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故外祖母文靖夫人行狀

淨海蓮風 最后编辑于 2020-08-15 10:11:06
5101 3 5

  夫人姓陳,諱瑞影,民國十四年四月二十五日生於南京下關龍頭房。父炳清,武進灣城人,時任職南京鐵路機務段;母徐太夫人,潞城韓區人。夫人幼慧,六歲時嘗於父前聆兄耀堂溫書,耀堂朗讀再三,猶未能記,夫人已然成誦;又喜登高縱遠,太夫人每怒曰:“爾如是,豈類女子?”
  民國二十年九月十八日,倭寇炮轟沈陽北大營;二十一年一月二十八日夜,突襲上海閘北。二十二年,夫人以數請於父母,入庠;逢試必列前茅,故師友皆喜。教導主任程德懿嘗贈瓷獅一對,曰:“愿爾如此勇猛精進。”班主任數於懇親會曰:“令嬡慧甚,當不令輟學。”太夫人曰:“我尚有子在。”對曰:“令郎實不及此女。”太夫人笑曰:“阿囡善甚,豈謂他日能為人師?”德懿後以暗通赤黨、槍決雨花臺云。
  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七日,倭寇自盧溝橋入侵。八月十三日,淞滬戰起;十四日,國民政府頒《聲明書》,稱“決不放棄領土之任何部分”。人皆以為南京險甚,太夫人因攜四子與夫人避居韓區。十月二十九日,行政院長蔣中正倡議遷都。十一月十六日,各部離寧赴渝,夫人與二幼弟隨父母北上開封,隨以父調任漢口火車站,南下湖北;二十日,國民政府移駐重慶。十二月十三日,南京陷落,倭寇屠城。二十七年一月,夫人因父調任浙贛鐵路新喻機務段,自湘北轉道萍鄉;丁丑除夕,至新喻。以能誦《總理遺囑》,就讀鐵路職工子弟小學。二十八年,倭寇陷南昌。夫人因父調任,經湖南諸站抵廣西;秋,至柳州。二十九年,託鄉黨彭清泉謀職,太夫人不悅,曰:“女子孤身外出,豈合體統?”事遂寢。夏,五弟耀全因腹瀉夭亡,時年四歲。
  民國三十年,鄰人劉堯坤作伐;秋,夫人適常州剛介先生。婚後居衡陽數月。先生姓薛,諱仁正,時任職衡陽難民救濟委員會;其先五牧方山公,乃江右王學魁首歐陽南野高足。三十一年,先生改任職河池金城江汽車站。八月七日,美軍登陸瓜島。三十二年春,夫人聞耀堂卒於傷寒,時年二十。六月,先生調任獨山,夫人因移居貴州。太夫人生子,名耀林。三十三年,夫人與先生返柳州,先生改任東站貨運。六月十八日,倭寇陷長沙;八月八日,陷衡陽。先生與同窗赴任貴陽。十一月,倭寇圍桂林、逼柳州。夫人與父母隨避難者居山中。夜長無聊,夫人遂簡述舊時所覽故事,避難眾人皆喜聞;一夕,敍《玉嬌梨》,良久乃畢,或喟然歎曰:“不圖我輩尚在此!”未幾,耀林卒於腹瀉。
  民國三十四年三月十日,美軍轟炸東京。六月,聞倭寇將退,避難者絡繹出山。夫人與父母步赴柳州,路遇新喻鐵路職工子弟小學校友孫秀英。秀英自云隨母避居至貴州都勻,有國軍駐兵當地,遂為政工隊員;力邀夫人與其事,乃同行。既達柳州,復北往桂林;行數日,夫人足痛難忍,秀英乃借軍馬令乘。抵桂,政工隊員漸夥,夫人與嚴舜霞、李英、屠基華深相投契。舜霞曾執教小學,夫人嘗自思:“爾堪為此,我豈不能?”英多知新聞時事,熟諳兩黨野史;基華原任職桂林圖書館,識見頗豐。夫人年最長,眾多呼為“大姊”。八月初,美軍核爆廣島、長崎,蘇軍攻佔滿洲;十四日,倭酋裕仁乞降。中秋夜,政工隊歡飲灕江畔。未幾,奉命至岳陽;夫人得父母信,乃知四弟耀芳病卒,時年十一,彌留猶問:“阿姊何在?”十月十日,兩黨共署《紀要》,稱將“長期合作,避免內戰”。十一月,夫人以先生久無音訊,登報尋蹤,旬日,先生信至,自此雁去魚來;政工隊友皆賀喜不置,英、基華得覩箋,讚曰:“誠非庸眾。”
