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常言道 2020年1月13日-1月16日新话题

常言道 最后编辑于 2020-01-13 10:40:08
11165 16 4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春节来临,城里的人们又在寻找过年的感觉,不少习俗在现代化进程中逐渐淡化甚至消亡,“年味”越来越淡了。长长的春联与城里房子不匹配而剩下一个“福”字,千年的爆竹因空气质量而限定在小小的范围。与此同时,各单位的年会却越来越红火,专业的策划、精彩的节目、丰富的奖品,营造了浓浓的年味,也拉近了员工的距离。春节是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你觉得过节的仪式感重要吗?怎样的仪式最具“年味”?

 

小启

新闻纸是信息纸,也是观点纸。为强化新闻评论,发挥党报主阵地作用,壮大主流思想舆论,从下期起,《文笔塔·博客》版将改版为《文笔塔·观点》,“博客周话题”栏目将改为“常言道”。“常言道”栏目沿用“常州三人谈”和“博客周话题”的采编风格,每周在报纸版面及常州网博客发布话题,刊发围绕该话题从不同视角撰写的评论文章,面向社会各界征集稿件。欢迎某一领域有专长的研究者、高校科研机构专家学者、业界精英、评论爱好者等赐稿,请勿一稿多投。一经录用,稿酬从优。

 

1月13日常言道刊发名单:

肖声、鼎子、763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蓝天白云
  • 西江月
  • 泉水涓涓
  • 人参果
  • zetion
发送

16条评论

  • 仪式感,过年“美味”

    涂俊明

    腊月,是“年月”“忙年月”。每年过了“腊八”,就是小年,踏入春节门槛越来越近,年味也越来越浓。其实,几千年来,中国民间年味深深浅浅地潜入在过年的仪式里,越到新年越是醇香。因此,过年时的传统仪式成为人们表达内心情感最直接、最显性、最隆重的表达。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旧桃换新符”,与过年一样,不同的时空,不同的境地,年俗、年味及其仪式等,也在亦步亦趋地悄然脱变。就在当今的社稷生活环境中,步随着时代演进与人们居住生活方式变化轨迹,类似民间古旧的过年仪式不断被改变、被演绎,更多的是被淡化。然而,即便村民“洗脚上了楼”,搬家“进了城”,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心中那份独有的乡间过年仪式感并不淡漠,悠然飘在人们深深的记忆中。尽管,曾经的乡村民舍中,那些隆重的祭拜列祖列宗、磕头拜年、端枣茶敬长辈、走村串门拜年,见者都会互致道贺新年等等,已经是鲜见效法。甚至连燃放爆竹,也只能定时定点定量了。但是,过年就是过年,那份浓浓的过年情结依然,那份重重的仪式感依然。

    新时代、新生活中的“新过年”,改变与升华的方面多了去了,有的久而久之也就成为春节过年之必须,诸如年里的“春晚”“元宵晚会”“灯会”等等,年复一年地不期而至,并且约定俗成,组合了许许多多的过年内涵,收容了很久很久的民间过年情愫。过大年,看春晚,嫣然成就了又一过年仪式感。家庭、氏族里的压岁钱风俗依然,长辈给晚辈发压岁钱,本身就是一种期盼浓浓的仪式,对授受双方都有亲切亲情亲临的仪式感。走亲访友拜访长者仍然要有,人们把握计划着有限的节假时日,你我互访互动,见面道贺新年,祝福身体健康,年味在这样的仪式感里,唯有加深着人们相互之间的亲爱、亲情、友谊。

    过农历年,享春节乐,是中国人的传统习俗,构成了中华民族独特的优秀节假文化体系。人们陶醉在浓郁的过年仪式感里,乐享过年中的“美味”。

    过年活动需要仪式。只要是过年,必定就会有仪式,只要参与期间,您就会有仪式感、快乐感、幸福感!
    2020-01-17 15:06:22 0回复
    0
  • 仪式感,过年“美味”

