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似水年华青果巷——一冠纓缙绅家族的百年沧桑(5)

兰陵孟荪 最后编辑于 2020-05-27 08:10:30
3028 3 8


九死一生与如梦荣华

1942年出生在青果巷《三锡堂》。然而,长期以来对自己的家族史没有兴趣,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只依稀知道曾祖父汪作黼是前清的官员,其他事迹也惘然不知。上世纪八十年代,父亲给我两本线装书,一本是《毘陵汪作黼先生八十寿言彙录》,另一本是《汪作黼同年哀挽录》。据他说,是一位常州文人在文革后给他的。以前,我在家里从没见过这两本书,拿到后虽然保存了起来,但是,除翻开第一、二页看了看照片外,其他内容都没去看。

上世纪90年代,堂兄汪叔游从加拿大回来看到老宅情况,对我们感叹道:

“唉,没想到我们汪家败落到这样子了!”

我还感到诧异,怎么现在还提那些年的事啊。

直到2005年,偶然看到复旦大学博士生导师王振忠教授在《安徽史学》上发表的《〈汪作黼同年哀挽录〉中的徽州典商事迹》一文后,产生了好奇心,就发信给他。他不仅给了我回复,还推荐他以前的研究生叶舟先生与我联系。叶舟告诉我,他研究过我家的历史,还把我家近几代的家谱发给了我。后来,我又从《中国家谱总目》的相关词条中看到,法国国家图书馆收藏乾隆五十二年木活字本的《常州三锡堂族谱》。我觉得,复旦大学的学者至今还在研究我家的历史和事迹,法国国家图书馆收藏我家的家谱。而且,台湾《国立故宫博物馆》至今还收藏有清军机处汪作黼档案我再也不能不当一回事了。

后来,安徽的汪久玲先又生将上海科学情报研究所收藏的1943年我家三锡堂家谱的全部复印件都发给了我。我在这本家谱中居然也看到了我自己也记录在内。

                                              

01中国家谱总目.png

02家谱总目2.jpg


03家谱总目三锡堂条目。.jpg

123 中国家谱总目的三锡堂内容

从这些资料得知,我家祖上是从安徽休宁上溪口迁居至常州青果巷的。休宁历史上一度隶属徽州。徽州在风景秀丽的黄山和齐云山之间,北有迤逦的黄山山脉,南有蜿蜒的天目山脉,新安江水系贯穿全境,溪山环绕,秀峰叠翠,风景绮丽,气候温暖,百姓勤劳。徽州著名的有程、汪、胡、吴、许等八大姓氏。徽州文化十分辉煌,诞生了新安理学、徽州朴学、新安画派、新安医学等学派。在商业方面,歙县的盐商、休宁的典当、婺源的木商和祁门的茶商也名闻遐迩。很多徽州家族重视读书和经商,号称儒商。休宁虽是一县,但在中国科举史上曾产生过19位状元,称作“中国第一状元县”。

青果巷《三锡堂》是迁居常州后,在1719年建立堂号的,历经七代传至我曾祖父汪作黼时,一度境况鼎盛。

以前,我虽是他的嫡长曾孙,但是,对他的生平事迹是毫不知晓的,只是读了《汪作黼同年哀挽录》和《毘陵汪作黼先生八十寿言彙录》这两本书后,才对他有所了解。他两次九死一生,历经艰难,五十五岁中进士,年过六旬从商,建立巨额家业。深深感到,他一生极不平凡。


04mage001.jpg

4 汪作黼八十寿言汇录

05DSC_0001.JPG

图5汪作黼同年哀挽录

汪作黼生于道光十九年(公元1839年)农历715日。民国十年(1921年)34日逝世,享年81岁。汪作黼之父汪燮调,虽家境清贫,但乐善好施,甚至不惜典当衣物接济穷人。燮调也管教极严。汪作黼自幼性喜读书,冬日衣衫单薄,就拥被苦读,无钱购墨便以枯炭代之。学问增长迅速,十七岁即在常州郊外白荡镇开馆授徒,当了私塾先生,所有收入悉付父母,不留私蓄。后其父得疾,因家贫如洗,不愿购药,病渐重。汪作黼回家后,以古孝子为榜样,暗中割左臂肉下药,或是被其纯孝感动,其父居然服药后病愈。以后,为了便于照顾双亲,汪作黼便在家中开办私塾,以便能与父母同享天伦。汪作黼后来回忆说,此段岁月是自己最愉快的时光。

