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节选《一甲林》小说)第九章 黄强遭到麻烦

汪万芝 最后编辑于 2020-09-13 14:21:11
501 0 2


 

黄强开车确实是发了,现在不仅还清了贷款,还拆了旧房做楼房。新房是三间两层,虽然不属什么派式,装修得也很美观,外面搞得清清朗朗,水泥地面,圈着围墙,大门宽敞,门体是工艺褐色铝合金结构,在农村来说,很是气派。这样,就有人谈论,说他家现在起码有上百万,有的说,你舍不得讲,开车开多年了,不讲上千万,七八百万也差不多。其实,“张妈老鬼”知道,(方言俗语,意思是老女人性出轨行为谁知道)家里现在连十万都拿不出来。爱人跟人说,搞不到钱啰!又光出事。

出什么事呢?

第一件事,去年十月一天下午,黄强开车运客从枞阳县城回星洲镇,路上被人打了。老队长听说这个消息,第一个来黄强家,只看见江凤在家。老队长问情况,江凤说,“现在人在枞阳县人民医院,那帮人是土匪!”

“到底是什么情况?你好好说嘛!”老队长着急追问。

“什么情况?人打伤了。我打110,交警和救护车都来了,把黄强即时送到枞阳县人民医院,我也去了。车上人安排便车带走。我的车由交警队开回枞阳。人通过检查,说胸肋骨挫伤,要住院治疗。安排好后,我回来讨东西。明早就去。”

老队长还是一头雾水,又问,“到底是为什么事打人呢?”

“我也讲不清,汽车从枞阳开回来,要到东湖闸时,有两个人拦车,车停之后,那两个人叫黄强下来。黄强下来后,两人说,‘我跟你说件事,是你父亲手上的事。’说着,其中一人从身上掏出一张破旧的纸条说,这是你父亲写的:‘欠条。因家庭养猪跑野,损坏利甲生产队船桅杆一根,价值人民币叁百元。经协商,因家庭经济困难,暂时无法赔偿,以后家庭经济好转上门还清不误。今欠人黄兴明。担保人林虎。一九六八年七月三日。’读完后又说,不过我跟你讲一下,那个时候与现在货币比不同,现在我们只要你按二十倍比计算,要还六千元就算清账。黄强以为两人是强盗,根本不理他,马上上车开车走,被两人拽住,于是就形成打斗。一人怎可对付两人?黄强被压倒在地上,二人又打又踢。辛亏车上人下来帮拉,指责,才免遭更严重程度。我拉架,都挨了两拳,我还要找他哩。”

林虎听完这些话,脑子里渐渐浮现出往事旧幕:是有这么回事。那时,住在长江边的人家,搞船的人多,是生产队为单位搞,搞的都是帆篷船,吨位有大有小,大的装几十吨,小的只装四五吨。到夏天,趁高温天气,船要起岸打油或修补后打油。打油就是用桐油一遍又一遍的涂抹船体,包括桅杆,涂后暴晒,油入体等干后下水,木质就经久牢固,行船快捷安全。桅杆涂油后都放在倒扣的船体上面晒。一天,有两位搞外调的干部在江堤上走来,两人停住了,因为要找的单位就是江堤下面向里走一点一所小学。可能是走累了,也许是疑惑路向,下了江堤二坡台停下。其中有一位像孩子一样,伸手戏摇一杆置放在倒扣的船体上桅杆,谁知他还没用大劲,桅杆就“轰”的一声滚落到地上断了。这时堤脚下正好有两个上学的学生看到,马上“啊呵”,桅杆断了啊!

世上奇事说不尽,桅杆一轰滚下时,恰好一头猪从船底下吓得窜了出来。两位处在惊吓中的干部现在不惊吓了,如果有人找来就说是猪干的好事。两位干部来到小学,正与校长接恰谈话时,马上来了两个人,一个是队长,一个是会计,不用说是那两个学生跟这两人讲的。两人虎着脸问干部:

“可是你两人把船桅杆搡下船摔断了哇?”

“你怎么乱找人?我们是来搞外调的,要搞你桅杆干什么?”其中一位干部不高兴说。

接着,另一干部向他两人说出猪从船底窜出的情况······

校长也马上跟他俩讲:“你们不要乱找人,他俩是国家干部,有正经事,怎么会做那事!”

队长和会计哑口无言的走了。在路上又遇到本队两个人讲了几句话,队长和会计得知情况,就变成追着另外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黄强父亲。黄强父亲养的一头猪掉了两三天,夫妻二人分头找也没有找到。今天他恰好找到这地方,发现这头猪就是他家的,又唤又引的赶猪回家。还没有走一截路,队长和会计就来了,于是猪被扣下来。因为家里穷,赔不起桅杆钱,经过队长和会计同意,回家喊来林虎队长,经过商量,写下此欠条。

看来,这是个冤案,这么多年,找谁去能破此案呢?

现在讲打人这方,这方老队长早不在了,会计都七十多了,就他有时不当回事的跟人说:别看开汽车的那老黄,现在发了,威凤。他父亲时候,穷得卵子打板凳响。随后就讲出这件事情经过。

有人问,那借条现在可找到?早就不在了,也没有谁把这事当回事了。他嘴上这样说,但他老是还是在家里乱翻乱找,终于找到了。村里有两个小混混知道这事,如蝇逐臭拿着这条子惹出这样的事。

这事结果,法院判决:两个小伙拘留三个月,连黄强爱人挨打总共赔付药费八千元。黄强父亲受冤,无罪。受冤调查:找到当年现场看见情况的两个学生,现在已是老人,详细询问作出结论;事因属两位干部所为。

第二件事,这件事简单些了。也是运客由枞阳开回星洲镇,江堤公路有一段要翻修,汽车必须下江堤绕一段小路走,这条小路路面有些不平,行车颠波,突然一个大颠之后,坐在最后一位妇女用双手抱着头发出一声尖叫,说她的头坏了。黄强马上停车,来到这位妇女身边问情况。问着问着,妇女又说现在好一点了。黄强心也定些了,将妇女牵到车前面去坐,说后面颠波大。妻也急出一身冷汗,叫爱人把车开慢些。一直到家无事。

可是当天晚上,这位妇女由丈夫牵着找到黄强家。丈夫说,我老婆头痛,要黄强带她到县医院检查。黄强夫妻二话没说,就马上开车绕平坦路一百多里送县医院检查。检查结果,单上写着:后脑右见模糊状阴影。都问什么意思?就是脑伤。幸亏来得及时,不然容易成后遗症,要经常发头痛,也就是常说的脑震荡,还好,属轻微。

后通过住院治疗,恢复了健康。黄强总共付费五千多元。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桃子酱
发送

0条评论

  • 1609
    积分
  • 341
    博文
  • 152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