    涂俊明

    腊月,是“年月”“忙年月”。每年过了“腊八”,就是小年,踏入春节门槛越来越近,年味也越来越浓。其实,几千年来,中国民间年味深深浅浅地潜入在过年的仪式里,越到新年越是醇香。因此,过年时的传统仪式成为人们表达内心情感最直接、最显性、最隆重的表达。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旧桃换新符”,与过年一样,不同的时空,不同的境地,年俗、年味及其仪式等,也在亦步亦趋地悄然脱变。就在当今的社稷生活环境中,步随着时代演进与人们居住生活方式变化轨迹,类似民间古旧的过年仪式不断被改变、被演绎,更多的是被淡化。然而,即便村民“洗脚上了楼”,搬家“进了城”,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心中那份独有的乡间过年仪式感并不淡漠,悠然飘在人们深深的记忆中。尽管,曾经的乡村民舍中,那些隆重的祭拜列祖列宗、磕头拜年、端枣茶敬长辈、走村串门拜年,见者都会互致道贺新年等等,已经是鲜见效法。甚至连燃放爆竹,也只能定时定点定量了。但是,过年就是过年,那份浓浓的过年情结依然,那份重重的仪式感依然。

    新时代、新生活中的“新过年”,改变与升华的方面多了去了,有的久而久之也就成为春节过年之必须,诸如年里的“春晚”“元宵晚会”“灯会”等等,年复一年地不期而至,并且约定俗成,组合了许许多多的过年内涵,收容了很久很久的民间过年情愫。过大年,看春晚,嫣然成就了又一过年仪式感。家庭、氏族里的压岁钱风俗依然,长辈给晚辈发压岁钱,本身就是一种期盼浓浓的仪式,对授受双方都有亲切亲情亲临的仪式感。走亲访友拜访长者仍然要有,人们把握计划着有限的节假时日,你我互访互动,见面道贺新年,祝福身体健康,年味在这样的仪式感里,唯有加深着人们相互之间的亲爱、亲情、友谊。

    过农历年,享春节乐,是中国人的传统习俗,构成了中华民族独特的优秀节假文化体系。人们陶醉在浓郁的过年仪式感里,乐享过年中的“美味”。

    过年活动需要仪式。只要是过年,必定就会有仪式,只要参与期间,您就会有仪式感、快乐感、幸福感!
    2020-01-17 15:05:07 0回复
    0
  • 从传统文化中吸取“年味”
    李育蒙
    乡村是中国社会的基础。精准扶贫实施以来,乡村在物质财富方面有了质的飞跃,全面实现乡村振兴,在物质财富改善的情况下,更要注重精神财富的供给。十九大报告提出要“传承发展提升农耕文明,走乡村文化兴盛之路”。这为乡村文化振兴,指明了方向,那就是回归传统。

    以往的农村,最热闹的莫过于过年,许多与“年”有关的活动,都特别吃香。不过在当前的乡土中国中,恰恰有一些乡土底色在丢失。这其中最重要的怕就是“年味”了,年轻人对传统节日的期待感大大降低了,过年“无味”甚至成为一些返乡的年轻人最普遍的观感,这样情绪蔓延,其实会大大降低“乡愁感”。

    笔者老家所在的农村,这几年通过一些民俗文化活动,呼吁和倡导村规民俗回归传统,吸引力不少关注。回归传统,才能唤醒乡愁。舞狮、手写春联、手工美食等“旧年俗”和百姓春晚、群众文艺演出等“新年俗”交替进行,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进城人尤其是年轻人“回家过年”;各村还将分散的广场舞队伍组织起来,提供场地和设施,进行专门的排练,打造具有地域特色和文化风情的节目,组织大型的群众文艺汇演。这些举措,不仅盘活了乡村活力,吸引了乡情的回归,也推动了乡镇旅游的发展。

    笔者认为,不同于以往忙于生计,现今的农村物质财富已有了极大的丰富,农民已经有足够的闲暇来思考“吃”之外的问题,精神财富的增长要跟上物质财富的步伐,乡村才不会觉得“空虚”。要让回家不觉得“空虚”,还是需要从传统文化中吸取“年味”,只有民众乐于参与,传统文化才能更好的发扬光大。

    在笔者看来,那些真正能吸引村民的还是具有浓厚的传统色彩的文化活动。虽然传统生活在慢慢改变,但用传统文化去引领的新生活方式,才会唤醒记忆中故乡的模样,实现乡村文化振兴。
    2020-01-16 13:48:25 0回复
    0
  • 浓浓的年味 深深的回忆





