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似水年华青果巷——一个冠纓缙绅家族的百年沧桑(14)

兰陵孟荪 最后编辑于 2020-07-09 08:12:24
928 5 5

路漫漫修远兮 上下求索

我16岁时开始自学,18岁独立承担设计任务,22岁完成第一项科研任务,后又承担全国推广项目的设计和对外项目设计,在全国性杂志上发表多篇独创性论文,多项成果在同行业中推广。说我聪明的人不少,我也一度自以为很聪明。

然而,1968年下车间劳动时,和工人一起猜字谜,我发现自己猜谜水平竟然还不如一名小学文化的农民工。

我妻子是江苏省南师附中毕业的。结婚后,我发现自己学什么都不如她快。这才意识到自己并不聪明,过去没考上高中并不仅仅是贪玩,而是脑子也确实不太灵。

但是,我毕竟还是取得了一些成绩,那是什么原因呢?

公元前458年,雅典戏剧诗人埃斯库罗斯戏剧中有一句台词,“痛苦是知识的代价”。我的理解是,“知识必须以承受痛苦为代价”。一个人单独学习,往往会很艰苦。一位小提琴家说,“我拿起小提琴就痛苦,放下后又绝望。”周围的同事中,除了我之外,没有其他人能长久坚持自学的。我自己也常常在痛苦和绝望中来回挣扎。可是,痛苦总比绝望要好,堕入绝望也就如堕入了无比深渊,还是痛苦挣扎吧。而鼓舞我在艰难道路上挣扎的是精神力量。

正如托玛斯·布朗爵士所指出的那样,人是一种两栖动物,同时生活在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中。

两栖动物的青蛙一会儿在水中游泳,一会儿又到陆地上蹦跳。人作为物质和精神世界的“两栖动物”,则同时生活在两个世界中,而且,相互紧密关联,相互影响。要有丰富的精神世界,必须有物质条件支持。饭都吃不起,哪还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或者到音乐厅去听交响乐。普通市民圈的精神世界,往往是麻将、民间小调、戏曲,或者烧香拜菩萨,多为柴米油盐之类与生活密切相关的事。文化传统家庭的精神世界会就会比较理想和远大。

或许正是青果巷的悠久历史文化传统和冠纓家族的诗书文化积淀,为我打下了发展精神世界的可贵基础。

我童年印象最深的书是意大利卡尔洛·洛伦奇尼的《匹诺曹的故事》、班台莱耶夫的《表》、法国作家埃克多·马洛的《苦儿努力记》以及一本进化论科普图册。

《匹诺曹的故事》和《表》教我做人必须诚实。正是这两本书的影响,尽管后来与五名小偷交往过,我没有同流合污。《苦儿努力记》讲一个孤儿寻找母亲的故事,书中的不折不挠精神进入我幼稚的心中,潜移默化。进化论图册的书名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里面有一张婴儿抓住棍子把自己悬在空中的插图,给我印象很深,使我爱上了科学。

70多年过去了,回想起来,尽管后来又读过很多其他的书,但,这四本书影响了我终生,所以,童年的教育往往会决定一个人终生的道路。

 从上海回到常州后,我在家里翻到一本讲孙庞斗智的线装书,被迷住了,开始喜欢中国的演义小说,关羽、武松和薛仁贵等成为最崇拜的英雄,恨不得自己也能东征西伐。家里有套线装的《三国演义》,共十几卷,其中有一两卷遗失了,我就花足功夫借书来补抄,也忍不住插入自己的独创,加油加醋。

应该说,演义小说使我对历史十分感兴趣。

初中时,翻遍了几乎所有的演义小说后,看到尽是些“来将通名”,“大战三百回合”等等内容,千遍一律,渐渐感到乏味,偶尔瞥见邻座男孩桌上一本《汤姆索耶历险记》。作为男孩,对历险记之类的内容有天生的吸引力,借来看了一遍,立刻被迷住了。以后,就专门找马克•吐温的小说,其中有说到莎士比亚《仲夏夜之梦》中的精灵,又去找莎士比亚的戏剧,从此爱上了外国文学。