  民國三十五年一月十日,兩黨共署停戰協定。二月,李英調往他部;臨別,曰:“陳大姊、姊夫皆有識,異日不可限量。”月底,先生至岳陽,夫人離政工隊,隨先生返鄉;舟行至浦口登陸,乘車南下;近常州站,先生悲喜交集,歎曰:“不意八載,終還故土。”夫人少時已有志自立,嘗曰:“我雖女子,亦當堂堂正正做人。何為倚賴男兒?”故甫歸即思謀職。以三弟耀中居間,執教三井莊家塘小學。先生赴上海任。五月五日,國民政府還都南京。屠基華來訪,自述已與英成婚,時有孕數月;英隨軍先赴青島,基華欲娩後方往,故至自上海。六月二十六日,國軍四路圍鄂、豫間共軍。夏,基華誕子;彌月,別去。三十六年,丙戌除夕,夫人題聯於門自勉,曰:“光陰似箭,未覺青春過半;日月如梭,但願此生不虛。”春,執教竹林小學,閒暇喜雜覽;校長沈景岳嘗見課餘讀郭沫若《天地玄黃》,戲曰:“爾豈愛赤色書籍?”夫人笑而不語。一日,與同事李亦輝、江綺雲散步田間,有牧童騎牛而過,亦輝見牛脊骨突,曰:“是兒恐難愜意。”夫人曰:“牛固不知。我在江西,曾騎馬行。”綺雲曰:“不意與趙洪文國共事。”夫人笑曰:“豈有此理。”五月十六日,共軍大敗國軍於孟良崮。三十七年九月十二日,錦州戰起;二十四日,共軍進駐濟南。十一月四日,東京國際軍事法庭判決倭國總理東條英機等七犯死刑、陸相荒木貞夫等十八犯監禁有差。冬,先生調任杭州火車站客運,夫人因南赴浙。三十八年一月二十六日,上海軍事法庭奉命裁定倭將岡村寧次無罪,國人大嘩。四月二十日,代總統李宗仁拒署《和平協定》;二十一日,共軍渡江。耀中為商賈御車南京,遭國軍殘部拉伕;至杭州,夜雨,耀中詭言出恭,避居夫人寓。五月三日,共軍進駐杭城。夏,先生解職,與夫人回鄉。
  一九四九年十一月,先生赴焦作馬村待王站任。一九五一年夏,先生因肺疾返鄉休養。秋,夫人執教三里小學。時朝夕有會,例講教學事務,有閒暇,夫人即述古今賢人志士行跡,眾生皆喜聞;未幾,腹笥將盡,自思家乏餘貲而校無瑯環,遂每至日曜赴書肆泛覽,以備六日談資。一夕,因讀卓婭姊弟事晚歸,路遇羣犬亂吠,夫人驚駭呼走;有婦人出門問故,乃攆犬散;翌日,眾生屏息靜聆,會畢,夫人額手稱幸。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夫人調任五里小學。
  一九五八年二月,全區教師奉命至橫山中學補反右課,夫人職司記錄。二十二日,主事者邵金甫唆眾互劾;青龍小學徐華因以夢為右派嬉笑,遭誣“赤膊上陣急先鋒”,被批四日,始枉承不白。翌日,太平小學羌伯良、楊祥寶等各以細故遭批,皆認罪如流。金甫大悅。夫人日夜記錄,目力遂損。時市有兇案公審,青龍小學祁世曉奉命參會,既返,詳述始末,有“該犯從容自若、閉目如假寐”等語;金甫大怒,斥曰:“汝漲敵人氣焰、滅自家威風,非蠱惑群眾而何?”遂令下獄。五月,審查幹部。或謂夫人曾縱馬撃槍,專員四出探查,月餘,了無實據,仍勒令退職畋食;夫人慨然曰:“華夏農耕立國數千載,億萬人以此過活,我豈不能?”遂返。時鄉氓村婦無識,多呼為“壞人”;夫人怒曰:“我何壞?”