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一把犀利的社会解剖刀——杂文大家邵燕祥访问记

李寿生 最后编辑于 2020-08-07 08:09:05
3849 11 7


8月3日,《北京晚报》《新京报》《新民晚报》等多家媒体纷纷报道,8月1日,邵燕祥先生在睡梦中离世,享年87岁。“之前读书,写作,散步如常,清清白白,一切圆满。”

谨以此文,追悼和纪念我国著名诗人、散文家、杂文家、鲁奖得主邵燕祥老师,愿他老人家一路走好,天堂安息!

                    ——题记


               一把犀利的社会解剖刀

——杂文大家邵燕祥访问记

李寿生


1970年代初,我在苏鲁皖边区的地质队工作,下班后百无聊赖,从朋友处借得“文革”以前出版的一些诗集及诗刊,可谓爱不释手。也许是行业之缘故,我对反映地质队的诗尤感兴趣。那时,与严阵、闻捷、梁上泉、顾工、戈壁舟、雁翼等诗人一样,写过勘探诗草的邵燕祥给我印象尤深。当时我并不知道他1957年后长期蒙受着人间屈辱。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遭受极左路线迫害的一批诗人得以平反昭雪,纷纷崛起:《阳光,谁也不能垄断》《光的赞歌》《在浪尖上》《小草在歌唱》……在这支雄壮的大合唱中,我曾寻觅过邵燕祥的诗。然而,诗人邵公重新崛起的不是诗,却是杂文。他的杂文似一把犀利的社会解剖刀,几乎每篇都振聋发聩。《怕说红楼》《众所周知与众所不知》《沛人与狗》《检阅天安门》《骂人的艺术》……大有鲁迅遗风。一篇批评不重视教育的杂文《大题小做》,不仅获得人民日报“风华杯”杂文征文一等奖,且引来无数名家的唱和:《小题大做》、《正题歪做》、《左题旁做》,惹得文坛沸沸扬扬。许多评论家在评价邵公的杂文时都认为:他的杂文思想深刻,见解独特,文采飞扬,大大超过了他诗的影响。

1992年年底,受报社领导之托,与同事严国荣(现任常州日报社副社长)去北京组稿,经常州籍诗人屠岸介绍,我们来到北京虎坊桥畔邵公的家中造访。邵公住在一幢普通居民住宅楼的四楼,两室一厅,一间会客室,集书房卧室、会客之大成。房间里几乎没有什么现代化的装饰,几顶塞满书籍的书架倒占去大半空间。书房里,先我们而到的是一位留胡子的老者,一问原来是著名诗人、杂文家公刘。他从安徽来,也来拜会邵公。一屋双星,顿觉蓬荜生辉。邵公年逾六旬,一口京腔,头发已稀但不斑白,额上的道道皱纹刻下了他艰辛岁月的风霜。一落座,听说我们来自常州,就问常州有哪些文化名人。“瞿秋白、张太雷、恽代英、李公朴、史良、吴祖光、菡子、高晓声……”我们如数家珍,邵公则不断地点头表示敬意。他一边翻阅我们带去的常州日报《延陵周末》,一边问:现在全国哪家周末报办得最好?当我们夸奖邵公杂文创作的胆子大时,他笑曰:首先是发稿的编辑胆子大。公刘对邵燕祥的杂文也赞叹不已,誉为“字字珠玑”对此,邵公风趣地摇摇手:“我俩就用不着互相吹捧啦”逗得满屋笑声。邵公待人和善,发表看法与讨论问题时,总是用“是不是应该这样认识”的口吻,绝不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这与他犀利尖刻的杂文风格似乎有点对不上号。

闲扯一番以后,我们便切入正题,向邵公约稿。邵公是当今杂文界的大师,我们担心他会推辞,没想到他竟慨然应允,并问我们有没有字数限制。他说:“新民晚报《世象杂议》专栏规定每篇不超过800字,我得严守报社规定。”说到杂文,我们称赞邵公等人的作品在社会上反响很大,邵公则劝我们不要把杂文的作用看得过重。他说,对杂文感兴趣的多半还是文人圈内的,许多干坏事的人并不看杂文。问及邵公在新时期为什么由诗歌走向杂文,邵公答道:其实五六十年代我和公刘也不只是写诗,也写杂文和其它文章。交谈中,我们由杂文扯到鲁迅。前几年,有人云鲁迅的杂文只敢抨击资本家的“乏走狗”,不敢抨击国民党政府的要员,邵公明显不同意这一说法。他说,这是对鲁迅的杂文缺乏全面研究所致,其实,鲁迅的不少杂文都把拳头打在国民党独裁政权身上。

