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节选《一甲林》小说第八章 两个小伙娶亲

汪万芝 最后编辑于 2020-09-23 13:36:47
640 1 5


 

农村小伙娶亲之难人所共知,主要原因就是穷,二是接触面受限制。自改革开放后,情况就开始好转,当然也要靠自己勤劳和努力。现在就说说一甲林有两个小伙在改革开放中是怎样娶到亲的。两个小伙一个叫林证明,一个叫丁小黑。

先说说林证明,林证明弟兄二人,他是老小,父亲不在了。父亲在世时,费了多大心血给老大娶了亲,许多钱都是借的。到他头上再娶亲就再拿不出钱来。现在已经三十二岁了,他觉得他的亲事确实是个问题,他必须外出打工能挣大把钱才行。这小子说到做到。他一出去,多少年不回家,有人说他不知道可在了?中途打过一次电话给家里,说他在广东,家里人才消徐了顾虑。尤其是母亲更高兴。别人对母亲说,不要着急他哩,他有办法。母亲说,怎么不着急呢?都三十好几了,老婆在哪里?八字不见一撇。在外面不知道可搞到钱?土墙房子西墙用树料顶着木板橕着,不然早倒掉了。

真实情况是这样:这小子头两年在一家电子厂做事。这家厂规模不小,打工者大约男女各半,来自全国各地,主要是四川和湖南的多。林证明当然很注意这些女孩了。她们有上等漂亮的,次漂亮的,一般性的,丑的。一般性的多,真正丑的也很少,跟顶漂亮的基本持平。他像猎人一样,眼光尽往他们脸上瞄着,他的理想是想猎找一个次漂亮的,这种等级最好,既有面子,又有里子,稳定性好。但又不能像猎人那样直接可以逮一个。只有通过自己勤劳挣钱,慢慢靠近。也就从现在起,他开始特别注意自己整洁,早上刷牙,左刷右刷,上刷下刷,又左刷右刷······生怕跟女孩讲话,对方闻到他什么气味;梳洗之后,对着镜子左照右照,看看自己脸怎么样?自家想,还算可以,又看看扣子可有扣齐,免出笑话。美人的秋波是最勾魂的,他这样注意自己,已触碰了几位,心也一个一个的泛出涟漪,但都一一不把它当回事,他想的是自己后劲不足,这些人大致情况他知道,一接触到钱无,就容易告吹,何况家里就那样的房子。不过,爱情真正有了,也不可丢。

他碰到情况了,一天,是放假的日子,他好奇的骑电瓶车到火车站逛逛,遇到本车间一位女工和另外一个女孩在站着说什么。女工叫潘丽,是他眼光常触碰的美女之一,而且她,涟漪总是在心中常留,像种子要发芽似的,看迹象,她对他也像如此。于是,他大胆的走到潘丽身边,说:“你在这里做什么?”潘丽望他一笑,后说:“她是我一位同学,也要来我们厂上班。她刚下火车,我来接她。东西多,想叫人运送一下。”林证明看了看,说,“不用了,我可以带回去。”潘丽也就无话可说,并且说,你来得正好。林证明将东西一一拿到电瓶车上,用带子固好,打招呼就开车走了。潘丽和另一女孩上公交车回厂。

从此以后,二人接触更多。林证明也读过书,因为穷,初中没有毕业就歇书。心理学上也算聪明,虽然为讨老婆之事心切,但他知道和女人谈情说爱,语言,行为等要注意优雅分寸。潘丽家在四川湄州,年纪也有二十好几了。她看林证明人品不错,又老实,春情便也开始萌动。她还有另外一种想法,林证明是下江人,下江地方繁华,大城市都在那边,嫁那边不错。之后,两人逛过马路,还出入过宾馆。沉湎之中,林证明不时的温习着心中之有数,加之潘丽不只一次的问他家里情况,他害怕事情不顺,回答有点真真假假,但不是怎么样处处夸大自己。关键是,主要就是有一句是假的他担心,他说“楼房是刚做的。”对此,他很苦恼。一天晚上,他躺在床上看报纸,见到报上登着一则招工消息:海南一家渔老板招人在海上捕鱼。条件:会游泳,适应船上生活,年龄2535;报酬,每月一万,包吃住,另外,整收益二七分成,(多劳多得),合计年收入三十万元左右。签合同。联系地址,广州市星河路汉庭大酒店402房间。他看过之后,心里可乐了。后来又听有人说,那事危险,没有人敢干,主要就是有时天气预报不准,会出事。林证明不顾,他认为他条件合适,他依仗他特别会游泳,只要搞一年他的大事就没问题了。