清咸丰庚申年(1860年),太平军逼近常州,总督何桂清节节败退,汪作黼之父因祖产在常州,不愿携家出逃。庚申三月,常州城被太平军包围,汪作黼时年21岁,加入团练,登城守卫。几次险被流矢射中,一次被流弹洞穿衣衫,幸好没受伤。不久,常州城被太平军攻陷,汪作黼被俘,被太平军用绳索穿辫,押解至丹徒朱方镇。一天晚上,汪作黼等人乘守卫松懈,偷偷逃脱。但因不熟悉道路,又被巡逻的太平军抓回。太平军将他们押到旷野,逐个砍杀,一连杀死了十多人,眼看轮到汪作黼。汪作黼当时已被吓得昏厥过去。好久后,汪作黼似乎冥冥中听到“快走、快走”的呼叫声,苏醒过来后,却不见太平军人影。后来得知,太平军突然得到开拔命令,便将其余的人弃之不顾而去。汪作黼挣开绑缚绳索,只身逃命,总算侥幸绝处逢生。

由于战乱,一路东躲西藏,辗转数月才到达常州北郊,当时,太平军城防严密,他想尽办法潜入城内,街道尸体堆积如山。抵达家门,眼前门户依旧,屋宇破败,家中空无一人。四处探听,方知父亲已殉难,母亲逃难至苏北。汪作黼遍寻父亲骸骨而不可得,只得渡江寻母踪迹,终于找到母亲,母子相遇,抱头痛哭。

同治甲子年(公元1864年),淮军将领刘铭传收复常州,汪作黼与母亲回到常州。此时,常州尸横遍地,青果巷老家的房屋已大部分倾毁,只剩下几间破屋。汪作黼安顿好老母后,继续开私塾授徒,维持生计。

后来,淮军将领刘铭传(注1)收复常州,进驻护王府,一天晚上听到屋外不时传出“叮当叮当”金属碰击声,便提灯出外查看。发现是战马吃料时,笼头铜环与“马槽”相碰发出的声音。第二天,刘铭传命人将马槽洗刷干净,发现是一青铜器,底部铸有长篇铭文,便召当地文人辨认。汪作黼应召前往后,认出是西周珍贵文物。后来刘铭传将拓片寄到北京,经过北京学者进一步考证,确认该盘为西周时的虢季子白盘,铸于周宣王十二年(公元前816年),已有2800多年历史,是与散氏盘、毛公鼎并称的西周三大青铜重器,国宝级文物。1949年,刘铭传后人刘肃曾将该盘献给国家,先藏于故宫博物馆,后来归藏于国家博物馆。

09Apan1 (1).jpg

6 虢季子白盘(摄于国家博物馆)

09Apan1 (2).jpg

虢季子白盘内部铭文(摄于国家博物馆)

以后,局势日渐安定,汪作黼所授学生屡有高中及第,于是文名日盛,收授学生渐多,家境逐渐宽裕,得以修复旧居二十余间。此时母亲染病,遍求良医良方而不见效。汪作黼又以古孝子为鉴,割己肉入药治母,母亦得愈。

甲申年(公元1884年)刘铭传就任台湾巡抚,招汪作黼为幕僚,帮办海运差事。此时,汪作黼已是45岁的中年人,距当初辨认出虢季子白盘是西周文物已有20多年了。刘铭传还能记得当年这位年轻人,可见印象深刻。

汪作黼在台湾帮办海运事务长达三年后,1886年告假省亲,由福建乘万年青轮船赴上海。离台前,刘传铭府中一位谙熟相术者对他说,“公非青油幕中人,数日之内当有大难,然而得免,科名两榜,位至监司,希努力自保,毋懈初志。”汪作黼当时并不当真,付之一笑而已。

十二月二十四日,轮船在上海铜沙洋(注2)遇到大雾,被迫原地停航。不料,英国轮船耳保尔号继续冒雾闯进,清晨六时,在雾中拦腰撞上万年青轮。汪作黼被巨响震醒,发现情况危急,急忙去开启舱门,却被乘客行李堵塞,无法出去,又想起同行之王君因晕船眩晕,还在迷糊之中,忙将其摇醒。此时海水已涌入船舱,好不容易找到另外一门,急忙跑到船顶。混乱中,汪作黼与一些人攀上了一艘舢板。舢板小而落海者众,纷纷攀附。此时风云大作,舢板在风浪中时而陡立,时而猛烈左右摇晃,浪从左边打来,舢板右边的人倾入海涛中,浪从右方打来,舢板左边的人倾落海中,汪作黼将双脚紧紧嵌入舢板的一块齿板,得以免倾海中,自思恐万无生理。忽见骇浪中有一人靠近舢板,急忙伸手将他拉攥上来,得知是四川士人商季卿。中午时分,风雨渐息,天空有大鸟从舢板上空飞过,戛然长鸣。突然,商季卿激动万分的遥指远方高喊,“天边有缕缕黑烟,是救生船,我们有救了!”

