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给女儿当陪衬

朱华忠 最后编辑于 2018-08-01 12:00:00
1126 0 0

给女儿当陪衬

可怜天下父母心。天底下没有哪个父母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

女儿大学毕业后,暂时在教育培训机构打工了两年。虽然她努力地考编制、考公务员,但是,考运不佳,考了几次都没有考上。女儿整天起早摸黑地忙,工作十小时左右,工资又不高,仅仅两三千一月。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想方设法地让她多一些生存之技。为了让她多一些谋生之技,我时常鼓励她向我学习,在业余、空闲时,写写文章,挣点稿费。

女儿是有一定的写作功底的。在她读小学时,我没有强迫她写作,总是有意无意地言传身教、潜移默化地引导她。在我的榜样示范的熏陶、影响和鼓动下,她也写过一些文章。让我惊喜的是,她竟然背着我在《小主人报》和《优秀作文选》等报纸、杂志上发表了好几篇作文。在她读大学的几年里,在没课时、周末时,她竟然自己写了十几万字的网络小说,只是没有被发表,也就没有坚持下来。

今年暑假的一天,我有事正忙着时,突然手机响了。刚跳槽到一家公司当人事助理的女儿打来电话,说她接到一个陌生电话通知,说写的“家风”征文获奖了,要她去常州领奖,她说没空去领奖,问问我接到电话没有?

正忙着的我,一头雾水,没听清楚,稀里糊涂的我以为她是在提醒我当心接类似获奖的骚乱电话,于是,告诉她没有接到此类电话,也不知道获奖的事,就挂了电话。

大概过了几小时后,有一个电话来了,说我参加的“家风”征文活动要举行颁奖仪式,要我去常州参加颁奖会。

我一听,这好事啊,天大的喜事啊,有奖这么不去领?我去。我立马答应了。

这时,我才回过神来,原来女儿说的是获奖的事,不是让我当心诈骗电话和骚乱电话的事,而是领奖的事。我好开心,真是女承父业。我们父女俩又一次地同时获奖了,又一次地同台领奖了。

晚上回到家后,女儿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兴奋,写作仅仅是她的副业,她平平淡淡地告诉我:她获了二等奖,又说在获奖名单上没有我的名字。

我不信,竟然没我名字!我赶紧上网去查,还真的没有我的名字。原来,我仅仅是获了个参与奖,也就是一个普奖,鼓励奖。这让我好失望,真可谓:心中的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记得当时,我知道“家风”征文消息后,我匆匆地、信心十足地写了一篇,自我感觉良好。我一直看不惯女儿下班后,不是电视就是手机,生活懒散,一副游手好闲的样子,我就鼓励女儿也写一篇。女儿写了,精心写了几天。她对获奖没有自信,也不抱什么希望。结果,她获奖了,我名落孙山了。这真是“有心插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这是我今年以来的第二次成了女儿的陪衬。在上半年的一次由区作协协办的故事征文活动中,我认认真真地写了一篇,也鼓励女儿写一篇。女儿也听我的话,琢磨了几天,还不给我看,好像又什么秘密似的,自己投稿、发了过去。

到领奖那天,我带着女儿一起去参加颁奖现场。我以为,加入市、区作协几十年的我一定会获奖,至少是三等奖;而女儿刚出道,还没加入作协,没有多大名气,也没写过几篇文章,我想她最多获个鼓励奖,仅仅是我的陪衬罢了。

理想中是很美满,现实却很骨感。当主办方宣布获奖名单时,我从一等奖开始听,我竖起耳朵听,一直听到三等奖,都没有听到我的名字。让我想不到的是,女儿的名字竟然在二等奖里出现了。这太没面子了,本想找了个陪衬,结果,自己成了陪衬。

当时,我想,既然我没有三等奖,至少也是个鼓励奖,可是,鼓励奖也没有我的名字,我仅仅获得了一个参与奖。在众多熟人面前,我觉得很丢人。我写了几十年的文章,还不如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女儿。妻子知道我俩的故事后,她笑话我,说我还不如新手,成了女儿的陪衬。

哎,本想找个人做陪衬的,有时候,世事难料,陪衬竟然不是陪衬,自己成了陪衬。不过,在心里,我却暗暗地高兴,在我潜移默化的引导、影响和鼓励下,“虎门无犬子”,女儿的写作水平竟然远远地超过了我,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胜过一代”。

父不如女,做女儿的陪衬,我高兴!我只想给她多一些成功感,促她自信、幸福生活。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 141
    积分
  • 436
    博文
  • 7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