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陈平 原创长篇小说连载【15】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20-07-11 10:31:35
1197 0 2

长篇小说连载

岁月无债

陈平

15 

之前的陶大头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这倒不是他常叫我到他家去看那台很大的电子管电视机,也不是他与我一样喜欢打篮球,而是我俩曾与另位男生左小四结拜过兄弟,说起来,这事与打篮球还有点关系。

我们班的篮球力量很强,别看我个子不高人也瘦小,但是打起篮球来谁也没有我灵活,我最拿手的动作叫穿针,就是能从高个子的胯下穿过去抢他的球,有一次和二班比赛篮球,他们的贺大个子比我高两个半头还不止,正面阻拦他,班里谁也不行,连陶大头也力不从心,林仲义姚小江也难以得逞。左小四是负责对方篮板的,他的杀手锏是左撇子旋擦板,可说是百发百中进篮圈,具体地说,只要我,或者班里其它队友把球传给他,他接球后也不用跳起来投篮,而是站准篮圈下位置,用左手将篮球朝上一旋,落点的位置刚好在篮圈的上方,由于旋力的作用,这只篮球在球板的磨擦力反向作用下,忽落脱,刚好落进下面的蓝圈里,佗格娘来来,简直是神助物,贺大个子回头一看,只能气喘喘吁吁地用口宜兴土话叹息。实凭二班五个队员的平均高度,比我班队员都要高十公分,这种实力打正规战我们肯定不行,但是我们经常采取陶大头正面阻击,姚小江林仲义左右翼防卫,左小四篮板奇袭,我穿针突袭的战术,所以二班总是输多嬴少,这一点是毫无悬念。你班的铁三角阵法,如同桃园结义的刘关张,协同作战的能力没话讲,担任裁判的体育老师吴志衡总是笑眯眯地总结。

他讲的铁三角,就是我穿越大个子胯下的突袭,将球抢到后传给陶大头的勇往直前,左小四接到他传来的篮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左撇子擦板进圈,当然还有两位队友的助攻。久之,桃园结义的慨念便牢牢扎在陶大头的脑海里。其实能够经常夺胜的关键还有个更重要的因素,那就是二班男生与我班男生打篮球时,我班不管是高的矮的,胖的瘦的,漂亮的一般的,或者比较难看的,班里的所有女生都会来观战,为我们助威,而他们二班呢,连一个女生也不会来的。

这对十六、七岁的男生,能否保持昂扬的战斗精神的确起到很关键性作用,尤其是陶大头,他每次运球经过我班女生观战边线时,眼睛总要迫不及待地朝她们瞄几瞄,而女生们一看,必然会全发出,哎呀呀,哎呀呀,看陶仁建色,来事到周。其中当然包括钱勤勤在内的几位靓妹子。是的,此时他那种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的英雄气概,真的是无人敢阻挡。

有一次打完篮球,陶大头把我和左小四轻轻叫住,于是就发生了三人结拜兄弟的故事。结拜的“圣坛”,就设在离陶大头家不远的红梅公园里,可是不知何因,这桩义举居然很快就让班主任沈文老师知道了,都是啥年代了,你们还在搞封资修,拉帮称兄道弟这套,当年毛主席朱总司令,周总理是靠结拜兄弟才取得中国革命的成功吗,简直是乱窜,还听说为了谁做老大刘备,左小四与陶仁建你俩还差一点打起来,。我连忙说,没有没有,他俩是为谁当老二关羽爭了几句,因为我比他俩大三个月,所以是铁定的刘备。

那么他俩为何要争关羽呢,沈老师问。我连忙说,陶仁建比左小四只小两亇小时,但是他的理由是,自己爷爷是长须飘逸的美髶公,自已又比左小四高半个头,所以老二关羽非他莫属,左小四立刻驳他说,大两个钟头就是大,况且我面如重枣,为人讲信义,不信你问成平。还是我出面劝他俩,当年东汉刘关长挑园三结义的前题就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我看还是让陶仁建当老二吧。左小四这才屈居了老三张飞。沈文老师听了,没好气地把我们狠狠批评了一顿,并说,再发现你们在搞这种封建活动,我就要请你们家长来了,大家一听只好罢休,我们的“红梅三结义”一开始就被沈老师拆掉了,不过也没影响我经常去陶大头家去看电视。

