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县管校聘”其实质乃“无事生非”

朱华忠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1205 0 0

“县管校聘”,其实质乃“无事生非”

朱华忠

近年来,全国各县的学校正在逐步推进、实施“县管校聘”,这是创新?是改革?是与时俱进?还是官僚主义?其中的始作俑者是谁?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网络搜索一些相关“县管校聘”方面的新闻,不难发现“县管校聘”就是一个官本位意识下的“政绩工程”,就是一些躲在文件后面、不敢抛头露面的“砖家”、学者刷存在感,是那些默默无名的“智囊团”人为地炮制如此政绩,以为是科学发明似的求新立异,却不知是在教育系统制造混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愚蠢,是“跳梁小丑”导演的一场闹剧罢了,更是无事生非之举。

任何教育改革,都要经历试点、阶段总结、再试点,最后全面推广的过程,这是常识。然而,又一些施政者却不懂,仅仅以行政力量去推广,成了中国教育健康发展的绊脚石,让中国教育走了些弯路。

从教28年来,尤其是近二十年来,有关教育改革过程中的闹剧一幕又一幕,比如说因为几个学生的自杀而颁布的“减负令”,在我看来,不过是不懂教育的爷爷溺爱孙子的表现,是外行管理内行的杰作,多少年过去了,如今的学生负担真的减负了吗?恰恰相反,而是学生负担越减越重。

比如,把教育事业当工厂生产一样地搞“教育产业化”,教育与经济挂钩,几乎把“教育”等同了“经济”,高收费的私人学校、民办学校成了贵族学校,尤其是收费的“本三”把教育事业当聚宝盆。整个中国教育简直是乱了套,“教育产业化”没有去赚外国人的钱,而是套中国老百姓手中的钱;好在如今国家已经取消了收费的“本三”。

再比如说教师的“惩戒权”,出台了一系列的法律法规,却没有对“惩戒权”做个全面、详细的规范,结果是导致教师职业必需的“惩戒权”丧失了,教师对学生的管理也渐渐少了,几乎没有了教育惩戒权。没有教师的惩戒权的教育是畸形的,是病态的。

中国的教育为什么会这样呢?归根结底,是那些躲在背后的、无事生非的所谓“专家”、名人、智囊团给一些没有头脑的、没有决断能力的庸官乱出点子而导致的;也可能是那些被西方国家收买的“名人”学者、“公知”在背地里颠覆中国的汉奸行为,唯恐天下不乱,是人为地制造社会混乱,破坏社会的稳定。简单的事情,不需要搞的太复杂,否则就是画蛇添足,无事生非。

如今的“县管校聘”不经过试点,就开始在全国范围内粉墨登场了。不管是出于什么动机,什么目的,最终的结果必然是以一场闹剧的形式收场,如同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历次“运动”一样祸害一时、贻笑大方。

首先,“县管校聘”,真的会促进教育事业的发展吗?这不会的,最多可以说收效甚微,说严重的是在破坏社会的稳定,是唯恐天下不乱的“馊主意”,也可能是颠覆中国教育的“汉奸”行为。因为这举措本身,是为了“博眼球”的,是某些人为了所谓的“政绩”,是为了在中国教育发展的历史上留下一点痕迹,以此为一种特色。岂不知,如此的“为中国特色而特色”的举措,必然是乱作为、瞎指挥,更是“外行指挥内行”的乱行政,是想搞乱基层教师队伍的,这是要遗臭万年的。

其次,“县管校聘”,真的会想始作俑者想象的那么好吗?不会的,只可能是导致民怨四起,只可能是一次“运动”轰轰烈烈,但收效寥寥。原因在“县管校聘”根本没有十全十美的具体操作细则,没有科学、公正、公平的实施细则,不确定因素多,各种人治的因素,各种政策的空子依然存在,且无法杜绝、堵住,到了基层的各个学校,高层的美好梦想和愿望却成了强弩之末。

再次,“县管校聘”,仅仅一块小石子在平静的水面上打个水漂而已。可以这样说,在行政的推力下,“县管校聘”肯定会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实施,如同近期一个月以来的、“一刀切”的武断地、实施的严禁电动三轮车上路一样,靠的政府行政的“官压民”的力量。毋庸置疑的,在过了五年、十年之后,“县管校聘”,此举是否是真理,是否还“青春依旧”,是否“流芳千古”,这将拭目以待。

