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闲话读者与出书

朱华忠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1387 0 0

闲话读者与出书

如今的“自媒体”时代,人人自恋的社会,电视、收音机可以没有;但是,网络和智能手机断然是不可以没有的。微信,俨然成了一座桥梁,一头是内心的善感,一头是外面的精彩。人们渴求内心的善感被关注,同样也在关注外面的精彩。在这个自恋的时代,如果一天不看微信,就好像有“失联”感觉,心里总想着、牵挂着“是不是有人在关注自己,是不是给自己发消息,微友们都在忙些啥?”

微信群,是一种自媒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使然。我加入的微信群有十几个,尤其是一些全国性微信群,其中的成员有五百个左右,这些是民间的没有半点形式主义的、功利性的“草根群”,不是官方的、那种为政绩的、道具式的群体,犹如大街小巷里的“广场舞”团体,完全是兴趣、爱好使然。

我的“微友”来自全国的五湖四海,大概有几千人左右,里面有大中小学同学和亲戚,有全国知名的作家,有积极上进的教师、有知名教育专家,有报刊的编辑,有出版社的编辑。真正让我关注的是与教育有关的群,哪些人又发表文章?哪些人参加了什么学术活动?哪些人外出讲学?除了羡慕,就是佩服,就是点赞!

有一次,手机的微信上又一人要求加我好友。因为我被邀请加了几十个写作的微信群。全国各地的教师、作家都有,时常有人主动加我微信。我打开一看,附言介绍说是特级教师徐永晨介绍的。与徐老师认识,先是经常在报刊杂志上看到他的名字,后来,在教育群里相识,教育中人没有“文人相轻”,只有“惺惺相惜”,出于惺惺惜惺惺的缘故,我们便成了微信好友。既然是徐校长介绍的,肯定也非等闲之辈;于是,我接受并添加了好友。这是一个湖北的徐艳霞老师,她说想购买我刚出版的新书《教育,从心灵启航》。

百度了一下“徐艳霞”,浏览了一下她的个人相册,知道她是一个年轻的、主动要求上进的老师,值得交往。现实生活中,能够在暑假里主动学习的老师不一定多,再看看身边的老师,放眼一个地区,能够主动学习、要求上进的老师凤毛麟角,更是屈指可数。生活中,我曾经遇到一些人嘴上常说“要向我学习写作,要向我看齐”,但是,行动上却不努力,属于“叶公好龙”的那种人。而年轻的徐艳霞老师,在我看来,是积极、上进、有为的老师。她的上进心让我想起自己的成长历程和美好的回忆。

记得2004年,我三十六岁,精力旺盛,主动学习、上进的热情高。回望走过的路,如果把人的一生分为春夏秋冬的话,青年人和中年人应该是春夏两季。这两季,是人生最重要的成长阶段。

那时,我化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买了台式电脑。电脑对于热爱写作和思考的我来说,手写、邮递信件投稿如步行,而电脑写作就像驾驶了小汽车行进在教育的旅途,一下子让每年发表十几篇文章的我,提升了文章的“发表率”。

我上网的目的,就是在一些教育论坛里学习,比如说朱永新的“教育在线”论坛,K12教育论坛、成长论坛、新风教育论坛、中国教师报的读者论坛、班主任之友的读者论坛等等,只有能够注册、登陆的教育论坛,几乎都有我的身影。这些BBS论坛就像一个个宝藏,让我在其中不辞辛劳地耕耘;像具有一个磁场,我是一块铁,被深深地吸引;像是一个百花园,我似蜜蜂穿飞其中,流连忘返。BBS论坛让我及时地了解到全国各地的教育动态和课改动态,知道了自己的努力方向。

那几年,每天下班回家后,没事的我就开始逛论坛。一逛就是五小时左右,就如同酷暑下傍晚的乡村人,三三两两地坐在房屋边的树下闲聊一样;又如同现在的大妈在跳“广场舞”似的;我更像指南针的那个指针,一直指向“论坛”。人的一生中,志同道合,志趣相同,惺惺相惜,是最幸福的。那时,论坛里聚集着一些跟我一样的、来自全国各地的、要求上进的老师。我们好无保留地把自己的教育教学观点、举措分享在论坛上。在BBS论坛里,大家都是主角,又人人都是观众,我们在相互以跟帖的形式彼此鼓励和交流。那时的我们也好像是一起“爬山坡”的游客,论坛就像是现在的朋友圈似的,论坛里的发帖,就像现在朋友圈发表一些“随手拍”一样,吸入眼球。

