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一甲林 (小说)1

汪万芝 最后编辑于 2020-06-09 10:09:41
1183 2 3

(一甲林》长篇小说简介
          
一甲林,是一个自然村名。小说是写该村在改革开放后的重大新变化。以此为缩影,赞扬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英明领导下,总结过去,开创未来,实行改革开放所起的重大作用。
          
小说中主要人物是黄强,其次是江凤、姚芹、林虎、金妞、丁旺生等。还有林长青老人是台属,占位很小,另一角度出现的人物。
           
黄强之所以是主要人物,在主题表现上,为着勤劳致富,获得幸福。以他为代表,特别承担着、在个人具体发展历程中要经受各样辛苦,

甚至是突发危险。最后终于获得伟大成功。
          
《一甲林》小说

                
第一章  老队长开会
        
在长江皖段中部江边,有一个村子叫一甲林。说是江边不是字面意义上的江边,是在江堤里边的一个村子。堤外是柳林镶岸,宽度不一的向东西两边伸展,见不到头尾;柳林外边间有芦苇,芦苇再外边就是烟波浩渺的长江。
        
据说这村子是三百年前才有的。说是姓林的弟兄二人从江南来这里落户,后来渐渐繁衍就成为一个村庄。以后又各种情况搬来了姓丁的,姓黄的等姓人家,村庄也就越来越大。不过姓林的人家还是占多数。不过这门好,村子虽然有了杂姓,但是整体关系都很和睦,过得像一家人似的。那么,这个村子为什么叫一甲林呢?那还要从宋朝说起,在宋朝时,对农村统治机构设,其规模为,保,相当于现在的行政村;,相当于现在的生产组,过去叫生产队。到此,一甲林称呼来历就显而易见了,因为它紧挨江堤,编就编为一甲,村子姓林的多,人们就喊惯了一甲林。现在情况又不对了,一甲林这地方从县级说起,过去叫桐城县,现在叫枞阳县,过去叫星洲区,现在叫星洲镇,过去叫一甲(一甲林)现在叫第五生产组。不过到现在,人们还是经常喊一甲林
        
现在,一甲林村已经有三百多人口。自打农村成立农业合作社以来,这个村都是一位叫林虎的人当队长,以后时间当长了,凡入都喊他老队长。不过里面主要还是这层意思:他当队长领导有方,对人和气,队里工作搞得很好,是人们对他很敬重的这样喊。
        
时间到了一九七九年,我国改革开放开始,老队长召开了一次一甲林全村社员大会,会场就在队屋,队屋是草屋,中间正屋大,屋里和屋外走廊都坐着人。正屋贴后正中一张旧抽屉桌边坐着两个人,一个是老队长林虎,一个是生产队会计林正富。林正富任过民办教师,因嫌工资太低歇教任生产队会计。开会的人都到了,老队长对这次会议非常重视。一边叫会计做记录,一边呼着叫坐在走廊里人尽量往屋里挤挤坐坐。

“今天召集大家开个会,”老队长开始讲话,他声音认真、沉稳。会场一点声音都没有。“我今天要讲的是两件事,这两件事都是大事。什么事呢?第一,我的队长职务从今天起开始卸任了。卸任的原因是我年纪大了,五十多岁的人了。我卸任之后,接班人就是我队黄强同志,他年轻有为,人也很肯干,老实,工作肯定比我干得好。这桩事是我向大队领导提出申请和指示意见作出决定的。小黄我也和他谈了。他说他干队长不行。我说这是大队领导决定下来的,你不用多说了,边干边学嘛!后经过一番说,他接受了。”他的一番说是道理加教诲:,,,关键是要爱护群众,把群众当一家人。做到这一点,就要思想正派,要一心为公。这样,群众就会拥护你,你的工作就会干得好。反之,就是下坡路。不过,这门现在好了,现在改革开放,土地分到各家承包种,不要用广播筒喊工的了,但对群众还是要一样的爱护。

老队长宣布第一件事之后,会场并没有什么特别反应,但细微处还是有的,也许当着大家面不好说。这时一位男老人开始说话,他是坐着的,说的是正经话,“老队长这下歇了,我真的还有些看法哩,你干了一二十年了,队里各方面工作都搞得有头有尾,怎舍得你歇掉?可是你宣布了这样情况,,,现在,我唯一对小黄说几句,你人也很好,不过与老队长比,还是嫩着点,今后,你要好好向老队长学习,把队里工作搞好,使大家不失望。好在你年纪轻,好好干有出息。”

也还有个别姓林的人脸上泛出一点滋味,认为一甲林村姓林的人占大多数,队长还得由姓林的人来当。他怕以后新队长办事不公。也许是想着自己没当上,,,

“不管怎么说,新队长上任还要靠老的带啊!”