    我已进入耄耋之年,年是怎样过的,我有切身体会,历历在目,记忆犹新。有人说现在年味淡了,我说年味浓了,这不是抬扛,用事实说话,没有比较就不知道社会主义制度好。

    吃。过年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词典”里很狭窄,几乎成了吃肉的代名词。过去过年吃肉,大多农村孩子是不能放开吃的。本来买的肉不多,除了过年自己吃之外,还要留亲眷,有的蒸了又蒸,一直蒸到清明。现在还有谁家孩子提吃肉,平时是无荤不吃饭,提倡少吃肉。家长也不再怕没钱花,而是有酒不敢喝,有肉不敢吃。

    穿。请问年轻人,你们见过挑着缝纫机上门做衣服的裁缝吗?没有。过去,市场上很少有成衣出售,即使有,价格也很昂贵。大多数是自己上街剪布,入冬把裁缝请回来,做几件象样的衣服准备过年。平时都是孩子穿父母的,弟弟妹妹穿哥哥姐姐的,破了就补,补了再穿,补丁上面加补丁。现在还看到哪个孩子穿补补丁衣服吗?学校有样服,平时很少穿旧衣服,过年不少孩子都穿名牌时尚了。

    钱。对一个家庭来说,最重要的是钱,有钱啥好办事,无钱寸步难行。一般人家能通过自己劳动艰难度日,少数人家债台高筑,过年不敢在家,必须外出躲债,全家不得安宁。现在,谁家没有几张银行卡。孩子的压岁钱也从过去的一二毛到现在的成百上千。即使贫困户和低保户,过年时,当地政府和慈善部门也会上门慰问,送钱送物送温暖。

    行。过去的亲朋好友都靠得比较近,来去方便。但要是有远路的或是在城市做工人的可就麻烦了,虽然有火车,但班次少,速度慢。要出行者需提前几天去车站窗口排队买票,有时要排上几天队,在没有空调、冰冷的车站内熬过一个又一个夜晚,即使上了车大多数都是站票,少则站几小时,多则站几天几夜。现在,车票、机票均可以预售,站内都有空调,服务非常周到。不但有大巴、动车,还有高铁、飞机,在国内,一般当天就能与家人团聚。

    玩。过去过年走亲访友,赶节场,赴庙会,调狮子,舞龙灯。现在除了这些,许多人选择旅游,南至三亚,北到漠河,饱览祖国大好河山。有的走出国门,体验和享受异国风情。

    乐。小时候,最开心的是站在寒风中看大戏,那时没有电灯、没有麦克风,也看得津津有味。现在过年,社区组织写春联、送福字,开展各种文化体育娱乐活动。比如乒乓球、象棋比赛,书法、绘画展览,非遗传统和现代文化展示,处处歌舞升平,一片嘉庆祥和。

