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选择有意义的“在乎”

朱华忠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1248 0 0

选择有意义的“在乎”

夏天,天气热,头脑也会发热。立秋了,有些人头脑依然发热!

这不,昨天厦门大学附属实验中学的阮莉萍以“本文实名认证,不惧后果”地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发表了《如果我死了——致姚跃林校长的公开信》,引起了关注和轰动!

现在的自媒体时代,人人都是演员,人人都自恋,人人都有话语权,人人有“在乎”。生活中,围观、被围观,成为社会的常态。

近年来,媒体上时常出现“一言不合,就去跳楼;就要辞职,就去看世界”的新闻,成了人们围观的热点。

昨天,在全国知名学者、老师刘祥的文章中提及此事,今天,又有人发在朋友圈。好奇心,人皆有之。我点击一看,其实,事情很简单,不就是怀才不遇,不就是被不公正了,不就是头脑发热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必太“在乎”!

网络时代就是好,没有隐藏,总留有痕迹。上网百度“姚跃林”,知道他是中学语文老师,是校长,一个从安徽漂流到厦门、还混得不错的老师,出版了两本教育专著,,是知名教师,而且比较勤奋;在网络上,在他的新浪博客上,仔细阅读他的文章,写的不错,说的很有见地。但是,如果阮老师文中所说句句属实的话,这就让我怀疑,至少怀疑姚校长是不是一个“文如其人”的人?是说的比做的好,还是做的比说的好呢?

在我看来,语文老师出身的姚校长,更喜欢另一个成语“自欺欺人”。哦。不对,可能冤枉了姚校长,也许只是他的“在乎,”也许是姚校长文章所说、所写,只是他的一个理想呢?只是他的一生追求呢?只是他的梦罢了。

虽然说,“有理想”,是每个人的权利;表达理想,也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是,如果只是嘴上说,不去行动,也只会是痴人说梦罢了。

真实生活中的姚校长是不是“文如其人”?是不是“自欺欺人”还是经常性地“痴人说梦”?我不敢肯定,但是,如果从阮老师,一个有才华的女教师,被逼到写下“如果我死了”的文章来看,如果从文中的事情来看,姚校长更喜欢“自欺欺人”和“痴人说梦”这两个成语。

当然,姚校长和阮老师之间的矛盾,也说明了另一个成语“文人相轻”。同为中学语文老师的两人,同样是才华四溢,也许同样是漂流到的厦门的外乡人,却不能够“惺惺惜惺惺”,这不仅仅是教育的悲哀,更是文人的悲哀。

恃才傲物,是文人和才子的通病。有才气的阮老师也患此病,而且病得不轻,到了非得一吐为快的地步。人的情感要发泄,要释放,要平衡。在阮老师看来,此文就是一种排毒,就是一种发泄,就是寻求平衡,也就不计较后果。

至于后果,阮老师如果不辞职,小鞋肯定要穿的,而且,也要经常严于律己,处处小心,否则的话,吃不了兜着走,或许被逮住了“小辫子”被开除;如果辞职了,在当今的中国,哪个校长敢聘用这样“沉不住气”、经常无刺找刺的隐形炸弹呢?

由阮老师在校“不被在乎、没话语权”的故事,我也暗暗地觉得我与她是同病相怜之人,同是天涯沦落人。

同样有书生气的我,同样有点恃才傲物的我,同样也算有点小成就的我,在遭受不公正的待遇,在遭受被排挤被冷落时,我选择的不是“爆发”不是“发泄”,不是据理力争,不是“祥林嫂”四处的诉苦,而是独善其身,坐住自己冷板凳,选择做的更好,选择坚持走自己的路,选择加倍的努力,选择“无为天地宽”的潇洒。

人生的快乐在于选择,选择正确的“在乎”,选择有意义的“在乎”。评职称,不给,我不在乎,我依然是中学一级;当领导,不让,我不在乎,我依然是普通教师;话语权,没有,我不在乎,我在校外的省内外期刊上拥有。但是,不在话的我,不是全不在乎,不是没有追求,不甘做教书匠,我有更多的在乎,我在乎的是我心中的梦,在乎我对教育的追求。

近十年来,在七十多家国家级、省级教育期刊、报纸上发表三百多篇文章的我,出版教育专著多本的我,多次获省、市成果奖、多次外出讲学的我,仅仅是一个追梦人。我一直扎根教育、立足岗位,默默地耕耘着、努力着、践行着。

我是一匹“自奋蹄”的马,每天都奔驰在教育的新天地里,自得其乐,其乐融融。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141
    积分
  • 436
    博文
  • 7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