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钱钟书笔下的几个知名文人形象

长天孤鹜lht 最后编辑于 2019-12-08 09:18:39
2749 2 4

钱钟书笔下的几个知名文人形象

钱锺书是一个极其冷静的人。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他没有批判过别人,也没有受过别人的批评。这种不趋附时势,能够独立思考的品格,让他安然躲过了历次政治运动的劫难。他极少评论别人,即便有,也常常是借小说人物之口说出来的。

比如徐志摩——一个颇富传奇浪漫色彩的人物。社会对他或褒或贬,评论很多。但钱钟书没有随波逐流,他对徐志摩的评价仅见于《围城》之中。

《围城》中有两处地方谈到徐志摩。一次是方鸿渐在学校做“西洋文化在中国历史上的影响”时说:“海通几百年来,只有两件西洋东西在中国社会里长存不灭,一件是鸦片,一件是梅毒……”关于梅毒,“只要看徐志摩先生译的法国小说《戆第德》,就可略知梅毒的渊源”。把徐志摩和梅毒相提并论,颇具调侃意味。第二处是在苏文纨家,诗人董斜川和方鸿渐、苏小姐谈到近代的诗人。董斜川提到“我那年在庐山跟我们那位老世伯陈散原先生聊天,偶尔谈起白话诗,老头子居然看过一两首新诗,他说还算徐志摩的诗有点意思,可是只相当于明初杨基那些人的境界,太可怜了。”如果这能算是钱钟书对徐志摩的评价,那么徐志摩钱钟书心中的形象应当是否定中带有肯定。

郭沫若和钱钟书,1949年后两人都在科学院供职。郭沫若是院长,颇受中央宠信钱锺书则是科学院下属的哲学社会科学学部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两人之间应该没有交往,钱锺书对郭沫若的评价也见于《围城》。有这样一段描述:“何况汪处厚虽然做官,骨子里只是个文人,文人最喜欢有人死,可以有题目做哀悼的文章。棺材店和殡仪馆只做新死人的生意,文人会向一年、几年、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陈死人身上生发。‘周年逝世纪念’和‘三百年祭’,一样的好题目。”这是一段颇具讽刺意味的评论,文中的 “三百年祭”显然是暗指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哥伦比亚大学中国文学名誉教授夏志清的《重会钱锺书纪实》中有这样一个细节:夏志清奇怪,郭沫若“为什么要写贬杜扬李的书?”钱锺书说回答:“毛泽东读唐诗,最爱‘三李’——李白、李贺、李商隐,反不喜‘人民诗人’杜甫,郭沫若就听从圣旨写了此书。”这应该是钱钟书对郭沫若的最直接评价。

陈寅恪和钱钟书一样,是一个学富五车,却具有独立人格的大家。但钱锺书对陈寅恪的评价似乎不高,依据是: 1978年,钱锺书在意大利一次学术会议上的演讲。演讲题目是《古典文学研究在现代中国》,演讲中说:“解放前有位大学者在讨论白居易《长恨歌》时,花费博学与细心来解答:杨贵妃入宫时是否处女”的问题。”“ 今天很难设想这一类问题的解答再会被认为是严肃的文学研究。”。显然这位大学者,指的是陈寅恪。似乎是说,陈寅恪“花费博学与细心”从事的并不是“严肃的文学研究”。不过许多学者对此观点并不认同。

台湾作家汤晏在他的《一代才子钱锺书》中就提到了杨绛的看法:“锺书并不赞成陈寅恪的某些考证,但对陈的旧诗则大有兴趣,曾费去不少时间精神为陈残稿上的缺字思索填补。蒋天枢中风去世后,他这份心力恐怕是浪抛了。能说钱对陈颇有‘微词’而看不起陈吗?我不能同意。”杨绛是在说钱钟书是尊重陈寅恪的。

原《文学评论》主编侯敏泽的回忆中也印证杨绛的说法。侯回忆说:陈寅恪完成《元白诗笺证稿》后,曾寄给过钱锺书一本。可见他对钱锺书是认可的。蒋天枢20世纪70年代末编纂《陈寅恪先生编年事辑》时,曾请钱锺书细校过原稿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蒋锷初
  • 泉水涓涓
  • 西江月
  • 珍珠传奇
发送

2条评论

  • 859
    积分
  • 2157
    博文
  • 250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