    讨。过去过年时,乞丐一拨接一拨,他们风餐露宿、受冻挨饿,从苏北、安徽,甚至河南等地沿途气讨到苏南。新年新世,为了讨个吉利,当地人把他们称之为“发财人”,他们扶老携少,远离家乡,非常可怜。我们虽然自己日子也不大好过,可也不让乞讨者空手而归。现在,乞丐已绝迹,少数流浪者都有政府救助,享受社会大家庭爱的温暖。
    2020-01-16 09:27:30 0回复
    0
  • 春节的仪式感在传承中发展
    春节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也是我国人民一年中家家户户最隆重、最热闹、最具祥和气氛的节日。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每一个传统节日都有特定的仪式来表达我们的礼仪。作为我是一个“四0后”,幼年时的春节仍记忆犹新。幼时盼着春节快来临,可以穿新衣服,可以吃到好吃的。我家在苏北农村,每年父亲从上海回来过春节,总会带许多乡下见不到的饼干、糖果回来给我吃。春节最具仪式感的要数除夕之夜的年夜饭了。由于家里贫穷,平时餐桌上难能见到鱼肉,可在大年夜的餐桌上鱼肉都端上了桌,还有平时见不到的包子、糕点等。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其乐融融,别提有多开心啊。而今生活条件好了,几乎天天在过年,年夜饭已经不是满足家中一顿鱼肉美餐,而是走进饭店,享受别具一格的年夜饭,成了过年新的标配。
    时代在发展变化,但春节全家团聚的仪式感未变。仪式感犹如电脑的重启键。如今的春运,数亿的人们在一条条通往家乡的道路上,匆匆赶回家与家人团聚。春运的仪式感也深深勾起了我往年的回忆。当年我在湖北工作期间,每年春节为了回家看望父母、与家人团聚,在当时交通极不方便情况下,从武汉乘长江轮船三天两夜到达南通再转小船到家。家是幸福的港湾,回家过年与家人团聚路途虽苦亦乐。如今反向团聚过年,创新了新的年味。
    春联不失为春节的仪式感之一。我从小学三年级起为自家及左邻右舍写春联,近年又多次参与为社区写春联送祝福活动,深深感受到人们春节对春联的重视与𣲵爱。随着时代的变化,长长的春联与城里的住宅不相标配,在很多情况下仅剩下一个“福”字。但无论是长长的春联还仅是一个“福”字,人们对美好生活期盼的内涵是一致的。
    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当年的祭神拜佛的旧俗已逐渐消亡,烟花爆竹已禁放,取而代之的是除夕之夜的“春晚”、各单位隆重的年会、到处红红火火的红灯笼、中国节及亲朋好友间微信问候、红包,这些成了具有新时代特色的春节仪式感。
    2020-01-15 21:46:28 0回复
    0
  • 清淡才是真味
    作为一个城里人,在城市里过年是一件回避不了的事,城市里春节的冷清寥落也许让人感觉城市与春节没有多大关系。
    其实,在城市里过年,我们要换个角度来看年味淡的现象,因为城市与农村毕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生活空间,环境的变化就决定了那些在农村盛行的春节文化,在城里可能就要受到排斥,在农村受追捧的东西,城市人也许并不待见。举个例子吧,鲁迅曾写过一篇文章《过年》,里面说到,“我不过旧历年已经23年了,这回却连放了三夜的花炮,使隔壁的外国人也‘嘘’了起来:这却和花炮都成了我一年中仅有的高兴。”“十多年前,我看见人家过旧历年,是反对的,现在却心平气和,觉得倒还热闹,还买了一批花炮,明夜要放了。”鲁迅那个年代,城市里也许还没有多少雾霾,但对于在城市里放花炮,人们还是不能接受的,外国人的“嘘”声就是一个证明。因为放花炮,纵使在当时不会造成太大的空气污染,那噪音也会让人受不了,对此,外国人是反对的。今天,若有谁还想着在城里过年要靠放花炮来烘托气氛的话,那也许会招来更大的一片“嘘”声。现代社会,城市化是避免不了事,我们每一个生活在城市中的人在行为习惯、思维方式等方面也要城市化,这样我们才能与城市共同而友好地前行,在城市的发展当中享受生活的美好。
    一些人说,城市里没有年味,这话其实不完全正确,年味是存在的,需要你去品试,去感悟,去寻找与发现。鞭炮齐鸣大吃大喝酒肉征逐喝雉呼卢,那肯定不是一个城市所需要的年味,城市消受不起,城市人也经受不了。
    那城市需要什么样的年味呢?城市需要的年味其实就一个字,也就是我们常常挂在口边上的:淡!
    城市春节之淡,不是寡淡的淡,不是淡而无味的淡。我们知道,不论什么食品,若无盐,则都难以下咽。城市春节之淡,是淡雅的淡,是素淡、淡浄、旷淡之淡,而这种淡,才是人们所追求的一种生活境界。