一天,他趁放假,上午九点半,他来到汉庭大酒店,上楼找到四0二房间,门是关着的,他叫,没有应声,接连这样叫都没用,后又拍门又叫,这时走廊里边有三位女服务员抿着嘴笑。他略有知意,但还是上前问三位女服务员,可是都说不知道,接着有一个说,你等一下。约十分钟后,一位年轻漂亮抹着口红的女人开门,门随手关上。他开始向开门处走去,又喊,一位白背膀,穿着大条长短裤老板、经理样的人黑着脸问他,刚才是你敲门吧?林证明聪明,撒谎说,“没有哇,我刚来。”老板、经理样人态度回复自然,淡声地问:

“你来有什么好事?”

林证明就把他在报上看到招工的消息开始讲给他听。不料到他刚开口,就被他呵斥:不是!不是!什么招工?逼娘的!······他的意思是这里人在捣乱他的好事。

他找人失败了。他来到登记处查问,登记处人说,这里人流动性大,那人昨天就结账走了。他很失望的回单位。一路想,难怪人说广州复杂,那种事······真是不出外不知道,见到吓一跳。接着,他根据招工单位地址和联系人写了一封信过去。答复很好:据你说的这样条件可以来联系。

他终于被招上了,他太乐了。他把这事跟潘丽讲了。潘丽非常同情和不舍,劝他别去也不听。离别时,潘丽再三说,你要好好保重自己,特别要注意安全。林证明听这话,抹着眼上泪,跟潘丽说了些心上话离别

经过海上两年多颠沛,林证明终于发了,手上已经几十万,心中的石头掉了。他急急的带二十万元回家造房子。母亲见到儿子,泪水直揩。儿子把他有对象和急需把房子做起来的事告诉母亲。做什么样的房子也带回图纸,一切都承包给家乡建筑公司。特别讲清,过年回家一定要进新房子结婚。不这样,他就要出笑话。

过年了,林证明和潘丽双双回家,一栋非常漂亮的别墅出现在眼前,环境也照他的安排建设得特别好,四周是铁艺围栏,院中整齐的栽有各样花木。结婚共办了二十着酒。都是黄强和老队长一手帮助操持的。一年后,潘丽把母亲也接来住了。老人说,我女儿有眼光,找个好男孩,地方也好;亲家母说,我总急着我儿子讲不到亲,谁知他还讨上这样一个好漂亮媳妇,还是你老好啊!

现在再说丁小黑小伙子,这小伙过程更复杂,类型也有别。他家比林证明家还穷,但这一门比林证明占忧势,父母在日“穷不丢书,富不丢猪”,他念书念到高中毕业。以后他考虑家穷就没有参加高考了。据他自己又说,他怕考不起丢面子,心中又造成痛苦;还有一个原因,他想,现在改革开放,青年人都外出创世界,可以挣钱,也不一定非得考大学,许多人不都到外面闯发财了嘛。他决定出去,他有一个亲戚儿子,在广东省惠州市一家叫天河轻电机公司上班,他也想进去,求得一个人生定位。可是他电话号码不知道,无法联系找到那个单位。他想到亲戚家问他父母,他又认为他父母一贯来小气,恐怕不说出真话,不好去问。于是,索性一个人去惠州找这家公司。他在在家门口乘汽车到合肥,再上火车去南方。

他从小没有出过远门,一路风光无限,也一路心中忉怛。火车经过一整夜铿锵忙碌,出了江西省,在蒙蒙的晨曦中,由少渐多的,又由多渐少掠过多少远远近近楼影,最后到达终点惠州市。

他下火车,见人就问他要找的公司名字,都说不知道。找着,问着,他在一家电子公司门前停住,看门前黑板上写有招工消息,他就顺便问门卫:此厂招人吗?还没说几句,门卫就电话通知办公室,办公室出来一个人,这人三十岁样子,就和小黑交谈起来。看他文凭,看他人,马上答复,可以。可小黑又不可马上决定,因为他还没有找到他要找的目的地。他的迟疑马上被对方看出,说,“你考虑好,我们人数马上要满了,我看你是高中文凭,不然我不会跟你谈。”小黑当然顾忌,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他说,我把东西放在这里,三个小时左右来,不远出有我一个老乡,他家里人叫我跟他说一件事。三十岁样子人和门卫同意了。其实,他这样说,实际就是要找到亲戚家儿子,看他那边情况。他离开还没有走几步路,事情就这么恰好,看到几个年轻人迎面走过来,说的一口家乡话,遥天路远,倍感亲切,便上前搭讪,“看来你们也是安徽人吧?要是没有说错,可能我们还是老乡哩。”

