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陈平 原创长篇小说连载【24】】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20-08-04 22:53:25
826 0 2

长篇小说连载

岁月无债

陈平

    【24】

一走进居委会办公室,吴主任就喜出望外地对我说,哟,小老虎你终于来了 ,走,我们一到去街道办事处。啊,为什么?毫无思想准备的我,立刻问这位老邻居,哎呀,我呢,是这样替你想格,咱们院子里住的不是本市文教系统的老师,就是各个局的领导干部,现在安全上出现了问题,成立护院小纠察队,相当于保卫人民生命财产,你们的担子不轻,这种事光靠管婆婆妈妈事情的居委会认可,份量实在太小,起码要街道来支持你们,才有点力道,老虎啊,你们不是那些乱哄哄的造反队,他们这些人……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我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心想,吳舜英啊吳舜英,别着你平时唠唠叨叨,像个文化不高的家庭妇女,关键时刻还真的很不简单呢,这些利害关系我虽也想到,但还真没你考虑地如此周到啊,不亏是明代大家吳中行之后,视野就是不同。

此时听见她又对我说,保家护院是一件非常正义的事情,光盖居委会的印章,太微小了,这样吧,我马上陪你到街道于主任哪里去,相信他……说完,她拉住我的手就往外走。要锁门吗,我提醒她。不用,李和尚马上要来打扫房间,就这样开着好了。李和尚,我突然想起这个橡皮腿的老头,联想起她曾经对我讲过,李和尚这人的情况蛮复杂,一时说不清楚,以后我会将详情告诉你的这话。

知道街道办事处在新丰街上,从这里过去起码要走二十分钟,我就趁机问吴舜英,哎,吴主任,李和尚是汉奸究竞咋回事,听我这么一问,她叹口气说,这个人我早就认识他,抗战期间,他是当过日本人的本市伪维持会长,也是这座大宁国禅寺的住持。

我知道,宁国禅寺建于唐代,是有名的江南名刹,位于本市东门外,初名灵福寺 宋改为今名。寺院特点是殿大、佛大、钟大、鼓大、宝鼎大。大雄宝殿前大院东西厢是罗汉堂,供奉500尊罗汉。天王殿是东南屈指可数的大殿。罗汉堂内,五百罗汉个个金身雄伟,神态各异,栩栩如生。大雄宝殿是全寺最大的佛殿,供奉三尊大佛,俗称“三世佛”,大殿两侧墙上嵌有石刻罗汉像几百幅,其艺术水平罕见。

可惜就在这几天,寺院里的这些大佛全被造反队给毁掉了,你闻闻空气中是不是有股嬗音木的味道,吴舜英问我。我说是的,听说文化宫广场上现在还有余火未烬。她叹口气继续往下讲。

抗战时期,这座在四乡拥有数千亩良田的寺院,很快就被日本鬼子占领了。当时该寺院的主持就是李和尚,哪时才三十多岁。

这位十八岁在苏北出家,后在宝华山隆昌律寺受具足戒,上海佛学院研习教理,刚当上宁国禅寺住持的夏天一个晚上,他正在禅房打坐,天上黑咕隆咚下着雷雨,听见禅房外嘎嘎几声,雷电伴着数支雪亮的灯炬把他两眼照得睜不开,稍微一定神再看,哦,原来是日本宪兵队的几辆摩托车开进来了。听见叽喱咕噜一阵狼嗥,几个如狼似虎的日本兵扑进来就将他按倒在地,接着三揪两绑,很快就把他像捆粽子样押到车上开出去,然后拖他到设在文庙里的宪兵队队部。

你的不说实话,就给你上大刑的干活!见日本宪兵队长凶神恶煞样子,手无缚鸡之力的李和尚三魂丢去两魂半,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只能在心里一个劲念叨。我是出家人,整天在庙里主持佛事,从不过问人间之事,不知你们要问我啥?八嘎,你的,必须为我们大日本皇军效力,否则通通死啦死啦。啊,我……啪啪,话音未落,两颊又挨了宪兵队长两个大把掌,拉出去老虎凳地干活,这个又粗又黑的鬼子少佐对他怒吼。站在他旁边的那个瘦猴翻译官一听,立刻用手一挡,然后对少佐一番耳语,少佐一手叉在粗腰上,一手握住王八盒子手枪对瘦猴说,你的,对他讲讲皇军实现大东亚共荣圈的道理,让他当本市维持会的会长,是皇军看得起他,否则将他和这座庙宇统统死啦死啦。