    过年了,城市如同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现在一下子慢下来了,城市也需要休息啊。此时,我猜想,这个城市的感觉,也许就是一身轻松了,城市里这些“土著”们,此时则可能有云淡风轻的感觉了。城市安静了,路上人少车少,空气也变得比以前干净了。城市春节的这种淡,一下子让人有了一种淡朴、淡远的感觉。城市如同一个人,一下子放松了,这是一种多么快慰的事啊。
    其实,对于过年图热闹这件事,我们真的要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我们的祖先很有智慧,他们很早就知道一个道理:厚味腊(音xī)毒,意思是味美的东西会有巨毒。在传统的农业社会,人们辛苦惯了,所以到了过年过节的时候放纵一下,大吃大喝大玩一通,这未尝不可。而到了如今的文明时代,尤其是在城市当中,我们就要从更高的层次上来领略过年的风景了,莫贪“厚味”。
    过年了,城市安静了,我们是不是也要好好思考点什么呢?
    2020-01-15 16:29:38 0回复
    0
  • “年味淡了”?跨世纪错觉!
    无所求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这是先人对中国民间过年传统习俗的经典描述。年味感知,何妨“新桃换旧符”。记得改革开放没几年,“年味淡了”便渐成“共识”。几十年过去,“共识”依旧在。若换个角度来思考年味,便知不是年味淡了,而是天天享受年味、年味越来越浓。只因食多无滋味、福满不知福,才有“年味淡了”的错觉。
      仔细回忆下,那时年味是什么呢?几块水果糖,一把油果果,一捧花生葵子,一角压岁钱,一件新衣服,一双新鞋子,一餐年夜饭,一顿猪头肉,一碗汤圆。所有这些,都曾是平日里可望不可求,只有过年才能得到,甚至未必能轻易得到。孩子盼过年,家长怕过年,过年如过关。改革开放后,老百姓日子芝麻开花节节高,那些曾是过年才能享受到的“奢华”,完全成了平常事。事实上人们感叹“年味淡了”时,也承认现在的日子“天天像过年”。
      年俗也须“新桃换旧符”。过去年味固然还有鞭炮香烛。现在人口聚集的城市禁止燃放,少了声响热闹;香火蜡烛不点,少了烟火味儿。其实更多新年俗在不知不觉形成,住宅区插彩旗拉横幅,企业单位门楣挂红灯笼,门上贴大红剪纸福字,室内挂大红中国结,亲朋好友聚餐年夜饭,互相微信祝福发红包,央视春节联欢晚会,地方春晚,网络春晚,江苏各城市古城门挂春联,企业单位越来越红火的年会,...这些形式潜移默化约定俗成,俨然已成新年俗。
      新年俗虽与传统年俗形式不同,仪式感及其内涵却是一脉相承的。红红火火,热热闹闹,团团圆圆,营造年味,增进感情,向往美好,祈求吉祥,祝福新年。年俗演变,年味不变。如果说还有一种年味叫做期盼,那么合家团圆、纳福迎祥、祝福安康,则是永远的期盼,也是永远的年味。
    2020-01-15 08:17:31 0回复
    0
  • 让年味与时俱进
    赵军
    春节是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自古以来,中华民族是一个注重仪式感的民族。仪式感是一种生活态度,更是追思怀远,凝聚亲情,传承家风的重要方式。法国作家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说:“仪式感就是使某一天与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时刻与其他时刻不同!”
    然而,不少习俗在现代化进程中逐渐淡化甚至消亡,“年味”越来越淡了。城市里,长长的春联与城里房子不匹配而剩下一个“福”字,千年的爆竹因空气质量而限定在小小的范围。怎么办?
    传统文化里面的“化”字,本身就含有变化的意思,文化要与时俱进。因此,我以为在弄清春节的含义和价值后,我们的年味可以在传承地基础上,与时俱进。比如:
    一、让春联内化。防盗门外尽管仅贴一个“福”字,但长的春联仍可以贴在室内合适的地方,并且最好是手写。一家人一起撰春联,更有个性化,具有私人订制的特点,也能显出自家的文化品位,由会写毛笔字的家庭成员书写,更亲切,更有自豪感,也更能弘扬书法的非遗传统文化。
    二、让鲜花替代爆竹烟花。鲜花人人喜爱,更能渲染节日气氛。我们可以逛花市,赏美景,更可以多买一些装点房间,寄寓美好。文友新安桃园深有体会,曾写诗道:“留连海客神仙岛,拥抱春天烂漫湾。万古时空任穿越,南山晋菊楚湘兰。”我去年也曾订购了“干柴烈火”(枯木逢春)、“澳洲狐尾”、“橘梗海棠”“仙客来”等鲜花,客厅、书房、餐厅、厨房,不同的地方摆放不同的鲜花,年味也是甚浓的。
