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翅膀

月中狼王 最后编辑于 2020-08-20 15:51:31
1619 3 3

小小的我倚着偌大的宫墙,身后的士卒排满了一个长廊,他们可能不知道,最尊贵的太平公主,也会因外物产生小小的惆怅。

母后挽着我的手,问我为何事烦忧。

“东宫一只漂亮的青鸟儿飞走了……”心中虽然有不舍,但更多的是羡慕——我的目光似乎要随着想象中那雀儿的翅膀飞上天际,越过那厚重的宫墙……

它长着多么有力的翅膀,能带它拥抱自由、拥抱权力的利矢所不能及的晴空。

“母后,您就有这么一双翅膀,对吗?”我无心问道。母后没有做声。

自由,对心智尚浊的幼童来说是无价的宝藏,而这三宫六院的规矩和血脉流淌的骄傲化成无形铁链,束缚着一颗渴望飞翔的童心。

若是我有这么一双翅膀,也像那雀儿一样去追求自己渴望的东西,该多好啊。

 

母后正是有着这样一双能带她飞过千难万险、抵达九五至尊之位的翅膀。

三年五载随白云过去,身边这颗启明星代替了日月星辰。权力的刀刃使那双翅膀的力量日益强大。无数失败者的冤屈与鲜血铸成了她的威肃朝纲、泽厚万方……

孤独高傲的她在我的心中,犹如鸿蒙初开。

在迷乱凶险的政局里,日日忙着排异,夜夜想着自保,自由的概念早已与无用的童真一样,远远丢在了一边。

传闻,双元二年,武氏杀太子李弘;文明元年,武氏杀太子李贤。

但我听不到这些,也不想听到。一个愿望闪耀在我眼前,模糊了所有是非善恶——

若是我有这么一双翅膀,能陪在母后身边睥睨天下,该多好啊。

 

那是淫雨霏霏的午夜,终于走到人生尽头的她唤我至她床边,屋外是朝臣的恸哭,习以为常的我不用猜都分辨得出哪一种声音是欢喜、哪一种声音是狐悲。

她的容颜已经衰老,但脸上的荣光依然耀眼,表情却凝重而悲哀:“太平,你记得你曾经问过母后,是不是有一双翅膀,对吗?”

“嗯。”有这回事吗?

她却另起了一个话头:“那年的雀儿没有飞走,它之后仍回来了,因为宫里还留着一窝待哺的小雀。”

我一愣。

“太平,你所求的翅膀能追求自由、追求权势,但它必须首先能承担责任——那是能覆盖在幼雏头顶、保护所爱之人的能力。”垂老的君王苍白地笑了,疲乏的眼中盛满快要溢出的期待与辛酸,“这样的翅膀,母后没有。”

我如今才明白,弑亲如麻的罪责在这个老者单薄的身躯上压得多么沉重、多么无情。

若是我真有这么一双翅膀,只要它能庇佑我所爱的人此刻安宁太平,该多好啊。

 

 

 

 

(看到寒假作业上“翅膀”这个题目时,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太平、婉儿。本来好久没有看过有关她们的作品了,但这个意象却一下子让我记起她们。一开始神使鬼差地写,自己也说不清她们与“翅膀”究竟有什么关系。“翅膀”象征自由,那是她们可望而不可即的东西,那是她们麻木的心里无暇顾及的东西,是无奈;“翅膀”象征权力,是她们才智与能力的体现,是她们展露给世人的骄傲,也是她们难以控制的刃锋;“翅膀”象征领先与开创,作为拉开盛世舞台帷幕的第一批伶人,她们前方是万丈荣耀的晴空,但自己仍身处阴影,只有声嘶力竭地奔跑;“翅膀”是遮掩自己弱小的屏障;“翅膀”是传承与担负;“翅膀”是追随与超越……然后我发现这不就是个寒假作业的作文嘛,就挑了一个正能量一点的“亲情”与“保护”的立意,于是就让我们可爱的小太平来做主角,叙述了三段成长。但怎么说,这作文毕竟是随便迎合老师的,纵然加入了一些我的同情,也不高兴好好地抒发。所以这篇作文质量自己也觉得一般般啦……)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西江月
  • 桃子酱
发送

3条评论

  • 天马行空的翅膀,佩服作者想像力
    2020-08-21 08:59:51 0回复
    0
  • 我隐隐看到了网络作家的影子。
    2020-08-21 08:18:45 0回复
    0
  • 每个人都有一双翅膀,关键看你飞向何方?
    2020-08-20 16:28:19 0回复
    0
  • 338
    积分
  • 26
    博文
  • 66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