这偶然的一瞥,把我的眼光从局限于中国转向全世界,观念发生了根本变化。

初中毕业后到常州市图书馆当义工。将图书馆外国文学书架上的书,包括:雨果、巴尔扎克、狄更斯、托尔斯泰等几十位作家的小说都狼吞虎咽一遍。

旧书店里也买到了一些旧书。最喜欢的是梅里美的短篇小说集《伊尔的美神》,夏洛蒂•勃朗特的《简•爱》。影响最深的是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多夫》。这些书确立了我的个人奋斗观念。

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常州电影院经常放映前苏联和东欧的电影,最喜欢的是莎士比亚的《第十二夜》,华丽的场景,浪漫的爱情,看得如痴如醉,连看了两遍。

对西方文艺的崇拜,将我从原来的唯有中国的文学最好的立场,彻底转变为中国传统文化一钱不值。成了家里的不折不扣的焚书派,把线装书都扔进灶膛里烧。家藏一份奏章,以“君子不党”开头,我原来当宝,做座右铭,烧了!辛辛苦苦抄齐的《三国演义》也烧了!统统烧个精光,心里舒畅极了!今天,追悔莫及。但,五十年多年过去了,追悔早已来不及了。

DSC_0569.JPG

图1. 笔者在莎士比亚故居前,摄于2011年

另外,是有关文学以外的其他艺术。在常州图书馆当义工时,看到许多介绍西方古典雕塑和油画的图册。尽管当时的印刷品质量不高,但是,看起来还是感到非常美,十分喜欢拉斐尔、提香、戈雅、伦勃朗、德拉克罗瓦等的古典绘画。许多画都是裸体的,我觉得这些表现人体美的作品真是太美了。但是,当时环境很可能被视为黄色图画,只能偷偷藏着看。

PICT5258.JPG

图2.巴黎卢浮宫米洛的维纳斯,笔者摄于1999年

1963年,常州电影院放映一部前苏联的影片,讲述二战时苏联军队和德累斯顿博物馆艺术品之间的故事。影片中出现了拉斐尔的《西斯廷圣母》和乔尔乔内和提香的《入睡的维纳斯》等世界名画,印象非常深刻。

过了50年的2013年,我和妻子参加一个赴德国旅行团,在德勒斯顿皇宫参观完毕后就要离开,我问导游,德累斯顿博物馆就在这皇宫里,为什么不去?他说,没有安排呀,再说,是午饭时间了,来不及了。我说,我们宁可放弃午饭,也要进去参观的。十多名团员听到后也愿意放弃午餐进去参观。我不禁感叹,毕竟是2013年了,早几年中国的团友是宁可逛商场不愿进博物馆的,更别说要自掏腰包吃午饭。团里有一对上海父女,父亲是复旦大学中文系毕业的,两人很喜欢世界文化,在魏玛特地自费参观了门票价格不菲的歌德故居。他听我说到,拉斐尔的《西斯廷圣母》在这个博物馆里的时候,半信半疑说,拉斐尔的《西斯廷圣母》应该在罗马,怎么会在这里呢?我卖了个关子,故意不搭话。他进去一看,圣母果然在那里,巨大的画面占整整一面墙,直顶到天花板。而且还没几个观众。这位上海朋友兴奋地说,“在卢浮宫看《蒙娜丽莎》人挤人,水泄不通,没想到这里可以那么悠闲!”他十分高兴,我则分外得意。

DSC00729.JPG

图3.左后方穹顶下为方德累斯顿博物馆(笔者摄于2013年)

对印象派的杰作的喜欢则是近十多年才开始的,被印象派画面的光影处理十分倾倒。

DSC05697.jpg

图4.莫奈的桥和睡莲(笔者摄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2014年)