几个年轻人马上停下脚步,经过相谈,正是都是老乡枞阳县人。接着,几个年轻人和小黑又谈起上班的事,小黑谈他的情况,几个年轻人马上说,“你干脆就在我们厂上班了,我们都是这个厂的。家乡人跟你说真话,你说你亲戚儿子那个天河轻电机公司是刚办,还是起步,以后怎么样也不知道,人都不愿意去。据说总厂在上海。我们这个厂人也快满了,你要是去,就赶快。小黑听这样说,就完全不含糊了,马上跟他们一道回到他刚才与门卫和三十岁年轻人恰谈的地方,又由老乡几位帮助办好入厂手续和安排好住宿。小黑心思这才算安定了。他想,我以为出外工作不好找,没想到又这么容易,或许是我运气好。

这个厂女职工也多。人就像树木开花一样,有雌花,有雄花。花一开,雌花就自然要接受外界雄性花粉,孕育着下一代,这是个永恒不变的人生主题。小黑进厂刚半年,就有一位江西的女孩要追他。女孩叫赵艳红,比小黑小两岁,生得圆脸白皙,二短发,像高中刚毕业的学生,通过相处,赵艳红认为小黑老实,勤劳,又是高中文化,是个好小伙子。在平时说话中,彼此都了解双方家庭情况,女方姐妹三个,她是老二,初中文化,一个弟弟和父母,家里情况一般。小黑家弟兄二人,老大跟老婆在江南老婆家住,不是招亲,主要是做不起房子移过去住。一个姐姐早出嫁,父母年岁已高,和他住在一大间土坯墙盖瓦的旧房子里。小黑总认为他俩的事不会成,因为他家境很不好。赵艳红却丝毫不计较,时时处处跟小黑都来真的。就在他俩如此很好时,艳红提出要跟小黑到他家去玩。小黑这下陷入困惑和无奈。但又不可有丝毫表现出不同意。特别是那屋,不仅不能看,而且太小,父母一个房间,他住的地方是挨父母房边单隔出来的不到两平方米一小块地方,里面床都没有,是一张热天乘凉用的旧竹塌就是他睡床。没法,他打电话给父母,父母接电话后非常欢喜,儿子问回来在哪地方住?父亲说,我跟你妈让床······事情就这样定了。可是事情像戏弄人一样发生变化,房子在一场大雨中又倒了,不是发现的早,人都受危险。父母暂时移到别家空房子里住,而且心中倒有些不急作,别家房子大,是楼房,儿子带媳妇回来不愁没有地方住了。这家房子是年轻夫妻两人做了几年了,里面简单装修,外面还是红砖。夫妻二人在深圳做油漆工,生意好,两年都没有回家。黄强队长看这情况,为小黑父母着急,都这大年纪了。就电话联系夫妻俩,夫妻俩说可以,他们暂时不会回来,他们在努力,还想在城市买套房子。二老才得以救急。两个月后,小黑带女朋友回来,女朋友进屋就问,小黑,你不是说家里房子不好吗?还是楼房哩!小黑和父母三人都没作声,父母只顾高兴的把小黑二人带进打扫干净,铺叠整齐的宽敞房间。小黑不慌不忙打理好带回家的行李和有些东西之后,叫艳红和他在床沿上坐下,小黑开始慢慢地说:

“就是你讲的问题,我家情况的确不好,我本来有两间旧房子,由于年数久了,就在不久下大雨倒了,现在住的是别人家房子,说出来真不好意思,你说你要到我家来,我为我那旧房子你看不上眼感到非常着急,现在就连那旧屋也没有了,真的很不好意思。”

“你说到哪去了?我是看重你人,不是看你家有多有?没有房子,没有什么,我们不可以创造嘛。”艳红说。

小黑听艳红这样说,眼泪都滚出来了,忘记一切的一下握住艳红的手,伸过脸亲艳红。艳红的脸这时像绽开的红菊,更加艳红。接后又对小黑说,“人生不可由自己想象的一味多美,它是苦与甜的结合,是酸丑与转机的相融。否则,就不成为人生意义的人生。”