,,,,,,

会场又七嘴八舌。

老队长对这些反应一听二看,掌握得清清楚楚,后开始说:

“事情就这样了。不过我向大家说一点,我们这小自然村从历史以来,虽然林姓多,杂姓少,但是一贯来,都不分你姓,他姓,好得像一家人。我相信,今后小黄当队长也必然是一样,人心齐泰山移,趁今后改革开放新形势,一甲林村一定会变得更加美好。好了,我现在讲第二件事,就是现在改革开放了,土地承包到户了,队长用不着分工喊工了。这是一大好事,但是更大好事大家徐种地之外,还可以到外面打工、做生意赚钱。这一点,尽管我不当队长了,我希望大家在外面不要干违法的事,要勤劳致富,不可搞歪门邪道,捞黑心钱。要保持一甲人本色。好了,我话讲完了。”

这时,他盯着一个人,又用下巴向他点着,说,“来讲一下话嘛!”

这人就是新任队长黄强。

“这下自由了,先前队里做事,把一下伢奶都要扣工分“

“一年到头又进不了什么钱”

,,,,,,

老队长讲完话,会场又七嘴八舌的讲话

在七嘴八舌中,黄强慢吞吞起身,往老队长和会计台前边走边说,“我有什么好讲的啊?”

“你今天当然要讲话嘛,新官上任起码要跟大家见见面,打打招呼吧。”林成富说。

小黄上前来了,喊他小黄,其实年纪也靠近三十了。个子不高,憨厚而不失精明,说话不留底,念小学四年级歇书。

“各位长老和全体到会的人,”一甲林村因为长辈晚辈都带辈份称呼喊,所以黄强开头只有这样说。“刚才老队长讲了许多,讲的事都很重要。我是大老粗,要我讲话,我讲不出什么明堂。我首先要讲的就是老队长和大队领导信任我,叫我当队长,我又高兴,又担忧。担忧的是怕工作搞不好,辜负大家的希望,高兴的是领导对我信任。正如大家所说的,好在还有老队长在边指教。另外,还有一个好处,现在改革开放,用不着我分工喊工了。不过,叫我干这工作,队在我心里,大家在我心里,这一点我会做到。过去老队长队里工作确实做得很好,不仅生产搞得好,对各家念书的孩子也很关心,他怕哪家孩子没有钱上学耽误念书,每学期开学,他就提前将集体钱垫付给全体学生报名。所以,当时全大队都没有一个大学生,我们一甲林接连出了几个大学生,还受到上级表扬。这一点打动我最深。好了,我只讲这么多。”

大家都认为新队长话讲的不错,都热烈的鼓起掌欢迎!

新队长讲完话,老队长满脸笑容。认为他人没有选错,今后有希望。

会计放下笔,一面夸奖新队长讲得很好,一面也向大家讲几句。他不愧是当教师,讲话注意谦虚,话意不涉及他在给这一重要会议作总结一种高上的样子。,

 

    第二章  老台属回乡

 

时间过去二十年了。

一天,在一甲村出现一个谁都料想不到的事,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被另村一位女老人带进村庄。她带着他直接找队长,后面跟着村子里许多好奇的人。这时的队长也不是人称“小黄”了,头发都斑白了。

“你老人找我有什么好事吧?你是何地人?”黄强问。

老人用半台语半家乡话陈述着:

“我叫林长青,今年八十八岁。我过去就住这个村子。一九四九年大兵渡江,我被国民党兵拉壮丁拉走了。当时,我家只有一个白发母亲,人家都称她‘老白毛’。现在,她可能过世了。父亲很早就去世。我现在在台湾有个家,老伴过世,养育两个儿子,他们搞的也不够好,老大做木匠稍微好一点。我这次回老家,特别是因为留念母亲,要见见老母亲安葬在何处?以往也想回来望望,但我混得不好,没有面子见老家人,又怕家乡人恨我,我是国民党那边人嘛。”

老人说着,接着又向队长打听他亲房现在还有哪些人?请他带他到他们家看看。他还说出他亲房一个叫“汉成”的名字。

老人说这些,村里人也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一回事。只是时光过去太久远了,而且基本都是听说过的。都以为这人不存在了,给国民党打仗给打死了。现在,他的突然出现,谁都大吃一惊。

队长开始介绍:“你老的事我们村里人都知道。现在,你亲房老弟兄老人都不在了,现在按辈分称有一个侄子,名字叫根狗,年龄四十几了。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在西安读研究生,一个在家读初中。不过,他本人不在家,在江苏打工,现在做工地小老板了,搞得很好。他爱人在家。现在我中饭好了,没菜,就在我家吃中饭,吃过饭以后,我带你到她家去。”

老人心切,推辞说,“吃中饭不用了,麻烦你,你就带我去吧。”

