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陈平 原创长篇小说连载【10】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20-06-29 22:24:54
614 0 1


长篇小说连载

岁月无债

陈平

10】

哟,罗老师,单身生活过的很丰富啊,看看,上海麦乳精,大白兔奶糖,别致的漂亮姑娘照片镜框,配上别具一格的小台灯,又与这座实木铜鹿头挂钟搭配,让人感如置身在上海老咖啡馆里,环境既充满诗情画意,又怀有浓烈的思乡情结,罗老师啊,你的确是位热爱生活。也很会过生活的当代知识分子,与我在抗战中从西南联大中文系毕业后的颠沛失业生活,简直有天壤之别呢。

不过,我校的现有条件太差,食堂也没办起来,否则也不会让你这位主动放弃回大都市上海工作的机会,宁愿来到我校并屈居在这间原吳家祠堂狹小的小厢房,一日三餐尚需自理的南大高材生。

罗老师啊,我何耀祖代表校方,向你表示感谢和道歉,说完他弯下高大的身躯,面向满脸疑惑的罗老师恭恭敬敬地鞠了三个躬,然后在罗老师的搀扶下,缓缓地坐到那张仅有的老红木靠背椅上。

老校长的屈尊造访已让罗老师很意外,现在他那慈父般笑容贴心的安慰与主动自责,加上无可挑剔的长者风度,让他心中还存停职检查就停职检查,说到底,不就是阿拉一不小心,误入军事禁区拍了张照片,又没造成啥严重后果,如果上面查到阿拉三代人有半点政治问题,属于阶级斗争的新动向,哪就把阿拉抓去坐班房好了,阿拉罗蒂克此生也就认了,谁让自己犯糊涂去自投罗网呢。

可他们不也就把我无罪释放了嘛,再说,出了这种事,阿拉想去寻死的念头也有了,赤那,”国民党空降特务嫌疑“,佬骇人格,把阿拉爷老头子听见,非气刹不可,沪上三代著名学者之后,叫他回上海做事,他却自认为本事大,坚决不回上海吃老本跑到常州,结果做了国民党空降特务,迪格是啥辰光,侬勿是自介寻死啊!连女友莎莎昨天也一本正经指着我的面孔说,特务,你一面孔特务相,把我听得目瞪口呆,心想,亲爱的莎莎,你说我什么都没关系,此时你千万不要说要跟我GOODBY啊,否则,我可真要爬到常州饭店楼顶上往下面空降了。

校方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骇人巴拉,还说阿拉是害群之马,究竟害在哪里……的这些委屈情绪,如消融的冰雪一下子化如涌泉,年轻人对未来生活充满激情的想往如开闸的泉水,一下子奔放出来。

他先给何校长泡了杯久藏的正宗龙井茶,下来就与他谈了几个小时。具体内容,恐怕除了屠代书记,估计其他人不能所知,只是在第二天上午上他来我班上地理课时,大家突然发现,这位平常头发凌乱不修边幅,经常披肩趿鞋,上课铃声响了许久,他才挾了本讲义才急忙跨进教室的罗老师,此时却早早站在教室的门口等铃声了。

个头矮小的我就坐在教室第一排,桌子靠门口也最近,无意中发现今天的他头发三七开并梳得油亮,上身穿件少见的青灰色西装,里面穿件白衬衫,下着一条角缝线笔直的西裤,脚上的双三接头皮鞋油光锃现——一看这套行头,就知道是老上海大户人家中的存货,因为如今的男人们大都穿中山装,年轻人大多穿列宁装或学生装。

我还发现,今天他两腮雪白发青,不像平常总是胡子拉撒,模样如同住在我家隔壁的山东汉子老杨局长,平常连腮胡子浓黑,哪天刮掉了胡子,两腮就变得光滑铁青,形象也会大变。

有次我故意去问他,哎,杨局长,你今天去上班,你局的门卫会把你拦住吗?他一听先哈哈哈哈大笑了一阵,然后对我说,别说,还真有此事,刚从部队转业时我去市卫生局上班,因为那天未刮胡子,所以模样如黑旋风李逵。第二天早上我刮了胡子去上班,不料却被局门卫给拦了下来,我报了自已的名字并说是新局长,哪知这位中年门卫一个电话,就将局保卫科长叫来,说有个人冒充新局长被我拦住了。

幸亏咱局保卫科长是我团的原参谋转业的,知道我的情况,他一边对我打招呼,老首长,老首长,真对不起,是我没对他们讲清楚,一边对门卫班长交代情况,我说,不能怪他们啊,是我这副模样搅局了,这样吧,干脆把我未刮胡子的照片,与我刮过胡子的照片放在一起、以免新来的门卫同志搞不清,此话让我忍俊不禁。

现在看见的罗老师,两只乌黑闪亮的大眼在宽额头下两道浓眉的衬托下更显精神,嘴巴虽闭但嘴角上跷,器宇轩昂一副高贵的气质。

哇,这位方头大耳,身材修长的罗蒂克老师,竟与昨曰判若两人,原来他如此英气勃勃,如此风流倜傥,让人更感惊讶的是,他上课竟然讲了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再也不讲让人发笑的“嘎林会治”【格林威治】,”搭呢莫朋地“【塔里木盆地】的上海腔了,这情况让专门来听他课的何校长看了频频点头,有为青年,是个有为青年,嘴巴里嚅嚅而言,从此罗老师就这样一直下去,从没再改变过。

当我与一帮女生看见钱老师从斜桥巷拐过来,并与我们打招呼后我就问,钱老师,你也去学校啊?他说,是的,听说你们一班正在排练话剧《阮文追》,我班也要出个节目,今天去看他们排练情况,说完用手摸了摸板刷头。哦,我们豁然大悟。

钱老师是二班班主任,据说他们班男生与女生从来不说话,即使在班里见到,也如前世的对头后世的冤家,许多举动让常人难以理解。

听二班的贺福成,林仲义家邻居贺大个子说,他班的班长是个身材高大的女生,开班委会时,男班委坐一排,女班委坐一排,讲话时彼此眼睛不看对方,会议开完,人高马大的女班长把头一昂宣布,散会,然后就挺起凸胸走了,从不回头。

我笑着对他说,这是你们班主任带出来的一群正人君子,贞洁女徒,这才叫真正的目不斜视,坐怀不乱。现在听钱老师说,他班也要排个节目,我脑子一转就想,这恐与他那次叫来乡下演出队表演《芦荡火种》失败的弥补有关。是的,在屠代书记脑中一向谨慎的钱伟生,此次咋会弄出这群活宝来出尽洋相。让全校师生哗然使她哭笑不得,惟有决定全校举办次文艺汇集消除一下影响,心领神会的钱老师,当然不想错失良机,不过他班演啥节目引起我的新鲜感与好奇心,于是就试探性地问他,钱老师,你班准备演啥节目啊?男女生群诗《离骚》,他倒也爽快,一下子就对我说了出来。男女生群诗,哇,这节目名称本身就个爆料,况且还有屈原的《离骚》大作,不如乘此机会,我去领略领略这帮”正人君子“”贞洁女徒“如何合演这个节目。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发送

0条评论

  • 4643
    积分
  • 2714
    博文
  • 1454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