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中国公知砸锅党的分化

安文 最后编辑于 2020-04-20 20:59:45
3345 2 1

中国公知砸锅党的分化

2020,新冠很凶,公知很忙。首先,方方日记屡上热搜,方粉与对手反复较量。方方困惑:为什么这么多人骂我?我们公知畅行无阻的那套理论,被至少整整一代中国知识分子奉为真理普世价值,竟然不再被90后00后接受了?更让她难以理解的是,竟然有公知反水,竟然隐约批评方方竟然曾经的著名公知接着,连岳也上了热搜,公知砸锅党出现了反水型公知

公知的出现,其实有一定的历史背景——我们那时和西方国家确实有很大差距。但发展到现在,中西差距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甚至到了美国需要以举国之力对付我们的一个高科技公司的程度。这时,我们欣喜地看到,公知内部出现了分化。有一部分公知反水了。这是好现象说明公知还是有一些明白人,虽一度跪下过,但还是能再站起来。

连岳,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他的“反水”甚至上了微博热搜,引发公知群体内部的口诛笔伐。

连岳曾经是公知砸锅党最好的模板。作为《南方周末》的记者和专栏作家,连岳凭着自己的文笔,积累了一批粉丝称为“王小波之后最成功的专栏作家”。2006年,罗永浩邀请连岳成为“牛博网”的博客作者。2007年,厦门发生PX事件,连岳用自己的号召力,和政府“”了一波,也让连岳有了“为民请命”的属性加持。这件事在牛博网上持续报道。而牛博网几次对公众事件的发声,让它获得了2008年《南方周末》的年度致敬。致敬词里写到,“牛博网正在成为一个意见领袖的聚集地,一个独立、客观且闪耀着智慧之光的意见平台。”

除了在公知圈有名,连岳凭着《我是鸡汤》《我爱问连岳》等几部作品,影响了不少年轻人的爱情、婚姻观。当时不少人视连岳为人生导师。各种光环加持的连岳,也开始不遗余力的宣传“民主”“自由”“人权”连岳,出圈了:2008年汶川地震,连岳怒斥地震局,声称他们知情不报。连岳用了一系列“证据”来攻击地震局,比如民间大师的“预测”,再如日本有“紧急地震快报”,诸如种种。总之这次不是“国殇”,而是因为不民主自由导致的“人祸”。网友们顺着连岳的话查了一下,才发现他把“地震预报”和“地震速报”的概念混淆了。

2013年,连岳又发表《笑贫不笑娼是正常的》,公开声称“一个人是自己身体的主人,卖淫嫖娼是一个人不可侵犯的主权”。当然,这么说不够“有理有据”,要套用固定句式:“一个有自由的国家,一个公民有权利的国家,一个尊重财产权的国家,一个想繁荣的国家,一个人与人互相尊重的国家,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一个好国家,色情业必然应该合法化”。

    “自由”“权利”“人权”“尊重财产权”“好国家”,看了这些词,我赶紧打开浏览器搜:美国色情业合法吗?什么?原来美国只有内华达州批准性交易合法?而且内华达州境内只有少数几个地处偏僻的郊县拥有妓院?后来我想了想,可能他说的不是灯塔国,因为灯塔国并不“爱好和平”。

2015年,北京发布《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这份被称为“史上最严控烟令”的文件规定,凡是“带顶”“带盖”的公共场所全面禁烟。条例一出,连岳就带头表示反对。条例实施的当天,连岳就发表了一篇《我的禁烟观》。“一个人的身体,只能由他说了算,他愿意付出健康的代价,换取过烟瘾的愉悦,这种自由,神圣不可侵犯。禁烟令,已经侵入私权。虽然政府老干这种事,但错事做多了,不会变对,抢劫一万次,也还是抢劫。”最后,连岳还对文章的主旨,进行了升华——政府本质就是流氓强盗,不会做好事的。其实这句话,就是连岳那些年的真实写照——政府提倡的,我全都反对。别和我争辩,别问,否则就是反对民主和自由——与方方逻辑如出一辙。

但在最近,当“方方日记”发酵后,连岳却写道:疫情之后的中国,有两点要反思:一是对那些贡献生产力的企业家好一点,他们才是国之根本,减税降费相当于提升生产力,应该当成长期的国策,不能干杀鸡取卵的事;二是别再用纳税人的钱养一堆作家了,别以为养着他们就自然是你的吹鼓手,更大可能是享受你的待遇、福利与特权,还要搏一搏反体制的美名。自信一点嘛,做得好,正常人自然会夸你,正常人是多数。这个作家指谁,一目了然。