然而,对毕加索、马蒂斯、康定斯基等现代作风的作品,虽然后来在纽约等博物馆里看了些原作,但至今都没法接受。

在音乐方面,少年时期主要还是喜欢一些当时的电影插曲以及河南梆子戏那这样的地方戏曲目。中学生时,学校几乎天天放苏联歌曲“再见吧,妈妈!”印度的《流浪者》插曲也很喜欢。广播里也常播放格林卡的《鲁斯兰与罗德米拉》序曲,这是我第一首接触到西方古典音乐的,但是,那种急吼吼的曲调并不让我喜欢。真正开始喜欢西方音乐的是在化工部第七设计院的一次庆祝活动上。四个年轻人在台上演奏《鸽子》,用沙球打拍子,感到很新奇。以后,家里买了电唱机,我买了高芝兰演唱的《鸽子》,马思聪演奏的小夜曲,斯特劳斯的圆舞曲以及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等等欧洲古典音乐唱片。这些唱片常州买不到,有出差机会到上海南京这样的大城市,就到音乐书店购买。那时候一张密纹唱片正反面可放半个小时左右,每张4元钱,而我的工资才每月40元。只能咬咬牙买了。

DSC02917.JPG

图5 俯瞰莫扎特故乡萨尔斯堡(笔者摄于2006年)

DSC00529.JPG

图6.巴黎歌剧院外的舞蹈雕塑(笔者摄于2004年)

雪洞巷居住着一位名叫施玉昌的工程师,夫妇俩都是常州化工局有名的工程师,现在回忆不起开始是怎么到他家里去拜访的了。他借给我很多收藏的珍贵的密纹唱片,其中一张是发行量很有限的前苏联小提琴家大卫·奥伊斯特拉赫 在上海音乐厅演奏的贝多芬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里面的旋律深深迷住了我,至今我还非常感激施玉昌前辈啊!

2010年前后,我回到常州,王杰和沈纯真夫妇设宴招待我们夫妇俩,孙刚若和蒋光前两位领导和施玉昌的一位女儿也被邀请。席间,她兴奋地说,“你每次来,我爸爸都非常高兴,给你看他收集的邮票和唱片。他还对我母亲说,可惜我们的女儿太小了,否则嫁给他们弟兄俩就好了。”

我听了非常吃惊。当时,我家名声已经坏得不能再坏,我成了无人问津的“落脚货”,没想到施玉昌工程师会这样器重我。然而,即使没有他女儿比我小很多的年龄相差大的因素,施玉昌是常州社会名流,哪敢攀他女儿,想吃天鹅肉了,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

其实,最主要的是有共同的价值观。记得1969年时,我患了腹膜炎在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范晋明医生来查房,看到我床头边放着一本《The Famous English Short Stories》,非常兴奋,拿起来翻看,还说了一番话,并一下子给我两周病假。他是医院的权威,居然给我那么多天病假,让年轻医生非常惊讶。

记得那本书里有这么一个有趣故事:有一个国家的公主爱上了一名武士。国王大怒,命令武士面对两扇紧闭的门,让他选择,一扇门后面藏着头狮子,另一扇门后面是一美女。如果,如果他选了狮子就被吃掉,选中了美女就可以同美女成亲。公主也坐在国王身边,武士认为公主会救他,注意看她手势。公主万分不忍他惨死,但一想到他与别的女人成亲又妒火中烧。面对着武士,她左手微微动了动,于是,武士立刻往左边走去。打开门后是美女还是雄狮呢?书里没交代,自己猜去吧。

我深信历史车轮不会停步,中国今后必然要走向光明,走向世界,所以坚持学外文。我出差到上海、南京和北京等大城市,看到旧书店里出售外文科技书,价格非常便宜,几百页厚的精装书只卖几元钱,简直像是当废纸,我觉得捡了大便宜,成捆成捆背回来,一起出差的同事认为我发痴。