    三、制作电子贺卡。利用多媒体,选择吉祥的图画,精美的照片、喜庆的音乐,进行独特的设计,制作一张新年贺卡,发给亲朋好友,送去祝福也是很时尚很环保的。今年我们诗社在秘书长的帮助下,把自己写的一首诗或词,镶嵌在电子版的鼠年明信片首日封上,然后在新年第一天寄出。也是很有年味与创意的。(见下面的图片)。
    四、让社区更温馨。城市化的进程,村庄大多演变成社区,因此,要通过政府职能,更好发挥社区的功能,开展各种活动。比如乒乓球、象棋比赛、舞蹈唱歌汇演、书法绘画展,更重要的是可以进行非遗传统文化展示,互动活动,增强社区凝聚力,亲和力,建设和谐幸福新家园。
    2020-01-14 17:06:22 0回复
    0
  • 拿点鸡毛蒜皮的事来说说,我只能有空来凑凑热闹,我正在愁春风化雨AB老师不断抛出的震撼话题怎么解呢?愁的头发都白了……
    2020-01-14 07:18:24 0回复
    0
  • 民俗文化、仪式感不用刻意地整天挂在嘴上,捧在手上,生活本身就是文化仪式,西方文化、港澳台文化,或者是其他什么文化,基于各自社会不同的社会分工和生活,呈现各自特点,交流欣赏感悟过后,终究还是感动于国家建设的成就,与祖国、同胞同呼吸共命运,在小桥流水的城市脉络、在传统院落平房、在时代印记的建筑雕塑地标、在人们的劳动、在学生求学的眼神、在练习毛笔字、在加工馒头团子饺子、在蒸馏制作烧酒中。。。体味到宁静、灵性、深邃。根在、心在、年俗也在。不管怎样,依旧期待着春节联欢晚会,新衣服买好,果盘准备好,弄几个菜,饺子。。。
    2020-01-13 22:41:37 0回复
    0
  • 传统春节需要创新“年味”
    作为传统节日的春节,是年年岁岁节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过年,过的就是“年味儿”。现在的春节年味越来越淡,不少人只知道“吃喝玩乐”。其主要原因是缺少文化味。如此,对春节赋予新的文化内涵,创新春节的年味,应该成为一个重要课题。
    作家冯骥才说,年味变淡,是因为没找到新的过年载体。如今,人们的娱乐方式、兴趣点分散了,传统的载体像贴年画、写春联、挂灯笼、贴窗花等,随着城市住房与农村民居的不同,长长的春联与城市住宅已经不匹配了,同时,也在许多年轻人眼里失去了魅力。让春节多些年味、文化味,必须在传承传统文化和适应现代生活之间找到最佳结合点,既要尊重传统习俗、继承传统文化,又要不断创新形式,形成富有时代感的新年俗。
    一是从恢复写春联、贴春联等中国传统年俗中的一项重要活动开始,铺开红纸,蘸满墨水,一笔一划写上心仪的春联内容,大人和小孩一起,拿着对联,搬上凳子或梯子,粘上浆糊,贴在门框上,年味就在这一刻开始荡漾。手写春联虽然可能没有印刷的那么好看,但却多了别样的年味;针对城市社区的特点,社区和物业组织一些送春联的惠民活动;二是从微信拜年变成上门拜年,上门拜年也需要改变走亲戚像送“快递”一样的做法,多一些交流、沟通,多一些亲友间的活动,改变只有打麻将、打牌的交流行为,如共同到农家乐过年、共同一起做菜做饭,共同开展一些做菜、做家务活动的交流比赛活动,增进交流与互动;三是相关部门,尤其是社区等可以组织好各种群众性文化娱乐活动,推出一些富有时代特色、群众喜闻乐见的文体活动、文化遗产展示、民间艺术交流、展示等活动,使人们在浓浓的文化气息中欢度春节。
    创新是一个民族发展的源泉,也是春节这个传统节日保持生机与生命力的重要途径。
    2020-01-13 20:16:09 0回复
    0
  • 记忆中年的味道
    过年是一年的结束,
    过年是一年的开始,
    除旧迎新。
    过年有孩子们的烟花爆竹,
    过年有大人们的久别团聚,
    欢天喜地。
    感念过去,
    时常回味小时候,
    浓浓的年的味道。
    那五颜六色的家谱,
    那各式各样的贡果,
    仰视着家谱里祖宗的画像,
    惦记着贡台上心仪的美味。
    大清早给爷爷奶奶拜年,
    收到了无比开心的压岁钱,
    那是一年里最大的收入,
    那是我所能支配的小金库。
    纯洁的想法滋生出
    简单的快乐,
    浓浓的年味承载着
    满满的开心。
    时光偷偷地溜过,
    将爷爷奶奶的名字
    写入了家谱,
    记忆里崭新的家谱
    也早已泛黄,
    儿时的年味只能在
    记忆里回味。
    不知不觉年又近了,
    虽说现在的年味渐淡,
    但久别家乡,
    无时不思念家人和老友,
    因为我儿时的年味里
    有他们的陪伴
    2020-01-13 16:45:29 0回复
    1
  • 过年有一种仪式感,这个仪式感一直存在,只是表现的形式随着时代的发展有所不同而已。