在公知们“堕落”“跪舔”骂声中上了热搜的连岳,第二天又在文章中正面回应了一波:“民主不是更好的体制,它是更坏的体制”“柏拉图的话是对的,喜好民主并非雅典的光荣,而是雅典的堕落。中国真搞起欧美那种民主,也将堕落”。这一下,公知们彻底炸锅了。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都不要了,这不是“堕落”,这叫“畜生”。连岳,你赶紧自裁吧。
    连岳的观点显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种变化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先别急,我们不妨来看第二个例子。和连岳一起“叛变”的,还有乔木。

乔木,当年叫做“北外乔木”,曾是北京外国语大学副教授。

相比连岳的言论,乔木的发言“有过之而无不及”。自2006年从伦敦回国后,乔木就扛起了民主、新闻自由的大旗。2013年,我国“嫦娥三号”探测器发射升空,乔木在微博喷了一波——民生问题都解决不了,发展什么航天工程。2015年,乔木又曝出了“何炅吃空饷”的事,不少网民的攻击又把乔木往远推了一把。2017年,乔木终于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从北外辞职,移居美国,做一个干净的人”。

用实际行动追求理想,虽然和他立场不同,我倒也觉得这种决心令人敬佩。他在文章中写到,“政治学博士不能讲民主宪政,新闻学教授反对新闻自由,柴可夫斯基也奏不出我这悲怆交响曲。”并且在面对10岁女儿的困惑时,乔木向他的女儿解释,“你的爷爷年轻的时候,响应号召,战天斗地,结果没有改变社会,只是用反思和写作改变了爸爸。爸爸做了该做的,即使仍然不能改变什么,但你大了多少会受影响”。这些言语,让乔木的“彼岸之行”,多了一丝英雄主义的悲壮。

2017年,在辞职半年后,公知乔木,踏上了去灯塔国的路。彼岸好脏好乱好快活,此岸好山好水好寂寞。结果去了美国的乔木发现,有些事情好像和他之前的认知不大一样。汽车使用税、年检费、尾气检测费,开个车和中国的名堂一样多。保险和城市停车费,还远高于中国。公知们鼓吹“美国看病很便宜”,乔木信了。但后来他发现还是有很多人看不起病。同时,他们也买不起房,养不起车。不过乔木还是有本事的人,在美国也渐渐安稳下来,感受着民主和自由。

2020年,疫情爆发后,乔木曾短暂回国探亲,期间,他没忘砸锅,抨击武汉封城是“肆意侵犯个人权利”。而他对中国以外地区的疫情防控,充满了信心。美国是卫生防疫系统公开透明,日本是世界上最干净、最安静有序的国家。

但他回到美国后,渐渐发现事情不对了。在美国NBA停摆、股市狂泻、大学关闭后,乔木惊呼:“美国怎么了?”接下来乔木的话,则更让公知们坐立难安——乔木居然还在北京交着医保。兴许是所见所闻太过于魔幻,身在美国的乔木,也开始写起了《美国疫情日记》。这一举动,是在嘲讽方方日记啊!这下,乔木彻底和公知们站在了对立面。公知们说“美国有医疗白卡,可以免费看病。”乔木说“那是极低收入的人才享有的福利,每年申请、评估,很麻烦”。公知们说“美国不洗脑”。乔木说“女儿在家自学的第一件事,是站立,手帖胸口,开始宣誓:"I pledgeallegiance to the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and to the republic forwhich  it stands, one Nation under God, indivisible, with liberty and justicefor all." (我谨宣誓效忠美利坚合众国国旗,及效忠所代表之共和国,上帝之下的国度,不可分裂,自由平等,全民皆享。)校长每天广播领誓,每周五次。”公知说“美国一夜之间出动35艘医疗船,搭建216座方舱医院。”乔木说“只有一艘停泊在曼哈顿的92号码头。”公知说;“美国人的生活根本没受什么影响,国内媒体在妖魔化欧美。”乔木说“邻居因疫情蔓延没有收入,敲门问能否蹭下他的WiFi。”总之,公知鼓吹什么,乔木就打脸什么。对此,公知一点办法都没有,毕竟,在美国的是乔木,不是他们。作为曾经的公知,乔木的每篇日记,都打在了公知们的软肋。曾经的帽子不好使了,公知们也没别的办法,只能人身攻击了。乔木倒也坦然,不仅声援连岳,还表示自己成为了“自干五”。