是的是的,翻译官马上转身对李和尚说,李和尚啊,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连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先生都与天皇陛下握手言欢,商讨共筑大东亚共荣美好家园大计,你是个出家人,为保佛家净地,也不用去得罪这些强悍的皇军啊。李和尚一听,还想说,我是……翻译官立刻凑近他耳边悄悄地说,再说了,佛经上云,造七级屠浮是建功立德的事,要你出面维持地方安宁,就等于你造七级屠浮,免众生杀戮之灾,你又何不为之呢。否则你想想,今天你能走出这地方吗?识相点,皇军杀你这个禿驴,不就等于碾死一只蚂蚁。说完,他用手指指李和尚的后面,李和尚回头一看,一幕极其恐怖的场面让他马上紧闭双眼;原来这根大柱子上吊了一具血肉模糊,浑身无一块好肉,而且已开肠破肚的男尸,尤其是那只披头撒发的惨白脑袋上,两只突出暴眼在灯光的照耀下,正在死死地,直瞪瞪地盯住自已……罪过罪过,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李和尚的精神彻底崩溃了,在日本人的胁迫下,在根本不明白,日本人为什么偏偏会让他来干这件事,只能答应去当本市的“维持会长”。

沒想到,就在当天半夜,一位不速之客也来到该寺庙,然后轻轻敲敲他的禅房门。李和尚打开一看此人便惊住了,赶紧把他拉进禅房并吹灭了蜡烛。吴舜英将李和尚的故事刚讲到这里,一抬头发现已来到街道办事处,走进这条长廊,看见到处都贴着”打倒街道最大走资派于刚军“”于刚军不投降,就叫他灭亡“等标语,在歪歪倒倒的于刚军名字上,还被划了两道红杠杠。

小老虎啊,这位就是咱们街道的于主任,有何要求,你就对他说吧。一走进这间办公室,吴舜英就指着一位正在忙碌的中年汉子对我说。啊啊,你们有什么事,尽管对我说。见于主任的态度很热情,我就把自己的打算开门见山托出,于主任,看看现在到处是乱哄哄,成立护院纠察队是想维护一方安全,不过首先要分清性质,否则有人就会混肴是非认为我们也是造反队呢。其实我们就是保卫大院安全的卫士。于主任一听,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护院纠察队,卫士,吳舜英大姐啊,你们究竟是咋回事。

吴主任就把昨晚院里居民的讨论意见对他一讲,这班小佬全是干部子弟,素质都蛮高的,绝对不会瞎来腔,她看看我说。

可怕的”五湖四海“要来了,公检法却瘫痪了,我们也只好自已保护自已了,作用,相当于我们大院内的8341部队。我立刻补充。

噢,是这样啊,那你有何要求?终于弄清来龙去脉的于主任听完,支持你们的革命行动,对革命小将提出的合理要求,我们街道应尽量满足 他立刻用最时髦的运动用语明确表态。

其实也就想在这几十块用毛笔写了“护院队”三个字的小硬纸片上,盖上街道办事处的印章,我一边说,一边从裤子口袋里掏出这些硬纸片。噢噢,于主任一边细看一边点头。这是我上午找了一只大旧纸药盒子裁成的,每张有三公分长,二公分宽。噢噢,吳舜英也很新奇地看看。别看这动作看上去微不足道,可意义绝对不一般。

我们的证件得到街道办事处的认可,性质就完全不同于那些瞎胡闹的造反队,听我继续对于主任阐明,对佬,是这样的,嗲格把街上的墙头全刷到鲜红,路牌也全改掉了,一句话不对就大闹一场,真佬嘚,听吴舜英看不惯地说,于主任对她摆摆手,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大革命,对群众的革命热情,我们只能……不能……说完他站起来走到门外看看。

老虎,你继续讲,他回来后对我说。噢,我点了点头讲。

我想,既然我把这事承诺下来,哪就要尽量考虑周到,首先不能与社会上那些乱哄哄行为混淆;有了盖章的证件,我们的腰杆子必然挺直,关键在严以律己,不能乱来,所以希望街道理解支持。

听我一气说完,于主任连称是是,然后一边打开抽屉取出印章,一边很欣赏地对吴舜英说,这个小佬蛮有政治头脑,想的很远,考虑的也很周到,我还真没想到这层呢。说完他叹口气摇摇头,然后蘸蘸印泥哈口气,就在这些小纸片的背后笃笃笃地一一盖上了印章。

愿望实现的我们,立刻揣好胸牌与于主任告辞出来,吴舜英心里很高兴,她主动将李和尚的事情对我往下讲。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西江月
发送

0条评论

  • 5373
    积分
  • 2777
    博文
  • 1635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