眼睛的近视度数越来越深,往往看不到对面的人向我打招呼,难免引起误会。被人家提醒后,就倍加注意。有一次在青果巷街上,看到迎面有个女子冲着我这个方向微笑,就急忙迎上前去,笑嘻嘻走到跟她前,她朝我翻白眼说,“尴格嚀嗲弯?(常州话,这个人怎么回事?)”原来,她是朝我后面的人微笑的。我把这件事和同事讲了。过了些日子,也在青果巷,又看到一个女子朝着我这边微笑,我赶忙躲到边上去。那女子笑道,“这下你不敢了吧。”再看,原来是同事张玲玉。厂里还有人传说,我一边走路一边看书,碰到电线杆,还对电线杆说,对不起!不过,我还没傻到这个地步,是他们编造的。

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怎么办》的一位主人公躺在钉板床上鲜血淋漓,以磨炼意志。也决心磨练自己,困难时期了,大家吃不饱,我把自己的饭票给别人,宁可自己挨饿,并不是同情别人,而是要磨练自己。别人拿了我的饭票还当我是傻瓜。肚子空空,还要做哑铃操,肌肉拉伤两次。下班时间在办公室做哑铃操,有个动作要把哑铃用绳子挂在脑袋下,一次次仰脖子锻炼颈项肌肉,别人在外面路过看到了,觉得近乎发痴。

十六七岁时,看到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中,主人公皮埃尔追求人生目标,也就有了人究竟为啥活着的念想,据说,这个答案是该由哲学家们来回答的。于是,就翻看哲学书,如冯定的《平凡的真理》等等,认认真真做笔记,脑子里尽是亚里斯多德什么的。还借了本黑格尔的《小逻辑》,第一句就长得休想看得懂。(后来看到罗素的《西方哲学史》评价黑格尔的学说基本上都是错的,幸好当时没看懂,否则真要走火入魔了。)又读了恩格斯的《反杜林论》,对他科学知识的渊博钦佩得五体投地,觉得自己科学知识太少了,休想闹得明白,于是,就转向学习自然科学了。

自从完成了第一项科研项目后,我就一直梦想能继续进行科研工作,然而我并没在研究单位工作,没有实验条件,所以,想进行理论研究。化学工程很多原理建筑在物理理论上的。因此,从1970年开始学习理论物理和相应的数学,为里面许多内容的逻辑美所深深倾倒。同时,人生哲学的问题也始终萦绕在心中,觉得只有积累很多的科学知识才能有所领悟。因此,又学了量子力学、相对论等学科内容,虽然远远超出了一般化学工程所需要范围,还是孜孜不倦地学了下去。

1978年,杨明邀我和另外两名他的好友共同写一本关于化学工程的书。我发现,高能物理中的一些数学方法,也可以用于化学反应工程的有关方面。就写了篇论文,但是,因化学工程基本靠实验,极少用数学,所以这一领域的学者大多不熟悉数学,发表遇到了审核困难。很偶然,因为学过著名数学家关肇直先生的一本数学著作,就很冒昧写信给他。他是中科院系统科学研究所所长,学部委员。一个月后,收到了他的来信。信中很有礼貌说,他当时出差在外,回复迟了,望谅解,还希望我把文章寄去。他看过我的文章后推荐到中科院数学所的数学杂志上发表。他一共写给我四封信,最后一封信中,说他已住院一段时间了,现在还在医院中,但一直惦记着我的文章。以后,就再也没接到他的来信,一年多后在人民日报上忽然看到他的噩耗。中国科学院召开了大会纪念他,当时我国最著名的科学家几乎都与会。我真没想到他是那么著名的科学家,而对我这个素昧生平的年轻人如此关怀,我是非常感动的。我在悼念他的信中说,一定以他为榜样,帮助其他的人。

纪念会说明A.jpg

图7.中国科学院关于关肇直先生纪念会说明

关先生最后一封信.JPG

图8. 关肇直先生给我的最后一封信

还必须说的是,关肇直先生的答复,使我对自己的数学水平有了的信心,觉得自己是能够理解一些比较高深的理论问题的。

这时候,又是一次偶然的一瞥,再一次使我的一些最基本的观念产生了180度大转变。

1976年,我出差北京,在西单商场的一角,偶然看到有一扇半开的小门,往里面张望了一下,看到靠墙书架上排满书,就进去看看。发现全都是世界名著,出版单位则是商务印书馆。每本书的第一页都有“内部资料,仅供参考”的印章。

我好奇问营业员,“可以买吗?”