这台社会上很稀少的家电,就放在他家客厅的正前方架子上,这间水磨石子地面的客厅面积很大,可以同时摆好排凳子而且有三个门。一个门可以直接上楼,一个门可以从一层外面走进来,还有个门可以通向外面的大院子,三个门呈品字型摆开。电视机的位置与品上的另个门成直线,倒底是香港建筑师设计师画的图纸,既巧妙又美观还实用。

弄清他的七个叔叔中,除了一位在香港爷爷身边外,其他几位都住在这幢两层楼的别墅里,最小的八叔尚在读高中。所以他爷爷常回来,尽管他爷爷是个大资本家,按照国内阶级成份论,此人属于政治另类,但他是港澳同胞,属于统战对象,所以地方政府对他很客气,就是因为家里人口多,子女的年龄也逐渐大了要成家,原来的房子也就住不下了,经过与有关部门交涉,地方政府同意他爷爷在老房子旁边的一块空地上,自已化钱造了这幢蛮气派的别墅,四周用围墙与外面隔开,不知内情的市民还认为里面住了一位老革命、大首长呢。

作为长孙的陶大头,长相与他爷爷非常近似,也是身材高大,方头垂耳嘴大鼻直,两目炯炯有神,额头宽阔长臂熊腰相貌堂堂。

不同的是,七十多岁的爷爷身材更显高大,两腮美髯漂逸头发斑白油亮,走起路来两腿呼呼生风,总是穿身中式对襟篮色长衫,外加一个灰马甲,一副传统华商的打扮。偶而也会看到他穿了条吊带裤 上着带领带的衬衫,然后用件黑皮背心套在衬衫外面,所以显得很精神。

而陶大头总是穿套学生装,走路喜欢东张西望,一旦看见他感到好奇的东西,两眼就紧盯着不放,有时腿在走脸却停在原方位不动,模样就必然显得心神不定,这些特点,都是在常应大头之邀去他家玩时,我们慢慢观察到的。

每在看电视节目前,有人就会把锁住电视机的铁链条拉开,然后打开两道小门许久,荧屏才会慢慢亮起来。经过几个回合的印刷机状况,屏幕上才会出个人影,而且总由位浓眉大眼的年轻男主持人,后来知道他叫赵忠祥在讲着什么,而且调来调去,屏幕上只有两个时而闪着雪花的台标出现。这不是飞利浦牌电子管电视机的质量有问题,而是周围没有微波站。那位比陶大头只长几岁的他八叔,一边转着两根天线,一边很无奈地对我们说。

好了好了,就这样吧,我们一边紧盯着屏幕上刚出现的《草原英雄小姐妹》影片。一边笑着说。

这是根据内蒙古乌兰察布盟达茂联合旗两位蒙族小姑娘龙梅和玉荣冒着风雪、抢救公社羊群的真事,再现了小姐妹俩为保护集体财产与暴风雪作斗争的场面哎,老八,反正草原上正下着大雪,就不要车分清究竟是什么雪花还是片花,就这样看看吧,陶大头的另位叔叔抱着孩子笑着说。听见舞蹈的伴音由欢快到深沉,接着就是刺耳怪异,我轻轻地对同学邦国光说,看啊,马上不是有狼出来了,就是有阶级敌人要出现了。周围的人一听全笑了起来。

应该承认,凡是脑袋大者的想像力,确实比脑袋小者丰富了许多,譬如这位陶大头,他想凭家里的这枝捷克生产的CZ斯拉维630气枪,就准备到本市东门外的横山上去打游击,而且是自己一个人,目的从此自由自在,不受任何人的管束,饿了,用汽枪打乌或者小动物烤了吃,渴了喝山泉,困了找个山洞栖身。