不久,救生船到,汪作黼等人被救生船送到耳保尔号上。洋人前来安慰,握手抚背,拿干衣供大家更换。脱险后,到达上海,与闻讯前来的儿子等人相见。众亲族问起详尽经过,汪作黼虽劫后余生,依然镇静自若,侃侃而谈。

汪作黼后来回忆说,在铜沙洋惊险时,许多人惊吓得心肝俱裂,口吐黄水,有些人从此患上疾病,耳聋目瞆,终身不愈。自己在舢板上,祝祷上苍,家贫母老,如果一死,母亲将无以为生,祈求上苍怜悯保佑,居然无恙。为此深有感触,此后,自号铜沙余叟。

回常州后,继续恢复授课生活。汪作黼年轻时科场并不顺利,后又遇上太平天国战乱,科举荒废,现在已年过半百,原本心灰。然而,经历铜沙洋之险后,想起那位相者之言,又有再赴科场之意。辛卯年(1891年),汪作黼赴金陵参加乡试,临考前又偶得寒疾。当时科举考场条件极差的,每次考试长达三天,吃住全在高五尺,深三尺,宽四尺的小砖房里,砖房两边墙上嵌高、低两块木板;白天,下面一块用于坐,上面的当桌子;晚上将两块并一起睡觉;自带干粮,饿了啃干粮喝生水;上厕所须到弄堂尽头;简直比坐牢还难受。汪作黼年龄大,又得了病,同行友人好心劝他放弃。汪作黼认为,自己九赴秋闱,屡不得就,再放弃以后难有机会。于是服药后进考场,坚持到考试结束。主考官认为他的文章经义纯粹、对策详尽,十分中意。终于,汪作黼历尽艰难后得以中举,这时已五十二岁了。

乙末年(公元1895年)春,汪作黼赴京参加春闱。此时,中日甲午战争已经爆发,清军屡遭败绩,时局紧张。汪作黼从天津乘小车兼程赶到北京,到达时距考期仅有一天。不幸旧病复发,只得再次服药后进入考场。

等待发榜时,忽然传来对日《马关条约》割地赔款内容,在京应试的举人群情激愤,台籍举人更是痛哭流涕。十八省举人一千二百多人连署姓名上书朝廷,反对签订丧权辱国条约,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公车上书”事件。汪作黼虽年过半百,然而,作为一名参加过台湾的建设者,对台湾更有深厚的感情,也积极参与。后来,湖南学者曾熙回忆说:“汪作黼先生,予辛卯同年也。当公车会京师、公燕之日,独先生年长。询之,则云,年五十三矣”反映了这一情况。

该年春闱,汪作黼得中进士。考官杨颐看他文章颇有新意,以为是一位年青人,后来才发现他已年过半百,不禁笑道,我得了一名老门生了。京城里朋友们戏称他为老常州,他也不以为意。

06像.jpg

8.汪作黼像

07模范缙绅.jpg

10.民国总统赠匾

08褒文.JPG

11.民国总统褒词

09IMG_20190927_181725.jpg

10IMG_20190927_181845.jpg


1213 南京科举博物馆内有关汪作黼中榜内容

廷试后,汪作黼被分派到工部任主事,当时 56岁。那一年,康有为也考中进士,同被分派到工部任主事。因此,汪作黼与康有为既有同年之谊,又是同僚关系。康有为当时组织了强学会,继续宣传变法,且被朝廷任命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行走。至于,汪作黼与康有为有何交往,如今不得而知。

戊戌年(公元1898年)六月,朝廷实行新政,京城内外大小官员均可便宜上书。汪作黼上书朝廷,建议:

兴修西北水利,储备粮食,以免东南水灾和粮荒之虞;

币制作为理财之本,必须整齐划一,应统一为十进制,采用金本位,当时漠河金矿所采之生金贱卖给外商,不如自行设局铸造金币,并明令通行,以保财权;

兴办教育,以币制改革所得收入补贴教育经费;

