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陈平 新版散文集 《轶风拾零》之六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20-08-18 08:07:29
1998 4 5

 

         新版散文集 《轶风拾零》之六

                老城厢轶事

                                 陈平   

     改革开放四十多年了,苏醒本市钟楼老城厢优秀传统文化的呼声又骤然响起,满腹经纶的学者们一个个慷慨激昂,老城厢,那可是咱们千年古城的文化瑰宝,优秀的传统文化,对于我们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是苏醒的时候了,应该……说的对,咱们应该如此如此,应该……至于苏醒老城厢的具体体现是什么;是重修名人故居,政府投资让传统美食得到发展,呼唤十大百年老店的回归,把南大街建设成新的文化商旅打卡点,周围再建点古宅深院,还是恢复传统庙会,让全民从此通读中吴风情知识、彼此见面只讲乡音不说普通话,没事就叙叙乡情等等。至于苏醒后的老城厢文化如何长期护持等问题,没具体内容——这些慷慨激昂,是否与过去那样一阵风刮了也就刮了,结果究竟如何,那就不是学者们的事罗,自古就有“文官动动嘴,武官跑断腿“的规矩,如何恢复老城厢优秀传统文化,这是政府去论证与投入的事,咱常州人一贯遵循传统法则,不过这倒让我想起一件关于老城厢的轶事。

一条余宽的小巷内有座14号大院,几进院落中数我家三间屋的门槛最高:板门上方窗格上镶着云母片,框上雕了花卉虫鸟各种动物,还有众多古装男女正在演绎《西厢记》。阔绰的庭院里,有一只由太湖石环抱的金鱼池,一座突兀峥嵘的假山旁,长满美人蕉牵牛花还有鸡冠花。院内有条小路直通天井,天井内有口水质清澈的古井,周围长满青泥苔。听大人们说,这井有好几百年时间,历史比这座院子还久。

 夏天,大人把西瓜用网兜兜好系好绳子,然后放进井里午后取出。将其破开后那黄瓤晶莹瓜汁,甜凉地直灌五脏六腑。冬天,井水用手摸上去很暖,这井如再挖深点就是矿泉水了!有次听房东王先生得意洋洋地说,这才知道他曾经读过一座野鸡地质学校。

春天的雨后,花草树叶上挂满洁莹水滴,在太阳光照耀下七彩闪烁;秋晚,皓月当空,庭院萧瑟,深处传来“瞿……瞿,瞿!瞿瞿,瞿”一阵紧一阵蟋蟀鸣叫,情景真谓美伦美奂。 

邻居房先生画的老虎栩栩如生,房东王先生的祖上是晚清大官,退隐后化银子在此造了这片大宅院,我家所在的大院是其中一座。

无论春夏秋冬,王先生家70多岁老奶奶,每天清晨就踮双小脚,颠颠地穿过庭院来到东厢房里,先对条桌上香炉敬过几注香,然后合掌闭眼,虔诚作揖,嘴里还叽哩,咕噜念念有词,完了跪拜如仪。佛龛放在长条桌中间,周围被几块明亮玻璃罩着,里面站了一位浑身通红,浓须长髭,张牙舞爪神仙,我至今都没弄清“他”究竟属哪路神仙,但是每经过这里时,我既害怕又好奇。

终于有一次壮胆爬上供桌零距离研究“他”的同时,还从供盘里拿了块小糕塞进自己嘴巴,抬头见他虽然吹胡子瞪眼但毫无作为,我伸手摸摸“他”头,可任凭我乱摸他仍然不动,所以我就不怕他了,但是实话实说。心里还一直虚的,总觉他在暗中监视我。遗憾的是这东西没保留到至今,否则定是一件价格不菲的文物。

巷子东口有家麻糕店,这里上午卖麻糕油条,下午做马脚爪或布满白芝麻的罗卜丝饼。麻糕店老板夫妻都是苏北人,因为他俩讲话总是这块拉块地,还雇了一位小伙计。

这个瘦精精的小伙计蛮会表现自己,每见到我们这些小孩子过来,他就把手里长铲子故意摆弄地啪搭啪搭地响。小小萝卜丝饼的正面,布满白芝麻反面烘的焦黄,那脆稣膨松,葱香诱人口感,每见人们拥来,小伙计就把罗卜丝饼从炉中一块块挾出排好,一阵子香气顿时让人流连忘返。马脚爪在金坛,丹阳一带谓“金刚脐”,这东西在人饿极时吃口感极妙。可为何叫“金刚脐”呢?也许,这东西蛮像金刚的肚脐?经专家考证证实,这说法的确如此。