他说,“凭介绍信可以买。”

“是到你们店来购书的介绍信吗?”

回答是:

“任何介绍信都可以的。”

我拿出了到北京办事的介绍信,他认可了。于是,我买到了一批西方名著,包括:罗素的《西方哲学史》、丹皮尔的《科学史》、爱因斯坦的《爱因斯坦文集》以及波尔、玻恩、海森堡等科学家与哲学相关的书籍。其中一些书的译者是许良英和范岱年,后来我知道他们两人都有过坎坷经历,在文革那样的环境下还能坚持这样做,真让人钦佩和敬仰啊!

此后,我最主要转变的一个观念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看法。青年时代,很长一段时间认为传统文化都不屑一顾。文学作品吧,说来说去四大名著,总字数加起来还不如雨果,巴尔扎克或托尔斯泰中的一个人写的多。说到音乐,老祖宗传下来就《春江花月夜》寥寥几首,西方伟大的音乐家多如繁星,单海顿一人就创作了107首交响乐。绘画方面,古代的画家从顾恺之到唐伯虎,没有一幅作品有透视、解剖,更谈不上光影,风格几乎千年不变。而雕塑则完全是泥瓦匠的活儿,所谓国宝级的作品连人家街头雕塑的水平都远远不能相比。

DSC00190.JPG

图9.米兰墓园数百座纪念雕像之一(笔者摄于意大利米兰,2017年)

至于建筑,南京的明代的无梁殿因没有梁被我们当成了奇迹,而欧洲卷拱和穹顶比比皆是。罗马的万神殿主体建筑是于公元120-124年所建,为43.4米高的圆形堂,经历了1900多年沧桑后,依然完整如初。PICT6626.JPG

图10.经历 1900年之久的万神殿穹顶(笔者摄于罗马,2004年)

1500年前东罗马帝国的圣索菲亚教堂的穹顶直径达30.31米,高55.6米,相当于20层楼的高度。

 

 

DSC_0568b.JPG

图11. 圣索菲亚大教堂穹顶下巨大的内部空间(笔者摄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2012年)

而我国古代在基础科学方面则完全是一张白纸。即使到今天,全球14多亿的华人,诺贝尔奖获得者人数还不及只有1400多万人口的犹太人的十分之一。

然而,我打开了斯塔夫里阿诺斯的名著《全球通史》后,看到在中世纪时,中国传到西方的技术有二十多项之多,而西方传播到中国的仅仅三四项。

其实,每个民族都有其优点,也有其局限性。古代希腊人为西方文明做出了杰出贡献,然而,始终内讧不断,一次次甘愿受外族统治。希腊文明辉煌的时刻,罗马人穷得老婆都娶不到,只能阴谋拐骗,以后统一了地中海沿岸长达400多年。罗马帝国辉煌的时候,西班牙和葡萄牙只能当殖民地小角色,但是发现新大陆瓜分整个世界。南欧高度文明的时候,盘踞欧洲北部的是野蛮的日耳曼人,但后来发展了欣欣向荣的资本主义商业,建立了新教。偏荒的不列颠岛的英国开创了工业革命。一度辉煌的南欧各国,今天却经济沦落到所谓的“南欧五猪”。德国人中出现了贝多芬、歌德等无数文化伟人,但也是德国人选出了希特勒。欧洲是现代科学的发源地,但是,爆发过无数次宗教战争,两次世界大战都发源于欧洲。

可贵的是,我国历史上从未发生过宗教战争。儒家思想的核心是“仁”, “仁者爱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今天依然有强大的普世价值。

难怪,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在《展望二十一世纪》中,把人类的未来寄希望于东方。

后来我又旅游了一些国家,参观了一些世界历史上重要的发生地:

PICT3617.JPG

图12. 十多万年前现代智人沿着这条河走向世界(笔者摄于尼罗河上,2005年)