等等。

18989月慈禧太后发动政变,光绪皇帝被囚禁,康有为、梁启超流亡海外,谭嗣同等六君子被害,大批维新官员被罢免,戊戌变法失败。康有为原在工部任职,工部很可能被视为维新派基地。第二年,汪作黼即被远派为云南河阳县县令。从汪作黼对朝廷的建言来看,也应属于维新阵营,这时候被远放,很可能是遭清洗了。后来,汪作黼以母亲年老难以远行为由,请求改派,乃改为安徽泾县县令。

汪作黼长期接受儒家思想教育,将范文正“先忧后乐”为做官典范,常以己忧则民乐,己劳则民逸,安民为己任为念。对他来说,被任命为地方长官是实现自己抱负的一次机会。到泾县后,尽力提倡办事从简,“事必躬亲,案无留牍”。下车伊始即“摈斥舆从”。 “舆”指轿子或车厢。封建时代官吏出行必坐官轿,并有高举“肃静”、“回避”牌子的差人鸣锣开道,威风八面。因此,“摈斥舆从”意味这位县太爷出行,多数情况步行或骑畜,也不能大摆威风。如此一来,虽然辛苦,却有利于接近民众。汪作黼在泾期间,常到田间地头与田夫野老深谈,了解民间疾苦,谈笑间,自忘为官,人也不觉其为官。凡乡里有告讼者,汪据经书讲说,劝以道理,“始则人皆匿笑,久而多被感化。”

汪作黼早在戊戌变法期间就提倡重视教育,到泾县后,首先抓的第一件事,就是兴学堂、建校舍。县内原有紫阳、泾川两书院,但长期被当地劣绅把持,公费尽入私囊,历任官吏无人敢过问。汪作黼上任后,强令清查书院,勒缴赃款,另举公正士绅负责。书院经费困难,难以多方延师,他就亲自阅卷,评定等级,常至午夜尚吟哦评点不休。汪作黼晓谕道,“余在官则为汝父母,罢官则为汝师傅,愿君等学优出仕,必当仰体余心,以兴学育才为念。”两书院得以巩固。

庚子年(公元1900年)六月,北京义和团起事,八国联军入京,东南大震,大通厘局遭劫,泾县骚动,人心惶惶,群众谋议他迁,不肖之徒趁机谋乱。汪作黼捐廉俸修城垣、创办团练,昼夜巡视,晓谕当地士绅切勿自扰,亲督兵丁依次编查保甲,缉捕密谋不轨之徒,擒获匪首。汪作黼一连三月,日夜冒盛暑亲自巡视,尘垢满面,汗渍遍体,常累日不食,彻夜不眠。家人对他健康十分担忧。他说,“国家多事之秋,即臣子致身之日,守土之责,大义所在,敢自遐逸耶?”

事平之后,因保泾有功,安徽巡抚特保以直隶州知州,在任候补。辛丑和议,中国须支付大量赔款,朝廷严派苛捐杂税,民间苦不堪言。泾县因较安定,财政满意,功冠全省。汪作黼因而获最高奖四次,三品衔以道员用,奖花翎同知衔,兼理太平县事,正二品封典。

生母也晋级封为一品夫人。汪作黼说自己,一心民事,不以进阶为荣,所以捧檄心喜,无非是为仰博老母欢心。

1902年,新任巡抚聂缉椝莅皖,此公系曾国藩小女婿,非科第起家,对正途出身之僚属动辄嘲讽侮弄。汪作黼侃侃不挠,屡忤其意,渐遭构陷。当时满清朝廷已风雨飘摇,官场腐败。汪作黼目睹“世道人心日趋于险,慨叹吾道不行”,癸卯年(1903年)四月,母亲逝世,享年九十一。汪作黼奔丧回籍,时年六十五岁,从此灰心仕进,先杜门不出,以后,又筹划开办实业。在众多实业中,汪作黼选择了休宁人士擅长的典业,在常州开办了“济和典”。

所谓典当,是发放贷款时,以对方动产或不动产为抵押,从而获取利息或抵押品的一种金融方式。在社会上起到金融调节作用。然而,许多人对典当业持否定态度,认为是剥削穷人的暴利行业。上世纪30年代以来,包括港、台和日本的一些国内外学者的研究表明,这是一种严重误解。