     麻糕店旁是家老虎灶,这里四季炉火通明,过年也不息而且烧得是龙糠壳。灶上墩的几种铜锅里总是热水沸溢,冬天的灶上雾气腾腾,让人很难看清里面情况。灶后这间低矮屋内,横七竖八摆着几张方桌和长板凳,每天清早这里坐满茶客。大家边喝茶边抽烟边说话。

人们早上买菜经过,总能听到里面有人在吆喝,喂,老板娘,来续点水,顺带一包勇士烟!给我来包葵花籽 ……来啦来啦!这老板娘立刻提起镲亮细嘴铜壶赶来。哧吭哧吭,阿哧……在喧嚷的话声中,不时传出人们打喷嚏和咳嗽声。

晓得伐?当年包公身边的御猫展昭,就是咱遇杰村人,他的本事真蛮大的!听见有人用当地话大声讲着。唐荆川抗倭是在明朝那代?哎哟,好像是……恽南田的诗格超逸、书法俊秀、画笔生动,‘南田三绝’真正名符其实!接着啧啧声,啊嗳咳嗽声,咕噜,咕噜喝茶声响成一片。

咱老家历史上首登皇帝宝座的,是南齐开国皇帝萧道成,他儿子是梁武帝萧衍,可有人说萧衍不是他儿子,是嘛?听到有人用怀疑口气问,一位干瘦老头,端起茶盏吱地喝口茶后回答:是的,是的!前几天我到北乡去买芋头,顺便考察万绥的梁帝庙,回来专门查府志,的确是他的正宗伲只!

     老虎灶的老板娘大脸大眼,大嘴巴块头大,但头发乱蓬蓬。而她丈夫呢却像只瘦猴,而总是眯着眼帘,嘴巴衔根香烟,衣襟常敞着袖子常卷着,他站在灶台并不停用铁皮畚箕铲起龙糠往灶膛里添。炉口上有个白铁皮圆锥筒罩着,这样为防龙糠壳撒在灶台上。

     下午,这里基本是老人们的世面,他们抖抖索索地捧了水烟壶,一边围着桌子哧吭哧吭咳着喝着,一边不停抽着水烟:

      战国时,咱这里可出了个大人物哩,名字叫伯……还咋呼呼嗑老经。有一群文化人过来坐在里面那几张桌子上,他们一边喝茶一边海阔天空:“掮轮车”这说法来自丹阳,当年,烈帝攻打丹阳城门时,发明了这种……就说老虎灶后面这条河吧,原是古南城墙外护城河,叫子城河,到了咱这年代,有人干脆就叫‘内河’了!

稍微注意茶馆窗外拐弯处,确实有条清澈并由西向东婉沿流淌内河。两岸平坦下滑泥滩上长满杨柳树,河面上还横座南北朝向单孔石拱桥:这座桥也很不简单的,据历史记载,早在宋代咸淳年间叫“舜宜桥”,为嗲后来改成“觅渡桥“?’你们晓得嘛?听到有人这样问,大家兴致盎然。这恐与宋之后,此桥或与某官姓名避讳,或因毁坏新造原因有关吧?有人就说。看来,我们该对它仔细研究研究了!有人如此提议。 

可研究几十年后的结果是这里成了条热闹宽阔大马路,下面呢,也不再是条河流而是一座不小的防空洞。这座历史悠久的觅渡桥呢,当然消失了,不过当年在庙河沿上的冠英学堂还瞿家祠堂没消失,目前已成座规模不小的“觅渡教育集团”和“瞿秋白纪念馆”。   对巷内往西的那条 “王守沿”小巷来源,大家蛮清楚:南宋末元兵来犯,本埠都统王安节率领军民奋起抗敌,后来城破,王安节战死在西水关,邑人将其遗体即葬此地,由此命名为“王守沿“

