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陈平,长篇小说连载【5】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20-06-23 16:20:40
1252 0 3

岁月无债

陈平

        【5】

开始时两个人在对台词、一个导演在安排肢体动作,旁边还有好几个人在作技术指导。这帮十五、六岁的初中生可说似懂非懂,但正是自以为是,喜欢表现自己的青春期,尤其是小男生们,看见班里所有漂亮女生都在场,情绪就有点亢奋,尤其是陶大头。

大家都知道,陶大头家住在红梅公园附近的那幢别墅里,他的爷爷是刘国钧儿时的好伙伴,目前正在香港一边帮助刘国钧打理那边的产业,一边经营着自已的纺织企业,所以家庭生活比较优越。譬如在常人总是饿肚子的日子里,他家每天还有人来校送水果让他补充维生素。

他家里很早就有台电子管电视机,我们经常去他家看电视节目,从小耳熏目染所以见多识广,此时的他,更是要表现表现自己。嗳丁学成,丁学成,你应该清楚,这阮文追是在偷埋地雷准备炸死美国国防部长时,被伪军连长他们发现而被捕的,你一定要注意当时的形势和环境,不要一上台就挺胸凸肚,大大咧咧,动作应该这样……说完,他晃了晃自己的方方大头,两眼还偷偷瞄了瞄站在旁边一声不响的漂亮女生钱勤勤,当然还有其他几个俊秀女生。

丁学成的态度倒蛮谦虚的,听陶大头这么一说,他面孔一红,嘴巴一咧便哈下腰,两眼东张西望地看看周围,然后做了个刨土地埋地雷的动作。哎呀,自然点,动作自然点色,你这模样,有点像贼骨头去偷东西,神情要有点正义感的气势,自作聪明的我一边这样说,一边给他做示范动作。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也许我的动作更滑稽的原因吧,大家一看,居然全忍不住大笑起来,连一向矜持的漂亮女生钱勤勤,此时也用她的纤手捂着自己的小嘴戚戚戚地乐起来,意外效果让我看了顿时感到很开心。

此时,沈文老师来了,知道我们正在学校里排话剧,他特地赶来观摩,因为他要教初三毕业班的语文,我班班主任将由教我们数学的谈友其老师继任。沈文老师听了我们讲述和提出的一些问题,他将该剧的演出价值对大家重新阐明了一遍,譬如主角的舞台形象要达到让观众感到可敬可爱,他的牺牲要让人感到自然地悲愤激昂。

反面角色的形象,要让人感到既可恨可恶,又感到愚昧无知,等等。大家一听茅塞顿开。时间,在集思广益的和诣排练气氛中不知不觉地消逝,待到我第二次上场排练时,无意中探头一看窗外,哎呀,太阳已黯了下来,我情不自禁地大叫一声,哇,不好了,不好了,今天要误大事了,要误大事了。说完急匆匆背起书包便走出了教室。然后拔腿就朝校门口跑去,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大家感到莫名其妙,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啥事。

至于这事,我确难启齿的,因为那天领了这角色回来的晚上,我认真看了几遍剧本才发现,虽然我这伪连长的台词不多,但出场的时间却很长,基本上每幕都有我的戏,全剧排下来要有两个多小时。

这与我每天下午回家必需将马桶涮好晒好的时间发生了冲突;马桶对全家来说,可谓事关重大,白天,我们男子可以到大院外的那座公厕里方便,晚上就非要用马桶的,因为外面已经黑灯瞎火。

说起来,我们这座公寓大院在1958年底交付时,每户都配有卫生间、抽水马桶,但后来马桶坏了就无人来修理,因为这几幢楼房已交给区房管所管理了。

而且按照民间传统观点,这倒马桶的家务应是女子们干的,可我家两个姐姐,两个哥哥先后考取大学走了,妹妹才六岁,弟弟上五年级,父亲正带了工作队在外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母亲身患各种疾病,如今已经病休在家,体力根本不支,惟有我与五哥方能承担这项重活,而且我还是属于被惩罚性的,所以对外只能缄言不语,默默离校而去。

没想到,当母亲知道我在学校参加排练节目时,她立刻撤掉了这道指令,转叫五哥去完成这项光荣的家务事了,这个变化让我感到非常意外。别看倒马桶是个普通家务事,其实也是一项非常讲究的技术活,譬如马桶没洗涮干净,这东西里就老会有异味漂出来,让人感到很恶心,我也是通过实践,慢慢掌握了这门技术的。

首先要把这只里面不轻的马桶,憋着气用两只手托着桶檐小心翼翼从楼上搬到楼下,然后再搬到外面的那个粪坑前。

干万不要相信马桶的铁拉手啊,因为时间一长,这种拉手的铆钉会就被锈蚀掉,尤其是在马桶很满时,弄不好,就会造成断根桶翻的后果,有次我就将一马桶秽物翻倒在楼梯上,原因就是拉手突然断掉了,哇噻,结果让这幢三层楼的上下者全捂着鼻子逃之夭夭,尽管我将楼梯冲洗了好几遍,但臭味在半个月外还没彻底消除。

我们的大院内有四幢黑瓦红墙,起码两层,最高三层的公寓楼,每幢楼房后面都有只化粪池,隔几天,就有环卫工人拖了粪车来淘空。

马桶倒凈后,先用带来的桶里外清洗一遍,再去涮马桶的里面,就是用一把竹刷子在马桶里面刷刷刷,刷刷刷,核心的工艺是要用手用力抓住刷子,然后对桶内壁拱壁弄转着涮,然后反复用清水洗干净

老马桶内的尿垢很多,所以每次都要用劲地涮,否则尿垢会越积越厚,尿碱味就很重,即使被太阳晒得很干,气味也是很浓很浓。

最后一道工序是晒马桶,这时要特别注意采光的角度,阳光要尽量能晒到马桶的里面,否则就晒不干,等等,干这活要有点耐心和时间。

后来我从父亲的口里得知,当母亲弄清我是在参加演话剧后,她突然想起当年也是在这个年龄,自己首次参加了“放下你的鞭子”的话剧演出。时间是抗战爆发的当年秋天。

他们这支由师范学校学生自动组织的抗日救亡宣传队,副队长是我父亲,队长是中共地下党员金步墀。从此他俩走进了由共产党领导的革命队伍。当年年底,在中共南方局领导徐特立老人的亲自关心下,在作为国统区大后方的湖南长沙,他俩由后来担任中共湖南省委书记的郭光洲【当时叫郭健,八路军长沙办事处人员,其实是中共湖南省委组织部长,刚从延安来到长沙几个月】介绍下,双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就此开始从事党的秘密工作直至全国解放。所以母亲触景生情,对我实行了大赦,至于五哥,这位在校担任团支部书记兼三好生,还是高二学生的他,涮马桶的水平是否能与我平分秋色,此时也就忽略不计了。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蒋锷初
  • 桃子酱
发送

0条评论

  • 4643
    积分
  • 2714
    博文
  • 1454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