 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的杨勇指出:按照经营规模,江南的当铺主要由典当与质押两类构成,前者规模较大实力雄厚,而后者则规模普遍较小,两者社会地位和社会认同差异甚大。质押店普遍存在着严重的重利盘剥现象。然而,典业则情况大不相同,利息相对较轻,并且它一开始就兼有求利与救济之双重功能,“在昔开设典当,半属慈善性质。抗战以前江南“当押名义之别,亦遂严如鸿沟”。传统的典当,积极参与地方文教及慈善公益活动,甚至成为行业制度。江苏某些地区之慈善、公益捐款“典商甚至担任全数之半”。另外,每逢岁终还实行让利,有学者指出这种年终让利 “乃我国典当慈善性质之一证,而为各国典当所无者”。此外,在发生灾荒时还经常捐赠财物1

明清以来,江南地区经营典当业者多为徽州人,素有“无徽不成典”之称,且徽州人经营的典当一般规模较大,利息亦相对较低。而在徽商中,休宁典当业最为著名。今天,美国波士顿北面赛伦市有一处博物馆,从休宁黄村搬去一座名为“荫余堂”的徽州典商住宅建筑,并藏有一批我国典业的文献资料。

汪作黼早在戊戌变法时期就提出重视金融的看法,并且作为休宁人士的后裔,选择从事典业是很自然的了。所以,汪作黼之 “济和典”,所雇店员多有休宁人士。济和典首先创改洋码,又请农工商部注册实行,远近仿请代办者,有十多典行。1907年,汪作黼又代招江苏省铁路股份于常州,先后集股数千,款项逾万。1908年沪宁线全线建成。然而,1903年以来,各省滥铸铜元,充斥市场,造成恶性通货膨胀,商家震动。至1906年,作为金融周转调节的典业已亏耗不支。

辛亥革命后,江苏屡遭战祸,地方党派林立,金融恐慌,典业凋零。江苏省典业同仁不得不谋图自救。民国二年(1913年)六月,汪作黼与省内百余典业代表创立江苏典业公会。会上,详细制定木榜规条,汪作黼亲自作序,上呈和分颁,典行共同遵守,以实现“上裕国税,下便民用”2。次年五月,汪作黼被公推为江苏省全省典业公会会长。此时,汪作黼已年七十余,仍不敢以年衰自怠,往返劳顿。中国由于长期的科举制度,社会上形成了对读书人极为尊重的风气。汪作黼的进士出身,使他能与当地官员交涉时,有一定的亲和力和尊重,显然对全省的典业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此后一段时间,江苏典业略安。后来,当地士人等人称他“著泾水一邑吏治贤声除暴安良黎庶荷恩心篆结,创江苏全省典业公会定章纪序商民戴德口碑同。”另有诗曰:“一自辞官货殖营,溥施惠泽济编氓。三吴典肆联团体,端赖先生组织成。”都是对他恰当评价。

汪作黼性喜读书,晚年坚持出不坐轿,行不依杖,居不释卷。生平致力于经史,尤好易经,年八十犹能背写,述而不作,雅好书翰,常将名篇悬挂四壁,以示警诫。常州本是阳湖学派所在地,饱学之士聚集,当地文人创立“苔岑诗社”,以保存国粹,提倡风雅。汪作黼大力资助,常去诗社和东郊红梅阁与文人唱和。

汪作黼一生国运衰微,战祸频仍,诞生后第二年就爆发第一次鸦片战争,后来又经历了太平天国暴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法战争,中日战争,戊戌变法,义和团运动,辛亥革命,军阀混战等一系列重大事件。

纵观汪作黼一生,因年青时之艰苦经历,培养了他坚韧不拔和勤劳不息的性格。百日维新时期在工部工作,在台湾从事海运,这些阅历使他能有比较新进和开明的思想。内心更以儒家经典和圣贤教诲为理想。侍奉父母至孝。居官以勤慎自勉,实事求是,案无积牍。心仪范文正公,过宗祠必谒,出资修缮宗祠。生活节俭,“粒米不遗,只字必惜。”布衣旧衫数十年不换。但是,若有亲朋告贷,必倾囊相助,“无德色,无吝容。”遇到长期无力归还者,常将年代久远的借据付之灯火焚毁,并说:“我出身贫寒,不宜再以此累人。”亲族有穷困者,必岁周之以粟,月赡以银。平时待人谦抑,言笑不苟,喜饮,酒量过人,却从不至醉。不信佛,不谈因果。

民国十年(1921年)三月四日,汪作黼逝世,享年八十一岁。在1918年汪作黼的八十寿庆和1921年的哀挽活动中,达官政客、诗人墨客、社会名流千余人云集。著名政界人物有:江苏省省长齐耀琳、前京兆尹王达、前翰林院编修王恕等。