几天前刚听沈文老师讲了陈毅元帅的《梅岭三章》,该诗碑现建于大余县梅关乡梅山村黄坑北侧山坡上。可是大头只记住了当中那句取义成仁今日事,人间遍种自由花。“这话。

是的,哪怕取义成仁,我也要有真正的自由,孔子说,天降大任于斯任也……一阵子七搭八搭,大头主意拿定。据我观察,他的这个想法还不是心血来潮而是蓄谋已久,自从那次红梅三结义夭折后,他就有点万念俱灰,尤其是最近的考试成绩,七门功课六门不及格,而且及格的课程,是全班同学都能考出好成绩的美术课,任课老师向家齐曾经公开对大家说,连我的这种课都考不及格,那这个同学就比小学生还差了。一系列挫折,让他这位自命不凡,自认将来必成大业的少年维持精神受到强烈刺激,一个令人难以想像的计划,在他心里逐渐酝酿。尽管他表面上若无其事,但也会让我觉察出许多怪诞。

譬如最近到他家去玩时,发现他总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正在全神贯注用一只大百灵鸟面霜的盒盖,架在一只造型独特的酒精灯上融铅牙膏皮。我感到好奇就问他,哎,陶仁健,你在干啥啊。哦,我在浇子弹呢,他大大咧咧地回答我。浇子弹?我一听更好奇了。再细一看,他确实在把已融化的铅液,小心翼翼地往一只模子里浇去,估计这只模子也是他自己开的,待铅液冷却后御开,就是一只粗糙的汽枪子弹。他的”兵工厂“材料,是在他常向大家要废牙膏铅壳,生产了两个多月这种汽枪子弹生产了多少,合格率如何,也只有他本人清楚。

但我对他这事一直守口如瓶,后来是他爷爷知道这件事后,将他这枝汽枪果断收回,并对他讲叙自已从年少起就跟刘国钧创业的艰难过程,仁仁啊,我在你这个年龄,已经在老家靖江生祠镇独档一面办织布厂了,看看你,至今莨不莨秀不秀,学习不认真专挂红灯笼,还整天胡思乱想,我陶家,咋出了你这么个……

七十多岁爷爷的恨铁不成钢,让大头头脑一时清醒了,这才中断了他这个极不靠谱的荒诞计划。从此我对他也产生了想法,这家伙,脑袋常灌水啊,做事总是这么不靠谱,幸亏“红梅三结义”中途夭折,否则还不知他要闹出啥怪事来,三结义的核心价值,就是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义气是要放在第一位的啊,我又是个极重义气的汉子。

不行,必须疏远他了。所以当沈文老师说,你班演出的亮点与我有关时,我没当了陶大头的面问他具体内容;遁卦六爻占筮吉凶,君子退避,小人相助遁卦是提示君子要暂时隐居退避,委曲求全之卦,这样就能平稳度过不利之事,免受灾祸,因此遁卦总体上还是主吉的我只好如此选择。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蒋锷初
发送

0条评论

  • 4897
    积分
  • 2737
    博文
  • 1519
    被赞

个人介绍

曾任中国宝马集团驻北京办事处主任【副处级】,参加江苏省民政厅局级干部培训。担任过常州钟楼区双拥办负责人,曾与北京人民大会堂,国家博物馆合作十年。2008北京奥运会参与者。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国家文创三级【2008年】,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常州散文学会副秘书长,《劲草》文学创作室总编。中国作家在线签约作家。常州老年大学专职教师。 著有多部长篇小说;长篇纪实文学,时评文集《乙未倬召精粹》,散文集《逸事风闻》《陈平中、短篇小说集》,作品散见《雨花》《苏州杂志》《翠苑》《灵州文苑》《新民晚报》《扬子晚报》《上海老年报》《文学报》等报刊杂志,在各类网络发表作品500万字以上。散文集《劲草丛语》由国家全额出资出版并二次再版。曾获《新民晚报》征文一等奖,《笫十八届上海新闻奖》二等奖,《上海老年报》征文三等奖,江苏省作家协会征文优秀奖,地方征文一、二等奖,优秀奖等,作品收录在中国国家图书馆、《常州市志》年鉴等。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