    以前有一首大家耳熟能详的童谣:二十三,糖瓜儿粘;二十四,写对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炖猪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儿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

    上面所说的过年仪式感,几乎都是吃的。因为70后的农村孩子,对吃的专注要远大于新衣服,所谓的新衣服,其实是母亲用粗布缝制的,只求暖和即可。而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尤其是农村, 过年,是对食物的一种渴望,过年的仪式感可能就在某一道菜,吃了这菜才算过年。

    现在的人说,小时候过年才是真有意思,好怀念。
    但是现在没有吃的企盼,因为平常吃的和过年一样
    也没有了挨家串门的热闹,因为农村人都进城了
    少了小时候的仪式感和期待感,十年前的小朋友,已经不期盼吃的了,可能对一身新衣服感兴趣,每到年底,爸妈都会给孩子买一套新衣服。
    而00后的孩子,连新衣服也不再期盼了,因为他们衣柜子里面,常年都挂着新衣服,还来不及穿。

    我们小时候是在一种期盼中等待过年。

    某天看到电视访问春运旅客,有点想哭,
    突然触动内心对年的感悟!
    年的仪式感, 或许是专门为中年人准备,
    那就是回家, 风雨无阻。
    回家团聚,才是中国人过年的仪式感。

    年味并没有变淡,从物质需求变成了精神需求
    我们在度过了温饱后,过年就是为了一场团聚,

    长大后,发现过年已经不再是漂亮衣服和好吃的,而变成了一张小小的火车票,一方乡愁,更是对爸妈,对家的思念和牵挂。而当我们成为父母的角色后,过年又变成了对子女们思念,对一家团圆的期盼。

