贵州N次了,竟然没有吃过,明年有机会去,一定要尝下。但凉拌的,做蘸料,都吃过,真得是越吃越爽口。
    2019-10-15 09:11:19 0回复
    0
  • 常州人在吃这件事上从来都是不遗余力的
    2019-10-15 09:04:26 0回复
    0
  • 浓浓的怀念与眷恋
    2019-10-15 08:23:17 0回复
    0
  • 第一次吃丝娃娃,有二十年了,是在贵阳的黔岭公园门口,五毛一小碗。"鱼"味无穷啊!
    近两次在贵阳同一家店里吃,上次是十二元,今天夏天十五个大洋了。
    见过当年鸡蛋十个一札,闻过"折耳根"一腥十年。
    贵州百姓依然是那么纯朴墩厚,只是穷人太多!
    我国把它作为食材的省份不少,除了贵州,云川赣湘鄂甚至安微部分地区。
    鱼腥草的最简单做法之一:
    油盐醋辣椒生抽料酒拌匀后即可。第一次少尝一点,否则会不敢再吃的。
    2019-10-14 17:22:24 0回复
    0
  • 鱼腥草见过有卖的,不知如何吃。
    2019-10-14 15:53:38 0回复
    0
  • 865
    积分
  • 345
    博文
  • 191
    被赞

个人介绍

寄语新版龙博: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