再次,“县管校聘”出发点是让教师在系统内流动,这样的流动有何意义?这样的流动彰显了什么?不就是变相地让校长成为官僚,成为“九品芝麻官”吗?如此一来,“县管校聘”的真正用意很明确,推动教育系统的“官僚化”,这是主要的目的。岂不知,如今的社会,教师的流动,也不仅仅局限于系统内、体制内,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公办学校待不下去,可以去民办学校,可以去校外培训机构,大不了自己也可以办一个。这不是促进教师队伍的发展,而是阻止教师队伍的健康、有序地、可持续性发展。

最后,“县管校聘”,此举本身就是无事生非,就是本末倒置的,就是画蛇添足的。不妨想一想,作为政府机关的教育局的职责是什么?许多人搞不清,甚至是忘记了,以为教育局是管教育的,是指挥员,其实,这就错了。

现在的一些人对政府功能的理解错位了。“为人民服务”是政府的首要职责,政府工作人员是“人们公仆”,是为老百姓服务的,是服务性质的机构,这是各级政府部门行政的初衷和出发点。

作为政府机关的县教育局,不是指挥员,不是战斗员,也不是裁判员,而是服务员;教育行政部门,是为教育事业、为学校、为老师服务的,是政府为确保教育事业正常、科学、可持续发展的一个桥梁。如今,县管校聘,强调的县教育局的管理功能,而不是服务功能,这不是本末倒置,又是什么?

最近读到一篇刘道玉写的“一个大学校长的自白”一文,其中压迫大学校长刘道玉的人是曾经主持国家教育部工作的何东昌,在“何东昌”百度百科里没有出现他的文献、作品,只有何东昌说过的一句话:“高校校长首先是政治家,其次才是教育家”。这句话,好像成了如今教育系统官场的铁律。为此,我对“教育部长和教育家”感了兴趣,网络查阅了民国时期和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各七位教育部长的简历和资料,其中真正能够流芳千古的、利国利民的也不少。其中,比如说政客陈立夫,尽管他不是教育家出身,但是他也为中国教育做出贡献,做了一些实事和好事。

再看看中外的教育家,没有哪一个教育家不是从教师做起的,没有哪一个不是对教育有系统学习和研究的人,比如说陶行知,他就是从教师做起,做校长,做教育部长的教育家;还有的教育家,比如说苏霍姆林斯基就是是从教育一线的成长起来的。这些教育家,他们没有空谈,没有所谓的“博眼球”,都是从教育工作、生活的细节出发,自然而然地找到教育的真谛,按教育自身的规律去看教育。

而如今的一些人,尤其是那些从书本里走出了的“专家”“学者”,那些从教师队伍混入政界的政客,秉承“官本位”封建思想,总是自以为是、纸上谈兵、欺上瞒下地无事生非,总是以“君临天下”地高高在上瞎指挥,这只能是劳民伤财,只可能是贻笑大方,只可能是制造一些闹剧。在我看来,炮制“县管校聘”的他们仅仅是教育发展史上的一“跳梁小丑”罢了。

虽然说“人间正道是沧桑”,但这不是自嘲的借口,也不是推脱责任的理由,更不是乱行政的挡箭牌。“中国特色”没有错,但一些人所谓的“中国特色”,不能不谈事物发展的自身规律而为特色而特色;搞创新没有错,但创新只能促进健康发展,而不是人为地制造混乱。

“教育学”不是“政治学”,政治也不是教育,这是常识。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官员要政绩,但更要老百姓的口碑。 “县管校聘”的闹剧,在我看来,这与“取缔农民的电动三轮车上路”,与“江西殡葬改革”的“一刀切”一样,没有根本的区别,是乱行政,是闹剧,是扰民。“县管校聘”之举,是名副其实的“政绩工程”,且一定是豆腐渣工程,不能再继续深入推广和实施了,不能够再粉墨登场,应该谢幕了。

自古以来,历朝历代官员追求的所谓政绩,所谓官场上的人过留痕,所谓的“青史留名”,其根本是惠民、利民,而不是扰民,不是标杆立异,更不是欺上瞒下的乱行政。从一些地方的推广情况来看,“县管校聘”不是“中国特色”,也不是“创新”,更不是与时俱进,而是一场庸人自扰之且唯恐天下不乱的闹剧,也该收场了!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141
    积分
  • 436
    博文
  • 7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