PICT3373.JPG

图13.埃及的金字塔(笔者摄于2005年)

DSC03969.JPG 图14.摩西权杖纪念碑。摩西创立犹太教,是当今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三大教之源(笔者摄于约旦,2016年)

 

DSC05286d.JPG

图15.俯瞰三大宗教圣地的耶路撒冷(笔者摄于以色列,2016年)

扫描_20181119 (29)D.jpg

图16俯瞰文艺复兴发源地佛罗伦萨(笔者摄于1999年)

扫描_20181121 (17)B.jpg

图17.启蒙运动发源地的法国的凯旋门(笔者摄于巴黎1999年)

 

PICT0866.JPG

图 18.华盛顿纪念碑(笔者摄于2004年)

扫描_20181119 (2)D.jpg

图19.伽利略自由落体实验的比萨斜塔(笔者摄于1999年)

DSC09944.JPG

图20.达芬奇设计的飞行模型(笔者摄于意大利米兰,2017年)

DSC_0570.JPG

图21.牛顿的发现落体定律的苹果树(原树已死,重栽种的)(笔者摄于英国剑桥,2011年)

二十世纪以来,受中国儒家思想影响的日本、亚洲四小龙都飞速崛起,我国的经济也飞速发展,不仅是东部沿海的大城市,就连四川等内地的城市都高楼林立。

DSC08305.JPG

图22.四川的忠县(笔者摄于2015年四川)

经济总量世界第一的而美国,绝大多数城市的电杆还是木头的。曼哈顿的邮箱是使用了多年的铁皮的,都生锈了,而南京街头的垃圾桶都是不锈钢的了。

微信图片_202006120736553.jpg

图23常州通江路璀璨的灯柱(笔者摄于2020年)

 DSC06748.JPG

图24.旧金山街道的歪斜的木电杆和信号灯(笔者摄于2017年)

DSC07149.JPG 

图25.纽约曼哈顿的邮箱(笔者摄于2014年)

微信图片_20200624165708.jpg

图26.南京的垃圾箱(笔者摄于2020年)

所以,我们的传统文化中确实有很多非常宝贵的精华。应该一方面继承自己的优秀传统,同时要吸收世界各国的长处。

另一个方面的重大改变是对宇宙和世界的认识,这个问题的认识决定一个人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正如法国学者丹纳指出,“人不同于动物,会关心最基本的永久的原因,控制一切的主要特征。” (丹纳,艺术哲学,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年,p64)

早在1964年左右,介绍爱因斯坦的宇宙理论的科普书说到宇宙是有限的。今天一致公认的宇宙大爆炸表明,宇宙在时间上确实有一个起点,宇宙还在不断膨胀之中,说明空间也是有限的。上世纪末在我国云南发现的寒武纪生命大爆发,具有极为重要的学术意义,明显与达尔文的渐进式进化不同,是我国唯一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的古化石区,门外有温家宝总理的题词。当时,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称,这是对达尔文进化论的严峻挑战。今天现代生命科学揭示了生命本质之复杂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78dbc25a7d544fd79e76d97bed477cf5.jpg

图27云南澄江动物群(图片源自网络)

我还看到,二十世纪诞生的两大物理学支柱“相对论”和“量子论”都是在实证主义哲学的启示下建立的。今天实证哲学已经是所有西方科学哲学流派的基础,我也接受了实证主义哲学原理。

另方面,今天大量的观察表明宇宙的结构是非常精密的,正如霍金所指出,“科学定律包含许多基本的数,如电子电荷的大小以及质子和电子的质量比……令人吃惊的事实是,这些数值看来是被非常细致的调整到使得生命的发展成为可能。例如,如果电子的电荷只要稍微有点不同,则要么恒星不能燃烧氢和氦,要么它们没有爆炸过……看来很清楚,允许任何智慧生命形式的发展数值范围是比较小的。”

