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学员优秀作品选【67-5】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20-06-09 19:14:40
2150 0 1

学员优秀作品选【67-5】  

短篇小说【5】

 文史语言系文创班  马国忠

大顺去城里采置结婚用品,再也没有回来,听人说是叫东北军抓壮丁到南方打仗去了。在茫茫人海之中的柳月,在异乡的路上每一个寒冷的夜晚,思念大顺如刀让她伤痛,总是在梦里看到那无助的双眼,心又次被唤醒,仿佛她站在大门前和大顺离别的情景,又一次在眼前显现,大顺我在等你回来,你知道吗?你在那里呀?日子一天一天地,也就糊里糊涂的过去了,也就过着春,夏,秋,冬,脱下单衣,穿起棉衣地过着。柴米油盐,浆洗,缝补的侍候着那爷俩,从早晨到晚上忙个不休,夜里疲乏之极,躺在炕上就睡,只不过打着啍,一夜一夜地就这样地过去了。

有一次,二顺姑妈家儿子结婚邀请柳月她俩去做客,她们是八旗人,也是满族人,满人讲究场面,村里所有年轻人的媳妇都必得到场,而且个个打扮的如花似玉。女人都穿绣花大袄,而八旗人大袄的襟下,一律地没有开口,而且很长,大袄的颜色枣红的居多,绛色的也有荷花的,有的玫瑰,有的松竹梅。

那天柳月擦着白粉,她的嘴上染着口红,穿一件花缎的袍子,白白的脸,红红的嘴唇。

女人们忽然上前来看她,也许她到大顺家还从来没有这么漂亮过,今天把别人都惊呆了。

柳月,难为情的站起来想要逃,迈着步子从房间里闪开,柳月你回来,她们在说你笑你呢?这几个小娘们没有一个好人。你过来叫我声干姐,我替你打包不平。

荷花就大声的笑起来,她那出众地白净,而扁得作怪的脸上看去就像只有一张大嘴,和眯紧了好像两条线一般的细眼睛。她原来是城里的使换丫环,嫁给那不声不响,整天苦着脸半老头子,还不到半年,可是她的爱和男人们胡佻情,己经在村中很有名,“不要脸的!”

忽然人群中有人轻声骂了一句,荷花的那对细眼睛立刻睁大了,怒声嚷道:

“骂那一个?有本事,当面骂,不要往人堆躲!”

其中有一个女人说:“你管得我?棺材横头踢一脚,死人肚里自得知;我就骂那个不要脸的骚货!”

于是荷花立刻回骂过来,爱闹的女人也夹在中间帮这边帮那边。

二顺拉着柳月自回家去,女人在房间里怪笑,但是,别的女人羡慕柳月半天了,脸上又都突然地冷落下来,觉得有什么话要说出来,又都没有说,然后彼此对望着,暗笑了起来……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发送

0条评论

  • 6624
    积分
  • 2857
    博文
  • 2044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