经过再三说服,老人答应队长说的话。

带老人来的另村女老人好热闹,听新闻,也一直未离。她最后说,“这位老人在我村转了好长时间,找谁问,都说不知道。你说人怎么知道,他问‘桐城县老古湾一嘎林’是哪个村子?这都是老地方名字,他说的又是土话。后来我问他姓什么,叫什么?啊,尽管我听的不大懂,我还是想起来了,肯定就是某某人,我就带他来了。“

“那还要谢谢你呢!“队长感慨说。

队长带老人来到亲房家。亲房家房子是一幢小别墅,海派装饰,屋里气派可想而知。老人一进门,先呆呆站了一会,当眼睛瞟到堂正中上方祖宗龛时,急忙双膝跪下,嘴里念叨:“老祖宗,我小辈对不起您了,,,“他说不出话了,喉咙和鼻里‘嘁嘁地哽着,马上大哭起来,足有三分钟,被队长搀起,安慰说,这么多年了,也不怪你老人心里难过。

根狗爱人门也没关,不知在哪家讲什么话或者有什么简单事回来,队长就把事情前因后果说給她听。她听过之后不知所措,觉得这事不是她一下可以招待了之。急忙掏出手机告诉远方丈夫这桩事。根狗听完之后,当天就开车回家。高速路开车速度快,天还没有黑就到家。老人见了根狗,马上下跪,根狗嘴里直“嗯嗯“,你老是长辈嘛!哎呀!哎呀,,,他急忙又把新老队长喊来陪老人,自己又开车到湖湾街买菜买酒去了。

吃晚饭了,老人眼睛里是泪是水分不清。边吃着,老人谈他被国民党抓去后的经历。

一九四九年二月,国民党败局已定。当时我十七岁,一天,我在门前一棵树上修砍树枝,三个国民党兵出现在我眼前,他们叫我下来,我不敢下来,他们说你不下来我就开枪打死你,说着,就端枪瞄准我。谁不怕死呢?我吓得马上就下来了。他们就把我带走。我说我妈妈还不知道,我跟妈妈说一下。他们不但不理,其中一个兵还扇我一耳光:少啰嗦!母亲只养我一个男孩,视我如命。我为我被国民党抓走母亲都不知道好伤心。经常梦见母亲哭昏倒了,我也经常梦里也哭,背地里也哭。

老人说到这里突然停了,掏出手帕揩了一会眼睛。又继续说,“我有一个姐姐,叫玉香,她几岁就被人家抱童养媳抱走了,也不知道她人现在落何方?“

“好,边吃边谈吧。“根狗这时插话,他先举杯陪全体一杯,后坐下说,“刚才我青爷说了过去辛酸话,我正好顺便告诉你一下:青爷你说的正对,不过我不知道,只是听我父母说的。你被抓走后,大奶奶确实哭得很伤心,几年都还哭,说她命苦。她最大希望你人还能活着回来。她多次一人找‘过阴‘(巫婆)搞迷信,过阴说你人还在,冥界没有见到你这个名字的红人。这下可说对了,你今天还是回来了。可惜大奶奶没有享受到眼前福。还有,玉香姑奶早就去世了。现在,她后代情况我们不清楚。”

老人听根狗一番介绍,突然晕蹶了过去,人和凳子慢慢向一边歪倒,嘴上凄呛的喊着我的妈耶!


