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节选《一甲林》小说第七章

汪万芝 最后编辑于 2020-07-11 14:18:15
597 0 2

第七章  变故

 

金妞家确实是个问题,母亲外表不错,人却天资有欠;父亲天资可以,但是徐外表有欠之外,对爱人又缺少关爱,性格容不住人。说性格容不住人也可能有些委屈了他,那就是穷的原因使他这样。看来也不全是,各占一半差不多。具体表现是,他对她只知道晚上的事,白天就粗声粗气的,骂你娘的···骂她人家不要的···丑话百出。平时又不给一分钱给她,她连买火柴的钱都没有,到烧锅时,她看哪家烟囱冒烟,就拿着柴把到那家包点火星,小心带快步的回家烧锅。就这样的稍服务不好,不是骂,就是打。

由于受不了这样的家庭折磨,她离家出走了,人猜与别人唆使有关。还没几天,丁小六可知道没有老婆的厉害了,家务事没人做,家里家外都是他,尤其是晚上断供。人都指着鼻子骂他,你活该!他也服了,他几次向村领导报了案,领导都懒得答他。在他苦苦央求下,书记把此事交给了治保主任。治保主任姓钱,他问丁小六:

“人跑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哪知道呢?知道不就好办了嘛。”丁小六答。

“你这人!不知道,叫我有什么办法呢?”接着,又狠狠数落了他一番。

“怎么讲呢?说来说去都怪家里穷。有钱也不至于造成这样。”

“歇子你的哩!哪个不知道你这人。”治保主任一直火着。

火归火,工作还是放在心里要做。一连几天,老钱通过边境人走访,得知一条重要线索,说人在肥西县,具体在什么地方不知道。老钱还是没有有效办法开展工作,他准备通过派出所搞寻人启事在肥西县等地方张贴。可又不到二十天,又有新消息说,人在肥东县大庄乡一个叫里河的村子里,已经和一个男人住在一起了。男人是五十多岁光棍汉。不用说,这肯定是唆使人兼人犯搞的鬼,可能就与当地人有关。但这事一下搞不清,只有搁置一边了。治保主任老钱就先去了这个地方,他是装着队里买椿树打船的人,见人就问可也这种树卖?从中谈白带问可有一个外地女人不久嫁到这里?或者住在这里,她还是我们亲戚哩。别人都说没有。这是里河村吗?是,村子大,你到里面问问。结果,仍一无所有。老钱失败而归。他本想做点实际工作好振振自己,可惜主流的东西失去,没办法。他见丁小六说,我已经想尽办法给你做工作了···哪个干部能做到?最后摇摇头。

时间又过去多少天,丁小六还是不死心,他亲自一人去了,也是肥东县里河村。他去,带了一套妇女穿的衣服和妇女用的扎头围巾,他在不远处一家饭店住下。到里河村时,在半路上找个偏僻地方换上女人装,再用女人巾裹头扎着,看起来基本像妇女一样。到了村庄,装作哑巴挨家挨户的讨饭。村庄跑遍了,也没有见到老婆人影。第二天、第三天他继续在附近村庄用同样方法寻找,但都无用。不但无用,而且麻烦事还上了身:有一个人跑到大队部报警,说“她”到人家讨饭,不说话,眼睛向屋里四处扫,还进人家房间找望。于是,大队干部叫把人带到大队部。干部问“她”,仍是不说话,干部只好喊一位妇女把“她”带到房间单独查问,这位妇女看这情况,不愿意做这事,接连叫了几个妇女,都不愿意做这事。为了搞个水落石出,又叫一位男人做这事,男人也不愿意。没办法,干部商量,最后打电话给派出所。丁小六乐了,可真是,事到临头自来窍:到派出所就到派出所,免得在这里丢人。到派出所我也好乘这机会把我的事情向派出所讲讲。看他们可有什么办法?

他被两个人押送到派出所。丁小六不顾一切了,马上在门外从包里拿出自己衣服从上换到下,光头就光头,光头人多得很。

派出所盘问一下之后,觉得没有明堂,就叫他回去。丁小六没忘记丢那话:请你们领导把我的事搁在心里。领导屁也沒放一个。

至于人到底在什么地方?有几种可能,一是消息不准,亦说肥西县,亦说肥东县;二是可能就在边境,没有找到;三是当地人隐瞒,不说真话。

不过这头亮了。金妞自回到婆家,不久就下海了。开始是跟人家出去的,只是打工。后来他看人家做生意赚钱,就想做生意。做什么生意呢?揣摩结果,她选择做黄鳝和鳖生意。地方就在开始打工的句容县城。做生意也不容易啊,要租大一点房子,要付摊位费,两样加起来一年要一万几,天天要起早摸黑。怎么办?要挣钱必须要付出代价。她回想,家穷够了,小时苦够了,起早摸黑她不怕,手上还有打工几个钱,决定干。嘿!还真的不错,头两天就赚到两三千块。她把在砖匠后面做事弟弟大荒叫来。大荒很乐,在砖匠后做事相当吃苦。就这样,半年之后,在句容县城就买了房子。一年之后,手上钱已经二三十万了。她的感觉是:什么事都是开头难,担心担吓的,做起来之后,就像车开出一样,得心应手,人更从容。人都夸她,这女孩真厉害,她哪像能吃苦的人?有人说,人生得漂亮哩,对人又热情,生意当然好。其实,这段时间,她还生了孩子,女孩。生意这样好,她只耽误了很短时间,孩子全托付寄养。

再说她那烧心的丈夫大宁,金妞打工不到一年,他就找到了金妞。金妞不理他。

他像癞皮狗一样赶也赶不走。金妞实在无法,就留他歇两晚。歇两晚之后,他无所事事又回去。他想,反正经常来。

消息快得很,在句容打工门口人也有。金妞听到母亲离家出走,派人找,父亲自己找都没有找到。心里一头欢喜,一头懊糟。她想,她回去对这事起不到作用,但一定回去一趟。送钱把老房子拆掉造别墅。她知道是家里穷造成这样结果,父亲脾气也不好。她猜,母亲以后可能还要回来的。

她回家了,父亲见她不说话。金妞不怪,他是在懊糟,不好意思。

“这好了吧,你一人好过了。家穷是穷,说良心话,你可有好好善待妈呢?”女儿先开口。

“伢子,你是我养的。家一直是穷,买这也没有钱,买那也没有钱,你哪不知道?有钱,我不晓得做人?苦日子也慢慢过嘛,你妈神经不好,要跑!”

“好了,现在不讲许多了,这房子拆掉做别墅。你福气到了。”女儿说。

父亲目瞪口呆,站了多半天,最后摇摇头说,“我不懂!”

金妞在家时间很短。第二天,她来到黄强队长家。她跟队长说,“我家的事你也知道,已经过去的事就不说了。”接着,就把她拆旧房做别墅的事讲给队长听。

“我这桩大事完成就全拜托你过问操劳一下,我爸爸的能力担负不下来。现在我带回十五万元回来,如果不够再补,还有图纸,就全交给你。”她望着队长的脸,“怎么办?就这样了,实在麻烦你了!”

队长突然见这般情景,既惊讶,又高兴。心想,这孩子真是一言难尽了。马上肯定的说,“我非常高兴,完全可以。你给我们一甲林大增光彩啊!”

父亲乐晕了,不断的问女儿,你哪搞这么多钱啊?

“下海呗。”

“伢子,大宁那小子现在对你怎么样?”

“我的事你别问,你也问不到。”

第三天,金妞离家回句容。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蒋锷初
发送

0条评论

  • 1608
    积分
  • 341
    博文
  • 152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