他还说到,“为何宇宙以这样接近于区分坍缩和永远膨胀的临界膨胀率的速率开始膨胀,以至于即使在100多亿年后的现在,它仍然以几乎临界的速率膨胀?如果大爆炸后的一秒钟那一时刻其膨胀速度甚至只要小十亿亿分之一,那么在它达到今天这么大的尺度之前宇宙就已坍缩。”(可参见,霍金《时间简史》)

正如爱因斯坦所指出:造诣较深的科学家对自然规律和谐感到的狂喜和惊奇,“因为这种和谐显示出这样一种高超的理性,同它相比,人类一切有系统的思想和行动都只是它的一种微不足道的反映。” (《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商务印书馆,1976年,P283)

DSC_1011.JPG

图28.2012年,笔者在广州外语外贸大学TEDx演讲(中央大屏幕是演讲主题,左面小屏幕显示的是世界各地参与者的评论)

我是个糊涂人,除了开头的几年外,以后工资因经常调整,再也记不住。去菜场买菜不知道问价钱,买回家后也不知道花了多少钱,有两次付错了钱,诚实的小贩还将钱退给我。有一次,欠了个小贩的钱,第二天到隔壁摊子上去还。小贩说,“你不欠我钱呀!”

我是出生于农历的五月初十,至于公历是多少,从来也没去想,我太太帮我查了,我也不记得。

2014年,我乱涂了些文字,选择笔名时,想到童年时家里都叫我孟生,我崇敬孟子,他提出了“君轻民贵”的思想的。所以,决定保留“孟”字。但,不太喜欢“生”字,觉得已经被用滥了。看到有两位很著名的人,一位是张东荪,一位叫叶企荪。查了一下字典,“荪”是代表一种香草的。我觉得不错,就选“孟荪”作为笔名了。

后来,汪氏宗亲网认识的汪久玲先生告诉我,根据孟荪这个名字,查了我家家谱,应该是三锡堂第九十一世孙。我告诉他,这是我给自己取的笔名,家谱上可能是另一个人。于是,他把上海图书馆收藏的《三锡堂》家谱发给了我。在第九十一世孙的地方,我看到“祖庚,号孟荪,民国三十一年五月十日寅时生”,正是我自己!其实,早在我出生的时候,我父亲已经给我取了这名字,而我七十多年来一直误以为是孟生。又看了父亲给我的贺年卡,也是孟荪二字。更难以置信的是,我结婚那年,父亲的朋友送我一幅牡丹图,我一直挂在墙上,画上也是写赠给孟荪的。七十多年来,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真是糊涂到自己谁是谁都闹不清了。

尽管,我十分糊涂,但也渐渐明白,要想理解宇宙、生命和人生等的终极目标必须从科学、艺术、信仰、历史和人文各个领域去逐渐把握和领悟,永远没有止境。但是,我深信爱因斯坦所说的:这些“都是同一株树的各个分枝。所有这些指向都是为着使人类的生活趋于高尚,把它从单纯的生理上的生存的境界提高,并且把个人导向自由。” (《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 商务印书馆,1976年,P149-P150)

我非常向往这样的提高和自由。路漫漫其修远兮,上下求索,走一步是一步吧!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西江月
  • 兰陵布衣
  • 桃子酱
  • 呵呵
发送

5条评论

  • 我是西庙沟汪氏的后裔,有一些历史问题需要和你沟通,希望你能联系我13608583867.
    2020-07-20 23:51:20 0回复
    0
  • 兰陵布衣先生是对的,应该是班台莱耶夫,我错了,特向大家表示诚挚的歉意!
    2020-07-08 14:34:31 1回复
    0
  • 文学作品《表》的作者应该是班台莱耶夫、高尔基在我印象中没有写过。
    2020-07-08 10:09:38 2回复
    0
  • “22岁完成第一项科研任务,后又承担全国推广项目的设计和对外项目设计”汪老师具有非凡的才华。
    2020-07-08 08:07:24 0回复
    0
  • 重修家谱可以解决族内许多问题,了解族内更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2020-07-02 07:45:53 0回复
    0
  • 485
    积分
  • 16
    博文
  • 93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