三人急忙围过来搀起。歇了多时,饭也不吃了,桌子上碗筷也收掉。桌上摆起了花生和其他糕点盘,转为喝茶谈其他的闲话。根狗也自认为说话有失偏颇,实在是顺便说说而已。老人的心情这时基本定下来了。根狗又认为,都没有吃饭,只是吃菜、喝酒,肚子肯定没有饱。就来到老婆跟前,叫给每人下一碗鸡蛋面再吃
吃完之后,老人又谈起他在台湾的事,真是人久别相逢,说起来一言难尽啊!他说他到台湾不久,害了一场大病,住院后,国民党把我当作无用之人了,一次给我二十块钱就什么也不管了,医院催钱我没法交,吃饭都是炊事员好心送点给我吃。以后我就离开医院做老百姓,幸亏我体质好活了下来。以后在一家穷人家招了亲,一共养了三个孩子,两男一女,女孩小时候害病丢掉了。台湾那边人的差别太大,小小军官退休,待遇都高得不得了,一生吃不愁穿不愁;当小兵的要就要,不要就回家;老百姓差别也大,讨饭的人很多,冻死饿死无人管。富人家花天酒地,吃喝玩乐,看不起穷人。人的悲欢不相融。我虽然没有回过老家,我也听说这边共产党领导就很好,社会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人民当家做主,谁家有困难,都由政府帮助解决···
接老人谈过之后,三人就兴高采烈的谈起这边这样好,那样好···
老人听过之后,叹息一声说:唉!我一生算是白活了。最后,他又自检的说,我这大年纪了,我怕什么,我有什么说什么,事实嘛!
第二天一早,根狗带老人在一甲林村全面转转,一路介绍这家,那家。老人说,变化太大啊!家家都住楼房,水泥路通到各家,你说我回老家怎么认得清楚?
吃过早饭,根据老人昨晚约好的,——我妈葬在何地?明天,,,二人拎着一篮子祭品,走了半里路,来到老坟窠。这老坟窠明朝时期就有,那时之前还是长江水的一部分,后来这地方变成洲,渐渐有了人家,亡人就在这地方安葬,到后来就成了大坟窠,以后人们又喊惯了老坟窠。长青老人母亲坟在老坟窠西边。坟连石碑都没有,是用一块长石头竖埋着做标记。二人来到坟前,根狗介绍语刚起,长青老人一下瘫倒在坟边,喉咙里咕咕不清的又一下趴在坟上呼天叫地的喊,妈,你可看见我哟!我的好妈哟,哟,,,这样的场面谁都伤心,路人走过来了,村子里人走过来了,都是一把泪一把泪的抹着,,,根狗站着不时的揩眼睛,让他好好的哭一场吧。七搞八搞,祭事完成之后,要到十一点才回家。
老人在老家住了五天,由根狗送至合肥回台。
就是走过后那天,村委会几个人来黄强家,说是来看望老台属的,说老人回来昨天才得知。黄队长说,老人回台湾了,也刚刚走。几人失望了。
村委会几个人到底是真来看望,还是打着名义来望望这个奇人。不得而知。

 

 

第三章  起步

 

还是从黄强说起。

黄强任新队长之后,他想,改革开放之后,虽然不用喊工了,但是队长职责在身,出外打工是不可以的。虽然不是什么官,但也是为人民服务哇,起上传下达作用这个最底层小生产队也是省不了的。不过,不可以到外面挣钱,也要在家想办法挣钱,这家庭生活负担怎么办?他跟爱人商量,他过去学过打铁,虽然没有学精,但拉开架子可以搞。这事又不要多大本钱,可以在这上面赚钱。爱人认为说得也有道理,就答应了。爱人叫江凤,是十里之外被人介绍过来的。人胖胖的,也不丑。结婚后生育三个儿子,没有女儿。大儿子叫立志,二儿子叫有志,小儿子叫宏志。黄强父亲已去世,还有一个奶奶,六口之家,生活担子确实很重。而且三个孩子都要上学读书,那时候孩子不读书是不行的,不管你读什么程度,一定要上学。因此,担子就更重。到后来,由于负担不起,大儿子和二儿子读小学毕业,就到外面跟砖匠师傅后面学砖匠去了。

铁匠铺拉开了,夫妻二人每天准时向外播出“叮当叮当”的夫唱妇随夯歌。人都夸某家媳妇很不错,能文能武,秀外慧中。

可是问题来了,这一行干了不到两年就歇了,投下虽然不多的本钱也算废了。什么原因?主要就是赊账的多,有的两年账也不给,亲眷的账又不好讨,叫他这样的家庭怎么过生活?有一次,小儿子宏志考上初中,开学要交学费,他实在无处伸手,就到一家欠账的去讨钱,这家主人叫小牛,黄强来到他家,老婆说,家人不在家,你是讨钱吧?是,主人到哪地方去了?哎!再不讲起,他挑水滑倒了,胸部落到水桶提柄上去了,胸骨受伤,没钱医,一位中医生给他开了一个单子,叫他到江南挖草药去,还不知道哪天能得回来?黄强讲出自己要钱的特殊原因,对方说,你在隔壁家坐一下,我到我娘家去,向弟弟可借到钱?你不认识他家吧,我来讲一下,她一边说一边要往隔壁家去。

“你别去,他家我认识。你娘家多少路?要快点。”

“就在前面。“

黄强在隔壁家坐了一会,又起身出门上厕所解一下小便,看见小牛爱人还在家。他系好裤带,走进她身边问:“你怎么没去呢?”

多半天,她才不好意思说:

“讲起来丑啊!我那篙子上裤子要干了,等它干了,我换着去。我老妈经常骂我:你以后回娘家衣服要穿好一点呢,人家不仅笑你,还笑我啊!”

黄强这下人都软了,又望望她家土坯山墙裂了几道粗缝。干脆说,“你别去借了,我走了。"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蒋锷初
  • 桃子酱
  • 泉水涓涓
发送

2条评论

  • 保甲制度一直延续到建国前。
    2020-06-05 15:59:28 1回复
    0
  • 期待后续
    2020-06-05 13:46:47 1回复
    0
  • 1609
    积分
  • 341
    博文
  • 152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