對曰:“汝不壞,何至此?”夫人曰:“汝輩世代務農,豈皆壞人?”鬨者語塞。夫人雖自幼幫持家務,然未習農事;經年,乃曰:“挑擔需力、插秧需巧,此外唯勤,有何難?”一九六〇年夏,夫人語長子金煒曰:“我此生恐即如此,然爾異日當奮發有為。”金煒時年十一,肅然應曰:“唯!”秋,先生赴月山九府墳貨運任。一九六八年夏,先生遭奸佞構陷,傷病交加,自縊殉節。一九七三年,鄭州鐵路局專員至常州,告以先生被逼自盡、實為冤案。秋,夫人攜幼子功煒赴九府墳覓先生骸骨。時軌道變更、站點改建,遂致葬穴無痕;苦尋一日方得,夫人大慟,助事者韓付學亦下淚。付學令人製櫬以殮,付貨運歸鄉。或謂夫人曰:“仁正雖剛直,然清廉克己;素不阿附,故為站長姚國平深恨。”一九七四年,夫人囑子女曰:“爾皆已立。我有不測,當自愛。”時屢夢立足蛇虺叢中,舉步維艱。
  一九七七年,夫人應生產隊主任黃玉芳請,執教邵家塘幼兒園。一九七八年五月十一日,《光明日報》刊《唯一標準》,謂無論聖經賢傳,皆需“由社會實踐來檢驗”,國人議論分歧;六月二十三日,《解放軍報》刊《原則》,駁諸辯難;十二月二十四日,《人民日報》刊公報,謂“羣眾階級鬥爭已經基本結束”,當“平反假案,糾正錯案,昭雪冤案”,以勠力民生國計。一九八〇年,夫人復職,執教青龍小學。一九八一年,致仕,復執教邵家塘幼兒園。一九八五年,執教竹林小學。一九八七年,應紅梅醫院院長薛建興請,度支一載。遂賦閒,往來吳中、河南以優遊歲月。一九九六年,聞昔日學生宗荷琴因救老致殘,攜女慶彤往訪;荷琴見夫人,喜曰:“先生當年所述卓婭姊弟事,我至今為憶,且說與子孫聽。”
  二〇〇五年,親友設杖朝宴,夫人曰:“我雖自幼坎坷、中年蹭蹬,所幸老來安穩;子女尤堪慰懷,豈不知足?”眾人皆曰:“誠如所言!”金煒作《採桑子》為壽,曰:“悲歌慷慨平生路,走雨穿風。雪化冰融,萬事回頭一笑中。 尋常本色家風在,可慰初衷。長有心胸,夕照紅時醉幾鍾?”夫人生三子一女:長子金煒,淳然儒雅有長者風,以山水名家;次子克煒,長於水電機修,遠近目為大匠;女慶彤,孝慈勤勉,頗有母風;幼子功煒,一九七九年襲父職,以調車制動歷任車務段長、紀委書記、工會主席,久為同事敬服。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五日,夫人寢疾;十六日,卒於常州,時年九十二;十七日,入殮;十八日,荼毗。有自傳傳於世。子孫私謚“文靖”。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竹青
  • 藤花館
  • 壹评
  • 西江月
  • 泉水涓涓
发送

3条评论

  • 后人之师。
    2020-08-15 16:10:30 0回复
    0
  • 贤妻良母,跃然纸上。安息。
    2020-08-12 08:32:57 0回复
    0
  • 陈瑞影先生千古
    2020-08-11 15:45:56 0回复
    0
  • 64
    积分
  • 1
    博文
  • 5
    被赞

个人介绍

愛綠茶,也愛紅酒;愛經史子集,也愛刀槍棍棒……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