    过年过的是什么? 有人说是气氛,也有人说是假期。我认为,过年过的不只是年,而是团圆,更是一场爱的抵达。

    那么我希望,2020年的过年仪式感,来拍个全家福吧,让爱的团圆定格在画面里。
    2020-01-13 14:51:36 0回复
    0
  • 又是一年年尾。
    “过年,放假几天啊?”
    “过年,回老家吗?”
    “过年,去哪玩吗?”
    “过年……”
    春节长假,也就是过年,每个人心中有不同的年味,过年的方式也不同,然而,在春节长假里,中国红却是少不了的,或许是孩子们手里一个红包,或许是奶奶身上一件红色的棉衣,门窗上张贴的红红的“福”字……
    中国红,是我们文化图腾和精神皈依,其渊源可以追溯到上古时代,对日神虔诚的膜拜,是中国人的魂。中国红如太阳一般象征着光明、生机勃勃、繁荣昌盛,常常在喜庆、热闹、甜蜜、幸福的场合出现;中国红有着朝阳一般的生命力,给人以希望祥和、吉祥康乐、兴旺温暖的感觉,那错综复杂的中国如意节,如生生不息龙的传人;中国红是流淌在中国人血管里最浓稠最活跃的成分,最具有中国年味,她无处不在,无时不在。
    小时候的年,是从一枚红色的压岁包,其实只是一张红色的纸包裹的5毛钱。记忆深处,不谙世事的我拿着刚到手的红包兴冲冲地跑到集市上,买了两个大红气球回家,因为我知道,只有在那个时候买气球,不会挨骂,因为那个年代,我家一个月才能吃上一次荤腥,红烧肉也只有过年才会做。渐渐地,红纸包裹的钱越来越多,红纸也变成了真正的压岁包。如今,虽然有了微信、支付宝红包,可是大年三十的晚上,母亲还是会精心选择红色压岁包,挑选十张红红的、崭新的、连号的百元大钞放进去,日子越过越红火,这只是改革开放的红利中最直白最醒目的一抹红。
    是的,改革开放以来,有人说,中国年味儿越来越淡了,其实不然,中国年在每个中国人心底,是最具有仪式感的幸福。你看,熙熙攘攘的返乡大潮,满眼的红色,就知道了。那一抹中国红,最靓丽,最温暖,中国红已经深深烙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底,这就是中国年,最有年味的年!
    2020-01-13 13:42:44 0回复
    0
  • 对来自异乡的我,近在咫尺的春节,寄托了太多乡愁。
    然后和夫人说春节快到了,她便道,这有啥好期盼的,年年都一样。

    回想记忆中的春节,模糊又清晰。
    曾经承载全年希望的压岁钱,忙活一整天的手工年夜饭,雷打不动的三十儿全家守岁,相互祝福的大拜年……林林总总,那些儿时的小确幸,似乎正随着时间慢慢消逝。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年似乎真的没有味道了
    在常州,春联已不多见,在郑陆,拜年也是发发微信了。
    对老板,过年可以去烧香拜佛,对打工者,不过是放几天假。
    年,真的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变为平常和琐碎了。

    纪录片《舌尖上的新年》有这么一段话:“年味越来越淡,只因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年夜饭失去了吸引力……母亲每到过年就抱怨:吃什么呢?你们想吃什么呢?儿女们都说随便,您随便做。只好年年依旧。”

    随便的结果是,节日不再像节日,年味越来越淡。

    物质的丰富,让我们感受不到新衣裳、年夜饭带来的喜悦感,仪式的精简,少子化的今天,让春节变成日历上沉闷而面目模糊的某一天。大团圆、大拜年,似乎已经远去……

    我国能够流传的节日,都是因为仪式感而奠定了基础,譬如元宵节的汤圆花灯,清明节的扫墓哀思,端午节的粽子龙舟,中秋节的月饼团圆,春节呢,实在想不到有什么代表。春节应该有一种特殊的仪式感,让这一天与其他冥冥中生中与众不同,使这一时刻与其他时刻不同。

    仪式感,是会让平凡日子发光的魔法,是我们对庸常生活的复仇。

    我们永远都应该知道,孩子多需要仪式感,这种仪式感,会成为一个人生、民族和国家的印记,从而成为我们的传承。对余光中先生,只因为幼年的回忆,就让他乡愁连绵;对林语堂先生,不过是故纸堆的文字,便让他唏嘘万千;对贝聿铭先生,是狮子林的灵秀滋润,让他把天人合一的中国元素放之四海。

    在BBC纪录片中的《中国新年》里有一个桥段,定居英国的妈妈,带着丈夫和一双儿女回北京过年探望父母哥哥,让孩子画了一幅全家福的画顺路带上,被身患老年痴呆的老父亲结果后,目光中也能灼灼泪水盈然。

    春节,回家过年。年,不是负担,是悬在心中的那种羁绊。
    2020-01-13 11:30:13 0回复
    2
  • 这话题好!
    2020-01-13 10:58:26 0回复
    0
  • 785
    积分
  • 27
    博文
  • 132
    被赞

个人介绍

“常言道”栏目沿用“常州三人谈”和“博客周话题”的采编风格,每周在报纸版面及常州网博客发布话题,刊发围绕该话题从不同视角撰写的评论文章,面向社会各界征集稿件。欢迎某一领域有专长的研究者、高校科研机构专家学者、业界精英、评论爱好者等赐稿,请勿一稿多投。一经录用,稿酬从优。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