已经上小学一年级的我,有天放学经过这家老虎灶的门口,发现墙上挂了个新木牌,就指着抑扬顿挫地念:“公私合营第五茶社”。不料话音刚落,里面就有人问我;哎哎,大学生,啥叫公私合营啊?我一听就傻了眼!我哪弄清啥叫公私合营呢?幸亏有几个小贩在老虎灶门口大喊:哎,熏熏甜的西瓜糖!一分钱买一粒!来来来,快吃五香花生米噢!油黄豆!一分洋钿卖两包,吃则么营养好!我趁机一溜烟地跑掉了。

其实这公私合营第五茶社里,仍由这对瘦胖夫妻料理着,整天烧的还是那龙糠壳壳。

 出巷不远拐弯处,有家国营副食品店,这里最吸引人的是门口总站了位大胖子,身套一件面襟挂满各种口袋肥大褂子,每个袋里,都放只大口玻璃瓶。听这大块头边吆喝:嗳!来买啊,快来买,香喷喷的松子糖,芝麻糖,松软的牛皮糖!西瓜糖!还有正宗的奶油西瓜子……嗳!一边从围拢过来人们票子,然后动作麻利旋开只玻璃瓶盖子,用蔟亮小铜勺从瓶里勺出糖果,伸手从专放纸袋的袋里拿出纸袋,凑了嘴对它“哧!”地吹口气,将糖果灌好递给买主。

      因为小巷位于老府城隍庙的西边,所以就叫“庙西巷”。

巷内30号院是原国家纺工部长吴文英的旧居。被誉为“中国职教之父”的黄炎培先生,当年也来过此地几次:由李仁先生1912年创办的女子职业学校也在这巷里,比黄炎培1917年办的中华职业数育社还早6年。早年与刘国钧共同创业的谢承祜先生,解放后任市机械局总工程师,他家也住在这巷内。因为他女儿与我二姐是市少年宫舞蹈班的好友,所以我也常到他家去玩,发现是座很大的独立别墅。

后来发现围墙大门上装了电铃我兴趣大增;因为伸手朝红按钮一捺,马上会有一位老婆婆来开门。因为常干这事,终于把他家人搞烦了,于是拐弯抹角告诉了我二姐。你有毛病啊,干嘛老去揿他家电铃,影响他爸休息,人家可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高级知识分,你这是在搞破坏啊!二姐一回来就气急败坏地对我大发雷霆。

虽然还搞不清这“高级知识分子”究竟是干啥的,但见二姐那样就知闯了祸,从此不敢去揿,可每经过这里见到红按扭,我心里总会痒痒的——谢宅的位置,就在如今良茂大厦西边的觅小一座教学搂身下。

二哥大我5岁,平常总是精杠精杠地嘴巴不停,像个无所不晓的包打听。不过我一直没搞清,外婆为何总说他是个夜壶嘴。有天不知从哪打听到房东家的底细,他回来就对外婆嘀咕:外婆啊,别看这王先生其貌不扬,祖上可是清朝的大官,因得罪了皇上,只能退隐回到故里,所以造了这片宅院的。

看他模样神秘兮兮外婆就笑着说,是的,王先生是对我说过,我们住的这三间房子,至少有二百年历史了,隔壁那几座大院,也是他祖上造的,仅是门牌号不同。我一听就想,不错,大姐她常带我到隔壁同学家去玩,听到他俩对话,好像也是这意思。

隔壁院子也是几进几出,里面也有花草大树,大姐同学也姓王也喜欢唱歌,所以才成歌友。从小巷外面看这些宅院的大门都很小,但一进去就发现很大很大。

院内有几排朝南的高大平房,每排平房前面,都有一座大小不一的庭院。我家住在第三排庭院里大三大间高大平房,那时已有十口人,但没觉得拥挤。中间客堂屋两边大厢房,父母住西厢房,外婆,我们还有羊妈,全住西厢房,四张床还有橱柜啥的;可能那时我们还太小还没感觉,后来才弄清,大院内就数我家三间屋最宽敞。 

客堂间的门坎很高,为此我跨进跨出要将腿抬得很高,有三扇可拆卸对开的木门,上部由许多小方格组成,外婆说,鱼鳞片透光性好,也看出主家的实力。门下半部刻着花卉虫鸟,动物人物,客堂间与厢房之间是用杉木板隔开的。虽然年久呈古铜色,但木味很浓,客堂地面铺了平整光滑方块金砖,厢房杉木地板。厢房朝南,木板墙上都有排木框玻璃窗户,可随时从里朝外支撑,所以光线很足。房间朝北木板墙上有只窗户能打开,房屋冬暖夏凉。