岁月沧桑,大浪淘沙,留下的都是美好。那几年,同在一个起跑线上的、一起活跃在BBS论坛里的、时常在教育杂志上发表文章露面的、一直坚持到现在的、出了几本或者十几本教育专著的教师有:李镇西、窦桂梅、姜广平、孙明霞(生物老师)、茅卫东、孙建锋、红霞、代安荣(政治老师)、王开东、刘祥、常作印、谢云、成伦、唐金龙、杨聪、彭荣辉、王艳芳(音乐老师)、黄行福、焦书兵、郑学志、郑立平等,虽然没有谋面,但都知道对方的才华和存在。现在他们,不是特级教师,就是全国知名的学者、专家。只有坚持和努力,人生就会开花,就有收获,汗水终究会结晶为美好的回忆。

到了寒暑假期间,我几乎每天都十几小时地坐在电脑前,不是在论坛里浏览网友的新帖、跟帖,就是在写教育教学文章,发帖。好像走火入魔似的,每天不写上几千字就难受,但是一点不累。那时的我,就如夏日的知了,在尽情地BBS教育论坛里歌唱着,又如一只蜜蜂,“终生未得半日闲”在各大BBS论坛“不论平地与山尖”地“穿飞万花间”。那时,没有“终日酿蜜身心劳”的埋怨,没有“为谁辛苦为谁甜”的疑惑。2005年的一年里,我就在国家级、省级的教育教学类的杂志和报刊发表了一百多篇,之后十年也保持着每年五十篇左右的写作高潮期。“枣花虽小结实成”,出版了几本教育专著。

徐霞老师主动加我微信,是她看到代安荣老师的微信公众号的赠书活动。说起代安荣,他已经出版教育专著十几本,是全国知名的学者、教师。他与我在BBS教育论坛相识近二十年了,在论坛里我们相互欣赏,相互学习,相互鼓励,虽没有谋面,但神交至深,是老朋友了,是故交。

我的每次出版教育专著,都要向他赠书,他是我忠实的读者和挚友之一。他是真诚的人,是勤奋的人,是能求上进的人,每次读完我的书都写了书评文章。他读完我的《与心灵一起舞蹈》一书,写了一篇书评“教育,诗意地栖居”发表在《教育时报》,读我的《教育,诗意地栖居》一书,他写了“用心灵书写教育文章”一文发表在《中国教育报》,读我的《逆转课堂——探索快乐自学之道》一书,也写下了相关的书评。

现在刚出版的《教育,从心灵启航》一书,他特意邀请我把一些读者的书评给他,他挑选了其中的一篇在自己微信公众号上发表。这是黑龙江省特级教师、徐永晨校长写的题为“在躬耕和笔耘中绽放教育人生”书评,发出留言获免费赠书的启示。结果,不到两天,就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四十六名老师、读者留言。

这么多需要我书的老师留言,宛如酷暑里的电风扇里送出的一阵阵清凉的风,作者与读者就如同高山和流水,让我有一种志同道合的知己感。

徐霞老师,是看到了公众号上的活动消息,才直接向我购买书的。回想自己的成长经历,看看自媒体的微信,对于那些自费购书的网友,就是一些前途无量的教育追梦人,他们的进取心、上进心让我感动,犹如遇到了知音。我能够为她做的,不仅仅是鼓励,更多的是助力,我决定向她免费赠书。

我对她说,或者是对那些意气风发的年轻老师来说,可能现在还是一棵小树苗,但是,他们主动进取心、坚持却是阳光和雨露,最终有一天,他们会成为参天大树的。

著书立说,写书,出书,赠书,卖书,对于那些写作者,这是人生乐事。众所周知,电影电视剧需要观众,明星大碗需要粉丝,作者更需要读者。作者与读者之间,有着“高山流水遇知音”之情之谊;对作者来说,读者如风,如炎炎夏日里吹来的一阵凉爽的风。

