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父亲林公四十年祭

sskmadh 最后编辑于 2020-06-21 12:28:40
1628 3 1

  二十二年前的一篇旧作,父亲节到来之际,重新发表,以纪念冤死的老父亲。


父亲林公四十年祭

 

  昨夜做了一个奇怪的梦:父亲的尸身被遗弃在野外无人照看。猛然醒来,想到:是清明到了吧?再一想:今年正是父亲去世四十年的祭时。四十年,父亲因无辜之罪而惨死上海郊外河里又因那时众人皆知的原因,连一点骨灰也没有留下。这不正是“尸身被遗弃在野外无人照看”吗?

  四十年前的11月21日,也就是我离开上海到黑龙江建设兵团后的“屯垦戍边”的第三个月,我接到了姐姐的来信,说是父亲投河自尽了,并让我不要返沪,以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一下蒙了。三个月前,我离沪时父亲还好好的,还担任单位负责生产的领导;三个月中,他来信要我好好听从连队领导的指导,好好工作。就这三个月,竟然有了这天地翻转的巨大变化!姐姐信中还说,父亲单位有人还“好心”地提议“不要去看遗体了”“骨灰也要留了”。在那样的天地中,在那样的气氛下,谁还敢说个“不”字呢?于是,四十年,堂堂的大学生,正在上海市教育局机关实习的姐姐发配去了安徽农场,最后学法语的她分到了湖北荆州偏僻的农村做了名英语教师;到边疆不久就列为入积极分子的我,直到1993年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更为凄惨的是,父亲的尸骨便不知归于何处了。

  父亲生于1922年,16岁时只身一人到上海学徒,19岁学成之后便一人在上海闯荡,成为上海五金行业人人尊称的“老师兄”。抗战时期,他曾冒着风险与威震中外的“飞虎队”陈纳德将军做生意,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不料,三十多年后的文革,这竟然成了他“特务”的“罪证”,把他逼上了尸骨不存的道路!

  父亲于1943年与母亲在浙江镇海老家成的亲。母亲生下了我们姐弟三人后,又于1953年怀上我的妹妹们。也许是想念家乡的山水吧,她不辞辛劳执意要回老家生产。父亲想老家尚有奶奶在家,可以有个照应,也便同意了。不料这竟是永别。母亲肚中原先认为是双胞胎,到临界盆之时却是有三个孩子。由于老家医疗条件不理想,医生又缺乏经验,母亲在生下三个妹妹之后便甩手而去了。这对于父亲的打击是可想而知的了。父亲一个人的工资不但要承担我们姐弟三人的生活,还要负担爷爷奶奶的费用,已经是十分的沉重了。现在又要承担失去了母亲的三胞胎姐妹的费用,自然是寸步难行了。不得已,他只好听从奶奶的安排,将三个妹妹分别送给人家我想那时父亲的心是在滴血的。就这样,父亲带着失去母亲后的孤独之,送走亲生女儿后的滴血之心,靠着奶奶的帮助,将大姐送进了大学的校门,把二姐送到了技校,把我带到了初中毕业。

  父亲去后,我们以自己的努力,勇敢面对生活的挑战,成家立业,事业有成。那时,我们姐弟三人真可以说是“相依为命”。经过努力,大姐与我都在常州安下了自己的小家,二姐在上海建成了我们的“中转站”。更令人高兴的是,四十多年前因生活所迫送走的三个妹妹也找到了!去年由叔叔提议、二姐和二姐夫操办,为父亲与母亲一起立了碑,让父亲的游魂有了归宿地!只是多年来我们一起在外地工作,尤其是我,因工作的特点,无法在清明之时赶回老家祭扫父母亲,只能以我的不断勤奋来告慰他们的在天之灵。

  生活总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它总会有坎坎坷坷大家庭免不了会有磕磕碰碰。只希望这个家庭能够平平安安。这就是我告慰父母在天之灵唯一能做的事。

  愿父亲安息!                            

                    2008.3.22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发送

3条评论

  • 老人家安息。
    2020-06-22 08:18:44 0回复
    0
  • 父亲含冤而死,这是时代的悲剧;家人能团圆重逢,这是全家人的福气。
    2020-06-21 15:00:04 0回复
    0
  • 特殊年代
    2020-06-21 14:03:15 0回复
    0
  • 5123
    积分
  • 511
    博文
  • 1428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