屋子由多根粗壮圆木柱支撑,所以显得坚实牢固,到了秋冬季节,屋内散发出阵阵木香。外婆说,这种格局与咱淮西关家大院相同,哎,一眨眼几十年没回去了,也不知咱老家的情况咋样了。

上来我弄不清,这位骨瘦如柴的房东王先生,为何整天拨弄一大堆破木箱,将上面洋钉一根根拔掉,再用麻绳扎好放在板车上拉走。后来听我二哥说,他就是做木材生意的,这样干才能赚大钞票。  但对我来说,这些破木箱还没另两件东西重要:

一是厢房角落里竖了一只用麻袋裹好的黑漆寿材,另是东边厢房里供桌上有只佛龛,里面站了位暴眼突额,面目狰狞的神仙。寿材是王先生老母亲的,她已是古稀之年。可凶神恶煞的神仙让我既害怕又不能不面对,不经过厢房就出不了院子也就上不了大街。二哥还对我说,实在感到害怕,经过这里时,你就呜哩哇啦唱几声好了,试下来效果果然不错。

我大姐与隔壁大院内的王明生是高中同学,有次听她对他说,你是王先生的堂侄,这两座宅院才连在一起呢。那么,只要把我家庭院走廊东边的圆洞门打开,彼此就不用绕路了啊,为何总是紧闭呢?这话让王帅哥听了大笑,两家不早就独立门户了呗,常言道,各扫自家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我们早就习惯了嘛。站在旁边的我看他一脸谄媚两眼还大放光芒,知道他是在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这两层木楼蛮气派的嘛,从这位置判断,你应是王家的长子长孙。听大姐再深入地说,王明生满脸惊讶,呀,陈真啊陈真,你简直就是女神下凡啊。不过除了这些,你还有啥能证明你的判定正确?王帅哥瞪大明亮灼眼看着亭亭玉立的大姐问。

这还不容易,从这些家具上我就能看出名堂,一,数量、材质与王先生家大相径庭。譬如他家的八仙台,四门柜,还有桌子板凳等,材料都是榉木,而你家的家具呢,全是老紫檀木的。

二,楼上下几间屋里有屏风挂摆,中堂屋里置放的香案桌椅、板凳太师椅圆桌等款式古典,凝重地挪不动;太师椅圆桌圆凳上各有一块图案不同的大理石镶嵌,用手去摸上去感觉冰凉润滑,三,房里挂的名人字画王先生家没有,这些不都是明摆的不同吗?大姐的话让帅哥听呆了,服了服了,我真服了你了。

在殷勤沏茶时,王明生趁机介绍:老家具是我爷爷在世时买的,爷爷支持过地下党,属于开明士坤……意思他家与我家门户相当。

见他俩坐在紫檀圆凳上一边喝茶一边说笑,谈论学校的事,因为他俩都是校团委干部,免不了商量点团委工作,而我却对那口水井大感兴趣。因为我突然发现,王明生家的这口井在庭院的正中,而我家那口井却在王先生家前的天井里,何因?我很快明白了,哎呀,我家庭院里不是多了个金鱼池和一座太湖石假山嘛!

最可惜,也是令人很遗憾的事是,即使如今的学者们把苏醒本市钟楼老城厢优秀传统文化叫得山响,我想,政府也无力恢复庙西巷里的这些古宅院了,因为这里早成常州觅小集团的一片教学大楼。【改几个错别字】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荷边垂柳
  • jfzhuang
  • 西江月
  • 烛剪红妆
发送

4条评论

  • 原汁原味的老城厢。可惜,只能留在文字里了。
    2020-08-17 09:18:53 0回复
    0
  • 一条余宽的小巷内有座14号大院 这句话没能理解啊
    2020-08-17 08:52:51 1回复
    0
  • 鲜活的老城厢画面。
    2020-08-17 08:31:52 0回复
    0
  • 西仓桥边上的第二粮库加工大米后的龙糠,工人们肩挑的那个大箩筐,有一人高呢。我家就烧那龙糠,用风箱拉着鼓风的呢。
    2020-08-15 11:03:14 0回复
    0
  • 5418
    积分
  • 2780
    博文
  • 1643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