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从今若许闲乘月】 访牟家村伊酷拉探索岛

慎言 最后编辑于 2020-08-08 10:32:54
672 2 7


进园时心中不免好笑,像小孩一样被一个纸环套住手腕,这是游园的凭借。

但又愣住,我心里一直认为并告诉自己是小孩,尽量回避青年的成长。


夜景实在是太美好,从星星间穿过,走过鹅卵石路,被闪闪亮的灯光包围着。

夜晚的灯光显得童趣而美好,静谧中有热闹。

从小坡上的滑滑梯上急速而下时,老气横秋的我止不住笑了,是自然的,欢悦的笑。

发自心底的笑,不是被逗笑,不是强颜欢笑,不是冷嘲热讽,不是自我解嘲。

那种笑来得突然,滑到底时回味过来有些尴尬又刻意收住了,但心情出奇的好。

我很快对一些儿童设施爱不释手。

秋千,弹簧马,小型攀爬。

但对跷跷板却有遗憾。

因为这是一个需要伙伴的项目。


为什么我对这些小孩玩的设施感到有趣又新奇呢?

不少大人其实也对滑滑梯秋千一类跃跃欲试,不仅仅是迎合孩子。

可见这是正常的。

不过我的确是有理由可说。


小学在一二年级时是旧址,门口有一处健身器材和篮球场,是孩子们放学回家之前的必去地点。

那是一个还有“黑车”的年代,玩着推箱子和俄罗斯方块的年代。

犹记得和稚嫩的几个同学玩跷跷板或其他设施的情景。

那时的我们已知道朋友,也知道喜欢。

不似现在矫揉造作,无病呻吟,以虚荣为目的的喜欢。

更不是狩猎的喜欢了。

也就是说,那时一种纯真的童年,连每一种爱憎情感都显得纯碎与可爱。


父母很忙,忙着工作,小时八点睡都晚,父母总要9点以后才回家。

其实社区里从不缺幼时的玩伴,尤其是晚上的广场和双休日的探险与串门。

哦,那时候串门都是玩小游戏,拳皇等单机,植物大战僵尸。

最多的是玩橡皮泥,过家家,捉迷藏和看电视。

去公园里玩滑梯的次数其实屈指可数,几乎没有。

只记得从幼儿园时认识滑梯,其他一概因为未记事而忘却了。

我孤僻的性子或许就是拖拉作业使我兴致不高,看电视动画使我少了社交吧。

想来有些酸楚,不是埋怨,事实上父母极其爱我,每周纵容我在超市零食间挥霍。

但仍然为现在的孤僻找不着理由而酸楚。


我对长大是抗拒的,常怀揣着天真,并小心翼翼地扮演着儿童。

我对儿童的特权眷恋。

我对幼稚的玩乐和虚构的童话贪恋,并紧紧攥着,

舔舐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游园并不是很大,却给足了孩子尊重。

这里的灯实在很有特色。

比如自动开合的莲花灯,鲜艳的郁金香灯和月季灯;

火车上的彩灯,树枝上的灯;

踩上去会变化的灯的路;

如同海洋的在空中舞动的灯;

枫叶的,星星的,爱心的,金字塔状的;

等等。

有小马驹,有沙滩卡丁车,有采摘园。

见到了一种白天盛开夜晚闭合的花,长在水里。

我不会对走路不耐烦,但对乘坐小火车或者什么不排斥,

或是用自己的腿丈量世界,哪怕只是一亩三分地

或是换一个视角领略不一样的风景

出门本身可以是一个新奇的体验。


常怀天真心,明善恶好坏。

常怀好奇心,析万物之理。

常怀真诚心,识精彩人间。

常怀情怀与理想,踏星辰,以所承圣贤智慧经世。


或许人的最初与最终都是小孩。

懵懂纯粹。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竹青
  • 桃子酱
  • 西江月
  • 壹评
  • 烛剪红妆
  • 方块糖
  • 慎言
发送

2条评论

  • 作者是80吧
    2020-08-10 09:45:48 0回复
    0
  • 纯粹的内心才能更发现游园给足了孩子的尊重。
    2020-08-10 08:43:32 0回复
    0
  • 31
    积分
  • 1
    博文
  • 7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