齐耀琳还亲笔为汪作黼 长子汪元龙为父亲书写的传记中填写名讳(按照中国文化传统,子女不得直接称呼父母名字)。

在哀挽纪念活动中,当时的民国总统徐世昌特书“模范缙绅”大字表彰,并写了一篇百余字之褒词,文中多对仗,用典亦颇多:“大总统褒曰,孝友传家,本儒林之盛事,慷慨好施,有任侠之遗风,兼而有之,为难能已尔。武进故绅汪赞纶,生有至性,人无闲言。吹笙谱束晳之诗,白华洁养;抚树话田家之乐,紫荆旉荣。又复置青州续命之田,筑杜陵欢颜之厦。衡阳毕竟是仁者,拜下凝之。子产无媿于惠人,名垂东里。如此行谊,允宜褒扬。于戏!读汉书独行篇,古人往矣;补于公阴德传,后世代兴。畀以旌门,昭乃矩范。 中华民国十年十月。” (其中,旉——敷;媿——愧;于戏,感叹词。)

尤其引人注目的是,当时号称“北李南曾”的李瑞清(注3)曾熙(注4)等中国最著名文化名人都参积极参与了两次活动。

11Image009.jpg


12Image15.jpg

13Image9908.jpg


13-15,李瑞清贺词

 

14image010.jpg

16.曾熙贺词

15A724NQPG4x_b[1].jpg

17.齐耀琳致汪作黼手书

2006年,我与内人相伴赴休宁和上溪口寻根。

从休宁到上溪口有条新修的沥青公路,据说,是祖籍上溪口的一位华侨捐资修建的,路不宽但很平整,沿途风光旖旎。上溪口是一小镇,镇旁有一河,有一座石桥。村妇们在河边浣衣,洗菜。一些房屋都已老旧。问到昔日汪家祠堂,据说,解放后作了粮站,现在也找不到踪影了。又寻访至安徽泾县,原有的衙门早已不知去向,无人知晓了。

16PICT6420.JPG

18.休宁状元牌坊

17PICT6445.JPG

19.上溪口洗衣女

18PICT6447.JPG

20上溪口清澈溪水

 

附注:

注1.刘铭传(1836-1896),字省三,生于安徽肥西县。咸丰四年(1854)受官府招安,1862年,编入李鸿章的淮军。1865年因镇压捻军提升为直隶总督。1883年,被任为督办台湾事务大臣。1885年,被任命为第一任台湾巡抚,1891年告病辞官。1896年病逝;

2.铜沙洋,上海吴淞口外30哩左右的海域.

注3.李瑞清(1867-1920),字仲麟,号梅庵。清末民初诗人、教育家、书画家、文物鉴赏家。中国近现代教育的重要奠基人和改革者,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先驱,中国现代高等师范教育的开拓者。培养出了许多著名的学者、专家,如生物学家秉志、教育学家廖世承、戏曲史家陈中凡、艺术教育家吕凤子、国画大师张大千、著名书法家胡小石等 

 

PICT6821.JPG

PICT6822.JPG

PICT6823.JPG

212223.现东南大学内李瑞清纪念建筑

4. 曾熙(1861-1930)中国杰出的书法家、画家、教育家,先后主讲衡阳石鼓书院、汉寿龙池书院,任湖南教育会长。工诗文,擅书画。与李瑞清并称“北李南曾”。曾积极参与公车上书,辛亥革命后,孙中山曾两度登门拜访。

著名画家张大千先后拜李瑞清和曾熙为师。曾熙去世后后, 张大千扶柩至恩师家乡,在墓旁筑庐,守孝一月。今天,曾熙故居为衡阳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

曾熙.jpg

24.湖南曾熙纪念碑

参考文献:

  1. 杨勇,《近代江南典当业的社会转型》,《史学月刊》2005 年,第 5

  2. 王振忠,《汪作黼同年哀挽录》中的徽州典商事业,《安徽史学》,2005年,第2期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西江月
  • 竹青
  • 敬天爱人01
  • 六塘一柳
  • 张生
  • 龙潭清泉
  • 蒋锷初
发送

3条评论

  • 十分生动,涨知识。感谢博主分享。
    2020-05-27 08:55:59 0回复
    0
  • 这一生 也算传奇了啊
    2020-05-27 08:54:35 0回复
    0
  • 青果巷有这么多宝贝,完全可以办一个博物馆。
    2020-05-27 08:15:40 0回复
    0
  • 485
    积分
  • 16
    博文
  • 93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