连岳不是第一个“反水”的,乔木也不是唯一的“叛徒”。大胆预测一下,今年,将被称为“公知反水元年”。未来,中国公知的历史,将是一部前赴后继反水的历史。所谓“殇值”,即将结束它的表演,退出历史舞台。

大家需要警醒的细节是,公知的分化,未必因为如今中国的自干五和小粉红在互联网上的强势。其中根本的原因,还是中国国家实力变强了,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同时,越来越多的人能够去到国外,看看真实的美国许多不切实际的幻想,不攻自破。

上大学的时候,也一度认为美国的空气是香甜的,美国的月亮比较圆。直到我第一次去美国到华盛顿,大家都去博物馆,我因为不舒服,留在了大巴上,和在美国待了15年的中国大巴司机闲聊。在他口中,我听到了一个这样的美国:他在国内是一个坐办公室的小文员,到美国后,待了15年,一直待在唐人街,完整的英语都不会说一句。他开客车,妻子在中餐馆洗盘子,日常开销是够的,但就是处处被人看不起。好在女儿过几年就要成年了,他的苦日子也就熬出头了,准备退休。退休的最大愿望,是回老家山东去。只是15年没回去,现在山东的朋友也不认识几个了,回去反而变成人生地不熟,想回却不知怎么回。至今无法忘记他因为连日出车而疲惫不堪的脸,还有他谈起想回老家山东时眼中闪烁的光芒。我坐在大巴车上,看着窗外雄伟的博物馆,还有街头穿着体面西装、行色匆匆的美国白人。那一刻我感受到了英文课本上所说的 cultural shock,也就是互联网上人们所说的三观尽碎。我也想到高中历史课本上的一句话,大意是这样的:美国十分强大,但仍是一个物欲横流、贫富差异巨大的复杂社会。当年的历史课上,老师和同学们都觉得这句话酸得不行。其实从今天的眼光看来,它是一个客观的评价。那是第一次,我对我在国内听说的关于美国的一切,产生了怀疑。我想有过轻度“反水”经历的人,都曾有过这样一个怀疑人生的“顿悟”时刻。也许是你从上海浦东飞到纽约肯尼迪机场,发现美国机场破破烂烂的那一刻;也许是你来到伦敦,发现地铁里不通手机信号的那一刻;也许是你在巴黎老佛爷被抢了钱包的那一刻;也许是外国政府一系列“群体抗疫”迷之操作,却还在抹黑中国抗疫的那一刻。对于很多人来说,当走出国门,经历过“顿悟”时刻之后,就重新认识了西方社会,反过来,也重新认识了中国。

所以,我不认为方方是一坏人是一个可怜人。她住在2000万的豪宅里,而我住在小出租房里,但是我仍然敢同情她。因为不管她多么有钱,她的精神世界,却依然停留在70年代的绝望里,停留在伤痕文学里。她的伤痕,从未愈合。而我们,是不同的。新一代人如今正在见证的,是一个危与机并存的新的中国的新的历史。

我至今也不认为美国是坏的,它做过一些好事,也做过一些坏事,在人类历史上,它仍然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它的人民,用200多年的自立和奋斗,让一个新建的国家成为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这是历史上独一份的。无论将来这个国家是否会消亡,美国所获得的成就,是不朽的。但如果你了解美国的历史,就会知道,美国的成功,是建立在自立和奋斗的基础上,他们与对手进行了无数残酷而坚决的战斗,才有今日的荣光而绝不是建立在自我否定和破罐破摔砸锅上,也绝不是建立在向对手投降以苟延残喘的基础上。我们要学习美国人做了什么,而不是学他们说了什么。嘴巴会骗人,但是身体是很诚实的。我们也应该像美国人一样,用自立和奋斗来建设我们的国家,与对手进行坚决而残酷的斗争。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延续了5000年文明从未断绝的国家。我们成功延续500文明的概率很高,至少目前是全球最高的。

当然我们也可能失败,但这没有关系。因为在真正的奋斗者心中,只要是为人民铸锅,而不是甩锅、更不是砸锅,即使是失败的奋斗者也是不朽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发送

2条评论

  • 铸锅者功德无量,甩锅者遗臭万年。
    2020-04-21 07:53:27 0回复
    0
  • 应该正视差距,应该认识自身的问题,但是不能用否定发展的事实来抹黑自已,更不能为个人的私欲去攻击充满希望的新生代,因为民族的未来是要靠他们去创造的,他们才是振兴中华的脊梁,与所谓的公知与伤痕文学没半毛关系。
    2020-04-21 07:30:33 0回复
    0
  • 3893
    积分
  • 240
    博文
  • 932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