美好,总是值得回忆的。我的读者,如同一张张红红火火的枫叶珍藏在我的日记里。记得2011年我出版了《逆转课堂》一书时,我在参加北京的一个学术论坛时,向一些网友、编辑赠书,并把这些故事,发在我的新浪博客。安徽固镇县的刘邦庆校长看到我的相关信息,在我的新浪博客里留言,邀请我去他们学校做了“逆转课堂”方面的学术讲座。第二年,刘校长还专程走进我的“逆转课堂”。那时刘校长正在上海学习时,学习期间他向虹口区的教育局长常生龙谈到了“逆转课堂”的模式。物理特级教师、虹口区的教育局长常生龙很感兴趣,想要一本书。于是,我就给常生龙寄去两本书。常生龙喜欢读书、且每一本书读写一篇几千字的读后感或者书评。常生龙读完我的书后,写了“让学生成为课堂的主宰——读朱华忠的《逆转课堂》一书有感”发表在自己的新浪博客,并在校长会上提到“逆转课堂”模式。之后的几年里,全国各地学校掀起的“翻转课堂”模式之风与我的“逆转课堂”,有着同工异曲之处。

名人出书,赚钱是目的,粉丝多啊;而普通教师的我出书,赚钱不是主要目的,我只想推广一下自己的教育教学理念,让更多的老师有所得有所悟罢了。于是,只有有人喜欢,我总是免费地赠书。今年,我自掏快递费,向全国各地的朋友、读者免费赠书近三千元,我觉得值得。

我不是特级教师,也不是名师,但作为教育行者的我,心中有梦想,有追求,一直没有停住前行的脚步。从教28年的我,对教育教学有了自己的感悟,相继出版了几本教育教学专著。对我热爱写作的人来说,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出一本自己的书,就是希望有一些喜欢自己的读者,就是给自己一个精神慰藉。也许,有人说,,像我这样的老师出书,可能是欺世盗名,可能是自欺欺人,可能是“嘚瑟”一下,自恋一下。不管这样说,各人有各自的活法,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也许就是最好的。

在我了解的范围内,出书有几种:自费出书、代理出书、免费出书(有稿费的出书)。这就像一个相册,有的人只是自己珍藏,有的人分享给朋友,有的人推广到全国。不过像我这样没有一官半职的、普通的、小学科老师的“出书”,目前,还处于“半自费”阶段,只是发在自己的朋友圈,“免费出书”是我一生的追求。

出书是许多写作者的梦。我就是一个“追梦人”。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时常有“豆腐块”变成铅字的我,就想给自己一个念想,一个回顾,一个总结。我的“追梦”故事,是一场又一场美好的遇见,是一个又一个美好的回忆,是一次又一次美好的旅程。

2005年的第一本书是散文集《垂钓乡村》,是自我感觉良好的结果。那时,由同学和朋友牵线出资一万三千多元,印刷一千册,在本地发行和“消化”的那种出书,就像现在的人喜欢在微信上做一个相册或者其他的那种,是自娱自乐的那种。所幸的是,书在朋友的帮助下给“卖”了大部分,没有亏本也没赚钱。现在回过头看看这本书,也许没有多大的文学价值,仅仅是落个“自欺欺人”的虚荣感和心理满足罢了,仅仅是记录了年轻时对生活和人生的一些心情和所悟罢了。一个高中同学因为好奇,向我索要了一本书。这是一个搞企业的同学,结果他把书遗留在洗浴中心的包厢里,可能留给了小姐了。可惜了我的书。

我的第二本书是教育教学专著《与心灵一起舞蹈》,这本书应该是“代理出书”。那是2004年,我开始从文学写作转向教育教学写作,觉得很顺手,而且是越写越顺手。2005年,一年我就在全国六十多家省级、国家级的教育类的期刊、报纸上发表教育教学文章一百篇左右,接下来的几年,也保持在每年五十篇左右的发表。