当天晚上,二人就歇在一起了。

一年之后,二人办了结婚手续。又一年之后,二老相继去世。去世前,大哥过江在原址做了三间小屋给老人住。小夫妻过年回家,就在小屋里出没。一甲林村里人谁不夸艳红姑娘人品好,道德好,丁小黑真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一分钱不花。

结婚后,他俩改行了,认为上班工资低,以后孩子都养不起,房子做不起。由人介绍,到常州市一家烧烤店学烧烤,不交学费,包吃住,学三个月出师。出师后,买了一套人家旧炉和其他用具在街上开始做生意。烧烤生意都是晚上做,下午四点出摊,晚上十二点到一点收摊。开始半年生意不错,每天晚上有上千元进账,二人乐滋滋的。小黑特别爱护艳红。进货,穿料,洗具等累活都是他一人包着干,艳红只光结账收钱。这样反遭艳红见怪,逼着没法,小黑同意艳红做些其他事了。

可是做生意开始出现麻烦了,常州市城管实行严管,夜里禁止流动摊贩做生意,原因是影响环境污染。也有人说,城市许多门面房无人租,逼着他们去租门面房。叫人说不清,也许两样都在。城市门面房租金非常高,一年都在六万以上,城市边缘小本生意人无法承受。小黑夫妻只好转“地下活动”,就是打游击似,今晚在这里,明晚在那里。要是被城管发现,第一次是打招呼,第二次再发现,就将你的东西全部拖走。徐此,动不动还有黑道类人来强迫收“保安费”。还有人吃了喝了不给钱,有一次三个人吃了八十多块钱东西不给钱就走。小黑上前理论。他们说,我们谁都没带钱,对不起,下次给。小黑不放,上前要拽他们。爱人一把拉住:“算了······”这天晚上,小黑大把的流眼泪。爱人劝他,“你哭什么?我想,生活面目本就如此。要么,今后遇到难解之事可以打110,不可盲目吃眼前亏。”

“艳红,我不是单为这个流泪,我是急着你对我这样信任,这样好,我没本事使你能过好日子,怎么对得起你?”小黑心情惭愧,语气深沉。

“不要紧,海枯石烂我也要跟你走下去。”艳红上前用手帕揩他的眼睛,心情也极为难受。

小夫妻住在一户人家租房里,房主是七十岁以上老夫妻两人。小黑小夫妻这些情况老夫妻了如指掌,尤其是小黑精神感动了二位。老夫妻大儿子在苏州市房产公司搞第一把手,缺两人搞营销,就电话告诉儿子,说小黑夫妻情况,有文化,有素质,叫他俩去可行?大儿子回来了。经过交谈,同意了。包吃住,每月工资八千。另外,卖一套房子,按面积大小提成,一百平方以下不少于七万元;一百平方以上不少于十万元。小夫妻太乐了,不过忘记问房子可好卖?后问老夫妻,老夫妻说,我儿子公司生意兴得很,人都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哪个地方人都来这个地方买房,长三角城市,就苏州市房子卖的兴,还有外国人都来买。你俩好好干,一定会发发财。

“我俩要是发财,永远也不忘您二老是我们的恩人!祝您二老长命百岁。”小黑和艳红紧握二老的手。

小黑夫妻俩搬到苏州上任了,实践证明二老的话确实是他俩通向幸福光明之路。在老夫妻儿子关怀下,上班第五天就卖了一套别墅,获利十二万元。就这样,一年后,二人徐在苏州市买了房子,又给老家的矮房拆掉,重新造了别墅。轿车也买了,还常带艳红父母国内国外旅游。

艳红常对小黑说,幸福到底从哪里来?有人说从勤劳上来,有人说从机遇上来,有人说从改革开放上来。这些话虽然都对,但是我认为,从根本上说,幸福是从人上来。因为人只要有一颗真诚实在的心,人都信任你,喜欢你,放心你,拥护你,你的事也会干得好。别的许多我就不说,就这两位老人为什么会信任我俩,就是看出我俩老实,做人实在,能放心我俩,你为我流泪,我心好难受!老人都知道。我当初为什么选择你,现在你会明白了吧。

小黑心中太受震撼,深情的说,“人说我遇上你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我现在认为,我遇上你是‘天上掉下个金妹妹’”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桃子酱
  • 珍珠传奇
  • 双桂女
  • 西江月
发送

1条评论

  • 1609
    积分
  • 341
    博文
  • 152
    被赞

个人介绍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