文人下海,是当今社会的热门话题。杂文家对此有何评说,没想到这一提问引起了两位杂文家一场热烈的对话。公刘心直口快:“人各有志嘛!我是一没本钱,二没本领,不敢有此奢望。文人下海不是不可以,但下海之后还是要游上来,一下海就沉醉其间不想上来的人,算不得什么文人。”邵公的见解略有不同,他说:“中国需要更多的人从事经济活动,把经济搞活,也是一大幸事。这中间并非所有的人都适合。对于文学界来说,要因人制宜,扬长避短。”公刘接住邵公的话题说:“什么热就跟着什么转,那就不是文化,现在报上刊登的尽是文化人如何如何下海,我以为不宜这样提倡。”邵公摇头不同意此说:“报上登的并不等于提倡,看来您这个老观念也得变变啦”说到鲁迅、巴金当年创办出版社是否算下海时,两位诗人的意见倒十分一致:“这是两码事,当年鲁迅创办未名社、巴金创办文化生活出版社是以弘扬民族文化、扶植文学新秀为目的的,经济上还常常赔本。”

告辞邵公府第,已是暮霭时分。回味杂文大师的一席高论,心里忽然亮堂了许多。

 

邵燕祥之一.jpg


    我国著名诗人、散文家、杂文家邵燕祥先生。


邵燕祥接受作者访问(1).jpg

 

    1992年底,邵燕祥(右)在北京家中接受作者访问。  严国荣摄


公刘与作者亲切交谈(1).jpg

 

   在邵燕祥府上,巧遇诗人、杂文家公刘先生(左),图为公刘翻阅常州日报《延陵周末》,与作者亲切交谈。  严国荣摄


邵燕祥之六jpg.jpg

 

    邵燕祥(右一)与文友们在一起。


邵燕祥之九jpg.jpg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二十岁的邵燕祥创作出版了诗集《到远方去》,曾为各地的青年人热情传颂。


邵燕祥之十jpg.jpg

 

    邵燕祥赠给阎纲先生的《邵燕祥诗选》。


邵燕祥之八jpg.jpg

 

    《邵燕祥随笔集》。他的杂文被人民文学出版社老总编、诗人屠岸称为“时代的良心,当代中国正直知识分子的典型代表”。


邵燕祥之二.jpg

 

当代名家的一部力作:邵燕祥先生的回忆录《我死过,我幸存,我作证》。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蒋锷初
  • 西江月
  • 壹评
  • 泉水涓涓
  • 彭岸良
  • 竹青
  • 桃子酱
发送

11条评论

  • 知耻近乎勇!知错能改还是好同志!总算审核通过了!尽管来得有点迟!希望龙博的小编们不要随便卡着说真话者们的喉咙!因为不说真话,搞假大空骗,我们在这方面吃的亏、遭受的苦难和损失还少吗?以铜为鉴可正衣冠、以古(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敢不敢说真话,事关國祚绵长、江山永固,这是比天更大的事!不信可以去问一下你们的父母长辈们!也可以去看看真实的史料!史实如铁,谁能掩掖?!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啊,同志们!
    2020-08-06 09:26:00 1回复
    0
  • 一代大家
    2020-08-06 08:34:38 0回复
    0
  • 我所引用的邵老的故事,句句都是事实,没有一个假字!为什么不敢直视真话?!是因为你们只想要保住自己的饭碗吗,为了一己私利而丢掉弃人格吗?这是一个人应该做的事吗?活该讨骂!
    2020-08-06 08:33:33 0回复
    0
  • 一代名家,悼念。
    2020-08-06 08:24:10 0回复
    0
  • 果然不出所料!我讲邵先生说真话的事居然不能审核通过!在龙博讲真话真的比登天还难吗?!
    2020-08-06 08:22:48 0回复
    0
  • 文化界的损失。
    2020-08-06 07:45:31 0回复
    0
  • 不过我会在我的博客里详述邵老的人、文和事的!龙博么还是免了吧……我才不想白忙活呢,
    2020-08-06 07:06:09 0回复
    0
  • 我是以史实来评价邵燕祥先生的!但是我还是担心龙博的小编们可能不让审核通过!因为龙博小编中明哲保身 进退自如者不是没有!作为文化人,不能没有应有的脊梁……我本想多写些邵老先生的人和事的,只怕春深不及预期啊!只有欲言又止了吧
    ……
    2020-08-06 07:04:06 0回复
    0
  • 邵燕祥的作品我还真的读过多篇。且不说其诗之美与深刻吧。
    只谈他敢于揭开一九七五年河南驻马店和遂平县,一场洪灾,二十多万人淹于水中,有许多家庭一夜之间成了绝户,更有遂平县在六0年前后饿死人,甚至直言全国多地饿死者数量惊人,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该有多大的勇气!
    要知道,直到现在还有人在文过饰非呢!这是一段痛史啊,怎么故意"忘却"?
    邵燕祥,一座敢说真话,追求真理的名字!
    一个我很钦佩的真正的人,一个大写的人,一个永不该被忘的人!
    2020-08-06 06:57:40 0回复
    0
  • 老一辈大家的风范是真实正直,谦和博学,充满智慧与社会责任感,所以笔耕不止,真乃脊梁。
    2020-08-05 18:27:04 0回复
    0
  • 一位文化名家离去。安息。
    2020-08-05 17:20:30 0回复
    0
  • 1107
    积分
  • 27
    博文
  • 220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