2008年,我梳理了自己的教育教学观,出版了一本教育专著《与心灵一起舞蹈》,请朱永新为该书写了《教育呼唤“心灵的舞蹈家”》的序(该文收录在2012年出版的《走在新教育路上(朱永新教育作品卷十一)》一书,也被编入我的第二本专著《教育,诗意的栖居》),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及时地编入书。那时,是找了出版社代理出版的,印刷了五千册,我只购进了五百本,在本地的学校发行了一部分,还有几百本书放楼下的车库里,那年刚买了经济房,车库的门没有来得及换防盗门,结果几百本册在晚上被偷了。都说窃书不为偷,但几百本左右的书偷去,肯定不是去看,而是卖废纸换钱了。我的书没有到真正的读者手中,却沦落成废纸的价钱,我心不甘。

人生若有追求,人生才是常青树,如香樟树一年四季常绿。我坚信自己不是教书匠,凭着对教育的虔诚,凭着对事业的追求,凭着对学生的热爱,在2008年,我又出版了第三本书,一本关于教师生存之道的专著《教育,诗意地栖居》。这本由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在全国发行销售的很好,据我了解,在五年之内,印刷了两次。这本书之所以能够第二次印刷,在全国发行的好,这还感谢代安荣老师。当时,他写了一篇《用心灵书写教育文章》书评发表在《中国教育报》的“读书周刊”上发表,终于让我的书长了“脚”,走进更多读者的“书柜”。

说起四川的代安荣,他虽然不是特级教师,也不是全国优秀教师,却是全国知名学者。他是我生命中的贵人和挚友,他也出版教育专著十几本。他与我真的有缘,先是在一些教育论坛里相识,那时,我们对教育有同样的执着、挚爱,发表自己的教育教学经历、教育教学实践类文章,除了在论坛里经常看到各自的文章之外,在全国的教育教学类报刊、杂志上也经常看到对方的文章。都说“文人相轻”,这对论坛里的教师而言,根本没有这种说法,我们是惺惺相惜,相互仰慕。

我的读者,是我这个“教育追梦人”的“啦啦队”,给我鼓励,给我自信,给我掌声,给我动力。记得2005年,我出版的第一本教育专著《与心灵一起舞蹈》时,得到了当时的校长李国松的支持和鼓励,全校的教师入手一册。当时我还向一些论坛里结识的网友免费赠书,其中不少人写了书评,如当时的苏州副市长朱永新、山西的任雪峰校长、四川的代安荣、山东的王艳芳、江苏的刘祥、金坛的张卫华等。其中,代安荣写了一篇题为“教育,诗意地栖居”的书评,发表在《教育时报》。过了几年,2008年,我以此文的标题做书名,出版了另一本教育专著《教育,诗意地栖居》,他又写了篇《用心灵书写教育文章》的书评,发表在《中国教育报》的“读书周刊”。《教育,诗意地栖居》一书,在全国销售的比较好,过了两年又加印,网络搜索一下,大概有四、五十位读者写了书评或者读后感。我的第四本书是2011年出版的《逆转课堂-探索快乐自学之道》,该书得到了当时的潘小本校长的支持,购买了我一百五十本书,以赠书给来我校指导工作的领导、专家。

2017年,我筹备出版第五本书《教育,从心灵启航》时,得到了现在的校长贺小黑的支持、也得到了老校长、现金坛金沙高中的李国松校长的支持,更得到全国各地的一些教师、知名教师、专家的鼓励和支持。这本书稿找了好几家出版社、出版代理商,最后以“著作权归我,转让发行权五年,第二次印刷时就给稿费”的方式,由代理商出版。今年五月申请了书号,七月,书终于出版发行了,我只想表达一个主题,教育是心灵的舞蹈,对学生的教育教学必须用“心”开始。

有人说,我的自费出书就是制造文字垃圾;但是,对于那些想读我书、喜欢我书的人来说,我的书不一定是垃圾。

我写书、出书、赠书,因为我喜欢,因为我有梦。不想改变别人什么,只是想以出书的形式表达和传递我的教学教育理念。在我看来,只有做好自己,做最好的自己,能够影响别人,给他人一些启发和思考,这就足够了。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141
    积分
  • 436
    博文
  • 7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