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返回旧版
收藏本站

老鹅冬瓜汤

陈吉安 最后编辑于 2020-09-26 18:08:34
782 4 4

老鹅冬瓜汤

 

 

 

破圩的第二年爷爷去世的,该是1972年。丧事过后家里穷的叮当响,妈妈大年初四给我过十年洪福的生日。为什么提前,一则暗示:家里实在太难了,收点人情份子过日子;二则春节期间肚子里都有点油水,客人会少吃点,就能省点。那时农村娃有个生日日期就算小康啦,跟我般大的没生日的太多了,一就没日历,生产队长说是县里开会,等跑去会议结束了,日期记错了;二则将来遇到征兵招工的机会,方便改生日去浑。

那年的今天,也是这样的天气,也是这个时候,外婆来了。菜篮子上盖着破麻袋,下面捆只鹅,鹅嘴上扎着麻绳。接着拿只碗、撒把盐,接鹅血用的。跑到北边小新河底杀鹅,都是为怕别人瞧见。

一锅老鹅冬瓜汤好了,外婆给我和弟妹仔细分配着肉和冬瓜,一人一碗,关照我们别烫着。她自己也盛了一碗,手遮着,大口大口吃的样子。趁我们不注意,转身假装再添一碗的样子,倒回锅里了。

妈妈回来了,诧异了一下:“哦,锅子生日。”锅子是我的乳名。

外婆说了句“秋天了,跑了几家没借到面粉,不然就擀点面条了”,回了。

外婆最后几年是在我家度过的,临终对我妈要求:不火化。我妹妹问她为什么,她答“就怕烧成灰了,到了那边,你舅舅认不得我了,怎搞。”

我是有过亲舅舅的,早年滁河大水里为捞点柴禾淹死了。外婆婴儿时母亲产褥热丧,少年时父亲肺结核丧,青年时丈夫兵祸丧,改嫁后中年丧子。有一回外婆带我去她家的菜地割韭菜,我听着迎面过去的那人在骂“扫帚星”,我扭头要找那人问话,外婆回身拉我“管他什么星,天上一颗星地下一个人”。

外婆姓名范开兰,我的长篇《陈桥》里用了她实名。

47年了,一天不差。今天我煨了老鹅,忘了买冬瓜,但买了面条。

 

20200926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桃子酱
  • 珍珠传奇
  • 壹评
发送

4条评论

  • 一汤及人及事,文字高手。
    2020-09-28 10:20:12 0回复
    0
  • 食物承载着我们的记忆
    2020-09-27 09:44:41 0回复
    0
  • 读来心酸却又温情
    2020-09-27 08:28:47 0回复
    0
  • 廖廖数句道真情。
    2020-09-27 08:23:13 0回复
    0
  • 943
    积分
  • 437
    博文
  • 157
    被赞

个人介绍

常州市文化馆研究馆员(正高三级)。江苏省高评委专家库成员。2019年度省高评委课题组长。 著有《笔法正源》(上海书画出版社2008年版)等,举办“塞外•江南:陈吉安书画展”(2006年新疆伊犁)、“常州市第三届文化100•陈吉安书画展”(2016年市委宣传部市文广新局主办)等。 北京大学ˊ90书法研究班学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文物学会会员、中国武术协会会员等。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