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陈平 透支 [26]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19-12-14 21:02:06
896 0 3

原创中篇    透支 

                   陈平

【26】

由于梁大头起到的关键作为,伍家塘今年的偷粪行动没出现任何像往年那种不是水泥船被扣,就是粪桶被砸,最严重的一次,是瞎明大被环卫所扣住,虽未受到人身伤害,但半夜他被罚站在某个粪池旁进行“防盗值班”,到有另偷粪者被抓到才能“交班”。蹊跷的是,像是大家事先约好似的,哦,这个粪池旁边有个独眼龙看着,此人一目了然,这几天大家全不要去偷噢,居然好几天夜里无一个“盗粪者” 光临,弄得瞎明大一把鼻涕,一把老泪地对环卫所头头保证,即使让我另只眼瞎了,从此也不愿再值这种班了。是的,回来浑身还是臭得让人实在受不了这情况。

伍阿松本来仍要瞎明大领衔此行,狡猾的瞎明大不敢明里违拗他,脑子一动就对伍阿松推荐了梁大头。

我常听到他在阿凤面前说,嘿,要说我对城里的熟悉程度啊,可说连哪里有个厕所都一目了然, 看看,是个这方面的人才啊,阿松你为何不充分发挥他的这个专长呢,这也是你们对知青再教育的主要内容嘛。伍阿松一听也对,为了记工分的事, 两个男知青对我意见很大,不如……于是就来对梁大头商量,没想到一拍即合。可是让瞎明大根本没想到的是,女儿阿凤会在中间插上这一杠子,结果虽然皆大欢喜。但自从这支完胜的偷粪队伍回来后,梁大头与阿凤的幽会频繁了。有时程展图正准备上楼,老远就听到竹床在吱咯吱咯地响便立刻回避:听听,动静不小哩,男喘女吁,嘿咻不止,梁种猪在行动!摇头叹息之余赶紧离开。。

哎呀,两人在稻草棚里搂则紧到则,小孩的嘴巴能管得住?听到这些风言程展图苦笑笑地想,你这表将,幸亏营养不够,否则你整天要硬在这里面,不要轻易去扒农村姑娘的裤子,否则后果将会很严重,弄不好,你要后悔一辈子的,仍是经常提醒他。

可他毫不在乎,怕啥,互相玩玩的嘛,嘿嘿!男人颧骨高,必然是英豪,我就是大英豪,爱一个女人就要有实际行动,一副老脸皮厚的江湖腔反把程展图逗得哈哈大笑。

殊不知,常透支精涎不仅伤身,而且暗珠谛结也就难免,他俩生理正进入生育的旺盛期。这事的到来,应该是从城里偷粪回来的大半年后。有一天瞎明大老婆对丈夫说,明大啊,阿凤两个月不来那个了,你知道咋回事吗?莫名其妙的伍明大立刻问她,究竟是咋回事,难道……听老婆瘪缩缩地实话实说,瞎明大瞪大了独眼看她半天没作声,模样像不认识她,可脑中却在飞转;在农村,一个大姑娘未婚先孕,哪可是件要炸开锅的大糗闻,所以他表面守口如瓶,心里却焦急万分。大头当然清楚这事,但他也表面毫无反应,每天还是乐呵呵地与任何人嘻嘻哈哈,只是写了一封密信寄给城里的父母;我要为你们添个孙子了!廖廖十字,把大头父母急如热锅上的两只老蚂蚁。哎呀,不得了了,家里要出大事了!插队才一年多他就弄出个孙子来了,虽说添孙是好事但我们梁家完了,后代从此注定全是农村户口了,子子孙孙……

大头父亲越想越沮丧,嘴里一直在骂,你个糊涂蛋啊,为何不采取措施,就这样直来直去,好了,事情全给你搞砸了,长子无能家必败,长子无能家必败啊!大头母亲整天以泪洗面,还是大头的老舅来劝道,解铃还需系铃人,把大头叫回来问清情况,大不了……大头父亲说,哎,我儿子的秉性我不知道,否则他为何不回来,还是我们去处理吧。

老舅又说,大头是家中男生老大,上面有一个姐姐下面有三个弟妹,作为老三届知青,他下乡插队不久就闹出这事,你们虽然焦虑万分也只能耐心对他说清利害关系;你是家里的老大,是我们依靠的唯一希望,现在你是农村户口,这是伟大领袖的战略部署,我们没法解决,可你又主动弄来两个农村户口,叫我们以后咋办呢,难道我梁家的香火从此只能以农为主,这你也愿意?

那天上午夫妻俩匆匆乘长途汽车赶到乡下来劝儿子,商量如何处理这问题。父亲在车上对老婆说,这小子是犟驴,吃软不吃硬,我们要让他晓之以情,主动配合。大头母亲就在小阁楼上对儿子声泪俱下,我的儿啊,你的年龄还小呢,千万不能犯糊涂啊,真和这位农村姑娘结了婚生了孩子,那你的这辈子就没指望能回城了,叫我们以后咋办。可大头一直低头不语。

铁卵得到消息也立刻赶来了。慎重点吧,兄弟,千万不要一足失落千古恨啊,我们现在是农村户口,这接受再教育到哪年哪月,谁也弄不清,但伟大领袖的战略部署是培养我们成共产主义事业的可靠接班人,没叫我们自作主张地在乡下早养儿子,你要后悔的啊。大头听了仍闷头抽烟不理他。铁青面孔的大头父亲看着人高马大的他这等模样,只能一声不响下了小楼找到村西头的瞎明大,也就是阿凤的家里。没想到这瞎明大像知道他要来一样,今天居然没去上工,一个人坐在昏暗的屋子里抽着闷烟。

梁爸一进来就对他开门见山,这事我家大头有责任,所以我愿出钱了断此事,所有费用,包括营养费全由我来承担,还有……说完抬头看看这位身材矮小,有一只假眼的中年农民。可身穿黑棉祆,坐在破椅上的瞎明大,除了大模大样抽着他带来的大前门外,居然一声不响。

梁爸低头想了想又说,实话告诉你吧,明大兄弟,我家玉民还在婴儿时,就由我们作主,与同乡家的那位闺女订了娃娃亲。

姑娘叫章好雨,是家里的独女,在城里的国营工厂上班,她说,她根本不嫌大头出了这种事,还说,只要他本人人好,其它全不管,请你考虑这情况,要多少钱了断,你就开口吧。说完从腰里掏出一叠十元钞票往破桌上一惯。

瞎明大抬头一看,真眼假眼同时发亮,心里顿生感慨,乖乖,还是城里人有派头啊,就这一叠钞票要让我卖好几头大猪呢,一家人的口粮都秤回来了,但表面仍然一声不吭,像他放了一阵屁。

其实他还不知道,大头他爸就是个国营印染厂的普通漂洗工,他把家里的全部积蓄都拿出来,就是准备为儿子孤注一掷。

而女友章好雨见大头下了乡,转身就和车间书记的儿子好上了。大头他爸知道也无奈何。那位同乡看见他就愁眉苦脸地摇了头说,哎,姑娘大了,根本不吃媒妁之言父母作主这套了,哎,我们啊,还是听天由命吧。

那边大头他爸正与瞎明大斗智,大头他妈与铁卵在小楼上苦劝大头,而站在村头运河岸边的程展图,看着河里来往的水泥船也在想法帮大头渡过难关。打胎,看来瞎明大不会肯,也不能说他另有企图,事实上这种事弄不好是要出人命的,再说阿凤也不会同意,因为她就要这种结果,原因的确相当复杂。

但不除去这块透支之肉,大头除了娶阿凤为妻,就无其他选择,可他父母能同意吗?真的是进退两难啊。

哎,要怪就怪这哈里哈气的梁大头,为何非把她的肚子搞大了呢,不知以后的麻烦啊,木已成舟,木已成舟,听天由命,听天由命,一包大铁桥抽完,程展图没想出啥好办法,只能如此叹息。农村姑娘的裤子你千万不要去扒啊,否则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平常自己没少提醒过他,可他总满不在乎嘿嘿一笑。根本没当回事。不过感情这玩艺呢,也就他妈是真说不清,像大头这样的性情中人,一旦陷进去要拨出来确实较难的。记得他也有愁容在眼前晃过的,哎呀,烟没有了,仅仅如此。不过这后果也像在自己的意料之中。自从他俩一起住进这间低矮的小阁楼不久,程展图就发现他的变化,彼此竹床靠竹床,米屯靠米屯,连撒尿也共享一只粪桶,他的一举一动能不看在眼里。譬如后来只要自己不在楼上,阿凤就会来找大头玩。而且玩着玩着,他的竹床就咯支咯支地响起来。饮食男女,食色性也,破四旧时曾瞥见老书上有这话,没想到这说法现在全凑到他的这张竹床上了,可是这麻烦也就来了,梁大头啊梁大头,光这农村户口就会让你以后生畏,你在这里随便竖起小头,可你想没想到你以后要负的责任?

此时的程展图越想越没辙,大头这家伙,这辈子就算定位了,农村的习惯势力与小上海去打架完全是两回事,凭他根本无法抗拒,除非他爸妈马上能拿出个绝办法来解决。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蒋锷初
  • 泉水涓涓
  • jfzhuang
发送

0条评论

  • 4992
    积分
  • 2746
    博文
  • 1544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